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06章 你是谁啊【二更】
    “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我走。”

    男人多一句的解释都没有,扔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好似笃定元月一定会跟着他走。

    没错,元月的确暂时只能跟着他走了。

    这里是厉家的地盘,附近肯定还有厉老爷子的人守着,她不跟着厉荀走的话,难道还傻傻的被人再关起来吗?暂时她也顾不了其他的了,反正先离开这里再说。

    跟着厉荀一路小跑,七拐八拐总算是出了那个大宅子,他的车就停在门口。厉荀替她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

    “上车。”

    元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半分的迟疑,直接上了车。

    就刚刚他们跑出来的这一会儿,天色已经全部暗下,乡下这里每个路灯隔得很远,整个村子外面空荡荡的一点人气都没有。这里大多数住的都是老人家,天一黑就没什么人在外面溜达了。

    白天还能看到的田间地头现在乌漆漆一片黑,偶尔有点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火星子,看着特别吓人,好像神怪小说里面会出现的鬼火。

    “不问我带你去哪儿吗?”

    原本安静的车子里面,男人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元月吓了一大跳,她一紧张脑袋直接撞在了旁边的车窗玻璃上面,发生一声闷响。

    “好痛!”

    看元月疼的龇牙咧嘴的一副可怜相,厉荀的万年面瘫脸居然裂了一条缝,嘴角直接露出一个笑容来。

    “你这是怕鬼吗?”

    元月懒得理他,只顾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比起怕那些根本不存在的鬼神,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我要带你去哪里。”

    元月继续不吭声,就跟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虽然外面乌漆麻黑的,但是她还是能认得出厉荀这是在往丽河市区开,前面有着明亮路灯的就是早上她经过的那条大马路了。

    “你不好奇怎么是我来找你的吗?”

    “你也不想问问厉老爷子为什么非要你回厉家吗?”

    “你这是一路都不打算跟我讲话了吗?”

    听着男人这叨叨叨没个完的问题,元月本尊一句话没有,心里那个小元月却是已经灵魂出窍,这会儿正指着厉荀的鼻子骂人。

    “你个变态,龌龊男!”

    “上次强吻我的事情到现在连句道歉都没有!”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高级警官了不起吗?知法犯法,信不信我去告你猥亵女性?”

    “你们厉家的人都是疯子,我才不要跟你们这些疯子说话!”

    “你现在最好就是把我带到市区,然后让我下车,否则一会儿我就直接跳车,然后去报警,我就不信你作为一个警察,还能包庇他人非法拘禁!”

    车子停下在等红绿灯,厉荀转过头看了一眼超级安静的元月。本以为她是有多淡定,但他还是看到了小女人整个人都有点哆嗦,应该是被今天的事情吓到了。

    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停跟她讲话,也是为了能够安抚下她的情绪,厉荀突然觉得越来越不明白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又控制不住的为另外一个人着想的心态了。

    厉荀忍不住又伸出手想安慰一下她,缓了两秒还是收了回来,她现在需要的安慰应该只有那个男人能给吧。厉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重新放回到方向盘上,等着绿灯转换,车子启动继续往前开。

    厉家别墅

    “厉老,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元月可能和你儿子在一起?”

    尉池心里本就烦躁,现在又听到这种话,直接都快绷不住了。

    “尉池,你放心,厉荀有分寸的,我相信他一会儿就会把人带回来了。”

    “就算厉荀没找到人,邵局长也肯定能把人找到。”

    “厉老,您这越说我越不理解了。”

    “这些原本都是我们厉家的私事,不方便跟外人说。只是现在你是元月的男朋友,那我也不怕你笑话了。”

    尉池看厉老爷子瞬间摆出一副颇为伤痛的样子,不知道这个老狐狸又要编出什么故事来了。不过他暂时只能先忍着火气陪着他绕圈子,这样才能套出元月现在的真实处境。给他时间,也就是给自己时间。

    最好的结局就是,一会儿管家就会把邵局长派人“找到”的元月给带回来。

    “元月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大女儿,年轻的时候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非要嫁给门不当户不对的一个穷裁缝,就是元月的父亲。我说那个人就是看中我们家的财产,她偏不信,然后我一气之下就跟她脱离了关系。我女儿脾气倔心气高,所以后来就算事实证明她看错了人过的不幸福,也都死撑着不肯再回厉家。”

    “直到五年前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回来求我。怎么说她也是我的亲生骨肉,我再生气,只要她认个错,做父母的哪能真不管自己孩子。”

    “更何况,她还给我带了个外孙女回来。只要她不再联系她那个混蛋父亲,元月就是我厉家的孩子,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本来元月和她母亲回来之后都蛮好的,只可惜,我那个女儿真的是红颜薄命,这么早就走了,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厉老爷子说到这里,眼眶似乎都红了,好像是真的非常伤心。

    “元月她母亲走了之后,她就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留在厉家。但是你说她一个女孩子,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出去生活,我也不放心啊。”

    “她妈妈生前,我给她买了一份保险,金额也不算小,她妈妈走后,元月就带着保险公司的赔偿金离开了厉家。”

    “谁知道,她这一走就是好几年,也没有再跟我这个外公联系过。”

    “我那个儿子厉荀,是个警察,我就一直让他留意着,看能不能找到元月。免得她真的有点什么意外,我以后往生了见到她妈妈,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她交代。”

    “这不,前几个月,厉荀说他找到元月了。厉荀这个舅舅还是很关心他这个外甥女的,元月不回来,他就时不时去看看她。对了,尉池,你还没有见到过我们厉荀吗?”

    “尉池啊,你说事情怎么就能这么巧合。知道你是元月的男朋友,我真的是又高兴又欣慰啊,我一直就担心她这个孩子,心思重,什么事情都不肯跟人讲。以后有你照顾她,我就放心了。”

    真是演的深情并茂,尉池差点要给厉老爷子拍手鼓掌了,活脱脱的演出了一个国民好外公的样子!

    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肯定会被这只老狐狸的演技给骗了过去。其实他也不算撒谎,只是同一件事从不同人的角度说出来,意思那就可以是天差地别的。

    “厉老,那元月现在到底在哪里?我担心的只是她的人生安全。”

    厉老爷子看尉池对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好似并不感冒,既不感同身受,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的意味。

    只是在他提到厉荀的时候,好像眼神才有点反应。

    “尉池,话说多了,嘴有点渴,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吧。”

    尉池起身从茶几上重新倒了杯热茶递过去,厉老爷子低头喝水时,眼神顺势不着痕迹的往门口望了望。人怎么还不回来,他这话都说的差不多了,可再没多少口水可以费了。

    没想到,这尉池年轻轻的,这么不好对付,他这都费劲心力周旋了,结果他倒好,句句话只关心元月那个小丫头,完全不顾及日后还要合作的情面,嘴里话不客气也就算了,再多等一会儿,只怕是脸上都要直接扯破了。

    随着一阵细碎快速的脚步声传来,管家打开门跑了进来,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看起来今天可真是把他这把老骨头给累坏了。

    “老爷老爷,元小姐回来了。”

    “真的啊?在哪里呢?赶紧把人带进来啊。”

    厉老爷子只感觉脸上一阵风刮过,然后瞬间会客室里就只剩下他和管家了。

    “这……人呢?”

    “老爷,尉总…这是直接跑出去了。”

    别墅主楼门外,一辆眼熟的黑色车子就停在门口。尉池几个大步走过去,大手直接伸向车把手,用力一拉。

    结果车门并没有打开,于是男人直接大力的拍了一下车窗玻璃。大约两三秒钟后,车窗玻璃降了下来,露出一张彷佛受了点惊吓的小脸。

    眼神里都是陌生和疑惑,红唇微张,吐出一句。

    “你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