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07章 让你做女王【一更】
    “你是谁啊?”

    听到小女人这句问话,尉池突然脸色一崩,居然还敢问我是谁?

    “尉池?”

    倒是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脱口而出了一句,直接把正在僵硬对视着的两人给点醒了。

    靠,一个激动忘记自己这会儿还易着容,元月这半个大脸盲,果然“不负众望”的没有认出他这个枕边人来。

    元月眼睛上上下下的在男人脸上还有上半身扫了好几遍,这脸型和尉池很像,可是鼻子好像塌了那么一点点,眉毛好像也短了那么一丢丢,发型颜色也不一样了,最主要的这眼珠子怎么变成浅蓝色了?

    “他易容了。”

    厉荀如果现在不是坐在驾驶位上,否则真的是好想翘起个二郎腿,好好欣赏一下尉池这难得的囧样,直接丢过去一个“我看你要怎么解释”的幸灾乐祸的眼神。

    “真的是你吗?尉池?”

    元月这么一问,男人哪还敢说不是呢,这个时候也只能默默地点了下头。

    “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先下车。”

    元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扮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不过只要是他就好了。

    等元月的车门一打开,尉池直接上手把人抱了下来。

    这时管家推着厉老爷子也出来了,老管家感觉自己今天一天的运动量实在是有点超负荷了,这会儿腿都有点抖了。

    “元月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说说你跟姑姥姥呕什么气呢?她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说话难听你就当没听到不就好了,怎么样也不能当场就跑了啊!”

    “还有啊,你交了男朋友怎么也不跟外公说呢?如果不是这么凑巧,尉池也是老叶的朋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

    厉老爷子也不怕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机关枪似的的语速噼里啪啦一顿说,元月连插句话的空档都没有。

    倒是厉荀下车后,砰的一声关车门的声音打断了厉老爷子想要继续得吧得说下去的架势。

    “厉荀啊,你是在哪里找到元月的?”

    厉老爷子不等元月开口,直接就冲着厉荀问起来话来,希望他能把前面在厉家祖宅发生的事情给圆回来。

    “爸,在祖宅的祠堂里,今天是姐姐迁坟的日子,元月心里肯定不好受,您少说她两句吧。”

    “元月,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是跟你男朋友回去还是住这里?”

    听到厉老爷子和厉荀这么一唱一和一来一回,跟唱双簧似的,元月也搞不懂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至于尉池又是想了什么办法直接跑到厉家别墅来了?这一连串的疑问她现在通通都不想理会,晚点再说不迟。

    现在的重点是她的奶茶还有可乐,只是元月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又被人抢了先。

    管家走上前了一步,“元小姐啊,你现在才回来,你那两只忠心的狗哦,真的是,一直就趴在后花园的门口等着你,佣人都跟我汇报好几次了,说给他们喂吃的喝的都不要,你要不快去看看吧!”

    元月死死的瞪了管家一眼,转身直接跟尉池说,“我们进去接奶茶和可乐。”

    “好。”

    男人一回答好,就拥着元月旁若无人似的直接往后花园那里走。

    等他们走远,厉老爷子直接没风度的淬了一口,“真是个没家教的丫头片子。”

    转头又跟还靠站在车门上的厉荀开口道,“那丫头一路上回来的时候没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

    “她不肯留下来,我原本是想先用她那两只狗要挟她的,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您留她下来不也是为了对付宋庸吗?现在有尉池,有他在,比单独的一个元月更有用。”

    “那也得他肯帮忙才行。你觉得元月不会把我把她关在祠堂的事情告诉尉池吗?一个女孩子家家,有了这么个靠山,这会儿估计已经在跟他诉苦告状了吧?”

    “不会,其他女生可能会,但是元月不会的。”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她不会?”

    “很简单,元月会顾念你让她妈妈认祖归宗的这件事情,就会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天这个事情,我们已经找了个理由圆回来,她刚才没有反驳,以后就也不会再提起的。”

    “嗯,分析的有道理,不过就算她要让尉池跟我对着干,我厉老爷子也不怕他们。”

    “其实,您只要想着以后真心对元月好一点,尉池那里才会心甘情愿的跟您合作,对付宋庸。”

    听到厉荀这认真不像是玩笑话的口吻,厉老爷子突然觉得他在对元月的这个事情上,想法和态度可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是不是有点太上心了?

    “厉荀,你今天既然回来了,那就证明之前我跟你讲的提议,你是不是同意了?”

    “不是,我说过很多次,对外,您还是我的父亲,对内,我是不会去厉氏担任任何职务,也不会接受您要给我的公司股份。”

    “那你今天回来是干什么的?”厉老爷子口吻立马一变,火气又上来了。

    厉荀当然不会说他急赶忙赶的审讯完董世超案子的那个嫌疑犯,第一时间就飞来丽河,就是因为放心不下元月。他最了解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做事有多不择手段,果然,他刚到机场就接到了管家的求救电话,把厉老爷子算计元月,却临时被突然出现的w≈l的尉总给杠在了杠头上,不上不下,两头为难的事情通通说了个遍。

    于是他就直接开车去了厉家祖宅,把人给接了回来。

    “我不同意您的这些提议,不代表我就不能帮着您对付宋庸。”

    “如果你跟元月都不能进厉氏出任股东,下次的股东大会,宋庸就有可能会联合其他的股东直接把我从董事长这个位子上面拉下来了。”

    管家见厉老爷子情绪有点激动,正想上前劝说两句,就看到尉池和元月出来了。两个人手里,一人牵着一只狗。

    厉老爷子嫌弃的瞥了一眼,不过抬头的瞬间又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元月,你这是要直接跟着尉池回去吗?”

    元月没有吭声,尉池就直接替她回答了厉老爷子。

    “之前管家说后花园在做绿化修缮,我刚正好去看了一下,那样的环境的确不适合元月住在那里,我们就不打扰厉老爷子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这里就是元月的家,你们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那我们就先走了。”

    尉池拥着元月绕过厉荀的车子时突然又转过身来,朝着管家说道,

    “既然元月是你家老爷的外孙女,你是不是应该改一下对她的称呼?省的我这个外人听着,还以为元月跟厉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管家刚才被后花园修缮的那个话羞的老脸通红,现在又听到尉池这么直白的挑刺他对元月的称呼问题,脸色直接由红转白,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看着扬长而去的两人,老管家这才对着自家老爷开始请罪。

    “老爷,是我疏忽了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不关你事,你今天也累了,赶紧进去休息一下吧,我跟厉荀还有事要讲。”

    等管家走后,厉荀推着厉老爷子慢慢地往里走。

    “尉池刚才说老管家这几句,不就是说给我听的吗?”

    “这嘴也是够毒的。”

    “我觉得不过分,要是我,我直接让你当场把老管家给辞退了。”

    “管家又没犯什么大错,一个大男人怎么尽计较点小事情。”

    看来厉老爷子心底里还是没有把元月当成是自己的外孙女,不过也是,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有难需要利用元月的血缘身份,厉荀也不相信厉老爷子会接受元月回到厉家。

    “爸,我只劝您一句,在扳倒宋庸之前,对元月好一点。就算做不到对她好,也不要再去招惹她。”否则,尉池火起来把厉家连根拔起,直接灭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元月跟在尉池后面,一路开了大约十来分钟,就进了一个看起来颇为奢华的小区。光是这个大门口,看起来就非常的高级。

    进门之后又沿着灯光璀璨的小区道路开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尉池这又是带她来了哪里啊?

    眼前的这栋三层楼豪宅看起来超级浮夸的,从二楼墙面直泻而下的瀑布一直延伸到元月脚下踩着的大草坪,整栋楼好似就被水流团团围住,从风水上来说,这应该是用来招财的吧?

    尉池拥着元月直往前走,还没到门口,就见乌压压出来一群人。左边五个,右边五个,齐刷刷的站成两排。

    “元小姐,晚上好。”人虽多,这声音音量倒是控制的不错,看来是训练有素的。

    “你这是搞什么?”元月转头低声的问身边的男人。

    “等着。”

    等走进屋里,元月简直觉得自己眼睛都快被闪瞎了,这金光闪闪,骚气逼人的装修风格怎么看应该也不是尉池会喜欢的风格啊。

    “我带你上楼去看看。”

    “尉池,我们不会是要住在这里吧?”

    “嗯,我在丽河还有点事,先在这里住几天。”

    经过旋转楼梯,就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墙上两边挂满了各式油画,这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白金汉宫画廊啊。

    “尉池,这是你朋友家还是你临时租的啊?”

    “我买的。”

    “买的?你什么时候买的?”

    “今天下午。”

    “今天下午?”

    “元月,你什么时候变鹦鹉了?”

    “你别打岔,你在丽河买房子干什么?”

    “送你当礼物啊。”

    元月的脑子现在有点当机状态,也不继续往前走了,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你买了一栋别墅送我?”

    “嗯。”

    还嗯?尉爷,这是栋别墅豪宅啊,被你说的好像,喏,给你买了杯奶茶。

    看着元月震惊的眼神,尉池直接上手揉了揉她的小脸蛋。

    “先去房间看看。”

    看什么看啊,有什么好看的,卧室肯定也是这种纯英式皇家风格的喽。

    尉池推开卧室大门,元月眼角一抽,果然跟她想象的一样,这就是个迷你版的白金汉宫。

    别说让她住在这里,现在就是站在这里看着满眼的金色红色,她头就好晕啊。

    苦着一张脸,元月直接就想往外走。

    “尉池,我还是先回堇州去了。”

    男人把人拦住,然后弯下腰直接一个公主抱,就往那张超豪华的欧式大床走过去。

    “尉池,尉爷,你到底想干什么呀这是?”

    “我倒是想干点什么,不过在那个之前,我们好像有很多事情得好好的聊一聊。”

    这是要聊什么啊?又得解释为什么她会跟厉荀从厉家祖宅回来吗?

    把人放到床上,尉池自己也跟着坐在床沿上,长腿一伸,两个手臂就撑在元月的两侧。这姿势可真是太好了,她躲都没办法躲。

    “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易容吗?”

    咦?原来是他自己有话要跟我说啊?元月心里一个激动,开心的差点没直接露出一个傻笑来。

    “你这都是怎么弄的?”

    “现在的化妆术就像微整形一样,很容易,以后有机会教你玩。”

    “但是你为什么要变张脸去厉家啊?”

    “为了防着厉老爷子。我一开始并没有说是你男朋友,而且找人牵线搭桥去跟他谈合作的。谁知道今天我联系不到人,就只能用男朋友的身份逼他把你交出来了。”

    尉池的脑子根本不需要元月跟他解释,他大概能猜到今天发生了什么,只是既然元月选择不说破,他也就先放厉老爷子一马,元月人安全回来了就好。

    “你母亲的事情,只是他把你骗回来的一个理由。”

    听到尉池这么说,可见是他这两天已经查到了些什么了。

    “是不是厉家发生什么事情了?”

    “厉家可能要易主了,厉老爷子把你和厉荀都找回来,应该是想让你们两个进公司去帮他。”

    “易主?谁这么厉害斗的过那个老头啊?”

    “一个叫宋庸的人,是厉老头最后一任太太,宋洁的弟弟。”

    “宋洁?那不就是厉荀的舅舅啊?”

    “没错。”

    “那厉老头是怎么想的?他脑袋里面装了屎吗?”

    尉池听到元月直接说了个脏字,直觉得好笑。

    元月自己倒一点都没发现哪里搞笑,她只觉得整件事情荒谬无比。

    “我跟厉家的公司一点关系也没有,也没有任何股份。”

    “厉荀还是那个要篡位的人的外甥。”

    “他找我们两个人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具体他会怎么做我不确定,但是他肯定是想让你们两个在股东大会上支持他。”

    “我查过厉老爷子名下现在拥有40的股份,其他股东都是零零碎碎的,但是那个宋庸应该是趁他生病住院那段时间,和其他一些小股东联合起来了,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不出意外,他是可以拿到足够的票数坐上董事长的位子的。”

    “厉家怎么说也是家族企业,我听我妈妈说过好多股东本来就是厉家嫡系或者旁系的亲戚,怎么会突然跟一个外姓的人联合起来的?”

    “这个宋庸在厉氏已经三十几年了,他这个计划应该是早就安排好了,就等一个成熟的时机而已。”

    “厉氏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除了掌事的厉老头,其他姓厉的不是挂闲职就是只有股份没有具体职务,真正做事掌权的没有一个姓厉的。”

    “呵呵,我记得,之前在厉家别墅住的那两年,见过的那些人全是米虫,反正有家族庇荫,就每天都吃喝玩乐,什么事情都不做。”

    “所以你想想,厉老头现在都几岁了?如果他死了,没有人可以接他的班,宋庸最近不光升职自己做了总经理,其他高管也都换成了他的人,那些一辈子享受惯了的厉家人,肯定是被他允诺了好处,所以才会转为支持他,而不顾所谓的亲情和家族事业的。”

    “唉……”

    “怎么了?”

    “没什么,就突然觉得厉老头子也是个可怜的。”

    “他对你还有你母亲都不好,你可怜他做什么?”

    “其实现在想想,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他能够让我母亲完成最后的心愿认祖归宗,我就只当做前面的事情一笔勾销了。”

    尉池听到她这么说,没有接话,只是轻轻地把人搂进怀里。

    “我们月亮就是太善良了,以前才会被人欺负。”

    “太过善良就会被一些有心人利用,这个世界上恶人太多,大多数还非常会伪装自己。”

    “那难道就得逼着自己也变成恶人吗?”

    “你不用,恶人我来做,你继续善良就好。”

    这下轮到元月不吭声了,尉池只感觉小女人两只手圈住了自己的腰,脑袋拱啊拱的往自己怀里凑近了一些,于是他双手用力把人抱得更紧。

    良久,元月的声音闷闷地响起。

    “尉池,厉家的事?”

    “你不用担心,我会看着办。”

    “我知道你不喜欢厉老头,一方面还不能释怀以前的事情,另一方面你又觉得他还是你母亲的亲人,再怎么样,你是不是也不想看到他临老了还要受人欺负?”

    没想到尉池比她还看得明白自己对于厉老头这份纠结矛盾的心情,血缘这种东西你没得选择,也不能轻易的就当成垃圾扔掉。

    “谢谢你,尉池。”

    “跟我,不需要用谢谢。”

    尉爷还是尉爷,温情不了几秒,男人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尉池,那我们真的要暂时住在这里吗?”

    “嗯,这里多好,我会让整个丽河都羡慕你,活的像个女王一样!”

    女王……她连公主都不想当,为什么还要当女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