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94章 请你出去
    的确有点不太妙,元月失踪的这一个多小时里,尉池已经开车找遍了附近所有的酒店,心底里那股邪火越来越旺。监控里面拍到带走元月的就是厉荀,可惜只能看到他抱着人从那个巷子出去,拐出去之后就不见了。

    绿城市区好的酒店也就那几家,没有一家有厉荀的入住记录,尉池之前就担心他有可能会用其他的名字登记。

    手指头不停的敲击着方向盘,尉池把车先停在路边,现在脑子太乱,他必须要冷静一下。

    尉池突然想到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厉荀住在哪里,才想着拿手机打电话,他就听到放在副驾驶座位上那件元月的大衣,口袋里面好像发出了什么声音。

    丽景酒店套房内,元月手里此时正拿着厉荀的手机,在看到上面跳出来的消息时,总算是心里舒了口气。

    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要吐还是厉荀自己觉得有点丢脸不想面对她,反正他刚才突然就去了卫生间,到现在十几分钟了还没出来。

    元月趁机就拿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至于密码,真的是没想到之前厉家那些女人跟她炫耀的厉荀的丰功伟绩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碰上用场。

    厉荀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他警校还没毕业前就帮着重案组破了一起特大的凶杀案,那算是他的第一个案子,非常有纪念意义。刚才元月就用那起案子的日期代号四位数输入了密码,结果真的一下子就登陆成功了!

    然后元月就打开微信找到了自己的对话框发送了一条消息。

    厉荀再出来时,看到元月还在,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意外。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这下轮到元月心气不爽了,她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这个人也太搞笑了,什么话不说把我打晕了带过来,然后又一句话不解释,现在后悔了就想让我自己悄悄的走人,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如果这还是关于你的那个请求,我觉得自己已经说的够清楚了,你还想再听一遍的话,那我就再说一遍。”

    “不用了!”厉荀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大吼出声。

    元月被他吼的一愣,直接被厉荀的气势吓得倒退了一步,然后被脚下的长毛地毯绊到差点摔倒。

    “小心。”

    这偶像剧男主搂着快要摔倒的女主的吐血姿势,元月实在心头点点点。

    看着怀里的小人第一时间就借力站直了身子,然后双臂一撑直接推开了两人的距离,厉荀心脏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隐隐作痛,脑袋又有点晕乎起来。

    前面促使他把人绑回来的奇怪念头,似乎又要冒出来了。

    元月就在他面前,离的这么近,伸手就可以摸到。厉荀直接一个伸手就掐住了她的下巴,然后强势的把她的脸抬了起来。

    “刚才你为什么不走?”

    “我这次走了,不知道你下次喝多了是不是又会绑架我。”

    “我问你留下来干什么?”

    这男人是真的醉的那么厉害吗?说的话,元月实在搞不明白。

    其实厉荀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骄傲清高如他,三番两次被一个以前根本入不了眼的女人拒绝,想要又得不到。他既拉不下脸承认自己这次的做法不对,又不甘心就这样把人放走,这矛盾的心情加上酒精的作用搞的厉荀现在脑子一片混乱。

    男人这盯着自己黑漆漆的眼神让元月自然的就产生了危机意识,不想再跟他费任何话,也不奢望趁这个机会让他彻底死心了,在厉荀脸俯下来的瞬间,元月直接抬起右膝盖瞄准了他的重要部位。

    可惜,厉荀不是一般的男人,很轻松的就用手挡住了。

    “先生,你不能直接这样闯进去。”

    “你再不开,我就直接把门踹了。”

    前台的值班经理被男人凶神恶煞似的表情吓得都腿软了,手抖啊抖的拿出房卡插进了门锁里面。

    滴的一声门开了,尉池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经理,这个房间的住客我记得很清楚,看起来身份就不一般,这样会不会有事啊?”跟在一边的前台员工扶了一把快软倒在地的经理,心里直吐槽今天怎么是轮到这个胆小怕事的眼镜男值班啊。

    “你,你赶紧跟进去看看,不行就报警。”

    等小前台进去,此刻房间里面的一幕真的是把他都要吓尿了。

    两个大男人已经打成一团,拳脚相加,砰砰砰的感觉每一下都能痛死个人,很快卧室里面的东西就被毁的差不多了。

    最后还是尉爷更甚一筹,大掌压着喉咙把人定在了窗玻璃上,然后两个人压着嗓子不知道在说什么。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

    他一个男的都快被这动静吓死了,这刚才站在风暴中心的小女人倒是神情挺淡定的,看两个大男人打成这样,也不见她叫一声劝一句。

    尉池松开厉荀,转身直接走了过来。

    一句话没说,阴沉着脸拖起元月的手就往外走。

    厉荀身子下滑靠在了窗台上,伸手把嘴角的血迹擦掉,脸上神情有点放松又有点颓丧。在她面前输了,自己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脸去找她了吧,这样也挺好的。

    直到坐上车,尉池都没有说话,快速起伏的胸腔,还有点沉重的呼吸声在在地表明他的火气还没有消下去。

    td,哪个男人看到自己女人被其他男人压在墙上强吻,不会气疯的?

    尉池觉得,如果刚才手里有枪的话,他能直接一枪爆了厉荀的脑袋。

    男人发动车子,油门轰的一声就飙了出去,元月一路上都安安静静地。

    两人回到酒店公寓,尉池替元月开了门,直接把人推了进去。

    “早点休息。”

    自己则打开隔壁的房门走了进去,然后两扇门各自都关上了。

    元月在黑漆漆的门口站了一会儿,眼睛渐渐适应了室内的黑暗,就着窗外透进来的光,脱掉大衣和鞋子,直接走进了卧室。

    元月刚要进淋浴房,就听到外面好像有声音,赶紧拿过一旁架子上的浴巾裹住自己。

    都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浴巾,卫生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还能有谁,是连大衣都还没脱下的尉池。

    “我……”

    “你……”

    能够像这样让尉池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

    满腔的怒火刚才和厉荀的一阵对打并没有让他发泄完毕,回到房间面对屋内的漆黑冷清,心里的火气窜的更高了,完全没用要灭下去的势头。原本打算去冲个澡冷静一下,他现在这个状态来找元月,绝对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很有可能会做出让他后悔的事情。

    但他还是来了,而且知道人在浴室的时候,明知道元月有可能不方便,他也还是推门进来了。

    然后,他现在就已经开始后悔了,因为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小女人嘴唇和脖子上的痕迹醒目的刺眼。甚至是露在外面的手臂上,都有明显的两块淤痕。

    尉池双手的拳头握得死紧,额上还有脖颈上的青筋似乎都要爆了,元月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也已经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她现在能做的不是害怕,也不是扮委屈,只能强装冷静的拉紧身上的浴巾。

    “尉池,你先出去。”

    但是男人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周身的气息越来越冷,元月觉得自己手臂上都快要起鸡皮疙瘩了。

    “尉池,不要做你会后悔的事情。”

    元月没有办法,只能向他释放自己的真实情绪。

    “还有,我现在很害怕,所以请你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