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34章 清晨的牛奶渍【一更】
    “哎,你觉不觉得尉爷和元月今天的脸色都有点微妙啊?”

    “没有。”

    “你都没看怎么知道?”

    “不要多管闲事,吃你的东西。”

    今天一起早餐的人到的尤为整齐,尉爷和元月,尉砚和伯恩,雷霆,当然还有刚才私底下悉悉嗦嗦闷头讲话的jill和马落。

    “伯恩,宇文管家的航班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快到了。”

    “嗯,我刚也查过,我一会儿就出发去机场。”

    “我跟你一起吧。”

    听到雷霆跟伯恩的对话,元月抬头问道。

    “宇文管家也来丽河了?”

    “嗯,订婚宴有很多事要准备,有他盯着我比较放心。”

    听完尉池的回答,元月点点头继续吃着东西,不过没一分钟又抬起头问道,“我,什么都不用做吗?”

    尉池闻言,冲着她笑了笑,“不用,晚点你只要试穿下礼服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所有人都在忙,就她最闲,这感觉有点不太自在啊。

    尉池猜到她的心思,随即说道,“我母亲再过两天就到了,到时候会有你忙的。”

    呃……陪伴老人家元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而且一想到要见未来婆婆,她就紧张的不行。

    元月把嘴里的鸡蛋咽下去,然后无意识的拿起牛奶猛灌了两口。

    “元月,尉夫人要是为难你的话,还有我在,不用怕。”

    咋听到尉砚的话,元月一个激动,直接被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的牛奶呛到了。她原本只是紧张不是怕,被尉砚这么一说,她反倒真的有点慌了。

    尉池赶紧替她拍了拍后背,“没事吧?”

    尉砚见状也吓了一跳,“元月,我就说说的,尉夫人一点都不吓人。”

    伯恩立马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你还是不要继续说了比较好。”

    尉砚看看自己大哥递过来的眼神,了然的闭了嘴。

    元月总算是止住了咳嗽,抬头看向尉池,“我没事。”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元月隧又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尉池拿过一张纸巾,替小女人把嘴角的那点点牛奶渍擦掉,然后又直接用手指抹了一下她的眼角,那里有她刚才因为呛到流出来的眼泪。

    元月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划过自己的眼角,然后又顺势滑落到自己唇边,好似那里还有没擦干净的牛奶渍,手指微微用力又抹了两下。

    轰的一下,元月脸色爆红,回忆起前不久刚在卧室里发生的那一幕。

    尉池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于是凑过去她的耳边,低声道,

    “哪个比较好喝?”

    哪个?比较好喝?好喝?

    砰的一下,椅背摔倒在地发出的噪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元月,你没事吧?”

    jill看着元月红的异样的小脸,关心的问道。

    “我…我没事,就突然想起来还没有给奶茶他们喂狗粮。”

    扔下这句话,元月就直接跑出了餐厅,那速度好似后面是有什么饿狼在追她一样。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看向拿着叉子镇定自若地吃着早餐的男人,末了都乖乖地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安静快速的把自己肚子填饱,然后赶紧闪人。

    后院草坪上,元月手里正拿着一瓶矿泉水,仰起头喝了一大口,然后一个伸手把溢出嘴角的水渍擦掉。

    啊……真的是要疯了。

    难不成以后自己每次吃东西喝水,只要有东西沾在嘴唇上,她就会回忆起今天早上那邪恶的一幕吗?

    刚才男人居然还问她哪个比较好喝……他怎么能问得出这种问题的?

    “元月,你没事吧?”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元月赶紧整理好脸上的表情,笑着转头看向来人。

    jill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元月身边,看着她笑得比哭还难看的僵硬表情。

    “是不是尉爷又欺负你了?”

    听到jill重点强调的欺负两个字,元月真的是好想猛点头啊,不过这样好像不合适,只好打了个哈哈。

    “没有啊,他怎么会欺负我。”

    jill拉过元月没有拿水瓶的那只小手,用力的握了一下,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有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真的没有啊。”

    jill越是这样说,元月就更加不可能告诉她了。现在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如果跟她说这些私密的事情,以后每天见面不得尴尬死。

    但是元月忘记jill做什么事情都跟她做实验一样,喜欢追根究底,势必要有个结果出来,就算花费再多的时间和精力也无所谓。

    实验对象不自己老实交代的话,就只好她来提出各种假设了。

    “尉爷是不是在床上欺负你了?”

    “你们两个进来餐厅的时候,我就觉得气氛有点微妙。”

    元月在其他事情上都很淡定沉着,唯独对男女之事就不是很会掩饰自己的表情。一个细微的眼神变化,jill就知道她猜对了。

    “你刚才是被牛奶呛到,所以咳嗽了,接着尉爷给你擦嘴,又凑到你耳边说了什么话,然后你就突然间站起来跑了。”

    jill估计是餐厅里唯一一个全程都看的一清二楚的人。

    “牛奶…擦嘴…擦嘴…牛奶…”

    “我知道了。”

    元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知道什么了?我跟尉池真的没什么。”

    “元月,你们原来都玩这么重口味的啊?”

    看jill一副惊讶的表情,元月尽力强装镇定,“我都不明白你的意思。”

    “哎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用不好意思。”

    “尉爷那体能,我之前都一直在替你担心呢。”

    “我记得你们第一次的时候,你都发烧了吧?”

    “不用这么惊讶,你不肯去医院,所以尉爷就只能来问我啦。”

    “我推荐的那个药膏好用吧?嘿嘿嘿,我自己用过,所以才知道那个见效很快。”

    jill每说一句,元月的眼珠子就要瞪大一分。

    “男人都这样,白天对你千依百顺,晚上到了床上,就可劲的欺负你。”

    “我以前也觉得这样挺变态的,后来……”

    “马落跟我说,当一个男人越是爱一个女人的时候,就越想在床上欺负她。”

    元月终于喃喃地开口问了一句,“那你相信真的是这样吗?”

    jill笑的一脸深沉,

    “我一开始不信,只觉得他在放屁。”

    “直到我们分手了又重新复合之后,我才相信的。”

    “为什么?”元月实在是忍不住好奇。

    “因为那个变态拉着我一直做一直做,直到我答应跟他复合才罢休。”

    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彪悍的答案,元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jill了。

    jill安抚的拍了拍元月的肩膀,又握起拳头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宝贝儿,你可以的!”

    天,这句话早上尉池在要求她那什么的时候也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