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14章 尉爷实力初显【二更】
    厉氏大楼

    诺大的总经理办公室内非常安静,宋庸正在埋头看文件,听到有人敲门进来,才抬起头看向来人。

    “宋总,您找我?”

    进来的是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刘建新。

    宋庸继续坐在老板椅上没有起身,刘建新就站在办公桌前面,姿态既不谄媚也不傲慢。

    刘建新这个部门经理暂时还算是个中立的,在厉氏没有站任何人的队。因为他做事只对事不对人,所以宋庸还算是比较欣赏他,本来想着拉拢他,可惜一直没有成功。

    “刘经理,我是想问一下关于李丹阳的事情。”

    宋庸做事讲话喜欢单刀直入,极其厌恶跟人迂回往返,这跟他做技术出生有关系,凡事都讲求效率。加上他一张立体显瘦的脸,颧骨很高,眼睛又细又长,看起来永远一副严谨不好说话的样子。

    刘建新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语气正常地回答道,

    “宋总,李丹阳是董事长的外甥女,李特助直接推荐来的。我们人事部经过了面试笔试,李秘书完全符合厉氏的录用标准。”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等人出去,宋庸把手里的文件合起来放在一边,然后起身站到落地窗前往外看去。

    总经理办公室的楼层很高,望出去的风景可是比他远来的办公室好太多了。

    宋庸之前在厉氏一直是工程部的负责人,主抓所有项目的管理和建设。厉氏能够在房地产开发商里面占有今天这样的地为,宋庸的功劳很大。是他严格把控所有项目的质量,在控制成本的时候还能让厉氏贴上了厉氏出品必属精品的标签。

    所以,自从他坐上总经理的位子,背地里说闲话的有,但是服他的人占更多数。

    看着楼底下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和路人,这么高的距离望下去就跟他常见到的社区模型一样,小的可怜,一伸手似乎就能捏碎。

    宋庸转过身按下桌上的电话,让助理把财务部和营销部的经理叫上来。

    蔡易荣和王利民这两个人在厉氏的时间不比宋庸短多少,之前都是各自部门的副手。对厉氏可谓是非常尽心尽责的,可惜所有光环都顶在厉老爷子任命的两个一把手身上。

    上面有老人霸着部门经理的位子,就算所有人知道做事的是他们,他俩转正的日子看起来也是遥遥无期。

    所以等宋庸找上他们的时候,这两位可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站他的队。

    其实这次宋庸趁着厉老爷子病倒一下子能够坐上总经理的位子主要也是因为公司上下早就对他的铁碗独裁的管理方式心存不满了很久。

    厉氏这十几年是很赚钱,每年利润都非常可观,能在这里上班的员工不光钱拿的多,说出去脸上也都有光。可是要想在厉氏好好的生存下去,就必须要遵守厉老爷子制定的那套变态的管理法则。

    因为有高额的奖励机制,所以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得被洗脑了一样,但是这样长时间高负荷的工作方式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加上厉老爷子这么多年死守着自己那套老观念,什么事都一把抓,原本那个总经理也就是他的傀儡而已。人的观念不改变就是刚愎自用,一旦市场有新的变化,很有可能就会被淘汰。

    因为他姐姐宋洁嫁到厉家,宋庸研究生毕业没多久就进了厉氏,想着不能给姐姐丢脸,所以在公司做事一直是认真谨慎的。

    可惜他这么多年在项目部做死做活,厉老爷子看在眼里但是嘴上也是属于半句表扬都没有的。

    后来他姐出轨的事情被发现,跟老头子离婚之后,宋庸有考虑过主动离职,没想到他递出去的辞职信直接被退回来了。

    厉老爷子虽然固执又独裁但还是挺惜才的,知道哪些人可以重用,哪些人只适合给他当垫脚石炮灰。

    可是他估计怎么也没有想到,宋洁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冲着厉家的财产去的,把宋庸弄进厉氏当然也是在计划内的。

    当然就算老头子想到,估计也习惯了吧,反正他每一任老婆应该都是抱着这个目的去的。丽河的人都知道只要能给厉老爷子生个儿子,厉家的财产就算是到手一半了。

    结果谁能想到厉老爷子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厉荀的身份,反倒是厉荀自己发现了还主动跟厉家脱离了关系。连带着他姐宋洁离婚了,还被迫净身出户,一分钱赡养费都没拿到。

    至此,宋庸也不怪厉老爷子,因为这一切纯粹是他姐姐自己作死,这么多年在厉氏,宋庸也算是有了个平台施展自己的才能,相比起宋洁,他这个人对权利和金钱的欲望没有那么执着。

    结果没想到只是无意中听到的一番话,才导致宋庸有了夺位的念头。

    那天他因为加班走的晚,意外地就在电梯口听到了厉老爷子跟李特助的对话,当时他就只听到。

    “董事长,你为什么不让宋庸离职?”

    “他想的美,宋洁欺骗我这么久,他这个做弟弟的这辈子只能在厉氏给我做牛做马,他不是喜欢做事吗?那就让他做到死。”

    原来自己在厉老头的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亏他之前还挺尊重这个年长很多的姐夫,觉得自家姐姐心术不正辜负了他。

    宋庸觉得自己对厉氏的一片真心也算是到此结束了,后来宋洁几次登门跟他哭诉离婚后的窘迫和不甘心,然后他每天在公司看着厉老头颐气指使,直接导致了他决定要自己夺权。

    似乎是老天早就安排好了的,宋庸等待的好时机很快就来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找齐会支持他的人,厉老爷子就倒了。

    幸亏他这一生病时间也不短,足够心思缜密手脚麻利的宋庸做很多事情了,而且看起来一切进展都非常顺利,原本他对于在股东大会上坐上董事长位子是胸有成竹的。

    只是从厉老头一回来以后,这频频的动作,让宋庸开始担心了。

    这周要跟w≈l签约的事情,宋庸就实在是没有预料到的,这家世界顶级的建筑事务所怎么会主动找上门来跟厉老头合作。

    今天一大早刚进办公室,他才知道原本已经投营到他底下的厉老太,她女儿李丹阳居然去了李特助的办公室做秘书。

    这一切似乎都是有人在背后精心设计的,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厉老头的能力,之前中风没有坏了他的脑子,还是这么的有手段。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宋庸的思绪,等人进来的档口,他直接起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他得跟蔡易荣和王利民好好商量讨论一下目前的形式。

    正当他们三个人开始协商应对策略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直接打开了,来人急匆匆地就冲了进来。

    “宋总,我有急事找你。”

    宋庸挥手让跟着进来的助理先出去。

    “唐老板,你这样直接冲进我办公室,是不是不太妥当?”

    “宋总,我都火烧屁股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宋庸眼里露出几不可见的一丝嫌弃,耐着性子继续问道,“什么事?请说。”

    身形有些狼狈的唐老板看了一眼在坐的另外两位,没有开口。

    “没事,都是自己人。”

    听到宋庸这样讲,唐老板点了点头,语速急促的开始讲明来意。

    “宋总,我来是要跟您借钱周转的。”

    “唐老板,你是在跟我说笑吗?”

    “你们唐家这么大一家建材公司,这几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银行都巴不得给你送钱好赚高额利息,你怎么会跑来跟厉氏借钱?”

    “宋总,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说这种风凉话就没有意思了。”

    唐老板是白手起家,早年赚钱的时候养成了一身匪气,宋庸见他口气不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就开口让另外两位先出去了。

    “唐老板,有事坐下慢慢说。”

    宋庸又让助理拿了杯水进来,唐老板直接猛喝了半杯。

    “宋总,你都没发现最近一个月丽河发生了很多事情吗?”

    “哦?唐老板,这是怎么说?”

    “就……”唐老板张开口要说,然后又顿住了。

    “其他人我管不了,不浪费时间了,先说我的事情吧。这次你宋总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必须得帮我一把。”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宋庸没想到一向做事霸道的唐老板也会有这么急眼的时候。

    “今年也不知是走了什么霉运,我手上的项目接连出事,不是工程烂尾就是开发商拿着钱跑路了。钱都收不回来,我公司的流动资金就有点撑不住了,结果td银行那帮孙子,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说我公司的财务问题,都说要提前收回贷款。”

    “你一共借了多少钱?”宋庸一针见血的问道。

    “3家银行加起来差不多有六千万。”

    “六千万?唐老板,你也真是够可以的。”

    “哎呀,还不是那帮孙子,平时什么都好说,去年我看公司形势大好,就多接了两个项目,那不是得多借点钱才行啊。”

    “银行给你多少时间还钱?”

    “三天。”

    “唐老板,你这就真的是在跟我开玩笑了。三天,我去哪里给你筹六千万!”

    “宋总,我也知道这么要求你肯定很为难。”

    “其实只要我能证明公司的财务没有问题,银行就不用收回那些贷款,我就有救了。”

    “你想怎么做?”宋庸就知道这个人说借钱只是个开头。

    “你们厉氏跟大华不是要合作开发丽河郊区那块地皮吗?这个项目能不能让我们唐家也分一杯羹?”

    “唐老板,这件事情我们厉氏还没有对外宣布,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当然是有我的内幕消息渠道的了。”

    “我听说这次你们两家要做的将会是国内最前沿最高端的项目之一,还邀请到了世界顶级建筑事务所来开发设计,据说上面的人都对这个项目抱有很大的希望,都盯着呢。”

    “那我就想着,如果我们唐家也能参与进来,银行的人肯定就不会盯着我屁股后面要债了,搞不好反而还会再多贷点款给我。”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不但想借此翻身,还想着更上一层楼啊。”

    “宋总,我唐某人的做事风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危机处理的好不就是机会了?”

    “可惜啊,你也说了这些都是你听说来的,我们厉氏都没有对外公布任何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连我这个总经理都还不知道那块地到底要用来造什么,你说我怎么让你参与进来?”

    “这怎么可能呢?我都听说你们这个星期就要开新闻发布会举行签约仪式了。”

    “唐老板,我不知道你这些小道消息是从哪里得来了,我只能说暂时我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宋庸,这么些年,你从我这里拿走的好处可不少,你不要忘记了。”

    这几年厉氏开发的都是高档小区还有别墅群,这些房子都是精装修的,唐老板自从搭上宋庸这条线之后,可是靠着厉氏的项目赚了不少钱,当然作为回报,宋庸从中也收了唐老板不少回扣。

    本想着这次厉氏跟大华开发新地皮,还是这么神秘的大项目,唐家总归能继续跟着分一杯羹,结果现在看来,宋庸这次是不打算跟他合作了。

    “唐老板,我拿过多少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意思是我也不怕你以这个来威胁我。

    没想到宋庸会直接来这么一句,看来这是完全不打算要伸出援手了。

    “宋庸,记住你今天的话,我看你这个厉氏总经理的位子能坐多久。”

    唐老板这个人属于有钱赚什么都好说,现在有明摆着赚钱的好机会,有人却这么不识相的挡在他前面,那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了。

    看着气冲冲迈着大步摔门而去人,宋庸心里一沉,唐老板突然来闹这么一出绝对也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件。

    看来厉老头这次是找了不少帮手啊!

    海德花园

    “雷霆,那个唐老板怎么样了?”

    “呵呵,这种跳梁小丑,给他点颜色,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就找人稍微放了点消息给他,他就跑去跟宋庸大吵了一架,现在两个人关系彻底僵了。”

    “银行那边你这两天再放点消息过去,让他公司彻底没戏。他那个儿子,就原本要跟厉老太女儿结婚那个,搞定没?”

    “差不多了,那个更好解决,就是个没用的怂货。”

    “你别以为这些人好对付就掉以轻心,把事情都给我做干净点。”

    尉池见雷霆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禁不住点了他两句。

    这次不比以前,虽然对付的这些跟以前那些作奸犯科的人比起来是简单多了,但是事关元月,尉池容不得他有半点疏忽。

    今天天气不错,元月正在后院跟狗子们玩闹。这几天她只以为尉爷窝在别墅书房里画设计图呢,根本没想到连门都没怎么出的男人已经快把丽河上下给搅翻天了。

    很快,位于丽河市中心的一栋商业大楼就被法院查封了,据说是唐氏建材集团因为经营不善财务状况出现了巨大问题,最后只能申请破产,唐老板名下的所有固定资产都被查封了,包括公司的这栋楼,都会被拍卖用于偿还拖欠银行的贷款。

    另外,跟唐老板交往密切的一些人,包括银行的,还有一些这个局那个部门的也都被带走调查了。

    听到消息后惊到的不止是宋庸,厉老爷子比他的反应还要更大一些。

    这是老天也在帮自己么?厉老爷子知道唐老板也算是宋庸的金主之一,这些年他们两个自以为私底下的交易他不知情,其实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老爷,厉老太和她女儿来了。”

    “让她们进来。”

    “是,厉老太太看起来心情非常好,不知道是有什么好事。”

    没一会儿,老太太跟李丹阳走进书房,果然脸上都乐呵呵的。

    “大哥,我跟丹阳是专程来谢谢你的。”

    “怎么了这是?”

    见厉老爷子一脸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李丹阳笑着走过来,甚是亲热的喊了一声大伯。

    “我知道唐家的事情都是大伯您在背后推的手,那个唐继阳,活该他老子破产,他自己被人抓到xidu,直接被关进去了。”

    “大哥,我心头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啊!您放心,不要说给您投票保住位子,我就算让出1的股份给您,也是可以的,只要您需要。”

    什么?

    等厉老太和李丹阳离开了,厉荀正好从外面走进来。

    “厉荀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谁在幕后帮我?”

    “爸,你怎么还想不到呢?”

    厉老爷子看厉荀一脸意有所指的样子,沉默半响。

    “你是说,尉池?”

    话音刚落,书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厉老爷子直接自己拿起了话筒。

    “厉董事长,唐家的这份礼物,用来预祝我们的签约仪式顺利进行,不知道您老人家还满意么?”

    来电的不是尉池,还有谁呢?

    看到厉老爷子震惊着脸色挂上已经被切断的电话,厉荀淡淡的来了一句。

    “我早就跟您说过,他的实力远远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