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47章 尉池,对不起【二更】
    “元月,刚才那个蠢女人是谁?”

    尉爷在应付宾客过来敬酒的间隙,分神问了这么一句。

    元月听到蠢女人这三个字,不由失笑出声。

    “哪有你这么直白地,上来就骂人?”

    尉池的绅士风度一向只对他在意的人,其他的人,纯看心情。

    这是来到丽河之后,因为接触的人多了,元月才发现的男人这个特性。

    “好吧,那个白痴女人是谁?”

    说话这么欠扁不经大脑,不是蠢货就是白痴。

    “她是厉老头妹妹的女儿,李丹阳。”

    尉池知道李丹阳是厉氏新上任的总经理,不过对于她是厉家的哪一号人之前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只是这个女人刚才说的话让尉池突然想到了宇文管家之前跟他汇报过的,那天等他带元月去医院之后,厉老太太和她的这个女儿说了些不三不四的难听话,都还是针对元月的。

    看她今天当着他的面,都敢和元月这么讽刺地说话,如果他不在的话,讲的话估计只会更不堪入耳了。

    李丹阳的话催生了尉池的怒意,让他开始猜想元月之前在厉家可能遭受过的委屈,这是元月不提,他就一直没忍心再提及的旧事。

    尤其在元月痛哭过后的第二天开始,小女人似乎是刻意选择了遗忘那些陈年往事,选择不再提起。

    虽然从认识开始,元月一直没有具体点名道姓地跟他抱怨过厉家的任何一个人,但是尉爷这么会察言观色心思缜密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到厉家的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都让元月感到了不适。

    整个厉家,只有厉荀,元月在山上的时候没有表现出对他的厌恶。

    尉池知道元月的心病起因是缘在她的父母,而厉家只是其中的一块诱因。

    现在看来,自己有可能是错误估计了厉家人对元月的影响。

    “元月,你未来老公真的很厉害。所以,你以后看谁不顺眼,想骂就骂,看到谁说话欠打,想打就打。”

    “一切后果由我给你担着,知道了吗?”

    元月听到这两句话,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

    “知道了。”

    “乖。”

    尉爷和元月这番对话,恰巧溜进了往这边走过来的雷霆耳朵里。

    “老大,元月,你们又撒狗粮!”

    “我这天天都吃撑了啊。”

    如果不是附近都是人,尉池会直接赏雷霆一脚。

    “还有多久结束?”

    一听自家老大这已经完全不耐烦的口气,雷霆哭丧起脸。

    “老大,今天你是宴会的主人啊,再坚持一会儿吧。”

    “好歹让我带你去跟那个刘市长还有另外几个打个招呼。”

    元月知道雷霆是为了w≈l的公关形象,这是他这个副总裁必须要负责的工作,于是推了推尉池的胳膊。

    “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尉池从前面就一直揽着小女人的腰,还没放手。

    “你不跟我一起?”

    “我肚子有点饿了,想吃点东西。”

    “嗯,那你乖乖在这里等我。”

    “我很快回来。”

    雷霆好不容易把尉池给带走了,元月抬头看着两个自带光环的男人渐渐走远,全场人的目光似乎都随着他们的身影在移动。

    怎么样活在聚光灯下,对于尉池和雷霆,这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吧!

    元月唤来一个侍应生。

    “麻烦你帮我拿杯鲜榨的橙汁加冰块,还有两块三文鱼塔。”

    “好的,元小姐。”

    很快餐点被送了过来,元月原来站的那个地方正好旁边有个高脚桌,侍应生帮她把餐盘和饮料都放在了上面。

    “谢谢。”

    “不客气,元小姐。”

    这个侍应生长了一张聪明脸,而且看气质不太像是一般的服务生。

    元月想他估计是来酒店兼职打工的学生,之前她为了赚学费做过的其中一份兼职就是餐厅的服务生。

    在国外,大部分人在学生时代做过的兼职里面一般都包括餐厅服务生。因为除了固定时薪,还有小费,收入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在国内的话,因为各种原因,侍应生并不是一个很受待见的兼职,想来这个男生应该也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元月拿过橙汁喝了一口,酸甜度适中,加的冰块也够足。

    这个会场很大,但是人也不少,加上刚才一直被人过来敬酒,元月从前面就开始觉得有点热,迫切需要喝点凉的。

    被雷霆带着到了包厢的尉爷,此时正在和刘市长,还是另外三位老总寒暄喝酒,这其中有一位就是大华的叶老板。

    “尉总啊,真是没想到你的准未婚妻居然是厉老的外孙女。”

    “厉老真的是好福气啊,能有你这么个能干的外孙女婿。”

    宴会之前,尉池就知道肯定所有人都会好奇元月的身份。所以刚才在刘市长主动问起的时候,尉池就给雷霆使了个眼色,让他顺势说出元月和厉家的关系。

    叶老板跟厉老爷子关系近,对于最近厉家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他就算不是100清楚,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有尉池这一层利害关系,于是当着所有人面一个劲的开始夸奖元月。

    实在是厉老爷子娶了四个老婆,最后只留下厉荀这一个血脉,这么“凄凉”的事情,让大家也都实相地完全不会多嘴问一句,关于元月的母亲,还有元月这个突然现身的外孙女。

    今天厉老爷子身体抱恙没来,新上任的总经理还有李特助这会儿也不见人影,估计就是怕待久了有好事之人上去多嘴询问,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么猜测的。

    从前面开始一直端坐在包厢主位上的刘市长始终是一脸微笑,他旁边的秘书听到这些豪门密事也是一点八卦的意思都没有。

    这两位对于厉家的这些是是非非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今天来赴宴纯粹是冲着w≈l的名头来的。

    “尉总,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意向在丽河成立一个分部呢?”

    “我知道您在南城的分公司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一家分部,如果尉总有意在丽河落户的话,我们真的是非常欢迎的!”

    刘市长一开口,其他人都瞬间噤声了。

    这位年轻的新市长刚上任才一年不到,看样子是非常的急于要做出一些成绩。

    “呵呵,真是承蒙刘市长的对我们公司的赏识。”

    “尉总,既然准夫人都是我们丽河人,那您也就算半个丽河人了。大家说,是吧?”

    叶老板这句话,立马赢得了刘市长赞赏的一个眼神。

    生意场上官商合作非常重要,看来这个大华的叶老板果然是个有脑子的人。

    “刘市长,关于这个,我会好好考虑的。”

    “好好好,有什么政策上的疑问,欢迎随时和我联系。”

    “颜秘书,记得,以后如果是尉总找我,你怎么都得给我安排好时间。”

    “好的,市长。”

    这一边包厢里聊得正酣,外面的会场上也十分热闹。

    尉池是尉家长子的这个事情是没人知道,但只是他作为w≈l的总裁,这个身份已经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想跟他攀上一星半点的交情。

    以他们公司和他这个大建筑师在国际上的地位,自家的生意如果能够和w≈l沾上点边,搞不好一个运气好的就可以直接进军国际市场了。

    但是,在这种酒会上直接搭讪尉总的可能性不高,就算是递了名片转头就被遗忘的概率几乎也是百分之百的,所以有点脑子的人都想借着接近元月这个准夫人,赢得一次日后能够和尉总单独见面的机会。

    因此,自从尉池一离开,元月这里几乎是每隔两分钟就有一个什么老总及其夫人过来打招呼,还有一些是只派自家夫人单独出马的。

    jill和马落今晚的任务就是尉池和雷霆都不在的时候,好好的看着元月。

    看到又有人上前去跟元月讲话,马落转头和jill说道,

    “确定不用把元月带回休息室?”

    “不用,她看起来自己处理的很好。”

    “你没发现,元月她最近有点不一样吗?”

    “哪里不一样?”

    “就是变的更开朗了呀,你没看出来吗?”

    看着马落一脸茫然,jill扶额。

    “算了,你的神经粗的跟电线杆一样。”

    jill白了男人一眼,继续道,

    “元月之前一直一个人住在山上,她这年纪轻轻的,你不觉得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吗?”

    “有什么原因?按照她的性格应该只是怕吵而已吧。”

    马落如此认真笃定的语气,竟然让jill也有一瞬间对自己的猜想有点怀疑。

    看到jill的停顿,马落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

    “你觉得尉池最近在丽河做那么多事情,是为了什么?”

    “jill,有些事情就是你们女人自己想太多了。”

    “什么意思?”

    “你忘了尉池一开始是怎么会来丽河的了?”

    “为了元月啊。”

    “那元月为什么又会来丽河?”

    “她不是被她那个冷血的外公叫来的吗?又不是她自愿来的。当时我们不都还以为她失踪了。”

    “是啊,那你还记得她被叫来做什么?”

    “那个厉家的老头名义上是说为了元月母亲迁坟的事情,实际上是以此为要挟,帮他连任厉氏的董事长。”

    “你还记得这个起因就行。”

    “马落,你绕这么一大圈,到底想说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元月变了吗?”

    “我觉得她没变。”

    “来丽河之后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尉池在替她做决定。”

    “你所谓的变开朗的只是她为了配合尉池才有的假象。”

    “什么意思?你是说,她其实根本就不想要跟厉家有任何瓜葛,也不想拿回厉家属于她的那部分股份?尉池做的这一切都是多余的?”

    “财富名誉,华服美钻,所有这些世人想要的,其实有些人,或许根本就不在意。”

    jill被男人这极其认真的语气给说愣了。

    “人心不可测,我的理解是因为心里的事情很多时候连自己都搞不清楚,更何况是别人。”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又倾尽全力用他以为对你好的方式来保护你,你会不会想要活成他想要的样子,以此来回报他的爱意?”

    听完马落的这番话,jill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正笑得一脸灿烂的元月。

    她的对面是一位浓妆艳抹,全身行头加起来得有上百万的贵妇人。

    贵妇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惹的元月直接娇笑出声,复又状似腼腆的低下头去。

    这面容是元月,这身段是元月,但是这脸上的笑容却越看越别扭。

    就好像是元月为了今天这样的场合,刻意选好戴上了一张面具。

    灵光一个乍现,jill突然想到元月前面在休息室内跟自己说的话。

    她居然主动跟她提及了和尉池的房事,而她用来取悦男人的方式还是那么的大胆又孟浪。

    jill努力回忆起初初认识的那个元月,和眼前的这个做对比。

    一个是穿着白衬衫会对着自己狗狗笑的一脸恬淡的女孩,一个是穿着晚礼服秀着自己好身材对着陌生人笑的一脸娇媚的女人。

    明明是两张一样的脸,但是怎么也重叠不在一起。

    就像…

    “就像当初的你。”

    听到马落的话,jill猛地一个回神。

    是啊,就像当初的自己!

    这样一串起来,jill突然明白的马落刚才那些话的意思。

    她和元月性格迥然不同,但现在这爱人的方式却如出一辙。

    元月极有可能和当初的自己一样,陷入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深渊。

    不行,她不能让元月重蹈自己的覆辙。

    “我先把人带回别墅,你一会儿跟尉池说。”

    “你要做什么?”

    “jill,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让元月和尉池自己解决比较好。”

    “我们…都不应该插手。”

    “滚一边去,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

    “做那么多事,也不跟我们解释是为什么,多说几句话是会死吗?”

    “元月变成现在这样,尉池是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

    马落有点后悔刚才跟jill说的这些话。

    女人的性子这么一惊一乍的,很有可能把原来不甚严重的事态直接演变升级。

    “冲动是魔鬼!”

    “想想之前自己的急性子坏了多少好事?”

    “你先把元月带回休息室再说。”

    两人这低头说话的一会儿功夫,jill再抬眼的时候,却发现一直站在那里的元月不见了。

    “人呢?”

    马落迅速地满场扫了一圈,但是都没有发现元月的身影。

    “你先去洗手间看看,我们分头找人。”

    十分钟后,两人都搜寻无果。

    “都没有,怎么办?”

    “你先去通知尉池,我去保安室看监控。”

    此时,包厢内,刘市长和秘书正好起身,说要先告辞了。

    jill走过去的时候,一群人正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视线正好跟雷霆的对上,于是她一边朝他的方向走过去,一边给他使了个眼色

    雷霆刻意拱手让其他人先走,自己往后了两步停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

    “元月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

    “不是去洗手间或者回休息室了吗?”

    “都找过了,没有。”

    “马落已经去保安室看监控了。”

    “你继续去找,我去跟老大说。”

    jill转身就把高跟鞋一踢,直接光了脚。这样走起来快一些,她用跑的都行。

    这种时候形象什么的都不是问题了,最重要的是先把元月找到。

    jill直接从宴会厅的安全出口闪身出去。

    如果不是元月自己走了,而是被人带走的话,那就肯定会走这些没有什么人的通道。

    酒店宴会厅在三楼,jill推开安全出口的门就抬头查看是不是有摄像头装置。

    在看到一个黑色探头后,jill马上拨通了马落的手机,让他先查看三楼楼梯通道这里的视频。

    “我快进看了,之前半小时都没有人在那里进出过。”

    那就不是从安全通道这里出去的了。

    jill这时已经拿着手机从三楼爬到六楼了,于是一开门直接从六楼的楼梯出口走了出去。

    “马落,停车场和酒店的大门,后门什么的都看了吗?”

    “所有出口我都看过了,都没有看到元月,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那就是她可能还在酒店里面了?”

    “是的,应该还在酒店里面。”

    “尉池知道了没有?”

    “雷霆现在应该已经跟他说了。”

    “我不跟你说了,我继续找。”

    jill把电话切断,人就站在六楼的走廊,仔细回想着元月不见之前的场景。

    她和马落讲话,但是视线同时离开她身上的时间绝对没有超过一分钟,加上宴会厅那么多人在,有人直接把元月带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就只能是元月自己走的,但是按照她的速度,又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还有她那条拖地的长裙。jill实在是想不通那么短时间她是怎么跑出宴会厅的。

    这不科学啊!

    本着一切讲求科学论证的劲头,jill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拼命转动脑子。

    “快想快想…元月到底可能会在哪里…”

    jill忽然猛的一抬头。

    她看了眼电梯的方向,急忙冲了过去,然后狂按电梯按钮。

    出了电梯,jill匆匆忙忙跑回三楼的宴会厅一看,里面的宾客大部分还在。

    见她进来,雷霆快步走了过来。

    “找到没?”

    “没有,尉池呢?”

    “老大去监控室了。”

    “我正要上台去善后呢。”

    “快去,尽快让所有人都出去。”

    “我大概知道元月在哪里了。”

    “在哪儿?难道还在这里?”

    jill不能确定,但是希望自己的猜测没错。

    雷霆看她直接往宴会厅其中的一个高脚桌走过去。

    难道是?

    看jill左右查看,状似有什么东西掉了的样子,然后半蹲下身去用手在地上摸着,最后顺手撩开了高脚桌的桌布。

    接收到jill确认的眼神,雷霆心下一个震动,赶紧往台上走。

    十分钟不到,雷霆所有人都恭送出去了。幸好原本宴会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尤其是尉总跟着刘市长他们一行人,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之后,很多人就等着有人说话他们就可以散了。

    等侍应生也都走后,jill给雷霆比了个嘴型,让他也先出去。

    刚才还余音袅袅的诺大宴会厅,一下子变的安静无比。

    jill不用再有任何顾忌的拉开了高脚桌的白色桌布,里面赫然是元月,一个人就那样呆呆地半蹲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面。

    看到jill的瞬间,她的眼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只是清清浅浅地说了一句。

    “被你发现了。”

    “嗯,我可以进来坐一会儿吗?”

    元月可能是诧异于jill的问题,一时没有回答。

    “撕拉”一声,jill豪迈的直接把自己的长裙撕了一个口子,然后一脸闲适的坐到了元月旁边。

    “哈哈,好有小时候在自己房间露营的感觉啊!”

    高脚桌厚厚的桌布一合上,就隔绝了外面一大半的光线,这小小的空间里面,非常的有安全感。

    “元月,你想听我和马落的故事吗?”

    宴会厅外,尉池和马落一路疾奔过来。

    “元月人呢?”

    男人的脸色很差,吓得雷霆一个哆嗦,不过还是挡在了宴会厅的门口。

    看到雷霆下意识的动作,尉爷直接就要上前。

    “老大,jill和元月在里面,但是我觉得你晚点再进去比较好。”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jill是在高脚桌底下找到元月的。”

    “你说什么?”

    乍听到雷霆这句话,尉池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会儿说人不见了,一会儿又说人还在宴会厅,先走居然说他的元月是自己躲在了高脚桌下面。

    “滚开!”

    男人泠冽的犹如寒冰的嗓音落入其他两个人的耳中。

    “尉池,我觉得雷霆说的没错。”

    “等jill出来,你…再进去。”

    尉池看了一眼马落拉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掌。

    冷声说道,

    “放手。”

    “如果你现在进去,以后同样的事情还会再发生的。”

    见男人没有反应,马落继续道,

    “尉池!你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元月为什么要自己躲起来吗?”

    “我让你松手。”

    “尉池,你现在进去只会让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的!”

    “砰”一声,是拳头重重打击在门板上的声音。

    雷霆虽然不知道这突然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马落的脸色,加上刚刚亲眼看到的事实,他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老大,你别这样。”

    “你先冷静一下。”

    可惜雷霆的劝说此时起不了丝毫的作用。

    男人似乎在瞬间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愤怒、暴躁、气急攻心,只想着打开眼前的这扇大门,把人找到。

    正当他抬脚要踹门的时候,马落一个上前环住了尉池的肩膀。

    尉池受到阻挠,迅速反身毫不犹豫的挥出一拳。

    马落一个躲闪不及,下巴上硬生生地挨了一下。

    知道这是唯一可以阻止男人现在冲进宴会厅里的方法,马落直接和尉池动起了手。

    两个同样身手了得的高大男人,一下子就在宴会厅门外打了起来。

    雷霆看着尉爷这毫不含糊的拳拳到肉,着实替马落揪心。

    换成如果是他,早就扛不住了。

    正当他急的脑袋停摆,直接下意识就想冲上去拦架的时候。

    身后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本还缠斗在一起的两个男人瞬时停住了手。

    然后,尉池几个大跨步就走到了元月面前。

    “元月。”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眼神里也还带着刚才打红了眼时的煞气,高大的身形直接兜头罩在光着脚的小女人身上。

    元月一个低头,视线被男人带着血迹的左手吸引了过去,看着他指关节严重的破皮,红色的鲜血从伤口处还在不断的渗出来,她心里瑟瑟地一疼。

    “你流血了。”

    尉池的眼睛一瞬不眨的紧盯着小女人,可惜她都没有再抬头,所以他只看得到元月瘦弱的肩膀,还有好看的发顶心。

    想到前面在休息室里的那一幕,尉池缓缓地地开口。

    “走吧,我带你回去。”

    尉池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想揽住元月,结果小女人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尉池,对不起!”

    “你做什么了,要说对不起?”

    不等元月再开口,尉池直接脱下了身上的西服外套,然后反手就披在了元月的身上。

    “跟我走。”

    男人的语气深沉,不容反抗。

    “尉池,对不起。”

    还是这一句,元月说完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然后抬起小手把男人刚给她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捧在手里。

    幽幽道,

    “尉池,我们分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