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00章 丽河之行【必看】
    “你说什么?”

    “元月去丽河了?我昨天晚上跟她联系的时候,她跟我说你们要来的哇,怎么突然自己一个人去丽河了?”

    边华本来想着问问元月,尉池他们明天什么时候到,她好掐准时间点去蹭饭,顺便再去看看那个上次只瞄到一眼的尉砚。当然最重要的,她可是还没有放弃要请尉池说服尉夫人接受她采访的事情。

    可是元月的手机意外的关机了,边华顺便就联系了雷霆,反正想他肯定知道的,结果没想到雷霆给了她这么个消息。

    “雷霆,你老实说,元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电话里传来的女声突然变得无比严肃,雷霆知道作为元月的好朋友,这种时候,边华有权利知道实情。

    “暂时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我前面2点多上山的时候她就不在了。我们调了监控,就发现是她自己开车带着奶茶他们出门的,一路往丽河的方向去了。”

    “那你现在人在哪儿?”

    “我正在去丽河的路上,我先不跟你说了,要专心开车,看能不能追上元月的车子。”

    “那你有任何新的消息马上告诉我。”

    “哎,那尉爷呢?”

    “他也在赶去丽河的路上。”

    挂掉电话,边华若有所思,元月怎么突然回丽河去了?自从周阿姨过世,元月做完五七就离开丽河来到了堇州,这两年多的时间,出了母亲忌日去祭拜,她可是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难道是厉家那个老头子又在作什么妖了?边华越想越不对劲,拿起手机又拨了元月的电话,可惜还是关机状态。

    边华考虑着要不要直接告诉尉池她的这个猜想,但是现在事情没确定,万一元月是因为临时有其他的事情要赶回丽河去,而且还不方便让尉池他们知道,那她这么一说反倒不好。

    边华思来想去,还是没有贸然的给尉池打电话。最终她在手机屏幕上点开了厉荀的号码,幸亏她上次为了董世超的案子特意问元月要了厉荀的联系方式。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一道男声。

    “哪位?”

    “厉sir你好,我是元月的朋友,边华。”

    等边华自报家门后,对方似乎有点意外,两三秒之后才又开口。

    “什么事?”

    “厉sir,元月今天突然离开堇州回丽河去了,我现在联系不到她。”

    “我有点担心,所以就想问一下最近厉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跟厉家已经没有关系了。”

    “那……”

    “元月她没有跟我联系过。”

    厉荀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上次和尉池对打留下的伤痕有点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他刻意没去管,这样可以提醒自己,元月不再是他应该去关注的女人了。

    “厉荀,董世超的文件我都送去给张队了,我们可以走了。”

    “嗯。”

    段风已经找到了下毒的人,可惜那个疑犯嘴巴很紧,只说是自己看不惯董这个有钱人,出于嫉妒心理就设计的这桩投毒案。

    现在厉荀车上就坐着钱嘉、段风还有那个嫌犯,他们马上要赶去机场,把人带回去自己的地盘再好好审问。不出意外,后面的人大概率也不会是在堇州这个地方的。

    厉荀开着车一路疾驰驶向机场,不过现在正好碰到前面有点堵车,车子在红绿灯路口停了下来。

    厉荀突然转头跟钱嘉说道:“一会儿到了机场,你们先回去。我临时要再去一个地方。”

    “段风,把人看好了,一定安全送到我们自己的地方。”

    “放心!”

    就这样,所有人都在往丽河的路上赶。雨势仍旧很大,大家想要再加快速度也不太可能。

    尉池的车子更是直接被堵在了高速上,其实距离丽河的出口就只有不到一公里了,就是前面应该发生了车祸,两条车道都被卡的死死的,尉池这个时候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只能耐心等待。

    好在交警和拖车很快就从后面的紧急车道呼啸而来,大概过了十来分钟,车流又重新动了起来。

    尉池刚下高速就接到了雷霆的电话,他马上点开了蓝牙耳机。

    “老大,我已经到丽河了,马落给了我元月停车的地址。我看了下距离,应该五分钟内就能到。”

    “你到了先找个地方停着,我也马上就到。”

    尉池点开马落发过来的定位,沿着导航开过去跟雷霆汇合。车子到了之后尉池才发现这是一个高档小区,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独栋的别墅群。

    尉池在路边把车停好,然后打了个电话让雷霆过来。

    “老大,我错了。我开到这里看到这个小区的名字才突然想起来。”

    “厉家原来就在丽河。”

    上次意外知道元月和厉荀的关系后,尉池让雷霆去查了一下厉家。报告上面既有厉家的地址,也有厉荀私人公寓的地址。

    这也不全怪雷霆,尉池自己当时也就只注意厉家的人物关系和元月的亲外公这些重要信息了,至于城市地址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刻意看。元月倒是有提过几次自己的老家,但那是距离丽河还有30公里多的永城。

    看尉池久久没说话,雷霆也不吭声了,就安安静静地地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尉池拿过手机先给马落发了一条消息,然后又拨通了他的电话。

    “马落,我刚给你发了一个车牌号,你查一下这辆车有没有通过高速口往丽河方向开过来。”

    大约就隔了几分钟,尉池收到马落发来的一张截图,拍到的就是他说的那个车牌号的车子通过高速收费口的影像。尉池看了一下手表,照片上面的时间差不多是半个小时前,那车上的人最多再1个小时也就应该到这里了。

    “雷霆,下去开车,跟着我。”

    一前一后两辆车子直开出将近五公里才停下,尉池和雷霆直接进了一家有室外位子的咖啡店。

    在外面的位子上坐定,服务生过来点完单,雷霆才开口问尉池。

    “老大,你刚才让马落查的是谁的车?”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会来丽河吗?”

    “厉荀。”

    咋听到这个名字,雷霆有点激动了。

    “如果厉荀也来了,那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是厉家出了什么事情?”

    “有这个可能,既然确定元月是自己开车出来的,她也安全到厉家了,我们就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只要确定人是安全的,尉池也不着急现在马上去找元月,万一她真有事情需要处理。

    “嗯,有可能是厉家老头子生重病了之类的,元月作为嫡亲的外孙女,总归要来看看的。”

    尉池没搭话,雷霆就继续着自己的猜想。

    “搞不好是厉老头子……”雷霆直接做了一个翘辫子的手势。

    “然后生前立了遗嘱,把所有财产都分给元月和厉荀了。虽然之前厉荀单方面跟厉家断绝了关系,但是厉老头之前把他一直当儿子养,留点遗产给他也挺正常的。”

    “那你再猜,元月为什么没跟你联系,直接就走人了?”

    “哎呀,元月肯定是一下子接到消息太震惊了,然后就忘记我今天下午还要上山的这个事情了。”

    “至于她的手机嘛,可能是因为着急出门拉在哪里了,毕竟她平时就不像我们手机都不离身的。然后关机这个事情,非常有可能是我造成的……我按门铃她没开,我怕她出事就连着多打了几遍。”

    听完雷霆这哩哩啦啦一大堆,尉池倒是给了点反应,一个你自己说的通就好的讪笑。

    其实雷霆的猜想还是有点谱的,元月的确是来厉家有事,然后把快没电的手机拉在了家里。

    至于厉家,还真的是出了大事,虽然厉老爷子没有直接翘辫子,但也的确生了场大病。前几个月人中风了,醒过来之后说话什么的没受影响,但是腿脚都不行了,出行只能靠轮椅。

    然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今天早上刚醒过来,开口第一件事就让管家把元月给叫过来。要知道,当初这个外孙女他可是从来没放在心上过,厉家的人上上下下都记得。当时元月的母亲刚去世,头七还没过,他就让管家通知她收拾行李搬出去。

    此时,元月又跟第一次来时一样,正坐在厉老爷子的书房里。只是上次她陪着母亲过来的,这次她带着自家的两只狗子来了。两只大狗此刻就乖乖地趴卧在元月的脚边上,一左一右,两个护法似的。

    管家前面一开始还不让她把狗带进来,结果元月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就只好让她带着他们一起进来了。

    厉老爷子这会儿正坐在轮椅上,只是被书桌挡住了,所以元月并没有看到。老爷子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只有严肃,眼神略带嫌弃的看了眼两只狗狗,语调阴沉地开了口。

    “不懂规矩,带两只畜牲来干什么?”

    自己的爱宠被人这样叫,元月论谁都不会给好脸。

    “找我来有事就说,没有的话,那我就走了。”

    厉老爷气的眼皮子一抖,右手握紧了轮椅的把手,省的自己忍不住要拿桌上的东西砸过去。久居上位的人,多少年了只习惯别人的俯首称臣,猛然受一个小辈这样冷淡的态度,厉老爷气的着实不轻。

    管家赶紧上去安抚,然后递上了茶杯。老头子喝了一口,顺了顺气似乎好了些。

    元月见他这样,口气软了一些。

    “找我来到底什么事情?”

    “年纪轻轻的这么沉不住气,以后怎么做大事?”

    听到厉老爷忽然来这么一句,元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可能是被元月盯着看的有点不自在,厉老爷咳嗽了一声,继续道。

    “你母亲的墓,还是迁回厉家的祖坟吧,另外我会让人在祠堂里给她弄个牌位供起来。”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老头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厉老爷完全会错意,以为元月因为他这两句激动的眼神都呆了。

    然而真的是他想多了,元月只是纯粹的有点惊讶而已。其实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忽然要这么做,元月都无所谓。

    “我没意见,反正我母亲已经过世了,您让她认祖归宗最好。”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做这些你就应该心怀感激。”

    “那我只能说您想多了,她是您的女儿,让不让她的墓迁到厉家祖坟是您自己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元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跟老爷说话呢?”管家这时跳出来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好似她刚才话是如此的大逆不道。

    “你也称呼我为元小姐了。我母亲的墓碑上刻的也是周嵘,作为周嵘的女儿,我自认做了所有该做的事情,尽了所有该尽的孝道。至于你们厉家现在要做什么,我只能说,我没有意见。”

    “你……”管家被怼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过去了,反倒是自己气的有点胸闷。

    “元月,废话不多说了。”

    厉老爷子看到元月这样的态度,直接把话头接了过去。

    “我答应让你母亲认祖归宗,让她地下有知也可以心安,不用再后悔自己当初离开厉家,还把姓都改了。新的墓碑上我会让人刻她原本的名字厉嵘,族谱上也会把她的名字加回去。”

    “至于你,下个星期就搬回来这里住,以后你也是厉家的人。”

    “另外我会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职务。”

    元月听完这一串话,脸色却并没有厉老爷子所期待的喜色。

    “怎么?还不满意?”

    “公司的职务不会给低的,最起码是个部门经理,但是你也不用具体做什么。”意思就是挂个闲职,只管拿薪水不用干活,年底还有分红。

    “我不是不满意,而是不会接受。”

    “为什么?这么好的条件你为什么不接受?”

    “厉老爷,无功还不受禄,我一个跟厉家没有关系的人,为什么要接受这些?”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你母亲是我们老爷的女儿,你就是厉家滴亲的外孙女啊!”

    厉老爷子抬起手示意管家不要多话,他之前倒是小看这个丫头片子了,原来还不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

    想起来,她们两母女回来厉家住的那两年多,他拢共也没有见过她几次。在他眼里,不能继承家业的外姓孙女跟一个佣人没什么区别。他现在这么自动自发上赶着把人找回来然后还要给她刚才说的那些好处,存粹是因为他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厉老爷子在中风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拼命守了这么多年的家业,很有可能会在他两腿一蹬之后直接落在外姓人手里了。这样的话,他死了也没有脸面去见厉家的祖先。

    “元月,我知道你母亲在世的时候,你非常孝顺她,如果她知道你能回厉家,她肯定也会非常高兴的。”

    “我现在生活的挺好的。”

    面对这么油盐不进的小姑娘,厉老爷子觉得这后面的计划可能不是这么容易进行了。不行,必须得先说服她回厉家。

    “元月,你还记得你母亲当年是怎么走的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元月眼神微变,就算过了这么久时间后,她心里那个死结仍旧没有解开。她被问倒了,因为母亲闭眼的时候她不在,当时工作太忙,需要出差一个星期。等她回来刚下飞机,还没拿到行李的时候,医院的护工阿姨就打电话来说她母亲不行了。

    她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前一个星期走时她人精神还不错,她煮了带过去的汤汤水水都还能喝上好几口。再回来时,元月见到的却是太平间里那具冰冷的尸体。

    也就是这个心结,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元月,让她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每天都陷在往日的阴影里走不出来。从大学时家庭的突然变故到母亲最后的乍然离世,本该是人生中最朝气蓬勃的一段年岁,元月却过的异常艰辛又压抑。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二十来岁,半大不熟,就算没有甜蜜的爱情,也还能继续享受着作为子女的幸福,未结婚未生子之前还是自己家里的大宝贝疙瘩。

    可是这一切对于元月来说,通通都没有。

    看到小姑娘陷入沉思,厉老爷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于是再接再厉。

    “你难道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母亲突然离世的原因吗?”

    “你知道什么?告诉我!”

    元月的声音忍不住变高了一些。

    “你不在的那个星期,她偷偷地把护士给的药都扔掉了,我最后一次去看她的时候,她跟我说……”

    “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她不想再继续拖累你。”

    听到这里,元月的眼眶红了,厉老爷子看到她猛的低下了头,不再出声。

    “她的病是已经没有太多时日了,如果继续治疗可能也就再熬一两个月。”

    “你母亲是个傲气的,破产了也没有来向我求助,但是为了让你不用这么辛苦赚钱替她还债,她来求我让她回厉家住。”

    “我直到她死也没有原谅她当初忤逆我,选择离家出走嫁给你父亲。我以为她临终前会提出来让她认祖归宗,结果她只是让我去医生那里签了放弃治疗的同意书。”

    “那份意外保险也是她让我帮她办的,这件事情你大可以去问保险公司,那两年的保费是不是以我的名义支付的。”

    “现在我人也老了,不想再继续介怀她以前的事情。就算你不愿意回厉家,不想接受我的好意,但是替你母亲迁坟、去祠堂供奉这些事情,我希望你都可以在场。”

    厉老爷子说完这些话,书房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元月的头一直都低着。大约五六分钟过去了,她才抬起头,双拳紧握着放在膝上。

    “好,我先留下,所有的仪式我都会参加。”

    “嗯,管家安排好了会通知你,就这两天了。”

    “这段时间你还是住原来那个小楼,你妈妈小时候那些东西,我都让人搬去那里了,你可以去看看。”

    说完这些,老人家似乎真的累了,脸色不是很好的朝管家摆摆手。

    “你带她去小楼,让阿翔来推我回房间。”

    厉老爷子一动,元月站起身就看到了他坐着的轮椅。

    小楼在后花园那边,一路走过去时,管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把人带到那里,管家忍不住跟元月开了口。

    “老爷嘴硬,其实心里还是有大小姐的,毕竟是自己的骨肉。”

    “大小姐没了之后,老爷偶尔也会来这里看看。”

    “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前段时间中风腿也走不了路了,希望元小姐以后跟老爷说话客气着些。”

    元月看了看自己都已经年过半百的管家,没有搭话,径直带着两只狗子走进屋内。

    管家自觉讨了个没趣,暗戳戳的在她身后飞了个白眼,转身走了。

    回到主楼,管家直接去到厉老爷的卧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

    “进来。”

    看到管家回来,老爷子精神不错的问他怎么样。

    “她人是留下了,不过,老爷,我看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但是心思可不简单。想让她听您的话,可能没那么容易。”

    “不着急,现在不是成功把人留下了吗?”

    “后面的事情,见机行事。”

    厉老爷子用手拍了拍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几乎没什么知觉的双腿,“唉,如果不是我这突然这样了,哪还需要跟这么个不懂事又拎不清的小丫头费那么多话。”

    管家忙在一旁附和着称是,忽然房门又被敲响了,应声进来的是佣人是来通报有访客的。

    “老爷,管家,厉荀少爷回来了。”

    厉老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管家忙又问了一声佣人。

    “你是说厉荀少爷回来了吗?”

    “是的,管家,人就在大厅等着呢。”

    “管家,赶紧推我出去。”

    厉老爷子因为这个好消息,瞬间心情大好。真是没想到啊,老天虽然收了他的腿,不过转眼就把自己“儿子”给送回来了。

    “老爷,真是太好了,原本还在想办法要联系厉荀少爷,没想到他自己回来了啊!”

    “真的是,他终于回来了。管家你赶紧别废话了,走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