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22章 尉爷的秘密【必须看】
    “元小姐,你现在这样躺着也会疼吗?”

    “这样躺着还好。”

    “那应该没什么事情,先观察24小时。”

    “是不是直接去医院拍片子检查一下?”

    尉池还是有点不放心。

    “病人现在这样,最好就不要多动了。”

    “元小姐这是属于急性扭伤,一般来说只要休息的好,2天内就可以自行恢复的。”

    “记住就这样躺着,不要有大幅度东西,明天我再过来看一下。”

    “谢谢你,林医生。”

    “雷霆,让司机送林医生回诊所。”

    等人都出去了,尉池坐到床沿上,看着小女人还有点苍白的脸色。

    “要不要睡一会儿?”

    “我没事,zoe走了?”

    “回酒店了,还有,我让她明天就回瑞士。”

    “你之前不是让尉砚带她一起回去吗?”

    “她自找的。”

    “她今天闹的你这样,你不用管她。”

    “尉爷,弄伤我腰的罪魁祸首可是你哦~”

    元月不是很希望看到尉池这么严厉的对待zoe,她倒不是在意zoe会怎么样,毕竟是半个情敌,只是她看尉砚对那个小姑娘还是有兄妹之情的。尉池因为她苛责zoe的话,搞不好会引起他们两兄弟之间的矛盾。

    知道小女人是故意这样说,好引开zoe的话题。正好尉池也在内疚中,就任由元月调侃着他。

    “从今天开始,你去睡其他房间,知道没?不准不同意,也不准有任何意见!”

    尉爷张了张嘴,最后吐出一句。“那什么时候能搬回来睡?”

    “订婚宴什么时候?”

    不是吧?他原本计划的订婚宴可是还得有一段时日呢,毕竟筹划一场盛宴是需要点时间的。

    不过,今天反正尉夫人这里也提前知道了元月的存在,尉池本想着过几天带元月飞一次瑞士的,现在正好借腰伤的理由,让尉夫人来丽河吧。

    这样,也省的zoe回去了万一再编排点什么出来,让母亲对元月产生不好的印象就麻烦了。

    “具体日子我本来是想着带你去见过我父母之后再确定的,不过今天你们也算是提前见了,虽然不是面对面。”

    “说到这个,今天真的是好丢脸啊!”

    “你说我这副样子,让你妈妈看到。”

    小女人脸色是不好,但是裹着丝绸睡衣,秀发飘散,卧在床上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尉池怎么看怎么美。尤其元月身上那股子沉静柔美的气质,应该是母亲会喜欢的。

    “放心,我一会儿会跟她解释的。”

    “丑媳妇儿早晚要见公婆的,更何况你一点都不丑,还美极了……”

    尉爷最近的嘴真的跟抹了蜜一样,情话张口就来。

    元月见男人俯下身越靠越近,直接一个伸手挡住了他的嘴。

    “大爷你行行好,我还是个病人啊……”

    呵呵,会开玩笑了就好,尉池就着小女人的手掌心啾了一下,惹得元月又眯起眼睛小声骂了一句大色狼,末了还不怀好意的加了一句。“我前面上完厕所,好像忘记洗手了……”

    以为自己这样说,就能戏弄一下男人,结果尉爷根本不上当,直接伸舌头再舔了两下。

    “你…以为自己是奶茶还是可乐啊?”

    居然把自己比作狗,那就干脆学到底啊,尉池握住元月的手,然后脸凑上去,对着她的小嘴就舔个不停。

    “啊…走开啦,脏不脏,都是口水。”

    元月怕牵动到腰,所以也不敢挣扎,只能任凭男人没羞没臊的在自己脸上乱亲乱啃了一通。

    “以后还敢不敢骂自己老公是狗了?”

    “什么老公,我还没嫁呢!”

    “还敢顶嘴?”

    见男人作势又要凑上来,元月一个闭眼赶紧求饶。

    “我腰疼,你别折腾我了。”

    一句话,直中要害,尉池只能乖乖的把人松开。

    “不闹你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下,等会儿过来陪你。”

    “嗯。”

    等尉池出去后,元月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一觉,这一上午真的是累了。

    只是,她毕竟还惦记着未来婆婆的反应,心里一旦有事哪还能睡的安稳。

    这边尉池出去后直接去了书房,尉砚和雷霆还有伯恩都在里面等着他了。

    男人一进去就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臂撑在扶手上,雷霆一看自家老大的脸色就知道情况不太妙。

    果然,第一个被炮轰的就是他!

    “雷霆,别墅的这些人你就是这样管教的?”

    “随便谁都可以进来?进来了不算,还能直冲主人的卧室?”

    “今天当班的人都直接遣回离岛,重新受训!”

    雷霆一句解释的话都不敢说,只能点头称是。

    “还有你自己,不要以为元月脾气好,你就可以失了分寸。”

    “于私,我和你情同兄弟,她是你未来大嫂!于公,元月以后就是离岛的女主人,我相信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尉池难得这么严厉的训他,还是口头上的,这简直比罚他负重长跑,或者直接去打擂台还要让雷霆难受。

    “我会自己领罚!”

    “联系jill和马落,让他们先把手上的事情放一下,明天来丽河。”

    “是,尉爷。”

    雷霆起身后,尉池转头看了一眼伯恩。

    “伯恩,你也出去。”

    伯恩知道尉池先生看他的这一眼代表着什么,他今天也失职了,他不应该因为一时害怕就任由zoe小姐冲进元小姐的卧室。

    等雷霆和伯恩都出去后,书房里安静的只剩下尉池手指头敲击沙发扶手的声音。

    “尉砚,你是不是一直都很好奇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说实话,对于这个只早了自己几分钟出生的哥哥,尉砚这几年每见一次就觉得更陌生一点。如果不是这次尉池坚持带他来国内,尉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就算暂时活着,和尉池的关系可能也是渐行渐远了。

    “你出事后没多久,我就走了,留你自己一个人在瑞士,你是不是很恨我?”

    尉池看着眼前几乎和自己无异的脸,问出了深埋在心底多年的这个问题。

    尉砚眼神定定的看着茶几上的一个点,良久才开口。

    “没错,我恨过你,尤其是你刚走的前两年。”

    “毕业旅行你早就答应了要跟我一起去的,但是你却临时爽约跟自己朋友去玩了。”

    “如果当时我们一起,我可能就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开快车,不飙车,那我可能就不会出车祸。”

    尉砚仿佛回到了回忆中,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

    “那你现在还恨我吗?”

    这是另外一个尉池之前都不敢问的问题。

    “早就不恨了。这些年,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谁都不恨,也谁都不怨。”

    “为了我,父亲母亲还要你要承受的已经够多了。”

    “对你,我只觉得越来越陌生,你一年就回来一次。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我对你最深刻的记忆都是在我们高中以前,那都是很美好的回忆。”

    “我知道你这次坚持带我回国内的原因。”

    “伯恩是不是看到我写的遗书了?”

    见尉池点头,尉砚继续说道,“我就知道,我的一举一动,伯恩什么都会跟你汇报。”

    “他不是我安排的人,也不是宇文管家逼他照顾你的。”

    “就算是也没关系,这么多年,只有他是最懂我的。”

    “哥,现在一切都没事了。车祸就是我的一段劫数,最终上天还是厚待我的,让你找到了那个神奇的温泉,让我可以重获新生。”

    两兄弟十几年来第一次这么开诚布公的聊起那场意外,说开了也好,一直窝在尉池心底的这个结总算是被解开了。

    “哥,所以你这么多年到底在做什么?”

    “刚离开瑞士的时候,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去受训。”

    “受训?”

    “没错,我用了两年的时候让自己变成了一个雇佣兵。”

    “什么?”

    尉砚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尉池居然去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你出事以后,我心情不好,需要找点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猛的撞进了尉砚心里,原来那个时候伤心难受的不止自己,还有他这个同胞哥哥,甚至于难受到要用这种“自残”的方式来解脱。

    “我运气不错,去了好几次非洲和中东执行任务,都活着回来了。”

    “等我厌倦了那样的生活后,就回学校去念书了。”

    “然后你就拿了工程和建筑的学位,成立了w≈l?”

    “没错,离岛就是我让w≈l一战成名的项目。”

    “那你刚才说让雷霆把人都遣回离岛?”

    尉池点点头,双胞胎的心灵感应还是很准的,几句话就能猜中大概。

    “离岛有我的一个私人军事公司,和你理解的雇佣兵差不多一个意思。只是,我们只看任务不看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