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41章 说错话【三更】
    “你们在做什么?”

    尉池刚才是被厉老爷子的管家请去会客室了,所以才没有在大客厅等元月。

    走进来一瞬间,就看到小女人被厉荀紧搂在怀里,纤腰上环着其他男人的手掌,尉爷心下一个气血翻涌。

    元月猜想男人误会了,勉强着自己想先站稳身子,只是右脚的脚踝一受力就疼的不行,然后搂着自己的厉荀还直愣愣的就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心,元月都懒得理他了,直接冲着尉爷唤了一声。

    “尉池,我脚好像受伤了,好疼!”

    尉池这才注意到小女人别扭的姿势,还有紧皱的眉头,赶紧几个大步冲了过去。

    等男人一走过来,元月就朝他伸出手,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再次摔倒。

    尉爷当然不会让元月再摔了,一手直接隔开厉荀的手臂,然后迅速的把人搂近自己怀里。

    “先坐下。”

    尉池把人抱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直接一个曲膝,就半跪在地上握住了元月的脚踝小心翼翼的查看着。

    众人见状,也都走过去,围在了一边。

    厉老爷子赶紧吩咐着管家,“快去请赵医生过来。”

    只是管家还没来得及答话,众人就看到尉池起身一个公主抱,把元月抱了起来。

    “妈,我带元月去医院。”

    “宇文管家,送尉夫人回别墅。”

    尉爷扔下这两句话,就头也不回的抱着人直往外走,只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等回过神来,人都已经不见了。

    尉夫人见自家儿子刚才这无礼的举措,冲着厉老爷子淡淡一笑。

    “厉老,尉池这是心疼元月所以太心急点,您别跟他计较啊。”

    厉老爷子心想,我哪敢跟尉总计较啊。

    “不妨不妨,我现在只担心元月的脚恐怕是不要真的受伤了才好。”

    如果真的受伤了,保不齐他厉氏明天的股东大会就不会那么顺利的进行了。

    厉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厉荀,状似埋怨的开口。

    “厉荀啊,元月这是怎么了?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爸,我刚进来的时候元月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然后就看到她好像不小心扭伤了脚。”

    至于他为什么搂着人,厉荀不说,众人也就忽略了,反正大家也不会往歪处想,毕竟厉荀是元月的亲舅舅。

    “大伯,元月可能是因为那双鞋子的跟太高了,走路不稳才扭到的。”

    这时,李丹阳忽然冒出来这一句,厉老爷子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厉老太太见状,赶紧走出来加了一句。

    “是啊,女孩子鞋跟太高真的是很容易摔倒。”

    “丹阳,你还说元月呢,你看看你自己那高跟鞋,也是恨天高哦,以后多注意着点。”

    原本光李丹阳那句话也没什么,但是厉老太后面附和的这几句,众人听着听着怎么就变了味道,好似这说的和高跟鞋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是另有所指。

    诺大的客厅里,站着十几个人,当即有两秒钟的冷场。

    厉老爷子看尉夫人的脸色微变,嘴角原本的笑意已经不见了,正想着如何开口,就只听到站在她身边的宇文管家呵呵一笑。

    “李小姐,您母亲这是在告诫你,没有这个本事就不要做这个事情了。”

    “哦,不对,老朽我中文不太好,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尉夫人闻言失笑,

    “宇文,你这都说的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

    “哈哈,夫人,我这是言多必失,言多必有数短之处。”

    “嗯,这词你倒是没用错,有进步。”

    厉老爷子看看老外脸的宇文管家,再看看尉夫人,忽觉自己一张布满褶子的老脸都遮不住喷涌直上的臊意了。

    “尉夫人,都是厉家家教不严,我厉某人教导无方。惭愧啊惭愧。”

    “厉老,您这是太谦虚了。”

    尉夫人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厉老太太还有李丹阳,随即转身。

    “宇文管家,问问尉池这是去了哪家医院。”

    “我们好跟过去看看。”

    “厉老,告辞。”

    一看尉夫人这和尉池如出一辙地,雷厉风行地往外走,厉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抬起手想要挽留一下,最终还是闭了嘴巴,默默地的把手放回了扶手上。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怎么到末了了,唉……

    厉老爷子看着面色各异站在那里的厉家人,

    “你们,都散了吧。”

    “厉荀,你跟我进书房。”

    丽河私人诊所

    “林医生,怎么样?”

    林医生仔细的看着x光片,说道,

    “还好,骨头看起来都没事。”

    “没有骨折。”

    闻言,元月自己心里舒了口气。

    “不过这扭伤的也不轻,一个星期内就在家好好休息,最好不要着地用力。”

    林医生撇了眼衣着光鲜的元月,如果不是旁边的男人面色凝重,看起来真的很担心,她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什么豪门家暴事件了。因为这么短时间内又是腰伤又是脚伤的,实在是不太正常。

    “今天回去24小时内先冰敷。”

    “我再给你开支药膏,明天再涂,一天一次。”

    “谢谢医生。”

    尉池抱着人从诊所出来,司机赶忙把车门打开。

    “回别墅。”

    “是,尉先生。”

    司机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启动车子。

    车里极其安静,一路上尉池没有开口,元月也就没有说话。

    回到别墅,尉夫人已经等着了。

    “元月,你没事吧?”

    “伯母,医生说只是扭伤,没什么事。”

    “妈,我先带元月上去休息。”

    “好的,去吧去吧。”

    宇文管家见尉夫人看着尉池的背影久久不动,于是上前。

    “夫人,您是先去歇着,还是我替您泡壶茶?”

    “你跟我上来,我有话问你。”

    “好的,夫人。”

    回到主卧室的元月已经躺回床上,尉池站起身刚想走人,就被小女人拉住手臂。

    “你去哪儿?”

    尉池转头看着元月,“我去给你拿冰袋。”

    看男人拉开她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元月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默默地出神。

    等尉池拿着冰袋再回到房间的时候,就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