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3章 狠虐厉家人【一更】
    海德花园

    “元月,你回来了。”

    看到跟着尉池一起进门的元月,尉砚如释重负。

    “雪碧……”

    看到早已经晃着大尾巴凑到自己腿边上的雪白大狗,元月蹲下身子抱着她的大脑门一顿猛亲。亲热的另外两只都要吃醋了,也忍不住凑了过去。

    尉砚一个大男人在边上看的颇为感动,尤其在知道元月的情况后,他更清楚这三只对于她的重要性了。

    “尉池,尉砚,我带他们去后面玩一会儿啊。”

    “嗯,去吧。”

    等元月带着三只大狗走后,尉砚赶紧开口问道,

    “哥,元月这是?”

    “回来收拾一下东西,她暂时会搬去厉家别墅。”

    “那你们的事情呢?”

    “哥会看着办,你不用担心。”

    “还有,订婚宴会如期举行。”

    “尉夫人那里你联系了吗?”

    “联系了,她和宇文管家居然已经跑到古蒙了。”

    “古蒙?怎么会去那么远的地方?”

    “哥,妈之前不是说过我们尉家的祖籍就在古蒙嘛。”

    还真的是,尉池原本就一夜未眠,心情又大起大落的厉害,所以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她有说什么尉家在那里还有族人吗?”

    “不知道啊,妈也有可能就是去看看。”

    尉夫人从小跟着他们的外公外婆周游列国,跑的地方实在太多,定居在瑞士之后除非必要就鲜少再奔走四处了。

    国内她也是真的很多年没有回来了,最主要外公外婆过世之后,尉家在国内也没有什么往来的亲戚了。

    尉池不知道尉夫人怎么突然想到去古蒙,据他所知,那里说是祖籍,但也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连他们的外公外婆都不是在古蒙出生长大的。

    “那你机票什么的定好了吗?”

    “嗯,下午的,我晚上就能到。”

    “哥,元月这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你就负责帮我看好妈就行。”

    “另外,以后和元月相处,不用刻意,尽量自然些。”

    “明白,我只当自己不知情。”

    “哥,放心吧,元月一定可以恢复的。”

    希望如此啊……

    原以为是一场惊涛骇浪,结果转眼间就风平浪静了,尉池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小女人说的话尉池都相信,只是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还有早上他在浴室发现的那个细节,这都让尉池无法彻底的安心。

    雷霆去日内瓦的行程他也通知取消了,尉池让他直接安排安德森博士尽快飞过来丽河。元月的情况,还是需要尽快接受一次专业的心理测试和检查。

    当天晚上,尉池尊重元月的决定,所以直接去了客房休息。

    第二天吃过早餐,他就陪着元月带着行李搬去了厉家别墅。

    等佣人拿着行李箱,带两人去到后花园时,只见原来那个小楼已经焕然一新,从门口的小径开始就摆满了各式盆栽,还移了新的草皮,外观上看着就觉得清新雅致了不少。

    进到屋内,窗明几净,不少家具都换成了新的。这一天的功夫,管家似乎是做了不少事情。

    厉老爷子还算是会做人这次。

    “小小姐,以后还是由我继续来伺候您。”

    说话的是李阿姨,那次元月回来这里住的那两天,就是她在这里煮饭打扫的,元月还记得她。

    “小小姐,尉总,你们有什么事,这里还有什么要改要换的,尽管吩咐。”

    “李阿姨,你找人把门口还有房间里面的盆栽统统搬走,然后换两盆绿箩来。”

    “好的,小小姐。”

    等李阿姨一出去,尉池立马问道,

    “那些盆栽有问题?”

    元月的表情不算好,甚至是布满怒意。

    “万年青和黛粉叶,狗狗如果误食的话会中毒的。”

    “这里摆了好几盆。”

    尉池看着这屋里还有外面的小院子,十几盆植物,万年青和黛粉叶占了大半。

    “看来,厉老头是想报复昨天的事情。”

    元月喃喃低语。

    厉老头本来就不喜欢动物,昨天还被奶茶和可乐堵在书房失了脸面。没想到他报复心理这么强,这是直接想要了两只狗子的命。

    上次在厉家祖宅,他就以两只狗子的性命威胁过她,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元月直接就怒了。

    用这种阴损的招数想要给她来一个下马威,简直是太下作,太狠了。

    “元月,你确定要住在这里吗?”

    这一来就发生这种事情,尉池根本就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厉家了。

    这个厉老头简直就是在找死。

    “嗯,不用担心,我可以应付得来。”

    “有你做我的靠山,我还会怕厉家的人吗?”

    “而且离订婚宴就两个星期了。”

    元月之所以决定搬回这里,就是给自己一个重新面对厉家人的机会。

    既然她心里的阴影一直都还在,不能靠时间来消逝,那就只能采取主动面对的方式了。

    她不是刻意来打击报复谁的,只是单纯的想把自己再放到这个环境里,然后用自己的力量撑过这两个星期。

    尉池看着凝神只望着自己两只爱犬的元月,问道,

    “元月,你想怎么做?”

    “还不知道,先去找厉老头子。”

    元月也不栓这两只大狗了,直接把奶茶和可乐的牵引绳拿了下来,两只狗子立马舒服的抖了抖浑身的毛,伸展了一下身子。

    “奶茶,可乐,我们走,去找厉老头。”

    看着小女人挺直了背脊带着两只神兽往别墅主楼走,尉池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还没走到别墅的内廊,元月就看到了老管家,正好。

    “小小姐,尉总。”

    “厉老爷子呢?”

    “小小姐,老爷在书房呢,李特助也在。”

    “那请你去跟他说,我有急事找他。”

    “好的,那先请小小姐和尉总稍等,我马上去禀报。”

    老管家于是疾步而去。

    书房内,厉老爷子原本正在听李想汇报工作,这两天他身体有点不适就没有去公司。

    “老爷,小小姐说她有急事找你。”

    “我看她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了这是?小楼那里没弄好?”

    “应该不会,我昨天亲自盯着人收拾的。”

    “让她进来吧。”

    厉老爷子挥挥手让李想暂时回避一下。

    不到一分钟,元月敲门进来。

    厉老爷子没想到尉池也来了,赶紧按了轮椅的按钮,从书桌后面迎出来。

    “元月,尉池。你们来了。”

    两个人都没有搭腔,厉老爷子心里一个不爽,但也无奈。

    “管家,去泡茶来。”

    “是的,老爷。”

    没等管家要走,就被元月叫住了。

    “管家,你留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要麻烦到你。”

    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小楼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吧?

    “管家,小楼外面还有客厅里面的那些盆栽是你让人放的吗?”

    老管家闻言一个呆愣,不明所以的回答道,

    “是的,小小姐。”

    “请问那些盆栽有什么问题吗?”

    他昨天命人把小楼打扫干净,换新了部分的旧家具之后,总觉得看着仍旧没什么人气,所以就让人去花房搬了些盆栽过去摆着。

    “盆栽没什么问题,挺好看的。”

    “只是摆在我那里不合适。”

    “那几十盆植物里面,大部分都是万年青和粉黛叶。”

    “这两种植物如果狗误食的话,会中毒。”

    听到元月的这番话,厉老爷子直接转头看向老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小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在陈述事实。”

    元月随即眼神直盯向厉老爷子。

    “我已经让李阿姨找人把盆栽都撤了。”

    “现在,我就是跟你要个说法,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要怎么处理?只是几个盆栽,不是自己吩咐的,老管家自己也没有这个胆量敢虐\/杀她的两只畜牲。

    这纯粹就是个意外事件啊!

    “管家,那些盆栽是你亲自选的吗?”

    “老爷,不是我选的,我只是让花房的人搬些绿植到小楼,至于选哪些植物还有怎么摆放,都是花房的老范负责的。”

    “小小姐啊,我想这个肯定是个误会。老范可能也不知道这些植物对狗来说是有毒的啊。”

    “管家,老范是负责花房的人,你觉得按照他对植物的了解,他会不知道吗?”

    这?

    老管家暗骂一句,他这也是急昏了头,说话都没过脑子。

    看管家被问的哑口无言,厉老爷子沉声命令道,

    “管家,快让人去把老范叫来。”

    “好的,老爷。”

    这个老范,真是第一天就给他惹出这种麻烦。老管家心里怨念着去叫人。

    没多久,一个皮肤黝黑看着精瘦精瘦的中年男人就进来了书房。

    “老爷,您找我?”

    管家直接朝他问了话,

    “老范,昨天送去小楼的盆栽,你是怎么挑的?”

    “管家,那些都是常用的观赏性绿植,还可以净化空气,有什么问题吗?”

    “小小姐说,万年青和粉黛叶这两种狗吃了会中毒,你知道吗?”

    “这……”

    见老范犹豫不答,厉老爷子直接开口了,

    “快回答,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是的,老爷,如果狗不小心吃了,是会引起中毒。但是对人是没有什么伤害的呀。”

    “问你狗的事情呢,狗吃了中毒情况严重吗?”

    “如果吃多了,会……死。”

    什么?

    怪不得元月要这么急着过来讨说法了,厉老爷子听的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老管家直接高声骂道,

    “你个混账东西,那你还敢把这些弄到小小姐住的地方?”

    “老爷,我只是听管家的吩咐搬了些观赏的植物去小楼做绿化摆设的,我哪里知道小小姐还养狗的?”

    “如果管家早些提醒我的话,那我肯定就不会拿万年青和粉黛叶去了呀。”

    “这件事情,可真的不能怪我,纯粹就是意外。”

    真的是意外吗?

    元月看着老范,从他前面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敢往她这里看,这刻意的眼神回避明显就有问题。

    元月又转头看了看尉池,后者给了她一个确认的眼神。

    元月厉声说道,

    “我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意外,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在厉家上班了。”

    “回去收拾东西,走吧。”

    “什么?我这也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小小姐就这么辞退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爷,您替我说句话呀!”

    厉老爷子可能也是没想到元月上来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擅作主张,这个老范在厉家也有些年头了,就以这么个莫须有的理由把人给辞了,的确是无理取闹了些。

    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没等他开口,元月又冲着老管家说道,

    “管家,老范的过失也是你的监管失职,所以你也要负责任。”

    “你也可以打包走人了。”

    什么?老管家这下子是真的目瞪口呆了,就这么小一件事情,她居然闹出这么大动静,还一下子想把他都辞退了?

    “元月,你先不要生气。”

    “我看这件事情就是误会。”

    听到厉老爷子终于又开口了,元月凉凉地来了一句。

    “我不管是不是误会,反正我看到的就是事实,事实就是我第一天搬进来,我两只狗的生命就受到了威胁。”

    “今天是我的狗,明天是不是就轮到我了?”

    “元月,不要乱说,你是厉家的小小姐,谁敢这么算计你?”

    厉老爷子现在脑子也是一片混乱,这件事明显的就是一个意外,但是元月这个小丫头这么宠那两只狗,不给她个交代,她势必也不会摆休的。

    “老范,你收拾行李走吧。”

    只能牺牲老范了,反正花房管事再找就是了。

    听到厉老爷子这么轻易就妥协了,一句好话都不替他说,老范直接就急了。

    这些年,他在厉家别墅好吃好喝好住的,这里给的工资也不低,花房的工作也不辛苦,这要是被辞退了,他一个无依无靠的老光棍要去哪里啊?都这把岁数了,不可能再到外面去谋生的。

    “小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件事情要怪您得怪管家呀!”

    管家一听这话,也急了。

    “老范,不要再啰嗦了,赶紧出去收拾东西走人。”

    管家现在是看明白了,这个元月就是没事找人撒气,第一天搬回来就想立个威,让所有人以后都对她恭恭敬敬的,否则就得回家吃自己。

    “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老范急急忙忙的又开口。

    厉老爷子看老范面露难色,握着的双手纠结在一起,这难道是还另有隐情?

    “老爷,昨天下午管家让我搬绿植去小楼,我当时正在花房忙着,后来您妹妹厉老夫人的女儿,李小姐过来花房兜了一圈。”

    “李丹阳?”

    所有人听到这个名字,都开始若有所思起来。

    “你继续说。”

    厉老爷子真的是不希望又是这个没有眼力见的坏他的事,否则……

    “李小姐看我装盆栽到推车上,就问我要搬去哪里,我就回答这是要搬去小楼的,然后她在花房看了看,就指着好几颗万年青和粉黛叶,说那几盆长的好,搬去小楼的话,小小姐看到肯定高兴。于是,我就听她的意见,把那些都搬到了推车上。”

    老范刚才都没有提到那个李丹阳是因为她临走的时候塞了好几张红的给他,说是让他给她弄一盆醉蝶,她过两天来拿。

    老范在厉家别墅这么多年,对于李丹阳之前对这个元月的态度还是知道一些的,刚才这么一闹,马上就想到他自己这是被李丹阳给利用了。

    那他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肯定是要把李丹阳的事情给说出来,不能白白替她担了这个责任。

    厉老爷子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明白了个大概,这个李丹阳以为自己耍了这么个心眼,别人都是傻的,看不出来么。

    唉……

    他妹真的是生养了一个好女儿!

    “管家,你现在打电话把李丹阳叫过来。”

    管家领命刚要去打电话又被元月叫住了。

    “管家,不用了。”

    “反正我们明天上午也是要见面的了。”

    元月转头看着厉老爷子,微微一笑道,

    “外公,明天见。”

    “我和尉池今天就先回去了。”

    “回去了?元月,你这刚来,怎么又要走?”

    “呵呵,既然有人这么不想我住进来,我就不想着碍她的眼了。”

    “尉池,我们走吧。”

    “哎呀,不知道尉夫人看到我又包袱款款回去了,会不会觉得奇怪呢?”

    “没事,跟妈直说无妨。”

    “她本来就不舍得你过来住。”

    元月带着奶茶和可乐,一唱一和的就这么跟着尉池直往外走。

    厉老爷子不好意思跟上去,管家见状也只能在原地等着,不敢拦人。

    老范看元月居然就直接这么走了,那他的饭碗这是到底保住了没有啊?

    “老爷,那我?”

    管家直接上去就是一脚,愤然骂道,

    “你什么你?你个蠢货,让你傻傻地被人下套。”

    厉老爷子朝管家挥挥手,管家会意直接叫人进来把老范给拖了出去。

    把人直拖出门外,管家才上前赏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一下就把老范给打懵了。

    “管家,你打我干什么呀?”

    “打你?你个蠢的无极限的,她李丹阳说什么,你都乖乖听话,结果差点把我扯进去不算,还害得老爷也被惦记上了。”

    “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出丽河。”

    “你们两个,给我盯着他,只准他收拾自己的破行李,要是敢拿别墅一样东西,直接打电话报警。”

    “是的,管家。”

    老范连叫屈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佣带走了。

    回到书房,管家看到厉老爷子正郁闷的直叹气。

    “老爷,李丹阳那两句轻飘飘的话,够狠的啊,她这是把您都给算计进去了。”

    “如果老范不说出她的名字的话,小小姐和尉总肯定认为是您授意的啊。”

    “可不是。”

    “管家,我这胸口闷的呀,你赶紧替我想想,要怎么好好地教训一下那个李丹阳。”

    厉老爷子纵横商场,但是对付李丹阳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白痴,还真的不是怎么在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看来明天的场面又会不太好看。

    他今天不想出个补救的办法,以后元月怕是不会让自己有好日子过的。看她刚才那个狐假虎威,借着尉夫人说事的样子,厉老爷子无奈的苦笑。

    元月和尉池没有再回小楼,而是直接去别墅门口等着佣人把行李拿出来。

    “尉池,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盆栽的事情跟厉老爷子无关了?”

    “你察觉的也不晚。呵呵。”

    元月开头因为太生气了,直觉的联想到昨天的事情,所以就下意识地以为是厉老爷子心眼小要报复两只狗子撒气。

    不过等她去到书房的路上,就已经想明白不可能是厉老爷子,他现在可是最不想惹到她的一个人。

    于是她就故意不分青红皂白把气都撒在老范和管家的身上,逼得老范“回忆”起事实的经过。

    “那个什么李丹阳,要不要我直接替你收拾了?”

    听尉爷讲的这么轻巧,元月失笑。

    “收拾了?说的你要把人直接宰了似的,你不要这么吓人啦。”

    “她都敢这么祸害奶茶和可乐了,你还忍她?”

    “这不是因为我抢了她总经理的位子嘛?”

    “哦?听你这么说,你是故意的?”

    尉池之前还在想,元月怎么忽然想要厉氏总经理这个位子。

    “李丹阳之前没事就喜欢跟着她那个妈一起去小楼,对着我母亲嘴里总是不干不净的。”

    所以,元月这是故意要抢了她在厉氏的位子,还故意现身在厉家别墅,这样好引得她出击。

    如果她安安分分地没有动作,元月也不会为难她,但是她料定李丹阳这个人嫉妒心理强,否则上次也不会在卫生间门口堵她了。

    元月只是没想到,李丹阳一上来就这么狠,果然是个阴毒的。

    “所以你刚才在书房的时候故意说了那些话给厉老头子听,是想让他教训李丹阳。”

    “没错,就是因为他的漠不关心,厉家的那些女眷才有胆子敢欺负我妈。”

    所以她刚才才要把锅甩给厉老头。

    “我很期待看到明天厉老头会怎么教训李丹阳。”

    尉池上手摸了摸元月的脑袋,“做的好。”

    “嘿嘿,你不会觉得我变的有心机了吗?”

    “这哪叫有心机?”

    “别瞎说。”

    结果,就因为李丹阳这么心急的下手,元月在厉家呆了还不到半天就有借口走人了。

    同时也因为老范的事情,厉家别墅里所有老一些的佣人都重新认识了元月这个小小姐,原来她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第二天早上准时九点不到十分,元月和尉池的劳斯莱斯幻影就停在了厉氏大楼的门口。

    李特助早就在楼下候着了,一见两人从车上下来,就赶紧迎了出去。

    “元小姐,尉总,你们来了。”

    一行人坐着直达电梯到了顶楼,电梯一打开,韩雅丽还有另外一位秘书赶忙走过来打招呼。

    韩雅丽之前是没有见过元月,但是尉总她之前已经在公司见过两次了。

    “元小姐。”

    “尉总。”

    尉池见韩雅丽这么有眼力见先称呼元月,就朝她微微点了个头。

    元月则笑着开口打了招呼。

    “你好。”

    “董事长已经在会议室了。”

    韩雅丽直接把会议室的门打开,恭敬地请两人进去。

    “元月,尉池,你们来啦。快过来坐。”

    “路上没有堵车吧?”

    对于厉老爷子的热情,元月只是微微一笑,轻声叫了一句外公。

    尉池则只是替她拉开椅子,伺候她坐下,然后自己坐在了她边上的椅子。

    厉老爷子见状,若有所思的一笑。

    韩雅丽赶紧走过去,问元月想要喝什么。

    结果尉池直接替元月回答了。

    “帮元小姐泡一杯花茶,我要黑咖啡。”

    “谢谢。”

    韩雅丽关上会议室的门,几步就走到茶水间,小秘书也跟着进来了。

    “雅丽姐,那个就是元小姐,董事长的外孙女吧?”

    “她长得好有气质啊。”

    韩雅丽手里忙碌着,忆起元月的脸蛋和身型。元小姐的确是很有气质,长相属于那种第二眼美人,就是越看越耐看的那种。

    “还有啊,她命真好,结婚对象居然是w≈l的尉总。”

    “真的是羡慕死我了。”

    能嫁给尉池那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羡慕的。

    “他们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韩雅丽想到刚才男人替女人扶椅子的动作,还有替她点喝的。

    现在这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真的是太少了,尤其这种有钱有颜的,有的是女人前赴后继的倒贴着想伺候,韩雅丽在丽河所谓的上流交际圈看的可是太多了。

    动作迅速的准备好花茶和咖啡,韩雅丽走回去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律师刚刚给元月解释完新的转赠协议的条款。

    尉池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一目十行,瞬间都看完了。

    元月拿过笔,直接在文件上签了字,交还给律师。

    律师又把两份协议递到厉老爷子面前,等他签字过后,协议就正式生效了。

    “走开,我要见董事长。”

    “李小姐,你现在不能进去。”

    “你叫我什么?还没有办交接,我就还是总经理。”

    会议室外突然一阵吵吵嚷嚷的,厉老爷子眉头一皱。

    李特助赶紧起身往外走,韩雅丽疾步跟着一起。

    可惜李特助的手刚握到门把手,会议室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猛地推了进来。

    李想一个大男人居然被撞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好几步,可见来人的气焰多嚣张。

    冲进来的人赫然是李丹阳,只是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礼仪姿态可言了,提着嗓子就冲厉老爷子叫道,

    “大伯,您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好歹也是您的亲外甥女,我总经理的职务您说撤就撤了,那我乖乖听话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你居然还要把我调去北海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样是不是就太过分了?”

    “李小姐,这是公司正常的人事调动,不是董事长一个人决定的。”

    李特助赶忙上去解释道,并且试图把人拉走。

    “李想,你给我滚一边去,什么狗屁人事调动,厉氏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我大伯一个人说了算的?”

    “大伯,我现在就跟您明说,我是不会去北海的。”

    “大不了,我就自己辞职,离开厉氏。”

    “说完了没有?”

    厉老爷子直接高声一喝。

    “你调任北海开发新的项目,是经过董事会详细讨论,大家一直决定的,这个事情你母亲也是同意了的。”

    “不想去可以,现在就去打辞职信,交给李特助。”

    “不过我告诉你,这次离开了,你永远都不要想着再进厉氏。”

    听到厉老爷子这完全没得商量的冷言冷语,李丹阳被气的怒火中烧,知道没有回旋余地了,眼角一凛,瞄向元月坐着的方向,直接冲了过去。

    李想看到她的动作,想跑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拉人了。

    会议室里只看到人影晃动,然后就是一阵女人的惨叫声。

    “啊……我的手,我的手。”

    “好痛,快放开。”

    谁都没有没有看到尉池是怎么移动的,反正就那一眨眼的功夫,他人就已经起身挡在了李丹阳的前面,然后大掌反手掐住了李丹阳的手臂。

    李丹阳穿着恨天高的高跟鞋好歹也有一米七多,现在一个手臂被反手压制在自己的身后,整个人因为疼痛直接缩腿弯腰都快低到会议桌一等高了。

    “大伯,快救救我。”

    在场的人估计都没有料到这么矜贵的男人会直接出手,虽然没说要打人,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也够他们吃惊的。

    厉老爷子看了眼元月,期待她说句话,但是人家就是一声不吭的端坐在那里。

    没办法,只能他自己开口了。

    “尉池,有话好好说,你先把人放开。”

    “厉董事长,好好说话,她刚才听你的了吗?”

    “这么没大没小,没有规矩的人,如果你教育不了,我不介意替你动手。”

    厉老爷子老脸一红,赶紧示意李特助上前去劝劝,可惜男人一个眼神,李想的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他才不会傻到为了李丹阳这个女人得罪尉池,而且他没忘记那天宴会的时候,就因为他把人硬带出去,结果被她一脚踹住要害,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他巴不得尉池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臭女人。

    原本还不敢跟尉池叫嚣的李丹阳听到尉池的话,原本看着元月的怒目直接转到了他身上。

    “尉池,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一个女人动手,你要不要脸?”

    “还有,你既不是厉家的长辈,也不是厉氏的高管,凭什么教训我?”

    “大伯,你看看,你还以为元月找了个什么绝世好男人,结果也就是个会欺负女人的小人。什么东西啊?”

    这个李丹阳果然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这种情况了还敢直接冲着尉池这么叫嚣,男人身上瞬间的冷意,在场的所有人都直觉认为李丹阳的手臂怕是要保不住了。

    “啪”一声,又响亮又清脆,李丹阳的脸直接被打歪了,脸颊迅速红肿,可见打人的这一巴掌用了多少力气。

    “李丹阳,尉池没有打你,是我打的。”

    “还有,你再敢多说一句他的不是,我就再赏你一巴掌。”

    “正好两边对称,省的你脸只肿一边,不好看。”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厉老爷子也实在是没想到元月居然会直接出手打人,下手还这么重。

    “啊……打人啦,救命啊!”

    “元月,你这个小贱人,你凭什么打我?”

    “我今天跟你拼了!”

    “尉池,你给我放开。有本事,你放手,让我们两个女人自己解决。”

    尉池怎么可能把人放开,就单凭她刚才几句话,就足够废她一条手臂了。

    大掌一个用力,李丹阳的惨叫声瞬间响彻整个会议室,所有人都吓傻了。

    “厉董事长,李丹阳故意伤人,我这是正当防卫。”

    “李特助,麻烦你直接打电话报警,就说这里有人擅闯厉董事长的会议室,还试图伤人。”

    “我想在场的各位,应该都可以作证吧?”

    男人低沉着嗓音说完,眼神冷冽的在每个人身上扫了一圈。

    这事情要搞大条了啊?

    李特助赶紧看像厉老爷子,后者也是直接被吓到了,哆嗦着开口。

    “尉池,尉池,我看报警就算了吧。”

    以尉家的实力,这李丹阳要是真的被警察带走了,那还得了啊?到时候厉老太太真的要找他拼命了。

    李丹阳一听报警,顾不得手臂的巨痛,压着嗓子道,

    “报警?好啊,警察来了,看他们帮谁,尉池,你当警察局你家开的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自己这手臂痛的动都不能动了,估计是骨折了,警察来了她可是有的说了。

    “尉池,元月,我要告你们故意伤害。”

    “我的手臂都这样了,最好你们赶快报警,让警察来看看到底是谁故意伤人。”

    厉老爷子现在只恨自己腿不能动,否则他也想直接上去给李丹阳一巴掌,这个时候还在火上浇油,简直是不要命了。

    李丹阳这样一说,尉池倒也不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了一步,李丹阳吓的立马往后退,脚上那双恨天高一个不稳人就要往地上摔了。

    没想到尉池直接出手拉了她一把,只是拉的是她那个受伤的手臂,这一拉一扯之间,李丹阳这次的惨叫声那分贝高的简直要把所有人的耳朵都给震聋了。

    “李丹阳,你的手臂又没事,你就不要装了。”

    没想到等惨叫声渐渐停息时,尉池阴测测地来了这么一句。

    所有人包括元月看看惨白着一张脸的李丹阳,她原本绑好的发髻已经弄的乱七八糟,这披头散发的,因为脸也肿着,看起来真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你前面自己乱动所以手臂脱臼了,我刚才拉你一把正好把它复位了。”

    李丹阳小心翼翼地尝试动了动自己的手臂,虽然还是很疼,但是居然真的能动了。

    “尉池!你就是故意的!”

    “大伯,你就这么看着他一个外人欺负你的外甥女吗?”

    “元月,你个贱……”

    没等李丹阳把另外一个字说出来,尉池直接上手掐住了她的下巴。

    “闭嘴,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不介意把你的下巴卸了,再重新装回去。”

    在场的人包括李丹阳自己都倒抽了一口气,这想想都会很疼啊……

    元月觉得差不多了,不想陪着李丹阳再这么闹下去了,她也不希望尉池为了她真的背上一个打女人的恶名。

    于是开口道,“李想,麻烦你带李丹阳出去,然后让她母亲过来接她。”

    “李丹阳,你如果不愿意走的话,就出去外面等着,等警察过来。”

    尉池听到元月的声音,直接松开了手,退回到她身边站着,顺手又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刚才碰过李丹阳的手掌。

    擦完,直接反手一扔,手帕就被精准地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

    李丹阳气的双目赤红,但是看到尉池的眼神,又实在不敢再放肆,扶着自己刚才伤着的手臂转身往外走。

    厉老爷子见状赶紧示意李特助跟上去。

    会议室内有一瞬间的安静,尉池慢慢地走到厉老爷子那边,拿过桌上那两份转赠协议书,唰唰两下直接撕掉了。

    “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拟好另外一份转赠协议,转赠人是李丹阳的母亲,至于股份比例,8。”

    男人说完,也不等厉老爷子有任何反应,直接拉过元月的手,就往会议室门口走人。

    “尉池,尉池啊,你这是?”

    8,那可是他妹名下所有厉氏的股份了。

    尉池微微回头,

    “如果办不到,也没有关系。”

    “我们的合作终止,那点金额的违约金我还是付得起的。”

    合作终止,不说厉氏的损失,厉氏的声誉会受多大影响,大华的叶老板能放过他吗?还有市里的领导面前,他又要怎么解释?

    “厉董事长,我看你是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元月不缺你这个摆来看的外公给她撑面子,在尉家长媳的抬头面前,厉家外孙女这个名头,就是个屁!”

    厉老爷子被损的一张老脸忽红忽白,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董事长,董事长?你没事吧?”

    原本呆坐在一边的律师看到厉老爷子不对劲,赶紧冲着韩雅丽吼道。

    “韩秘书,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呀?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韩雅丽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冲回自己外面自己的位子,拿起坐机拨电话。

    抬头瞬间正好看到电梯门即将关上,高大冷峻的男人搂着娇小玲珑女人,两人面色如出一辙的淡然,好似刚才在会议室里面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kao,这也太帅气了吧!

    虐的好啊,那个李丹阳,自己这段时间没少被她折腾,好几次她都气的想扎个小人用针戳死她。长了那么一张大家闺秀的脸,可惜嘴巴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公司上下都知道她不过是个傀儡,摆来看的。结果她倒好,只要是董事长和李特助不在的时候,今天为难一下秘书室的人,明天故意折腾一下人事部的人,总之就是到处耍威风。

    她倒也是不傻,不会去招惹部门主管或者经理,都是拿他们这些底下打工的开涮。她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手上没有点实权的人就只能忍气吞声。

    这下好了,哎呀,刚才那场戏实在是太精彩了,比之前宋庸和董事长的夺位之战精彩多了。尉池这男人简直完美啊~看他刚才教训李丹阳时那个样子,简直是帅到不行,这种我的女人,谁都不能欺负她的霸气,简直就是男友力爆棚!

    最后他跟董事长的那番话,对一个女人来说,那真是最好最酥的情话了啊!骂脏话都这么好听!元小姐实在是太幸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