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32章 尉爷被偷亲【一更】
    厉家世代经商,从还留存的族谱来看,从厉老爷子的曾祖父那一代及以上都是靠着做盐商发家的,就算到厉老爷子这一代中间几经变革和各种磨难,厉家的老底子都一直在。

    厉老爷子总觉得仅靠他一人之力就维持了厉家上上下下嫡系旁系那么多人的生计,还把厉氏地产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他怎么样也会在厉家的族谱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

    这次中风前,他原本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人物传记,想着最后能够整理好了正式出版的。

    车子从海德花园开出来,厉老爷子跟司机吩咐道,“去厉家祖宅。”

    司机闻言领命,打了方向盘往丽河郊区开过去。

    厉荀看了一眼厉老爷子,心里猜测着他怎么忽然想去祖宅。

    厉老爷子一路都端坐着,靠坐在轮椅上闭目养神,直到车子停下。

    “厉荀啊,回去帮我看看有什么好的电动轮椅,我要换一个。”

    “好的,爸。”

    厉老爷子之前一直坚持用现在这种需要人工推的轮椅,主要是想着有人服侍在身边的感觉让他看起来不会很落魄很无奈。还有一个妄想就是自己偶尔动一动手,还能稍微锻炼一下,想着是不是还有再次站起来的可能性。

    可惜啊,最近两次检查,都被医生委婉的告知他腿部复原的概率几乎是零了。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不管之前身体多硬朗结实,不要说中风,就是一场病毒性感冒,都有可能留下不可逆转的后遗症。

    厉老爷子的车前面一停下来,祖宅的老仆人就出来迎着了。

    “老爷,您回来了。”

    “嗯,家里没什么事吧?”

    “没有,都好的很。”

    厉老爷子点点头,又朝着厉荀说道,

    “厉荀,推我去祠堂。”

    “好。”

    厉荀一路推着厉老爷子,每到一处门槛,还要跟司机两人合力一起把轮椅抬着跨过去。好不容易到了祠堂,厉荀没觉着什么,倒是坐着的厉老爷子累的有点急喘气。

    厉荀让老仆人赶紧去准备些茶水端过来。

    “厉家的这老宅子造的好啊,三进的院落,横的三排,纵的也三排,最多的时候一共有两百零一间屋子。”

    厉老爷子里外打量着,喃喃的说道。

    “可惜后来毁了不少。厉荀,你知道为什么被毁的那些屋子我一直都没有叫人重新修复吗?”

    “您之前说过,新不如旧。”

    “这些年,厉氏一直在买地造新房子,公司秉承的宗旨也是房子什么样式流行就造什么,我这是亲眼见证了丽河的老房子老楼一栋栋被拆掉重建。”

    “可是,你刚没说错,新不如旧,旧的才有回忆。这片宅子是我们厉家世代的记忆,包括损毁的也是这些记忆的一部分。”

    “我这把老骨头可能也活不了太长的时日了。”

    厉荀不是很明白厉老爷子怎么突然间感性成这样,这些都是他记忆中的那位“严父”不可能会说出的话语。

    “呵呵,生老病死人生几何。”

    “你说我为厉家忙忙碌碌,鞠躬精粹这一辈子,到头来,就剩我孤家寡人一个。”

    “爸,您这是怎么了?”

    “厉荀,如果你不愿意回来接手厉氏,我这辛苦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的家业,可就真的保不住了啊。”

    “等我真的两腿一蹬的时候,你说说看,我怎么下去面对上面摆着的这些列祖列宗?”

    忽然一行老泪从厉老爷子凹陷的眼窝里流出,他那一双覆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掌颤巍巍的抖动着。

    “爸,虽然在这种时候我不应该说这句话。”

    “但是,我跟您始终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我不是厉家的人。”

    厉荀可以为了报答厉老爷子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只要他需要的时候,他就留下来尽自己所能。

    “厉家的旁系也有几位适龄的孙子辈的人,您可以考虑让他们进公司,培养出一位优秀的来坐您的位子。”

    “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不能理解我们作为老一辈的,怎么样都想着自己这一支的能够继承家业,否则就是对祖宗的不孝啊。”

    厉荀是不太能够理解,尤其是他不明白厉老爷子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想通,与其让他这个冒牌的来继承,就应该直接把元月接回厉家。就算她不一定愿意进公司主事,也可以请外人来做管理,这样股份不还是在厉家人的手上吗?

    说到底,还是老思想在作祟,否则在元月的母亲之后,厉老爷子不会一再的娶妻就为了生下一个可以继承父业的儿子。

    “爸,您不想让您的亲外孙女接替董事长的位子,只是因为重男亲女,还是怕尉家?”

    关于重男轻女,厉老爷子从来没有否认过,至少对着厉荀的时候,他从小的教条的就是女主内男主外。

    “呵呵,我原本想着利用元月过了这次宋庸这一关就好了。没想到,她居然攀上了尉家。”

    “我现在就算不想让她接替我的位子,也必须要主动送出一定比例的股份的给到她作为厉家给她的嫁妆了。”

    “尉池这局棋下的真是厉害啊,明面上做的多好看,都不用他开口,我就得自己乖乖地顺着他的心意做事。”

    “呵呵,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其实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爸,恕我直言,尉池这个人我了解,厉氏的财产是不少,但是他应该不是冲着这个来的。”

    “不说他能从尉夫人那里继承多少家业,他自己的底子也已经够厚了,所以就算你把元月作为了继承人,如果元月不要,他也不会把厉氏收入囊中的。”

    “厉荀,你这么替他们两个说话,我倒是有点意外。”

    “我以为你跟尉池是有过节的。”

    没错,而且这过节一时半会儿都解不开了。但是厉荀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是小人。这件事情上,尤其关乎元月,他一向是对事不对人。

    “我只能说在这件事情上,尉池是值得您相信的人。”

    “与其让厉氏落到我舅舅宋庸的手上,还不如让尉池接手。”

    是啊,如果厉荀不进公司,那他不光是要把股份分给元月,甚至是得直接拱手把整个公司让给她了,那不就是等于把厉氏交给尉池了吗?

    厉荀现在知道厉老爷子把他带来厉氏祠堂的目的了,动之以情。想唤起他这么多年来作为长子嫡孙在祠堂祭祖的回忆,他跟厉家只是少了基因上的牵绊,骨子里他其实早就应该是厉家人了。

    “爸,只要您愿意,我这辈子会称呼为父亲的只有您一位。”

    “但是,恕我无法答应您的要求进厉氏做接班人。”

    厉老爷子没想到,他费尽力气说了那么多,厉荀还是不为所动。

    罢了罢了,如果这就是上天注定的,那他也强求不了。

    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对着祖宗的牌位合掌拜了三拜。

    “我们走吧。”

    海德花园

    “元月,你都不知道,厉老头子听到尉夫人的名头之后,那个表情。”

    “哈哈哈,都惊呆吓尿了。”

    “雷霆,注意你的用词。”

    不管怎么说,厉老爷子也是元月的外公,言语上不合适这么说。

    被尉池训了一句,雷霆乖乖的闭嘴了。

    “没事,我之前也都会偷偷地骂他冷血。”

    雷霆见元月给他解围,冲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最近他可不能再惹恼尉池了,万一老大一个不高兴,他搞不好会被扔回离岛,跟着那些新人重新一起受训。

    “元月,雷霆不是奶茶,也不是可乐,你别老惯着他。”

    尉爷……您说话真的是越来越狠了。

    元月也被尉池的话给吓了一跳,转头看看雷霆可怜巴巴委屈兮兮地都快哭了的表情,嘴巴张了张,末了还是没再开口替他开脱。

    “我去准备晚餐。”

    算了,元月想着还是用吃的安抚一下雷霆受伤的小心灵吧。

    元月一走,雷霆速度地收起所有表情,立正站好等着尉爷发落。

    “行了,就你最会装。现在罚你,元月一会儿晚饭的时候看到又要想我对你做了什么不人道的事情。”

    “所以说,不罚了吗?”

    “再啰嗦,明天跟马落去打拳击赛。”

    雷霆惊恐的猛摇头,那个怪物,自己跟他不是一个吨位的啊。

    “等尉夫人来了,你必须给我谨言慎行,知道吗?”

    “明白!不能顶嘴不能调笑,凡事以护着元月为主!”

    “还有呢?”

    “你不在的时候,我不能让元月离开我的视线一步!”

    “嗯,行了,自己玩儿去吧。”

    自己玩儿去吧……老大,我又不是可乐……

    晚餐过后,元月带着奶茶跟可乐去后院消食去了。自从他们来了这里,大部分晚上的时候两只狗子都睡在中庭,那里空间大,元月亲自去买了舒服的垫子还有抱枕。

    尉池晚餐后跟雷霆他们还有事,就一直在书房。等他们结束的时候,都快十点了。尉池先去中庭里面瞄了一眼,果然小女人还在楼下陪着两只狗子,也没有回去卧室。

    虽然说要改变奶茶睡卧室的习惯元月一直不太忍心,但是以后有尉池在的话,与其让奶茶可怜巴巴的趴在门口等她开门,只能狠下心训练他睡自己窝里。

    不过这个还真的不是很容易,更受不了的是元月自己。好几次她半夜醒过来,就偷偷的跑下楼来陪奶茶跟可乐睡在中庭的沙发上。然后尉池就假装不知情,等天亮前又把人抱回卧室。

    这会儿,小女人直接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膝盖上放着pad正在看剧。两只小手左右开弓,一手撸一只,奶茶跟可乐都已经睡的四仰八叉的了。

    看到尉池站在那里,元月小手一摆,让他过去,只是这动作能不能不要跟召唤奶茶他们一摸一样的?

    “过来陪我看。”

    “这个居然是部鬼片…”

    “鬼片?你不是都不敢看的?”

    “因为介绍都没讲是鬼片啊!而且我都看了大半了,才发现里面的男主角其实已经死了。”

    小女人难得会这么蠢萌的,尉池伸手撸了一把她的后脑勺。

    “你哦。还有多少?我陪你看完。”

    “快了快了。”

    尉池上手点了一下屏幕,进度条上面还剩不到半小时。

    等男人坐下,大长腿一曲,元月就整个人靠在他怀里,然后两只狗子就顺势贴着尉池继续睡。

    胸前身边三个火炉子,尉池原本天生带着冷意的身子变得暖烘烘的,盯着眼前的那么小一个屏幕,男人看着看着居然眼皮子开始打架了。

    元月感觉到搂着自己的男人脑袋一点一点的,最后直接把下巴靠在了自己的颈项里。这是睡着了吗?

    最近尉池很累吧,初到丽河,要忙的事情应该很多。今天jill还跟她说虽然有婚宴策划师,尉池还是给了不少意见,力求给她一个盛大的订婚宴。

    慢慢地把脸往尉池的方向转过去,就着原本的姿势,元月偷偷地对准男人的嘴唇亲了一下。

    “尉池,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