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1章 峰回路转【一更】
    别墅餐厅内,尉砚跟伯恩正在用早餐。

    “伯恩,我哥和元月呢?”

    “怎么都没见到人?”

    尉砚前面起来带着雪碧下楼就直接去了中庭,奶茶跟可乐居然都不在那里。

    他还想着这一大早是被元月带着出门了吗?

    “昨天晚上元小姐好像很晚回来。”

    “可能还没有起来吧。”

    尉砚习惯早睡,所以刻意选了三楼的卧室,这样晚上楼下有什么动静,他基本上都不会被打扰。

    伯恩就住在他隔壁,所以此时也根本不知道原来昨晚发生了那么大件事。

    “尉总早。”

    听到佣人的声音,尉砚转头看向餐厅门口,然后只见自家大哥半湿着头发走了进来,脸上的神色是他从没见过的难看,左手的手指关节处还带着明显的红肿伤口。

    这是怎么了?

    “哥,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尉砚赶紧站起身迎上去。

    “伯恩,你先出去。”

    伯恩领命,直接起身往门口走,然后随手把餐厅的大门带上了。

    “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尉池的脸色看起来很疲惫,身上的衣物也像是随意套上去的,衬衫的扣子都还开着两颗。最夸张的是他的手指关节,现在近看起来情况更加严重。

    “你的手要不要先让伯恩处理一下?”

    “不用。”

    尉池语气淡淡的,坐在了尉砚对面的位子上。

    “尉砚,元月出了点事,所以我最近可能会比较忙。”

    “元月怎么了?”

    尉砚面露讶异,昨晚不是w≈l的宴请酒会吗?难道是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意外?

    “尉砚,我之前一直没跟你说。”

    “元月和你一样,她也有抑郁症。”

    什么?尉砚惊讶的嘴唇微张。

    那样一个沉静淡然的小女人,他怎么也不能把抑郁症这三个字和元月联系起来。

    但是尉池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所以那就只能是真的了。

    “元月怎么会?”

    尉池转头移开视线,看向窗外。

    “是因为她父母的事情,所以她念大学的时候有了心结。”

    具体的原因其实尉池现在也串不起来,所以只能跟尉砚说个大概。

    “我从第一次见到她,到最近,我看她情况是不是还好的?”

    尉砚仔细地回忆着和元月相处的这些日子,实在想不出有任何异样的。

    “嗯,她的症状本来就不算严重,医生也很久没让她服药了。”

    “那怎么好端端的,这是突然复发了吗?”

    尉池喉头一更,手掌不禁又握紧了。

    “可能是因为最近两次和厉家的人接触。”

    尉砚知道元月和厉家的关系和之前的事情,因为尉池没有刻意隐瞒。

    包括尉夫人,尉池其实也打算在订婚宴后就找机会跟她说明,否则按照他们这个母亲的精明程度,由她自己发现就会很不利于之后元月和她的婆媳关系了。

    呵呵,婆媳关系,想到这个,尉池不由的露出一枚苦笑。

    尉夫人,您的未来儿媳,居然偷偷地离开了。

    但是,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

    见尉池不出声,尉砚着急,只能自己开口继续问,

    “那元月现在人呢?”

    “她走了。”

    “走了?什么意思?她去哪儿了?”

    “昨天晚上她突然跟我提出了分手。”

    尉砚此刻的表情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

    “什么?哥,那现在到底是?”

    元月突然走了,不会是因为自己大哥答应跟她分手了吧?

    “我昨晚是答应了,但是我跟她提出了交换条件,想要我同意分手,她就必须跟我回离岛接受心里治疗。”

    “那她答应了没有?”

    “答应了。”

    “但是现在看来,她这是反悔了。”

    尉砚闻言静默了,良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任何安慰的话尉池现在应该都听不进去。

    “哥,我想元月真的是因为抑郁的症状重新出现了,才会说要跟你分手的。”

    “我能想象她那种绝望的状态,对什么都无能为力,不舍得但是只能迫使自己把一切都结束。”

    “单反有一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你的,因为她是真的爱你。”

    尉砚心思敏感,论起识人的能力不比尉池差多少,再加上他是旁观者看得就更清楚了。

    之前在山上元月不自知的眼神和举动,来到丽河之后一样,尤其在看到元月是怎么对待尉夫人之后,尉砚就更坚信这个女人是真的爱着他的哥哥,尉池。

    要讨尉夫人的欢心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元月做到了,不是因为她做了多少事情,而是她每做的一件事情,都是用了心的。费劲心力让一个母亲接受自己,只能是因为她爱着她的儿子,想着以后可以和睦共处,不需要男人夹在中间为难。

    在不可能左右尉池择偶选择的情况下,够不够真心实意,够不够真诚是尉夫人检验元月是不是能够成为合格的尉家长媳的唯一标准了。元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真的是很不容易。

    只是没想到,好不容易过了尉夫人这一关,元月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现在知情后,还能理解尉池,不会介意元月成为自己的大嫂,甚至是会更有同理心了。

    但是,他们的母亲,尉夫人,可就不一定了。

    “哥,你要放弃元月吗?”

    尉砚的这个问题,让尉池重新把视线调回到了他身上。

    “不会。”

    如此,

    甚好。

    将心比心,尉砚不希望尉池这么轻易的放弃元月。

    他担心,如果元月没有了尉池,她的抑郁症并不会变好,反而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就太可怜了……

    尉砚想到此,不由低下头望了望乖乖趴卧在他脚边的雪碧。

    如果狗狗真的能够听懂他们刚才说的话,他相信雪碧一定会替元月伤心的想要落泪了。

    似乎是感受到尉砚的情绪,雪碧昂起头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裤管。

    尉砚伸出手摸了摸她的下巴。

    “雪碧乖,奶茶和可乐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听到自己小伙伴们的名字,雪碧的大尾巴摇晃了几下,显得很开心,似乎她也在想今天早上怎么还没有看到那两只。

    看着尉砚和雪碧的互动,尉池心里又是一疼。

    早上小女人走的时候,肯定很舍不得雪碧吧?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不知道她有没有哭。

    “尉砚,我需要你的帮忙。”

    “哥,你说吧,任何事情都可以。”

    “去找尉夫人,然后尽量拖延她回丽河的时间。”

    “好的,我一会儿就联系妈看她在哪里。”

    “那订婚宴怎么办?妈之前把日子都定好了。”

    “没关系,请帖都还没有发出去。”

    “这个,我会自己跟妈说。”

    看着尉池紧皱的眉头,尉砚安慰道,

    “哥,元月的病一定会好的。”

    “因为,她有你。”

    就像我一样,因为有你,我才获得了新生。

    “哥,为了元月,你要更爱惜自己。”

    尉池闻言,想到昨晚小女人的那句,“以后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了。”

    看到他的动容,尉砚继续说着,

    “你的手伤,让伯恩处理一下吧。”

    “嗯。”

    尉砚直接起身去开门,见伯恩果然还等在外面。

    “伯恩,你去拿医药箱,替我哥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口。”

    “好的。”

    伯恩拿着医药箱回来后,很快就帮尉池消毒包扎好了伤口。

    “谢谢。”

    尉池看着手上包扎稳妥的绷带,想起自己昨晚在听到元月失踪之后的狂躁,还有听到她说要分手之后的气急失态。

    他居然狠拽着元月的胳膊那么用力的把她甩在了沙发上。

    结果,小女人除去一开始因为震惊感到害怕之外,一点不悦都没有,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关心他的伤势。不但没有惧怕他,反而还替他包扎了伤口。

    他的月亮啊,从来都是这么善良,永远都在替别人着想。

    因为他付出了,所以她想要加倍努力的还回来更多。

    不懂自私为何物,不懂什么叫宁愿伤害别人也要保全自己。

    他的小女人有着一颗难能可贵的善心还有比大部分都宽阔的胸怀,但是糟糕的是,她太不懂得保护自己,或者是说,当她意识到危险,再想要保护自己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不是她不够坚强,也不是她不够努力,而是来自亲人的心伤是最痛最难治愈。

    原生的那个家庭带给她的只是痛苦,而且这份痛苦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深埋在她心底一直没有去除。

    那就让他给她一个新的家庭,成为她新的家人,以后他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让这些幸福和美好把原来的那些痛苦和梦魇统统代替掉。

    等尉砚去联系尉夫人之后,尉池振作起精神去了书房。

    另外一边,jill和马落已经回到了堇州。

    禁不住jill的胡搅蛮缠,马落陪着她一起开车上了山。

    马落刚把车子停稳,jill就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去按门铃。

    可惜门铃响了好几次,也没人来应。

    “元月!元月!你在吗?”

    jill直接用手拍打院子的大门,又从门缝里直往里面看。

    “看样子,元月并没有回来啊。”

    她弄出这么大动静,元月可以假装不在没有反应,但是奶茶和可乐听到的话肯定会叫的,那两只大狗的叫声,她在这里不会听不到。

    如果没有回来山上的话,那元月会去哪里啊?

    海德花园别墅的书房内,尉池脸色深沉的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丽河市的卫星地图,然后正在一闪一闪的红色亮点是元月目前所在的位置。

    有了前车之鉴后,尉池担心以后万一元月再发生意外,所以之前就在她的“身边”装了一个跟踪器。

    鉴于元月的习惯,跟踪器装在手机里面或者手表首饰里这些都不管用,最好的选择是装在奶茶还有可乐的身上。因为不管元月人去到哪里,她什么都可以不带,但是那两只爱宠她是绝对不可能不带的。

    所以,尉池之前就偷偷地给奶茶和可乐都打了芯片,这样既可以知道元月的位置,也是以防万一,如果真的是两只狗子哪天跑丢了,也可以迅速地找回来。

    屏幕上正在不停闪烁的两个红点,几乎是重叠的状态,看来奶茶和可乐目前都在元月的身边。

    只是这个地图上显示的位置,一下子让尉池更为忧心小女人的现状。

    元月为什么会在厉家别墅?

    她没有第一时间回堇州山上,而是先去了厉家,她去那里做什么?

    尉池复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红点,然后快速起身往门口奔了出去。

    原本尉池是打算先采取跟踪的方式隐在背后保护元月的,但是她现在直接去了厉家,那就算要冒着会刺激到元月的危险,他也必须先去带她回来了。

    车子一路疾驰,海德花园原本就离厉家别墅不远,尉池的车子很快就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别墅大门口。

    估计是听到声音有佣人去禀报了,管家很快就迎出门来。

    “哎哟,尉总啊,我正想打电话给您呢。”

    尉池看管家老头见到他就好像见到救星了一样,也不多问,只是平稳着语气问道,

    “元月呢?”

    “小小姐前面一来就直冲老爷的书房去了。”

    自从之前被“教训”过之后,管家都不敢再称呼元月为元小姐了,都只称小小姐。元月的母亲是厉家的大小姐,那元月当然就是小小姐了。

    一边领着尉池往书房的方向去,管家一边还跟他说着之前已经在书房发生的争吵。

    “小小姐上来就说要搬回这里住,而且还让老爷把他名下所有厉氏的股份统统转给她。”

    “老爷一个着急就跟她吵了起来,现在两个人正在书房僵持着呢。”

    其实厉老爷子早就使眼色给他,让他打电话给尉池,让他赶紧过来。

    只是元月根本不给他打电话的机会,直接威胁厉老爷子说,如果他敢把尉池找来,那她就让尉池直接把厉氏整垮了,再整个低价收购。

    后面这几句话,管家可是不敢随便跟尉池说的。

    等管家一打开书房的门,尉池就直接大步走了进去。

    他原本着急紧张的情绪,在第一眼看到房间内的情形时,一下子僵住了。

    元月娇小的背影对着他,所以他暂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小女人此刻坐的地方有点神奇,不是沙发,也不是其他椅子,而是茶几……

    还有她那个姿势,这是盘腿坐着么?

    厉老爷子在她的正对面,还是坐在轮椅上,脸上的神情有点滑稽,好似是迫于什么压力,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沿着他的视线,尉池马上就看到了压力的来源。

    奶茶和可乐像两只神兽一样蹲坐在元月左右两侧,大脑袋正对着厉老爷子,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呼声。

    一般人看到这样两只大狗紧盯着自己,然后还发出这种低沉缓慢的叫声,都会产生强烈的求生意识,想跑又怕狗瞬间奋起扑过来咬自己,于是就只能傻愣愣的假装东张西望转移视线,但是肢体上又表现出无限的害怕和紧张。

    “厉老头,你今天不把律师叫过来,拟定转赠股份的协议书,那你就在这里坐一天吧。”

    小女人的声音乍起,尉池听的一愣,心里的紧张和忐忑不自觉的就被这清亮愉悦的声音给带偏了……

    管家估计也是看呆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要禀报。

    “老爷,老爷,尉总来了。”

    听到老管家的声音,厉老爷子抬起头来,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不过还是被尉池看得清清楚楚,那求救的小眼神配上他微微抖动的嘴角,尉池一个忍不住,怕是要直接笑出来了。

    “管家,你不要瞎嚷嚷了,尉池今天可没空来这里。”

    尉池闻言,控制不住自己的长腿,几个步子就走到了小女人身后。

    “你怎么知道我没空过来?”

    尉池看到小女人的背脊明显的一个僵硬。

    原本还怒对着厉老爷子的奶茶和可乐,看到尉池来了,也一下子破了功,直往他身上扑过去,瞬间变身成软萌撒娇的天使,和前面地狱恶犬的架势判若两只狗。

    威胁没有了,厉老爷子立马按动电动轮椅的按钮,直往书桌后面躲过去,那速度叫一个块。

    等尉池安抚好两只狗子,估计是小女人也觉得坐不住了,慢慢地把盘着的腿放下来,然后站起身转过来看向他。

    “尉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元月这句话的语气里除了疑惑,最多的就是被他看到刚才那一幕的羞赧,再无其他。

    尉池看着低头把绑着丸子头的小脑袋对着他的小女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我们,出去说吧。”

    元月小手一抬,直接牵起自己没有受伤的右手,拉着他就往外走。

    临到门口,又转过头去跟还躲在书桌后面假装镇定的厉老爷子交代了一句。

    “不要想着跑,我马上就回来。”

    “奶茶,可乐,你们乖乖地在这里看着他,不能让他出这个门口,知道吗?”

    两只大狗果然应声叫了一下,然后乖乖地做起了门神,精神抖擞的蹲坐在书房的门口,还是一左一右,霸气极了。

    尉池一直被元月拖着走到走廊的另外一个尽头,靠窗的位子,才停下。

    小女人站定后,就松开了握着他的手。

    “你打算一直低着头,不看我吗?”

    “嗯。”

    “那好,我不强迫你。”

    “谢谢。”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你问吧。”

    没想到小女人这么直接,尉池思量着怎么问比较合适。

    经过刚才书房的一幕,他的心情跟刚来的路上有了不小的变化。

    “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如实的回答,你问吧。”

    眼里闪过一抹讶异,尉池定了定心神,开口问道,

    “为什么偷偷离开?”

    “没有偷偷,我给你发了消息。”

    尉池拿出手机,点开和她的对话框,果然有一条未读消息。

    “尉池,我去厉家了,很快回来。”

    发送时间是十分钟前,怪不得他没看到,前面他只顾着停车然后冲进来找人了,根本没注意手机。

    “所以你晚点还准备要回去的?”

    “嗯,会回去,只是……”

    “只是什么?”

    “订婚宴之前,我要搬过来这里住。”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想过来这里住。”

    “好。”

    “你说订婚宴,那你的意思是不跟我分手了?”

    “分啊!”

    这又是什么意思?

    “订婚宴照常举行,但那个只是给尉夫人看的,为了让她安心。”

    “不需要,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我会跟尉夫人说的。”

    “不行,订婚宴必须按期举行。”

    “为什么?”

    “我不能让尉夫人起疑心……”

    “订婚宴之后,我跟你回离岛。”

    “我会听你的安排,接受心理治疗。”

    “如果我好了,那…我们就复合。”

    “如果我没好,那么……”

    没有问题了,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尉池直接把小女人揽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抱住。

    “没有如果,你这辈子,只能跟我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