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37章 第一顿家宴【二更】
    为了准备尉夫人到丽河之后的第一顿家宴,宇文管家也是费尽了心力。他直接命人把餐厅里面原本的那张西式大长桌撤走了,换上了中式梨花木的大圆桌。然后为了契合房间的原有的英式风格,配套的餐椅是有偏西式的雕花并且带软靠背的。

    所有的餐盘碗筷也都是按照夫人的喜好提前备好了,元月只需要按照她的菜式搭配着用就好了。

    元月很久没有做过这么多人份的晚餐,还好动作一样娴熟快速的她,准时6点半就完成了所有的4道冷菜、八道热菜还有最后的甜点。

    宇文管家说尉夫人平时在苏黎世用晚餐的时间基本上都在6点半到7点之间,如果算上时差,苏黎世这会儿是上午11点半,也差不多是午饭的点。所以不管怎么样,尉夫人这会儿应该是有胃口吃晚餐的了。

    尉夫人从马场回去已经又小憩过一会儿了,所以尉池过来敲门的时候她精神还挺好的。

    “尉夫人,我们下去用晚餐了。”

    “嗯,尉砚呢?”

    “他应该已经在餐厅了,所有人都到了。”

    “还有谁?”

    “我的三位属下。”

    “是不是雷霆他们几个?”

    “是,尉夫人您还记着呢?”

    “我记性有这么差么?”

    尉池大掌直接握住了尉夫人仍旧纤细的肩膀,恭维的话张嘴就来。

    “尉夫人记性可好了,我知道的。”

    “你这油腔滑调的习惯什么时候养成的?”

    尉夫人心下受用,但是面上却嫌弃的看着在她心目中一向沉稳大气的长子。

    “尉砚的身体好了很多,你不是很高兴么?尉夫人一高兴,我当然更加欢喜了,不是吗?”

    “我好久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了。”

    尉夫人看着尉池半真半假的表情,伸开手轻轻的抱了他一下。

    “这么多年,你辛苦了。”

    “我不辛苦,尉夫人您才是真的辛苦了。”

    两母子贴心话说开了,气氛似乎更好了一些。

    尉池站直身子盯着尉夫人看了两眼。

    “尉夫人,你怎么不戴我送的那个簪子?”

    “你送了好几个,说的是哪一支啊?”

    “等会儿,我自己找。”

    尉池也不管尉夫人乐不乐意,径自走到她梳妆台那边,在首饰盒里面开始翻翻找找。

    “我就知道你会带着的。”

    尉池手里拿着的俨然是他最近一次回苏黎世时送给她的那支碧玉簪子。尉池这些年送过母亲不少首饰,这支簪子的成色和做工是同类中最上乘的。

    “你过来坐下。”

    尉夫人虽不耐烦,但还是乖乖的坐到了梳妆台前。

    尉池亲手把簪子稳稳地插到了尉夫人高高挽起的发髻上。

    “你个臭小子,嘴里总是你啊你的,要不就是尉夫人。不能叫两句正常点的?”

    尉夫人嘴里这么说着,眉眼间却没有一丝怒意。

    “尊重是放在心里的,而且你不觉得叫尉夫人更亲热吗?”

    尉池顺势扶着尉夫人站起身。

    “好了,我们赶紧下楼吧,大家都等着我们开席呢。”

    “我跟你说啊,这顿晚饭元月废了不少心思的。万一有什么你不喜欢的菜色,也不准甩脸子,知道没?”

    尉夫人前面被哄高兴了,现在也不会因为尉池这句没大没小的话而生气,只用手拍了一下他揽着自己的手臂。

    “知道了,这还没有过门呢,就这么护着你未来老婆了。”

    “尉夫人向来深明大义,是我多嘴了。”

    尉池放慢脚步配合着尉夫人的步子下楼往餐厅走过去。

    餐厅里,元月他们都已经在了,见到尉夫人跟尉池走进来,纷纷从沙发椅那里站起身迎了过来。

    “让大家久等了,赶紧都入座吧,今天也没有外人,不用这么拘束。”

    “宇文,伯恩,你们也都坐。”

    席上,等雷霆他们一一跟尉夫人打了招呼,尉池才示意自家母亲可以开始就餐了。

    尉夫人坐在上位,尉池和尉砚理所当然的坐在她的两边,元月则坐在尉池的右手边。

    宇文管家适时的开始介绍这一桌子的菜。

    “夫人,元月小姐厨艺真的是很好。”

    “您看看这一桌,有汽锅鸡、牛肉冷片、鸡纵土豆泥、野生菌子锅、炒饵块、酸蕃茄鱼片、腊肉竹筒饭,还有这云腿月饼…”

    等不及宇文管家介绍完,尉砚就忍不住插话进来。

    “宇文管家,您老再说下去,我口水都要忍不住了,我们赶紧先吃饭吧。”

    “是是是,得趁热吃,呵呵。”

    尉砚直接动手先给尉夫人盛了一碗汽锅鸡汤,大家才纷纷开始动手。

    尉夫人低头喝了两口汤之后,眼神里闪现点点惊艳,抬头时又面色淡定的朝着元月说道,

    “元月啊,这个汤味道不错。”

    “谢谢伯母。”

    虽说尉夫人讲了让大家不要拘束,不过毕竟有她在,所有人都不敢跟平时一样撒开膀子了吃。

    尉池一向不喜欢在吃饭时多说话,所以热闹气氛这个事情直接交给了尉砚和雷霆,然后加上宇文管家和jill也都是能说会道的,四个人暖场很成功,这顿家宴总体来说吃的还是挺轻松的。

    等桌上的主菜差不多都被消灭完的时候,宇文管家让佣人把甜点端了过来。

    “元月啊,这是什么?”

    尉夫人一顿饭由左右两边的尉池和尉砚服侍的好好的,所以已经吃了不少东西,远已经超出了她平日里的食量。

    “伯母,这是鲜奶米布,是用牛奶和大米熬的。”

    这道甜点元月今天也是现学现做的,不过她前面已经让宇文管家试吃过了,味道很不错,为了减少牛奶的甜腻感和摆盘好看,元月还在上面缀了两颗大蓝莓还有一小片芒果。

    尉夫人拿起小勺子舀了一口,点点头,然后继续把剩下的一小碗米布都吃掉了。

    尉池转头朝元月露出一个笑容,桌子底下的大掌握住她的手心捏了一下。

    第一顿家宴,总算是没有出什么意外。

    晚餐过后,尉池和尉砚乖乖地陪尉夫人出去散步消食了。

    元月则跟雷霆他们一起去后院吹吹风,顺便聊聊天。

    jill看元月有点疲色的小脸瘫在躺椅里,慢慢地走过去坐到她身边。

    “很累吧?”

    元月露出一个笑容,“还好,做菜我是不觉得累,我只是紧张的。”

    “懂你。”

    他们年纪轻的一辈不会太在意很多大门大户的繁文缛节。像他们几个虽然都是尉池的下属,但是他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摆任何架子,在离岛一起工作生活相处这么久,都已经不需要在尉爷面前克制自己的言行,完全就是家人和朋友的感觉。

    但是对着尉老夫人,不要说元月是未过门的儿媳妇,就是jill她也觉得自己必须一本正经的保持好淑女形象。

    “你一会儿早点回去歇着吧,明天开始,估计还得服侍尉夫人的一日三餐外加下午茶呢。”

    是啊,元月已经做好了一路奋战的心理准备,还好有宇文管家在,关于尉夫人的喜好和一些生活习惯,她下午已经抽空拿个小本本都记下来了。

    这个季节的丽河温度适宜,晚上微风吹着很是舒服。

    一路从别墅的前院草坪逛到海德花园其他的公共绿化庭院,尉夫人心情颇好。

    “妈,元月做哥的老婆,您还满意吧?”

    尉砚适时的开口替尉池问出了这个问题,引来后者赞赏的眼神。

    尉夫人沉默了几秒后才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嗯,做尉池的老婆,可以打个80分。”

    这个分数对于尉夫人来说,已经很高了。

    “但是作为尉家的少夫人,还缺点气场。”

    闻言,尉池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自己的母亲大人。

    “妈,是尉家有一个合格的少夫人重要?还是你的儿子有个合心意的老婆重要?”

    尉夫人看着大儿子一脸的正经严肃,噤声不语。

    尉砚看到两人的眼神似乎是较上劲了,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是谁最后能获胜,虽然说他心里早就猜到结果了。

    “知道了,我不是提前把聘礼都准备好让宇文带过来了?”

    尉池成年前就是个不太受控的,离开瑞士自己出去闯荡后,更是早早地就经济独立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其实根本就左右不了他的想法和决定。

    “谢谢尉夫人,我跟元月以后都会好好孝顺你的。”

    “不要光嘴上说说,你之前不是说她28岁了,你这年纪也不小了,年内就把婚礼给办了,然后尽快给我生几个孙子孙女,才是真的孝顺我。”

    尉夫人这也算是把话说得够明白直接的了。元月这个媳妇她并不是真的不满意,只是对于尉家来说,是高攀了,和她心目中理想的世家女儿还是差了一些。

    “尉夫人,放心,我会努力的。”

    “没正式办婚礼前,你也不用太努力。”

    这意思是不能未婚就生子,尉夫人在这点上还是很守旧的。尤其她还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只是她不可能要求现在的年轻人婚前没有xg行为。

    下午的时候,元月坐在尉池身边,因为离得近,尉夫人就注意到了她的嘴唇。

    她也是有过两段婚姻的女人,尤其现任的这位还是个混不吝的,对于这种男人刻意留在女人身上的印记,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些端倪的。

    想当年,她和卢恩说是家族联姻,其实也是她留学的时候自己就偷偷恋上了,因为第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所以第二段的时候她就想要顺应自己的心意,最后才以爱之名下嫁到了卢恩家。

    想到自己的老公,尉夫人表情一下子就不是很好。

    碰巧尉池此时也正想到他们那位不靠谱的父亲。

    “订婚宴那天,爸能飞过来参加么?”

    “放心吧,他会到的。”

    有尉夫人这句话就够了,尉池知道他们父亲爱玩,对世上所有的事情都不甚在意,自由惯了,但是对于母亲的话,他还是会听的。

    元月的事情讨论完毕,尉池觉得是时候说尉砚的听力问题了,于是直接咳嗽一声,给了尉砚一个眼神。

    “妈,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听到尉砚的话,尉夫人下意识的就转过身看向小儿子,好让他看清楚自己的脸,方便他万一听不清还能读自己的唇语。

    “什么好消息?”

    尉夫人心里一个紧张,她有点担心万一尉砚也突然跟她说有女朋友了,那她可不会觉得这是个好消息。

    “妈,我的听力恢复了。”

    什么?尉夫人急忙凑近尉砚想要看清楚他的耳朵,果然,他都没有带助听器。因为尉砚原本戴的那个就是微型的,不凑到他耳边仔细往里看,根本就不会注意到。

    “是真的。”

    尉砚见她一脸的不相信,就把霍森医生的原话搬了出来。

    “霍森医生已经给我做过检查了,他说我的纯音和语言听阈是16db,完全不需要再用到助听器了。”

    “这到底是?怎么可能呢?”

    尉夫人实在是不太理解之前在瑞士她花了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让尉砚接受各种治疗,他的身体情况一直只是维持着,并没有任何的好转。

    怎么回国才短短的几个月就全都好了,这让她怎么相信?

    “妈,其实这次哥非要带我回国,就是因为他之前找到了一个隐世的老中医。”

    “但是怕你不同意我回国治疗,所以我们就先没有告诉你。”

    “你们这是…尉池!”

    尉夫人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架势啊!

    尉砚立马往前一步挡在了尉池身前。

    “妈,你不要怪哥,他这么多年为了我的事情默默地做了这么多事。”

    “他一直在帮我想办法,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我。”

    看着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俊逸脸庞,尉砚的身形比起尉池虽然还是羸弱一些,但是她仿佛又看到了那对永远都在一起肆意玩闹的少年。

    尉砚直接上前一步拥住了尉夫人。

    “妈,我以后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只这一句,差点没有把尉夫人的眼泪给逼出来。自从尉砚出事,这都多少年了啊……

    尉夫人抬起手拍了拍尉砚的背脊。

    “走吧,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尉夫人径自回头往别墅走,也不管两兄弟有没有跟上来。

    “没事的,妈只是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好消息。”

    “嗯,十几年了,她心里可能早就放弃了。”

    “尉砚,久病床前无孝子,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尉池知道这么多年,尉砚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有各种心结。其中也包括尉夫人,事事顺从,按照她的意愿坚持治疗。

    因为亲情不得不考虑对方的感受,但是这其实是一种双向的折磨,到最后彼此都可能因为痛苦而开始产生怨恨烦躁的心结。时间越久,这种心结就会越深。

    心里的痛处被尉池这么直接的点破了,尉砚脸色不是很好。

    “走吧,你们都需要时间,慢慢来。”

    尉池今天也累了,现在他只想回到元月身边。

    回到卧室,小女人应该是在洗漱,房间里灯都开着,浴室里有水声。

    尉池拿过平板电脑坐到沙发椅里,查看着今天还没来及的看的邮件。

    元月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尉池靠坐在沙发椅上,眼睛闭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元月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蹲在地上,小手抚上尉池的手臂晃了一晃。

    “尉池?”

    男人很快睁开眼睛,那瞬间元月被他眼里的疲色震了一下。

    “你还好吧?”

    “没事,只是有点累。”

    尉池拉过小女人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元月乖乖地靠在男人怀里,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呆着,谁都没说话。

    良久,尉池把脸埋进元月的颈项,“元月,幸好你出现了。”

    咋听到男人的话语,元月没有很明白他的意思。

    转念一想,她大约知道他这么说的原因了。

    关于尉家,关于尉夫人,甚至是关于尉池本人,只要男人不想说的,元月就选择不去多问。

    建筑师事务所、离岛、温泉开发,加上现在厉氏的事情,可能还有其他她不知道不清楚的,男人的心事有多少,心思有多重,元月敏感地都能感受到。

    这个世界上,她从来没有这么信任过一个人,现在,她只愿意相信尉池对她的真心,这就足够了。

    “等你准备好的时候,我可以当你的树洞。”

    元月小手抚上男人的颈项,再慢慢地贴上他的棱角分明的下巴。

    尉池顺势把脸抬起来了一些,还没看清楚元月的动作,小女人的唇就吻了上来。

    顺着自己的唇线一点一点的吻着,轻轻柔柔的,就像今晚的夜风。

    鼻尖满是元月沐浴过后的清香,淡淡的。

    这是元月第一次这么主动这么认真的亲吻尉池,模仿着男人平时吻她的方式,由浅入深,直到羞涩地探出自己的舌尖滑进他早已开启的唇间。

    男人很快就反过来掌握了主动权,直吻得元月呼吸困难,呜咽着讨饶。

    “嗯……”

    大掌隔着睡衣揉上绵软的肌肤,手心的力道越来越重。

    “不行…”

    “什么不行?”

    小女人嗫嚅出声,

    “那个……”

    哪个?已经yu火焚身的男人脑子有一瞬间的断线。

    手掌往下摸到异样触感的时候,喉间爆出一声低吼,“shit!”

    “月亮…”

    听到男人这又委屈又邪恶的低喃,元月全身一个激灵。

    “用嘴还是用手?”

    “你自己选。”

    她可以说都不想吗?

    刚才明明还这么温情来着,尉爷瞬间huang—bao变身一点没压力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