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02章 元月撒谎【二更】
    厉荀一路就跟着元月,最后看人回到别墅,才踩下油门把车子往丽河的机场方向开去。他今天必须要赶回警局总部,董世超的案子还得尽快继续。

    至于厉老爷前面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刚才一直跟着元月就是在考虑是不是要答应他的请求。

    可惜,从来都是杀伐果决的自己,这次却犹豫起来了,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

    厉家别墅

    “元小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管家派了个阿姨过来小楼,是专门来替她做饭打扫的。元月心想,上一次她们来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好待遇的。

    奶茶跟可乐对这栋两层的小楼还挺感兴趣的,反正有主人在,到哪里都可以马上就适应了。吃过晚饭,两只狗子就在那里上上下下的爬楼梯追来追去,还玩的特别高兴。

    元月看着这里的一切,跟她之前离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昨天厉老爷说的她妈妈的那些东西,她也看到了。就放在原来的卧室里面,好几个箱子,她大概看了一下主要都是衣服鞋子,还有一些奖状,书籍什么的。

    不过她觉得有点奇怪的是,那些衣服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她妈妈会穿的。除了校服的裙子以外,其他的都是裤装,颜色也都是清一色的蓝灰黑,款式也非常中性。

    包括鞋子,球鞋、平底鞋、板鞋,就是没有她喜欢的高跟鞋。

    书籍倒是包罗万象,什么题材的都有,有一本张爱玲的小说看起来特别旧,像是被人翻阅过很多次似得。元月觉得只有这一点,可能能够让她联想到记忆中的母亲。喜欢就着甜甜的面包糕点喝咖啡,不管是出门还是在家,永远都是各式各样的裙装,脸上的妆容画的很是精致。

    元月忽然在那箱子书里面翻到一本笔记本,打开简单翻看了一下,里面都是些随笔。元月把其他东西都收拾了重新放好,然后只拿了那个笔记本出来。

    晚饭过后,她就坐在客厅的沙发内打开了那本厚厚的笔记本,从第一页开始看。其实抛开不甚美好的回忆,这栋小楼挺好的,地处后花园比较偏僻的位置,非常安静。

    她今天会再回来厉家,只是因为管家电话她的时候说有关于她妈妈墓地的事情要谈,还说老头有些话必须当面跟她说。

    笔记本前几页都没什么重要的内容,元月翻看着,一边回想白天下午厉老头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一向身体健朗的老头子似乎是大病了一场,看他脸色不好,状态比起几年前差了很多,甚至都到了需要坐轮椅的情况。

    加上厉荀今天也来了,元月从最简单的角度来理解,就是这位老人家意识到自己身体是真的老了,财富和名誉他都赚够了,所以开始寻求所谓亲情的慰藉。

    不过一个一生都只在意自己事业,金钱至上,权力至上的人,元月可不觉得他会因为生了一场病就有什么大的改变。

    正想着,忽然电话的铃声大作,元月和两只狗子都被吓了一跳。好久没有听到座机的铃声了。

    “喂,你好。”

    “元月,是我。”

    “嗯,你到堇州了没?”

    “到了,刚跟雷霆一起吃过晚饭。”

    “你还好吗?”

    “挺好的啊,我也刚吃过饭。”

    元月抱着话筒窝在沙发里,跟尉池开始讲起她刚才翻看母亲遗物的事情。

    “尉池,你说我妈妈是不是不一定是因为我爸才离家出走的。而是因为受不了厉老头。”

    “怎么说?”

    “我有印象开始就觉得我妈妈是个爱美的女人,但是我前面看到的那些衣服鞋子都特别男性化,根本不像她会穿的。”

    “你妈妈小时候没有跟你说过厉家的事情吗?”

    “没有,我从小就是爷爷奶奶带的,我爸妈从来不说外公外婆的事情,我还一直以为他们都不在了。”

    “你猜我妈妈的名字叫什么?”

    “也非常的男性化,周嵘,峥嵘岁月那个嵘。”

    “如果是厉老爷子取的本名的话,那的确有可能他是把你妈妈当成儿子在养。”

    “对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妈是他唯一的女儿,后来取的老婆一直各种意外,没有孩子,直到…厉荀,结果最后他也不是。”

    呵呵,这样看起来,厉老头也是有点惨啊。

    “厉荀,有回厉家吗?”

    元月可能是没想到尉池会突然问起这个,一下子没想好要怎么回答,于是就愣住了。

    “厉老头忽然把你找回去,那他有没有也把厉荀给叫回去?”

    尉爷的直觉真吓人!

    “没有啊,反正我没看到厉荀。”

    “那就好,如果他回来的话,你躲着他点。”

    “我干嘛躲着他?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元月,你不想我现在就去厉家接你回来的话,就照我的话做。”

    尉池语调一下子变得严肃无比,他基本上还没有用这种口吻跟元月说过话。

    听筒里面一直安静着,正当尉池觉得是不是自己语气太重了,想解释两句时,又听到她的声音传来。

    “知道了,我会保护好自己。”

    尉池这才舒了口气,“需要我去的话,马上给我打电话。”

    “嗯,没事,这边事情应该很快就可以搞定的。”

    “奶茶和可乐还好吗?”

    “两只都挺好哒,吃饱喝足,正睡觉呢。”

    “他们狗粮呢?怎么办的?”

    “我出门的时候带了。”

    “你可以啊,走的这么急结果奶茶他们东西倒还记得,手机就偏偏能忘。”

    “哎呀,你知道我的嘛~”

    “好了,没事早点休息了。”

    “嗯,晚安。”

    “这就晚安了?”

    听到尉池不怀好意的调调又出来了,元月有点慌神,他不会是想她恶心吧啦的对着话筒亲他吧?

    用手机发消息的时候发个心,发个kiss是她的底线了。

    “嗯,晚安。”

    啪一下,元月直接把电话挂掉了。嗯?感觉好久没有这样用座机挂电话了呢,还有点爽快的。

    她是爽了,尉爷那边可不觉得……

    撒谎骗他说没见到厉荀不算,最后还挂他电话。元月,你给我等着!

    元月哪里会知道尉池不光人在丽河,下午厉荀开车跟在她身后的时候,他的车子其实也在不远的地方。因为看的实在是太来气了,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直接去撞厉荀的车子,尉池就走人了。

    尉池刚才一直忍着,结果被元月一个电话给挂的火气飙升。他知道元月是个非常独立的女人,可以自己处理好厉家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他明天就非常有必要去一趟厉家了。

    元月突然想起来她来丽河的事情还有个人好像忘记通知了,赶紧拿起电话再拨了出去。结果铃声响了很久,都自动挂断了没人接。

    边华不会是因为陌生电话,所以才不接的吧,元月刚放下听筒,打算再重新打一次,座机就响了。

    “喂,请问刚才谁打我电话?”

    “边华,是我。”

    元月就听到里面传来尖锐的吼叫声,耳朵都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元月,你去丽河干嘛了?”

    “知不知道你突然这样消失,会吓死人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想到打电话给雷霆,真的是要被你给急死了。”

    好了,听边华这么一顿吼,元月挺庆幸她都知道了,省的她再费唇舌解释一遍。

    “厉家的老头子叫你回去干什么?”

    边华实在想不出那个冷血至及的老头突然把人叫回去会有什么好事。

    “他说要把我妈妈的坟迁回厉家的墓园,让她可以认祖归宗。”

    “真的?他怎么突然会有这种决定?”

    “不知道,反正我也不关心他到底怎么想的。”

    “那你同意了吗?”

    “嗯,我妈妈的骨灰能够拿回厉家入土挺好的。至少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

    “迁坟还有祠堂列排位都要有仪式,所以我会在丽河多呆几天。”

    “那要不要我过去陪你?你这几天住哪里啊?”

    “我在厉家的别墅住着。你不用过来陪我,堇州的事情你都忙完了?”

    “嗯,董世超那个案子结案了,我今天刚去参加完发布会。”

    “我稿子刚写完发回去给老刘,总算可以歇两天了。”

    “那就好。”

    “你确定不用我去陪你吗?反正我暂时都没事了。”

    “不用啦!”

    “哎,不对,我都傻了我,有你男人在,你当然不用我陪啦。”

    “下次直说啦,不用不好意思。”

    边华嘴里的男人应该指的是尉池吧,但是她怎么会这么说的?

    “你说的男人是?”

    “尉爷啊,还能有谁?难道你这么快出轨了还有其他男人啊?”

    元月觉得边华这张没把门的嘴真的是早晚会给自己惹祸的!

    “尉池刚跟我通过电话,他人在堇州,不在丽河。”

    “怎么可能?雷霆下午说为了找你,尉爷直接从绿城开车去的丽河。”

    “你没见到他吗?”

    “你不好奇我们怎么知道你在丽河的吗?”

    “是雷霆下午去山上没见到你人,以为你出事了,然后就通知了尉爷。然后他们查了一路的监控,才知道你自己开车去丽河了,联系不上你人,就赶紧都跟过去了。”

    边华说着说着,隐约觉得不对劲。

    “尉爷这些都没告诉你啊?”

    “没有……”

    明明这么担心,费了这么大力气找到了这里,结果跟她两次通话的时候,表现的却如此淡定,一句都没啰嗦。

    “不是我说你啊,你现在情况比以前好多了,手机这个东西你也没有那么排斥了,下次出门一定记得带在身边。”

    “我知道了。”

    跟边华通完电话,元月心里真是有点不上不下的复杂滋味。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尉池所做的可能还不止今天这件事,只是自己都没有发现而已。想到这点,元月心里只觉得有点酸又有点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