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49章 分手的理由【二更】
    “为什么?”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其实什么叫合理的理由?不管元月说什么,尉池都不会在意。

    因为,他是不会同意的。

    看男人正襟危坐,质问她要一个理由。

    元月其实自己心里还乱的跟没有头绪的毛线团一样,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的病…还是没有好,而且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刚才在会场,我突然就觉得呼吸困难,手抖到连杯子都握不住。”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过了,自从上次复诊停药之后。”

    “医生跟我说过,抑郁症就像是潜伏在人身体里的感冒病毒,不知道哪天就发作了。”

    说完这些后,元月似乎情绪平稳了一些,语速也渐渐变慢。

    “尉池,我以为有了你之后…我的病就可以彻底被治愈了。”

    “你知道,我有多讨厌多害怕这种不能自控的感觉吗?”

    “做再多努力,都没有用,随时随地就会被反噬一口。”

    说到这里,她音调又一个变高。

    “我有你,有奶茶他们,我妈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厉家的事情也都结束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是,为什么?心底的这个恶魔到底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我为什么还会这样无缘无故的就情绪奔溃?”

    “你知道我刚才躲在那个高脚桌下面,有那一刻想到了什么吗?”

    “马上从这个世界消失…”

    “这样,我就不会再这样无缘无故的痛苦了。”

    说到末尾,元月的脸色已经一片煞白。

    “尉池,现在的我,不适合跟任何人在一起。”

    “所以,我们分手吧。”

    男人静默,久久都没有说话。

    元月低下头看着自己交握着放在裙摆上的手,左手中指上那颗璀璨的粉钻,美的让世人赞叹,但是她却看的心慌。

    良久。

    “想让我同意跟你分手,可以。”

    男人的声音很平静。

    元月听得心下一痛。

    “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跟我回离岛。”

    “什么?”

    元月以为自己幻听,抬头看向男人。

    “你没听错,作为分手的条件,你必须跟我回离岛。”

    “否则,一切免谈。”

    这是什么条件?那不是变相的还在一起吗?

    “尉池,你到底要干什么?”

    元月看到了尉池眼里的笃定和不容拒绝。

    “元月,感冒可以治疗,抑郁症也一样可以治疗。”

    “想让我就这样放弃你,对不起,我做不到。”

    当年他已经为了尉砚陷入过一次逃避的深渊,这一次,他选择直面应对。

    “跟我回离岛,我们找最好的心理医生给你治疗。”

    “元月,就这样放弃我们的感情,你真的舍得?”

    从暴怒到冷静,再到如此温情最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元月知道让尉池这样的大男人说出这些话,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是多么的不容易。

    老天是觉得上半辈子亏欠了她的,所以才赐了这么完美的男人给她吗?

    如果她选择逃避,不接受尉池的提议,她出门会不会直接被雷劈死?

    呵呵,想到这点,元月突然间觉得有点好笑。

    心里那团乱麻,好像渐渐地被理出了一点头绪。

    她真的是个傻的,抑郁症怎么了?她是杀人还是纵火了?

    最重要的是,刚才由尉池嘴里说出分手那两个字的瞬间,她心疼的都已经受不了了。

    如果真的就此放弃,以后再也见不到尉池,她舍得吗?

    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

    都说情侣间就算吵架了也不要轻易说分手,就像夫妻不能一言不合就提离婚,容易伤感情。

    她和尉池在一起之后,不要说吵架,一次红脸的时候都没有过。

    她刚才说要跟他分手,是不是真的疯了?她到底是怎么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跟你回离岛。”

    听到元月的回答,尉池刚才吊的半天高的心,总算是落地了。他其实真的怕元月坚持自己的想法,一下子扭转不过来。

    好在,他这招以退为进还是起了作用的。

    都说,感情里不能有算计,但是对于眼前的小女人,他怎么样也要把人算计了,然后一辈子收为己有。

    呵呵,一辈子,上一次已经说出了爱这个字。这次,元月又逼出了自己一辈子的承诺。

    把话说清楚之后,尉池带着人走出了宴会大厅。

    看到重新出现的两人,面色都不算差,外面等着的三个人也都舒了口气。

    “jill,你先送元月回别墅。”

    元月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尉池。

    “你不回去吗?”

    “我和雷霆他们还有事,晚点再回去。”

    jill上前拉过元月的手臂,“我们走吧。”

    “尉池,你的外套。”

    元月想把肩上披着的西服外套拿下来。

    “你穿着吧,外面应该很凉。”

    说完尉池径自转身往电梯那里走过去,雷霆和马落也都跟了上去。

    直到他们上了电梯,元月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

    “元月,我们也走吧。”

    “嗯。”

    直到两人坐上车,jill实在是忍不住了。

    “元月,你跟尉池?”

    “他答应了,跟我分手。”

    “什么?他居然真的答应了?”

    jill原以为尉爷这么大男人主义,自从和元月在一起之后,简直就把人当成自己的所有物,肯定不会同意跟元月分手的,真的是没想到啊。

    “他刚才拖着你进去的时候,我都吓到了。”

    “你怕他强迫我吗?”

    是啊,元月是还没有见识过尉爷最真实的性情,jill自己刚才在外面是越想越后怕,她真的很担心万一尉爷一个怒急攻心,直接把人给废了。

    看jill还真的猛点头,然后一脸惊恐,元月陡然失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尉池又不是变态—杀人狂。”

    元月啊,那是你真的没有见过之前的尉池,那个在一出任务时就变的阴狠毒辣,招招毙命的男人。虽然说在那种凶险的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面对敌人,她自己下起手来也是会毫不手软的,但是像尉爷那样下手下的气势如虹毫无人性的,她之前真的有一度悄悄地在心里怀疑过那男人是不是变态的。

    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jill赶紧切换频道。

    “元月,那你后面打算怎么办?”

    既然跟尉池分手了,元月后面应该就要回堇州去了吧?想到这个,jill已经开始不舍了。

    酒店顶楼三十八层的酒吧,尉池坐在吧台角落的位子,手里旋转着一杯褐色的威士忌,雷霆和马落就在边上陪坐着。

    男人伤心了,可能都是这样选择默默地陪伴,一起喝酒,彼此间都不说什么话。

    只是雷霆现在还没搞明白,尉爷这是和元月分了还是没分?

    看着老大深沉如墨的脸色,他又不敢多问,转头看了一眼马落,结果后者只是仰头喝酒,也不看他。

    最后还是等尉池自己开了口。

    “我跟元月分手了。”

    “真的吗?”

    “可是,你们两个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

    雷霆之前以为元月是因为什么误会而随便说说的,这一个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让雷霆自己想的话,估计想破脑袋也得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尉池,今天,是我多嘴,说了不该说的话。”

    雷霆迅速转过头看向马落,这个闷葫芦?

    尉池也没想到马落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前面元月可是一句都没有提及马落或者jill。

    难道是她刻意隐瞒?

    “前面是我跟jill说元月好像有点不太对劲,然后jill她有可能就和元月说了些什么。”

    “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极有可能是造成元月提出分手的原因。”

    听完马落的话,尉池低头沉思着,倒是雷霆坐不住了。

    “你这说的没头没脑的废话。”

    “老大,那你要不要现在就把jill叫过来?”

    “问问清楚她到底跟元月说了什么?”

    “她那个嘴就是太碎,还老是一惊一乍的,就知道她有一天会坏事。”

    “雷霆,你别插嘴,让马落说完。”

    尉池现在心里正烦乱着,迫切的需要理出一个头绪。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还记得我把jill带去离岛的原因?”

    “那个时候,jill还是伊雯。”

    这个听着很陌生又有点耳熟的名字,突然被马落再次提起,尉池的记忆一下子就被带回了四年前。

    那段时间马落被他安排去贴身保护一位客户,那个人因为无意中得罪了一个黑\/帮老大,就一直被勒索,身家性命都收到了威胁。

    尉池想办法帮他转,移了财产之后,就让马落把他们一家人护送出国。

    因为人多太显眼,马落刻意选择了游轮。

    最后这个任务是顺利完成了,那位客户和他的家人都安全到达了目的地。

    只是,马落回来离岛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就是伊雯。

    马落说伊雯是他的前女友,很多年未见了,碰巧她这次也在同一艘游轮上面。

    本来旧日恋人见面也没什么特别的,结果伊雯二话不说放弃了自己原本的行程,一路死乞白赖地跟着他回了离岛,说要和马落复合。

    之后,两个人天天就跟仇家一样,一个追一个躲,直闹的半个离岛都不得安生。

    最后是尉池想了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提议让伊雯参加特训,如果她能通过最后的考核加入他的私人军事公司,马落就必须答应重新给她一个复合的机会。

    结果原本娇弱的女人为了爱情拼尽全力,居然一路斩关夺隘,以全员第一的成绩成为了他们新的一员。

    伊雯智商过人,是不可多得的生物化学方面的奇才。最后,尉池的团队又多了一员猛将,马落也重新跟伊雯在一起了。

    可谓是皆大欢喜。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两个人不到半年又分手了。

    再一次复合,就是去年的事情了。

    “伊雯在离岛跟我分手后,就改名叫jill了。”

    除了宇文管家偶尔习惯性的称呼她为伊小姐,她倒也不生气,其他人谁敢叫错她的名字,第二天保准不是皮肤过敏就是上吐下泻。

    “这和元月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看尉池似乎直接陷入了回忆,马落也没有开口,直把雷霆给着急的哟。

    “那次分手也是jill提出来的,就跟第一次一样。”

    “她有病啊?耍你两次好玩的吗?”

    “没错,jill是有病。”

    “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其实从小就有dissociative—disorders,间歇性人格分离。”

    “wtf?”

    雷霆手里的杯子一个没拿稳,直接啪一下掉在了桌上。

    “还好,她的情况不算严重,只是双重人格而已。”

    “我的初恋是伊雯,后来跟着我一起到离岛的那位是jill,她的另外一个人格。”

    雷霆惊讶地已经后颈发凉了。

    “那,现在天天跟我们在一起的到底是谁?”

    “是jill,伊雯已经死了。”

    “死了?”

    “jill的智商太高,隐藏的很深,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尉池听到这里,已经大概猜到马落后面要说什么了。

    只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后面该怎么办?

    “是因为这次温泉的开发,我才无意中发现的。”

    “尉池,我跟你第一次下水的那天,jill不是说为了治疗自己的深海恐怖症,想要跟我们一起下去?”

    没错,但是后来被他们直接给否定了。

    “其实我那天下去看到黑洞,昏迷的期间,看到了伊雯。”

    这次没等雷霆咋咋唬唬的提出疑问,尉池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不是因为伊雯落水死了,所以最后被救活的jill才有了深海恐怖症?”

    “没错……”

    这是马落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伤,原来他最初爱恋的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那个神奇的温泉,他估计到现在也不会知悉这个深藏在jill心底的秘密,因为连jill自己都因为太痛苦而选择了遗忘。

    虽然不是jill直接杀死了伊雯,但是的确是因为jill这个人格太过于强大,才逼的伊雯最终选择了消失。

    “我觉得元月最近一个星期看起来非常的不一样,应该是她到丽河之后就和在山上时就显得非常的不同。”

    “所以前面在宴会厅的时候,才会跟jill提起她之前的这些事情。”

    “马落,你这个意思是指?”

    元月也有双重人格?后半句,雷霆实在是没胆子说出来。

    “尉爷,老大,这可怎么办?”

    还分什么手啊?现在要赶紧带元月去看心理医生才是。

    尉池握在手里的杯子突然一个崩裂,碎玻璃刺进了他的手指关节和手掌,把原本包扎好的白手帕瞬间又染红了。

    “元月不是jill,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讳莫如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