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38章 试穿礼服
    对于尉爷这种上一秒还温情脉脉,下一秒就恨不能把人活吞了的“人格分裂症”,元月可以说是越来越习惯了,只是习惯不代表必须得顺从啊,否则以后不得都被男人压的死死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用嘴还是用手?”

    “你自己选。”

    元月低头沉默了大约有一分钟,正当男人不耐地想自己帮她做选择的时候,她抬起头认真的盯着男人的眼睛。

    “尉池…我肚子疼。”

    肚子疼?尉池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小女人被撩开了一半的睡衣,前面已经断了线的理智迅速的回炉了。

    元月今天一大早开始就忙到现在,还是在这种不断“失血”的特殊日子,尉池心里一下子心疼起来。

    “疼的厉害吗?”

    “还好,可能是今天有点累了。”

    “我们早点休息吧,好么?”

    看元月脸上的嫣红已经褪去不少,眼神里的疲惫代替了迷朦,尉池默默地把她的睡衣拉好,然后一个起身就把人抱起来放回了床上。

    “要不要喝红糖水?”

    “不用啦。”

    “那你先睡,我去洗澡。”

    尉池俯身在元月额头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往浴室走去。

    元月看到男人步履急促,但是明显的姿势有点不一样,心里偷笑了一下,拉过被子翻身入睡。

    她真的是累了,所以等尉池回到床上时,元月已经呼吸均匀的彻底睡着了。原本想着靠过去搂着人睡的尉爷,忽然想起自己带着凉意的体温。

    尉池第一次觉得他低于常人的这个体温是件麻烦的事情,像这种时候,他都不能上手替小女人暖暖她的小腹。

    这个甜蜜又煽情的动作,是尉池在一部电影里面看到的,当时他对那个男主角的行为简直是嗤之以鼻,没想到现在对着元月,他也会想要这样做。

    尉池在黑暗中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身体不自觉地缓缓往自己这一边又挪过来了一点,和小女人隔开了一些距离。

    元月翻了个身,有一瞬间醒了一下,睁开眼满目都是夜色。

    “尉池?”

    元月以为男人去客房睡了,因为没有感觉到身边有人。

    “怎么了?”

    没想到男人的声音从大床另外一边传来,这个床真的是够大的,元月腰腿用力往声音的方向移过去了一些,小手才摸到了男人的手臂。

    “怎么醒了?睡吧。”

    男人的声音似乎带着点落寞,可惜元月睡的都有点迷糊了,只是下意识的靠过去抱着他的腰腹。

    “嗯,困…”

    感受到小女人热热的身体靠过来,脸靠着自己的肩膀,然后瞬间又睡着了。

    “元月?”

    “嗯?”

    “抱着我,不冷么?”

    “什么?”

    “不冷啊,很舒服…”

    元月迷迷糊糊地和男人说着话,小手抚上他的结实的胸膛缓缓的拍了两下。

    感受到小女人这无意识的安抚,尉池嘴角不禁露出一个笑容来,低头在她额前吻了一下。

    “睡吧。”

    清晨,尉池的生物钟准时让他醒了过来,感觉怀里该有的重量没有了,转头才发现床上居然没人。

    小女人一大早就起来了吗?

    没错,元月6点不到就醒了,关掉还没响起的手机闹铃,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下楼去了。

    到厨房间的时候,宇文管家也刚刚进来,正在泡茶。

    “元月小姐?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来给尉夫人做早餐。”

    “哎哟,真的是,我会让佣人准备的,你不用这么辛苦。”

    “没事。”

    “尉夫人起来没?”

    “应该还没有,她估计有时差,所以这会儿还没叫人。”

    “嗯,那就好。”

    元月拿过围裙带上,开始忙碌起来。

    宇文管家看她动作迅速的在冰箱操作台和炉灶之间辗转,没过多久空气中就弥漫开食物的香气。

    尉夫人八点刚过就下楼来了,宇文管家赶紧迎了上去。

    “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

    “夫人,小媛您用着还满意吗?”

    尉夫人这次来,居然没有带她自己的随身女佣,宇文管家昨天就赶紧挑了个手脚麻利的让她跟着尉夫人。

    “就她吧,不用换了。”

    尉夫人昨天注意到了,尉池这别墅里人不多,岁数也都不大。

    一路走到餐厅,尉夫人看到尉池他们都在了,心下倒是有点意外。

    “,尉夫人。”

    尉池走过来在自己脸颊上亲了一下。

    “早。”

    可能是太久没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一起吃早餐了,尉夫人真有点不习惯。

    “没想到你们这些小年轻都起这么早。”

    今天可是周末呢。

    “伯母,早上好。”

    “早。”

    尉夫人看着元月,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吧。

    早餐是山药粥,还有各式小菜,当然还有用来提神的热茶和咖啡,还有鲜榨的果汁。

    宇文管家近身伺候着尉夫人用餐,小媛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嗯,早餐味道挺好的。”

    吃到一半,尉夫人抬起头缓缓说道,

    “尉池啊,你这里的佣人用的都不错。”

    站在身后那个小媛,看着年纪不大,倒有点本事,替她梳的这个发髻让她很满意。

    “尉夫人,你觉得合适就好。”

    因为元月的叮嘱,所以没有人说早餐是她准备的。

    元月不想尉夫人觉得自己很刻意地讨好她,心里只想着这段时间让她在这里住的开心舒适一些就行了。

    “尉夫人,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我和元月的外公约了明天再去拜访。”

    “嗯。”

    尉夫人也是想着自己需要再倒倒时差。

    下午时分,设计师送来了订婚宴的礼服。原本只是jill陪着元月试穿的,她转念一想,还是去敲了敲尉夫人的房门。

    于是这会儿,别墅一楼的一个阳光休息室内,尉夫人正坐在一边看着元月试穿礼服。

    虽然是订婚宴,但是尉池要求准备的排场一点都不小。光是元月那天要换的礼服就有三件,所以现在拿过来试穿的裙子直接在架子上挂了一整排。

    “元小姐,这次时间稍微有点赶,来不及专门给您定制,但是这些都是我今年的得意之作。”

    “您试过万一有不合身的,我们会加紧修改。”

    jill在架子上一件件的看过去,先拿起了一件粉色长款的。

    “元月,先试试这件吧。”

    于是一个下午足足两个多小时,元月耐着性子把所有的礼服都试穿了一个遍,幸好让人提前在休息室放了屏风,方便她换衣服,就这样有jill帮忙的情况下,也是把她累的够呛。

    元月身上现在穿的这件是设计师极力推荐的,觉得最适合她。

    “元小姐,这件作为当天晚宴的礼服最合适不过了。上身是红色镂空雕花的,下半身白纱的鱼尾,把您的肤色和身材修饰的刚刚好。”

    尉夫人手里端着茶,眼神上上下下的扫视着元月。

    “尉夫人,您觉得怎么样?”

    设计师这种场面见多了,一看尉夫人的架势,就知道这位太太的意见很重要。

    这件礼服因为有红色所以寓意比较好,同时款式又比较优雅端庄,鱼尾的设计配上高跟鞋的高度,裙?拖地的弧度刚刚好。

    尉夫人没想到元月看着瘦瘦小小的,身材比例却这么好,居然能把这种礼服撑起来,而且这胸前绷的还有点紧。

    “嗯,元月你自己觉得呢?”

    “伯母,我已经有点挑花眼了。”这真的是实话,元月现在看着似乎每件都差不多。

    “呵呵,那我就替你决定了。”

    “万小姐,晚宴就这件了。”

    “就是胸口这里再稍微放个一寸。”

    “好的,尉夫人。”

    万小姐往元月的身上多瞄了几眼,这胸口的设计可是礼服的一大亮点啊,明明现在的弧度刚刚好,这种鱼尾裙没有点料的真心撑不起来。改大一寸,这个效果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好了。

    不过既然人家准婆婆都发话了,而且媳妇儿也没反对,她就乖乖地拿钱做事吧。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jill直接走过去打开了门。

    “尉爷。”

    “元月的礼服试的怎么样了?”

    尉池走进来才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尉夫人。

    “妈,你也在啊。”

    “嗯,元月让我过来帮她看看。”

    为了看起来清楚,元月站的位子是在落地窗前的,所以尉池最后才看到小女人。

    只是就一眼,尉池就定住了。

    直到设计师忍不住笑出声,“尉夫人,您看您的眼光多好,给元小姐挑的这件礼服果然是非常合适呢。尉总都看呆了。”

    何止是看呆,简直是看的血脉喷涨。

    因为元月前面正好是侧着身子站的,所以这凹凸有致的曲线一下子就撞进了尉爷的视线内。

    其他人不知道有没有看出男人的眼神不对劲,反正元月是隔这么远都看到他眼里的火光了。

    她有点尴尬的转过身问道,“尉池,就选这件,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元月的声音,尉池定了定心神,点点头。

    “很美,就这件吧。”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了。”

    砰一声,休息室的门就被带上了。

    尉夫人心想,这胸围的尺寸要改,臀围那里是不是也得再改一下。

    jill趁人不注意,朝着元月眨眨眼,露出一个坏笑。

    元月心里一个咯噔,昨天晚上逃过一劫,今天是不是继续还用同样的理由啊?

    晚上元月洗过澡刚从浴室出来,就被男人拉进了衣帽间,然后拿起沙发凳上的一条裙子让小女人换上。

    看着这有点眼熟的裙子,元月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下午你试穿的那条。”

    “万小姐不是拿回去改了吗?”

    尉爷当然不会说是他又打电话让人把裙子送回来了。

    “下午人太多,我没看清楚。”

    “你再试一次给我看。”

    “为什么还要试啊?”

    “不是都决定就这件了。”

    看着小女人满脸的拒绝,尉爷直接把礼服往她怀里一塞。

    “你自己换?”

    “还是我帮你换?”

    求生欲再强烈,也顶不住男人“威逼凌厉”的眼神吓人啊!

    元月捧着礼服,磨蹭着往浴室走。

    尉池本想把人叫住,他不介意她直接在这里换,不过为了松弛有度的给小女人点求生空间,还是罢了。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元月才默默地回来了。

    “过来坐下。”

    尉池不急不慢的把人唤过来,然后屈膝半跪着替小女人穿上高跟鞋。

    下午的时候元月为了试衣服方便,是把头发盘起来的。现在刚洗过澡,满头丰厚的黑发直接披散着,衬得元月的脸越发的小巧柔弱。

    尉池扶着人起身走到落地镜前面。

    元月勉强自己看向镜子,落地镜里的人看起来跟自己平日里的样子差别很大。

    尉池的大掌替她又整理了一下头发,露出白皙修长的颈项。

    感受到丝丝凉意,元月抬手抚上了自己颈间。

    “咦?这不是那条珍珠项链?”

    这条项链是尉池在离岛的时候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她尤记得那天晚上烟火璀璨,男人第一次跟别人介绍她是他的女朋友。

    蓦地,eawaywith的前奏响起。

    元月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男人眸色深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月亮,陪我跳舞吧。”

    尉池搂着人从衣帽间一路轻摇慢晃的回到卧室。

    室内的灯光好像刻意被调暗了,落地窗外毛月亮的柔美光线直接洒了进来。

    这浪漫唯美的画面,和元月刚才的猜想完全不一样。

    “尉池。”

    “嘘…”

    这种时候,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元月忍着心里的感动跟随着男人的步子,仍凭他带领着自己,静静地享受这一刻只属于两个人的美妙时光。

    norahjones的嗓音渐逝,间奏响起的时候,尉池一个用力把小女人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呀?”

    原来元月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男人带到阳台上来了,这会儿尉池抱着她直接坐在了栏杆上。

    元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然后直接往尉池的怀里靠过去了一些。

    “快点放我下去。”

    “吻我。”

    元月抬头只看到男人一脸正经,但是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期待和热意。

    “像昨天晚上那样,吻我。”

    知道自己逃不过,而且此时月光正美,满心满眼的粉红色泡泡,元月自己都有点受不了,想对男人做些什么。

    她伸长手臂直接揽上了男人的颈项,后者配合的低下头。

    可惜两唇相触的时候,并没有发生昨晚一样的温柔轻吻,元月只觉得自己的唇舌都快被男人吞进肚子里了。

    粉色泡泡啵咯啵咯迅速破掉,浪漫的气氛瞬间被热情代替。

    “这件衣服你穿给我一个人看就好。”

    男人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耳边。

    伴着两人急促不稳的呼吸,撕拉一声,元月只觉得大腿一凉。

    “你干什么呀?”

    “干…你。”

    阳台上小女人呜呜咽咽的细细嗓音断断续续的持续良久。晕黄的月光下,那条美丽的鱼尾礼服直接在男人的手里变成了一块块的破布。

    第二天一大早,元月起床后直接把尉爷也拖了起来,然后厉正言辞地跟他约法三章。

    尉夫人走之前,他都必须去客房睡。

    第一次见到小女人如此严肃的表情,尉爷摸了摸鼻子,难得心怀愧疚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最后心有不甘,但是也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元月在他嘴角亲了一下,然后撸了一把他柔软头发,“乖了!”

    尉爷看着精力充沛,一路迈着轻快的步子往浴室走去的元月,觉得自己这是被小女人给调戏了吗?

    “快点起来,今天你要帮我一起做早餐!”

    看到元月在浴室门口转过身,冲着他一副巧笑倩兮,美目顾盼的样子,尉爷忽然肯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