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5章 厉老太领盒饭【二更】
    厉家别墅

    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家正在僵持不下。

    “管家,今天如果我大哥不出来见我,我就不走了。”

    “厉老夫人,我这都说了多少遍了,老爷刚从医院回来,需要休息。”

    “您可以先去客房歇着,等他醒了精神头好一些之后,我一定会马上去通知您的。”

    管家见厉老太仍旧不为所动,一脸嚣张跋扈的坐在大客厅里,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旁的李丹阳此刻看着着实有点凄惨,左边脸颊肿了个半天高,发丝凌乱,手臂上绑着一个固定带,人靠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前面李想送厉老爷子回来的时候已经跟管家说了在公司发生的事情,管家面上是还摆着好脸跟她们好说好聊的,心里已经腹诽了无数遍。

    这对母女真的是天生一对,什么样的母亲就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李丹阳自己做了错事还要倒打一耙,她这真的活该被打,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就是现在这一下搞得老爷被直接杠在了杠头上,怎么做两边都不是人。

    怪不得要被气的高血压又一个飙升直接卧床不起了,再这样下去,管家都担心老爷的身体实在是恢复无望了,这从他上次大病醒过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过过两天安生的日子。

    管家年轻时就在厉家当职了,跟厉老爷子的感情不一般,看着厉老爷子到这把年纪了还安享不了晚年,管家心里也是又急又无奈。

    这种时候了,厉老爷子身边也就他一个能说心里话的。但是可惜啊,他只是个管家,又做不了什么主,说话根本不管用,尤其碰上这些个没良心墙头草一样的厉家人,有理你也说不清。

    正当管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大厅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

    管家抬头一看,好似看到了救星一样的兴奋。

    “厉荀少爷啊,你怎么回来了?”

    这回来的也真的是太及时了。

    正疾步走进大厅的人是之前已经销假回去的厉荀。

    这次他当然也不是碰巧才回来的,是因为李想给他打了电话。幸亏厉荀因为一个新接手的案子正好在绿城,所以能这么快赶回来。

    一看到厉荀,厉老太就来了劲头,立马从沙发上蹦起来,那速度快的都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厉荀啊,你回来了正好。”

    “你看看,你堂妹这都被人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你爸居然还好意思借病不肯见我,我们母女这是造了什么孽哦!”

    看到厉老头又开始装腔作势地胡诌,管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现在厉荀少爷回来了,还容得下她这个老太婆在这里无理取闹吗?

    “厉老夫人,少爷这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

    “我要先跟少爷说一下老爷的情况,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您有这个力气在这里吵吵闹闹的,不如带丹阳小姐先去客房休息一会儿吧。”

    李丹阳在医院治疗过后,还是疼得受不了就吃了一颗医生开的止疼药,所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就想睡觉。

    结果厉老太从医院出来直接带着她又冲到了厉家别墅,因为厉老爷子拒不见面,所以在沙发上已经坐了大概有个把小时了。

    耳边一直嗡嗡嗡的听到她自己老妈的唠叨,她刚才好不容易歪着脑袋睡着了,现在又被吵醒了。

    李丹阳直接粗着嗓子吼了一声,“妈,你到底还是不是我亲妈了?”

    “吵吵吵,啰嗦个没完了。”

    “我头都痛死了。”

    “哎哟喂,我的好女儿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老太直接被李丹阳这两句话给说傻了。

    “妈来这里就是想替你讨个说法,让你大伯给你做主的,你现在居然还嫌我啰嗦话多?”

    厉荀二话没说,直接走过去从沙发上把李丹阳抱了起来。

    “姑妈,丹阳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我先带她回客房。”

    李丹阳一看抱着她的人是厉荀,倒也乖乖地不声不响,头一歪彻底昏睡过去了。

    管家随即跟在厉荀身后也走了,直接把厉老太一个人晾在了大厅里。

    等厉荀从客房出来,就跟着管家又去了厉老爷子的卧室。

    “爸,您还好吧?”

    厉老爷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看到推门进来的厉荀,眼里露出一抹惊喜。

    “厉荀啊,你怎么回来了?”

    厉荀走过去直接坐在了床沿上。

    “李想给我打电话了。”

    厉老爷子闻言,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

    “你说,好不容易什么都解决了,李丹阳今天又闹了这么一出。”

    “我这是废了多大心力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厉氏,结果他们这些个人啊,你说说,一个个这么不争气,就知道给我惹麻烦。”

    “爸,您不要激动,先别想这些了,注意自己的身体重要。”

    “医生说什么了?”

    “医生还能说什么?就让我在家修养啊,可是现在这情况,我哪里睡得着啊?”

    厉荀看着厉老爷子这神色担忧的,老人家真的是年纪大了,尤其经过那次大病以后,感觉他往日的风采都被磨灭的差不多了。

    放在他老人家年轻一些的时候,厉老太她们再闹腾,也不敢在这里这么放肆的。

    “爸,您是不是就担心姑妈不光不肯拿出那8的股份,还要跟你寻死寻活的闹?”

    “是啊,你看看她现在就已经这样了,如果知道尉池要让她拿出自己所有的股份都转赠给元月,她不得直接疯魔了哇?”

    “爸,这个事情您不用担心了,我来解决。”

    看厉荀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厉老爷子心里一喜。

    “你真的有办法解决?”

    “嗯,你好好休息吧,千万别再着急上火了。”

    “我让管家给您送杯清火的西洋参茶进来,您喝完好好睡一觉。”

    看厉老爷子还是有点将信将疑,厉荀深深地点了个头保证道,

    “您什么时候见过,有什么事情是您儿子解决不了的吗?”

    厉老爷子听到他这句话,悬了半天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那我先出去了。”

    厉荀这一会儿就算是先安抚好了两个病人,接下来就轮到外面大厅里面那位了。

    前面李想一给他打电话,厉荀就仔细的问了前因后果,但是还有点事情他串不起来。

    管家原本就还站在卧室门口等着,厉荀直接就询问起他来。

    “管家,丹阳之前是不是就和元月有过什么冲突?”

    “厉荀少爷啊,说到这个,那不都是成年旧事了?”

    “之前大小姐跟元月她们两个一起在这里住的那两年,厉老太和丹阳小姐可真的是没有少欺负人家。”

    “那个时候,老爷一心忙公司的事情,而且心里一直对大小姐有芥蒂,所以根本就不管后院那些事。”

    关于这些,具体的细节厉荀是不清楚,但是他原来那个“母亲”,宋洁,就是那个带头挑事的人他是知道的。

    只是元月离开后一直也都没有回厉家了,也从来就没有意愿说要打击报复谁。前面借着尉夫人和尉池那么好的靠山,她都没有什么动作,这是怎么又突然和李丹阳闹出这个事情来的?

    “厉荀少爷,不是我以下犯上在背后说她,实在是丹阳小姐自己有过错在先,今天才弄成这样的。”

    “元月小姐,哦不,我现在都尊称她小小姐了,老爷让我这么叫的。”

    “小小姐想在和尉总的订婚宴之前搬回这里来住,结果搬进来还不到半天就又走了。”

    “半天?是李丹阳做了什么事情?”

    “就是她呀,她居然设计让原来花房的老范,搬了很多狗误食了就会中毒的盆栽去小小姐的小楼那里。”

    什么?李丹阳居然会做这么狠辣的事情?

    “元月的狗没事吧?”

    “幸亏没事,小小姐那天一去小楼就发现了,就来找老爷要说法。”

    “说到这个,丹阳小姐真的是过分了,如果不是最后老范交代了是她指使的,小小姐和尉总肯定就会把这笔账算到老爷头上了。”

    “这神不知鬼不觉的栽赃嫁祸,也真是够可以的。”

    听到这里不需要再多问,厉荀已经把整个事情给串了起来。

    “好了,管家,你先去帮我爸冲杯西洋参茶送进去,然后让他好好休息。”

    “厉老太那里,我现在过去跟她聊聊。”

    “好的,少爷。还有啊,我总觉得丹阳小姐没有那么有心机,估计这些事背后都是她那个厉老太出的主意。”

    听到管家所言,厉荀心里暗自赞同,李丹阳娇纵任性,脾气大,但是心眼应该没有那么坏,想不出这么一石二鸟但是又损人不利己的招数。

    大厅里面,厉老太还端坐在沙发内,看到厉荀出来,这次倒也不嚷嚷了。

    “丹阳睡了吗?”

    “睡了。”

    “你爸呢?”

    “他也是吃了药还睡着。”

    “唉……厉荀啊,不是姑妈我故意要闹,吵你爸休息,他也是我亲大哥,我也心疼他身子不好。”

    “只是那个尉池,他今天居然不分青红皂白,把你妹打到都进医院了。”

    “你说这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

    厉老太没几句话又开始找起人家的错了。

    “姑妈,你先打住。”

    听到厉荀不容置疑的语气,厉老太原本还略显伤心的神色一变。

    “厉荀,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你还要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尉池和元月那个小狐狸精吗?”

    “姑妈,我不是我爸,没有耐心也没有时间听你在这里废话。”

    “想解决问题就闭嘴。”

    厉老太原先就有点怕厉荀,现在见他这么一脸严肃,总算是安静收声了。

    厉荀低声问道,

    “指使丹阳去找花房的老范,是你还是另有其人?”

    没想到厉荀一上来就这么直截了当,厉老太直接傻眼了。

    “如果是你,那这件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你们一上来就想要人家元月爱宠的命,幸亏这是她的狗都没事,否则你以后还有没有人养老送终都是个问题了。”

    以尉池的性子,有人敢这么欺负他的女人,就算不直接让人消失,也至少得去掉半条命。

    “丹阳今天这是替你挨了打受了罪,她那点伤,尉池已经手下留情了。”

    “如果不想丹阳真的有事,这段时间你们就住在这里,哪儿都别去。”

    厉老太听的一愣楞,努力消化厉荀的话里的意思。

    “元月这次回来不是来找你们寻仇的,如果是,尉池何必要帮着我爸把宋庸赶出厉氏?”

    “厉家一倒,你们的股份统统化为泡影,废纸一张,她不是什么仇都报了?”

    “姑妈,你是聪明人,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况且,订婚宴一结束,尉池肯定就会带着元月离开丽河的。”

    “我言尽于此了,后面怎么做,全在你。”

    厉荀也不等厉老太在有说话的机会,直接起身走人了。

    话已至此,这个老太太如果真的再想不明白,他也无能为力了。

    不过厉荀量这个老太太也不敢,她真有这个胆子挑衅尉池,就不会在这里坐等着,早就跑海德花园去闹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替厉老爷子去解决那个股份转赠协议的事情。

    厉荀直接驱车往海德花园赶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