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48章 尉爷暴怒【慎点】
    “尉池,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

    “尉池…”

    “闭嘴!”

    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吼,打断了元月还没说完的话。

    “收回你刚才说的那句话。”

    “尉池,你别这样,先听我说好吗?”

    元月之前一直没敢抬头看男人的眼睛,现在男人这激动无比的情绪逼的她不得不抬起头。

    两目对视,元月直接就被男人眼里氤氲着的怒意吓到了,尉池的眼角通红,染的眼白的地方都是红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这么难看的脸色,好似阴云密布,下一秒就是狂风暴雨来袭。

    尉池伸出大掌一把掐住元月的胳膊,拽着人直往宴会厅走去。

    男人走的很快步子又大,元月一下没跟上,差点被绊倒,好不容易借力稳住,然后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被扯的生疼。

    雷霆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冲过去拦在尉池前面。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家老大露出这么阴鸷的眼神,他这样的状态万一一个不小心误伤了元月,可真的是不得了了。

    “老大,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结果尉池直接一个挥手推开了他。

    “让开。”

    这一下的力道很重,雷霆一个大男人都被推出去一米开外的距离。

    眼看自己根本拦不住尉池,急的雷霆立马朝着还站在一边的另外两个人大吼,

    “你们两个赶紧劝劝呀,傻站着做什么?”

    可惜下一秒,宴会厅的大门就被用力的甩上了,然后里面还传出了锁门的声音。

    “雷霆,让尉爷和元月自己解决吧。”

    jill看着紧闭的大门,低叹了一口气。

    雷霆见两个人都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直接冲着jill厉声说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

    “你刚才在里面跟元月说了什么?她为什么突然要跟老大分手?”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老大发这么大脾气了。”

    “好啦!你给我安静一会儿,吵死了。”

    雷霆被jill骂得莫名其妙,心下也一个不爽,刚想回怼,就被马落闷声打断了。

    “你们两个都闭嘴。”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安静的守在外面。”

    “尉池不会对元月怎么样的。”

    马落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jill。

    “让你多嘴,你看现在闹成什么样子了?”

    “什么叫我多嘴?元月情绪不对,你们有谁看出来了吗?”

    “她要跟尉池分手,又不是我怂恿的。”

    马落闻言不再理她,径自在靠墙的长凳上坐了下来。

    偌大的宴会厅内,尉池把人拉进来之后就一直往最近的一个沙发区走了过去。

    一路元月都是被男人拖着走的,虽然只有短短不到20米的距离,但是她的手臂被拽的感觉都快断了。

    认识到现在,元月从来没有接受过尉池这样的对待,一时有点吓懵了。

    最后,元月只觉得身体一个剧烈晃动,自己被男人用力地甩到了沙发上。

    等回过神来,尉池已经俯身上前,压住了自己的上半身,冰凉粗糙的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

    “前面想跟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看着小女人已经明显露出惧意的眼神,尉池压下心里不停涌出的不忍。

    “考虑清楚了再说。”

    阴测测的语气,深不见底的墨蓝色眼睛,绷紧的下颚,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这样陌生的尉池让元月有点害怕,再加上男人越发用力的手指,下巴脸颊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惹的元月直接一个闭眼。

    仿佛看不到男人的脸,她就有勇气再说一遍那句话了。

    “尉池,对不起,我们…”

    “啊……”

    如果男人再用力,元月真的怕自己的下巴要脱臼了。

    “不要故意惹我生气。”

    “我说了,考虑清楚,再说话。”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也没有故意惹你生气。”

    “放屁!”

    原本阴郁无比的气氛,被尉池这句不太文雅的脏话给崩断了。

    “尉池,你先放开我。”

    再经历过最初的惊吓后,元月也已经缓过神来。

    在她的心目中,尉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不需要害怕的人,不论在何种情况下。

    “你这样压着我,我们要怎么好好的讲话?”

    “哼,松开你,你一会儿又跑了怎么办?”

    “我什么时候跑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什么第三次?”

    消失不见,第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绿城,元月被厉荀掳走了。第二次在堇州,小女人被厉老爷子骗来了丽河。最后这一次,是她自己躲了起来,末了还跟他说出了分手这两个字…

    如果再来一次,他的月亮是不是就会彻底消失不见了?

    而且每一次发生意外之前,他和小女人都是刚刚享受完甜蜜的温馨时刻。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应该也不就如此了。

    尉池此刻的心情简直是复杂到五脏六腑都纠到了一起,已经分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看男人的眉头越促越紧,却又始终不发一语。

    元月忍着鼻尖闻到的血腥味,举起小手轻轻地握住了尉池的手腕。

    “尉池,放手。我先替你包一下伤口,你还在流血。”

    其实她每说一句话都特别困难,因为下巴被捏住,感觉自己讲话都是含糊不清的。

    “你掐着我下巴,我也不好说话呀。”

    看到小女人眼里的惧意已经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柔和,尉池缓缓地松开了握着她下巴的手掌。

    元月都没有顾得上揉一揉自己吃痛的小脸,原本握着男人手腕的小手微微用力,把他的手掌拉到自己小腹上放好。

    低头仔细看了一眼他手指关节,他刚才还能用这么大力气,估计骨头是没有伤到的了,只是破皮的格外严重,所以才会还在流血。

    前面听到那么大的一声巨响,加上门板的震动,尉池的手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受伤的。

    元月左右看看身边有没有什么可以给他包扎的东西,然后瞄到他那件西服外套的胸口口袋里面有一块装饰用的手帕。

    “尉池,你起来。”

    元月见男人没有再作声,直接用另一只空着的小手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尉池这次倒是乖乖地听话了。

    上半身自由了,元月就直接坐了起来,前面她的姿势是斜着的,别扭的不行。

    “你坐好,我拿个东西。”

    尉池闻言直接坐在了她旁边,看到元月蹲下身要去捡那件掉在地上的西服,他直接凑过去帮她拿了起来。

    “以后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

    元月用手帕绕了两圈把伤口的地方紧紧包住止血,然后打了个结。

    “一会儿回去再让jill重新给你消毒包扎吧。”

    听到小女人的这句话,尉池只注意到了两个字,回去。

    “尉池,关于我前面说的,我是认真的。”

    “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