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0章 心疼 【一更】
    海德花园

    夜已深成,别墅外层的瀑布已经被佣人关掉了,平时白天的时候这个人工瀑布美则美矣,但是元月一直觉得那个哗啦啦持续不断的水声很吵。

    今天她和尉池下午就出门了,所以奶茶他们已经大半天都没见到元月了。等她一靠近中庭,那两只就奔过来,冲着她狂撒娇。

    雪碧因为现在都是跟着尉砚,所以这个点都已经回卧室去睡觉了,不在楼下。

    “元月,你也累了,早点上去休息吧。”

    跟在她身后的jill轻声说道。

    “嗯。”

    元月随即带着两只狗子一起上楼了,jill则直接往一楼的客房走去。

    回到房间内,元月直奔衣帽间去换礼服,两只狗狗一起跟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身上带了很多外面的味道,所以嗅觉特别敏感的可乐一直围着她闻来闻去,奶茶也一样,直在她裙子边打转。

    元月把高跟鞋踢掉蹲了下来,然后可乐跟奶茶的大脑袋同时都凑了过来。

    “怎么了?姐姐身上是不是很多陌生的味道?”

    元月只觉得两只狗子对着她的手掌嗅的特别起劲,甚至直接沿着她的手臂一路往上闻,可乐还伸出舌头舔了两口。

    “可乐,no!”

    元月转头看了一眼刚才可乐舔过的手臂,原来两只狗子是闻到异样的血味道了。

    她手臂上有点点红色的血迹,不知道是帮他处理伤口还是他拉着她手臂的时候沾到了他的血,现在都已经干掉了。

    想到尉池,元月就想到从宴会厅出来的时候,男人没有再搂着她或者牵着她的手了,只是礼貌的走在她边上,中间还隔出了半边身子的距离。

    礼服太紧了,元月蹲的有些累,于是干脆坐到地毯上,身体就靠着一边的沙发凳。

    尉池的那件深色西服外套就放在那个上面,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元月甚至能闻到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男人的鼻子很敏感,对味道过重的一切东西都不是很喜欢,这款古龙水的味道清新冷冽,是他唯一钟意的。

    不过他用的时候也不多,平日里尉池身上一般只有浅淡的剃须膏的味道,他用的面霜也是只有润肤的效果,没有任何香味。

    元月抬手捞过一只西服袖子,可乐马上又凑过来不停的闻,她仔细一看原来是这个上面居然也沾到了一点血迹。

    靠近自己的鼻尖,学着狗子们一样,用力的抽动鼻翼,元月闻到了淡淡的古龙水和尉池今天用的发蜡的味道。

    想起男人今天梳的那个大背头,露出了漂亮的额头,甚至还带点美人尖。尉池有着所有男人都会羡慕的浓密发量,所以随便做什么造型,都会很好看。

    这里的浴室都是干湿分离的,主卧室的这个超级大,还设了两个洗手台,这样可以让男女主人同时一起洗漱。

    今天早上,元月是和男人差不多时间醒的,于是趁他冲凉的时间自己就在那里洗脸刷牙。

    她的动作慢,等她洗漱好弄完刚要往脸上涂润肤乳的时候,尉池已经把头发都吹了个半干。

    男人身高腿长的就站在那里,拿过发蜡往他的手掌上抹了一点,然后看似随意的往自己头发上抓了两下,最后指尖稍微一个修饰,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分钟的时间。

    看她在边上傻站着,手里还拿着一瓶乳液,尉池就俯身凑过来。

    “发什么呆?要不要我帮你涂?”

    没等她拒绝,男人就着她的手挤出了乳液上手就往她脸上抹。

    直至把她的脸全部仔细的涂抹均匀,连鼻子和嘴唇中间的人中的地方都没漏掉。

    她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细致温情弄傻了,想着男人居然还能细心到这种地步。

    结果末了,男人抬起她的下巴左右端详过后,突然间来了一句,

    “刚才手上还有发蜡,我忘记洗手了。”

    然后又是没等她回过神生气,直接凑上来在她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同时拍了拍她的屁股就走了。

    元月的眼前仿佛还能看到当时男人嘴角擒着的那一抹坏笑。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她的情绪有变,奶茶发出了呜呜呜的哼哼声,元月回过神朝他看过去。

    “奶茶,姐姐今天做错事了,做了一个很错误的决定。”

    “姐姐居然跟尉池提出了分手,你说,我是不是疯了?可乐,你说姐姐是不是疯了?”

    “他听了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还弄破了自己的手,甚至还迁怒别人,jill说他和马落打架了。”

    “只是就算知道这个决定是错误的,暂时,我也不能去改正它。”

    “姐姐是不是真的应该跟尉池去离岛呢?”

    “你们要是能说话就好了。”

    安静的空间内,只听到元月一个人的声音,对着已经趴卧在她身边的两只大狗,絮絮叨叨的说了良久的话,有些是说给自己听的,有些是想说给尉池听的,还有一些似乎是不能说给任何人听的秘密。

    元月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身体一歪直接躺靠在奶茶身上,狗狗的背脊毛茸茸暖洋洋的,靠着很舒服。

    她手里还拽着男人西服外套的那只袖子,只是睡着了下意识里也都没敢整件扯过来盖在自己身上,直到再醒过来时她手里也只是拽着那一只袖管。

    这样半躺着睡了一夜,元月想起身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还好身边有奶茶和可乐窝着,她不至于冷到着凉。

    这种时候自己可不能生病,人一不舒服,心里就更脆弱了,不行!

    元月慢慢地站起身把礼服脱掉,拿了换洗的衣物就去浴室洗澡了。

    热水冲上来的那一刻,感觉四肢都舒展了开来,她就刻意多冲了一会儿。

    等她洗漱收拾好出来,卧室里还是一片宁静。

    元月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她低头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庆幸才6点不到。

    这个时间,别墅里的人估计都还没有起来,如果自己动作轻一点的话,应该不会被人发现的。

    没错,元月打算偷偷地走掉!

    昨晚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跟着尉池回离岛,好像脑海里一直有道声音不断地说,为了尉池,也为了她自己,她应该先放彼此自由。

    如果等哪一天,自己的病彻底痊愈了,她可以再回来找尉池。

    是的,没错,这个是她目前唯一最为正确的选择。

    元月什么都没有带,只是穿回了那天她来丽河时的那件衣服,就悄悄地带着奶茶和可乐去了车库。

    元月打开自己那辆车的后备箱车门,两只狗狗以为要带他们出去玩,兴奋的一个跳跃就蹦上去了。

    雪碧……

    元月想到暂时可能都不能见到她了,现在连最后的道别都没能说,心里微微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一仰首把眼泪逼了回去,元月迅速的帮两只狗子拴好安全带。

    等坐回驾驶座发动车子后,元月都没有等车子预热直接放了手刹就一脚油门加速开出了车库。

    等她开到别墅区最外面的保安闸口,今天值班的师傅刻意多看了这辆陌生的车子,不过看到降下的车窗里面坐的是她,就笑着问道,

    “元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门啊?”

    “嗯,去机场接朋友。”

    “这样,那您路上小心,再见。”

    “再见。”

    等栏杆一起来,元月就迅速的通过,车子一路疾驰而去。

    别墅里,jill和马落正站在车库里,看着原本停着元月那辆suv,而现在却空荡荡的停车位上。

    “尉爷明明已经猜到元月可能会跑掉,为什么不让我们拦着?”

    “肯定有他的理由,尉池你知道的,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跟我说实话,你们三个人一整晚都去哪里了?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酒店顶楼的酒吧喝酒。”

    “喝了一个晚上?”

    “那尉爷跟雷霆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就算跟元月分手了,尉池也不能让元月就这样走了吧?”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

    听到马落这不阴不阳的语气,jill直接爆了。

    “什么意思?元月就算跟尉池分手了,但她还是我的好朋友,我关心多问几句怎么了?”

    “尉池说这里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元月的事他会自己看着办。”

    “他让我们两个今天就回堇州。”

    “回堇州?”

    等一下,元月偷偷走掉,是不是也是回堇州去了?

    “对哦,元月昨天晚上也跟我说了她过两天就要回去的。”

    “都是你个混蛋气我,害我脑子一下傻了。”

    “走吧走吧,我们赶紧去收拾东西。”

    既然尉池让他们回堇州,那不是正好嘛?

    “jill,就算元月是回堇州去了,你去了之后也不能去找她。”

    “知道啦,啰嗦。”

    腿长在她身上,到时候她要去找人还怕他马落拦着不成?

    等马落和jill收拾好离开后隔了一会儿,载着尉池和雷霆的车子缓缓地停在别墅大门口。

    “老大?元月就这样走了,你也不急着去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算我现在追过去把人抓回来,又能怎么样?”

    现在元月的真实状态到底怎么样,没有人知道,jill和马落怀疑的也不一定是事实。

    昨天晚上他刻意没有回来别墅,就是想给元月充分的时间,在没有任何外因干扰的情况下,冷静下来。

    只有细心观察她后面的动向,尉池才能更好的判断元月的心病是不是真的加重了,是不是已经到了需要强制治疗的地步。

    想到这一点,尉池心口一疼。

    “那你为什么让jill和马落这就回堇州了?”

    “实验室的进度不能再停滞了,温泉的事情需要更快搞清楚。”

    搞不好以后会对元月的病情有所帮助。

    另外,也是尉池非常了解雷霆的这个心性,演技两极分化的厉害。

    对着外人,演什么像什么。

    对着自己人,就是个三流的。

    昨天晚上知道jill有双重人格之后,反应最大的就是他,如果让他看到jill,之后再去面对元月,那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尉池也让马落跟jill隐瞒了他们昨晚的谈话,总之,不能有任何的意外,让元月提前怀疑自己的病情。

    对于心理疾病的治疗,尉池不是专家,但是因为尉砚的关系,他这么多年还是了解了不少的。

    “dr。anderson你联系上了没有?”

    “联系上了,他正在日内瓦开会。”

    “那你今天就飞那边,然后随身跟着。”

    “等我的通知,你再把人带过来。”

    “好的,老大。”

    安德森博士是心理学专家,和尉池认识已经有十多年了,是他私人军事公司的心理学顾问。

    因为经常会执行特殊任务,所以他们团队里面每年都会有部分人员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安德森博士一直在负责这些人员的心里辅导和治疗,他跟助手每年也会在新进人员特训的时候提前安排心理学的课程教学。

    本来尉池是打算直接带元月回离岛治疗的,现在看来只能是元月人在哪里,安德森博士就得去哪里了。

    回到主卧室,尉池里里外外检查了一下,发现元月什么都没有带走,只有她来丽河那天穿的那套衣服不见了。

    这个别墅本来就是为了解决厉家的事情,还有订婚宴准备的,现在没有元月在这里,尉池更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冰冷着一张脸进了浴室。

    冲完澡,穿着浴袍的尉池走到洗手台这边。

    镜子里自己的脸色实在是有点难看,一夜未眠的他眼底都是红血丝,配着下巴新长出来的胡子,看起来非常颓废。

    尉池低头想去拿剃须膏的时候,眼角扫到了小女人平时用的护肤品。

    看着那些玻璃瓶子,尉池想到因为自己一个人住习惯了,所有的家务元月做起来都很顺手,唯独有两样是她很讨厌的。

    元月不习惯别人给她收拾寝具这么私密的地方,所以换床单和被套都是她自己来的。但是一向心灵手巧做事细致的她唯独就换不好被套,每次不是套错方向,就是忘记扎被角里面的绳子。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她那么纠结郁闷的小脸,居然是冲着一床被子发愁。

    “尉池,为什么这个床这么大?”

    所以,这几个星期换床单被套的事情就落到了他头上,包括每天早上起床之后铺床的任务。

    还有一个,就是她很讨厌整理自己的洗漱用品。他还记得山上她房间的卫生间,洗手台上放的就是元月所有的保养品,瓶瓶罐罐的数量跟他一个大男人差不多。她说过因为数量越少,就越好整理,就算随手放着看起来也不会乱。

    到丽河这里之后,他替她添置了不少的护肤品,不算外面卧室梳妆台上面的,光是浴室这个洗手台上的,就有不少。

    之前元月每天早晚用好之后,都是他替她顺手整理码放整齐的。

    现在她的这些护肤品摆放的也非常整齐,高低错落有致,但不是他平时的直男视角,全部替她码放成从低到高的一直线,而是按照女人护理皮肤的顺序摆放的。

    刚才他进淋浴间的时候,玻璃门上还带着明显的水珠,地上也是湿的,那就证明元月早上刚用过浴室,那也肯定是涂完脸再出去的。

    “尉池,你以后帮我整理的时候,能不能把洗面乳、护肤水和乳液放在最外面呀?”

    “其他的我都不是天天用,你每次摆好一排我都还要找。”

    现在的护肤品不光是按照顺序摆放,而且还被整整齐齐的摆成了三排。

    突然偷偷走掉,还有这不对劲的物品摆放,尉池脑海里闪现着一个个呼之欲出的可能性,这些想法逼得他呼吸加重,心口一阵阵的冷颤。

    他猛地伸手把所有的护肤品都扫到了地上,十几个玻璃瓶罐掉在瓷的地砖上摔了个粉碎,有一块小碎片弹到了他的小腿上,划出一道血痕。

    尉池大步一跨,踩过那些碎玻璃往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