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6章 雨过天晴 风云又起【一更】
    海德花园

    “尉先生,外面有位姓厉的先生找。”

    “姓厉的?”

    尉池眉头微微一皱,

    “年纪不大?”

    佣人闻言,忙回道,

    “是的,跟尉先生看着差不多。”

    “不见。”

    啊?尉先生这反应怎么和外面那位先生猜的一模一样?

    明明长的人高马大一脸凶神恶煞的男佣人,现在却跟个小媳妇似的缩着脑袋,最后好像是拿出了上断头台的勇气,高声说道,

    “元月小姐,那位厉先生说,如果尉先生不肯见他,那就让我再问问您。”

    嘭一下,拳头打在餐桌上发出巨响。

    元月看看可怜巴巴被吓的不轻的佣人,又转头看看男人放在桌上那只仍旧包着绷带的手掌。

    “这是嫌你自己手伤还不够严重吗?”

    “要不要直接把厉荀叫进来,你再跟他好好掐一架?”

    “省的你天天有力气没地方使!”

    元小姐一开口,尉先生果然就没脾气了,男佣人在边上都看呆了。

    外面那个厉先生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这么了解尉先生啊?什么都猜中了。

    他来海德花园也几个星期了,之前从离岛被派过来的时候,简直是高兴坏了。

    别看他长的一脸凶神恶煞,可惜偏偏有该死的恐高症,所以就算其他考核成绩都过了,因为恐高所以综合分没过,结果还是无缘进到尉先生的私人军事公司。

    但是尉先生没有把他遣走,他就留下来在离岛本地当差了。

    隔了大半年再见到偶像尉爷,还能这样近身伺候,他超激动的。

    “麦克,去把人带进来吧。”

    元小姐发话了,麦克转头看了一眼僵着脸的尉爷,最后选择听元小姐的话,速度转身走了出去。

    餐厅里静悄悄,元月伸手把最后一块炸鸡夹过来,切成适口大小的两块,自己吃了一块,然后夹起另外一块放进了男人的碗里。

    尉池眼里的不悦总算是下去了一些,只是这男人心情一好,又开作了。

    “你喂我吃。”

    元月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抬手把那块鸡肉夹起来,慢慢地…放进了自己嘴里。

    尉池一个气闷,直接起身凑过来。

    “你敢!”

    这个时候,男人要是敢为了故意显摆,过来抢她嘴里这块肉的话,元月肯定是不乐意的。

    被她一个娇声呵斥,男人最终选择乖乖地坐了回去。

    “你们慢慢聊,我带奶茶他们去后面中庭。”

    可能是没想到元月把人叫进来,自己却跑了,尉池先是愣了一下,才又缓缓地笑了出来。

    “去吧。”

    厉荀进来的时候只看到,餐厅里只有尉池一个人,但是桌上却还摆着两幅碗筷。

    男人心下一个失望,但是面上当然不好表现出来。

    只是就算这样,他还是听到了尉池酸不拉唧的来了一句。

    “不用看了,元月不在。”

    经过前面几次,厉荀已经彻底了解了尉池的德性。

    只要一碰到元月的事情,尉池直接能变身成极小心眼又极爱吃醋,一点风度都不讲的小男人。

    “我是来找你的。”

    听到厉荀这样说,尉池当然也不意外,好整以暇的起身往餐厅的沙发椅那边走过去。

    厉荀大步跟了过去。

    “我说两句话就走,你也不用招呼我,倒茶什么的了。”

    “你想多了,有话快说,说完你就可以滚了。”

    见尉池这么嫌弃的语气,厉荀也没有生气,只是沉声说道,

    “尉池,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厉老太8的那些股份。”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是为了什么?”

    “李丹阳和她母亲做了那么多错事,是应该受点惩罚。”

    “不过,你的目的不是她们俩,而是厉老爷子。”

    对着尉池,厉荀也不会矫情的还称呼厉老爷子为父亲的,没有那个必要,反正他都知道了。

    “元月和她母亲在厉家那两年,如果不是厉老爷子的漠不关心,其他人说什么也绝对没有胆子欺负到她们头上去的。”

    “所以,你现在只是替元月在折腾厉老爷子,从你第一天见到他开始,你就明着在帮他,实际上就是为了让他心里各种不好受,最好能够气的直接早日归西,你觉得这才是真正替元月出了气。”

    “我的养母,宋洁,已经净身出户,也算是得到报应了,但是你还觉得不够。”

    “我知道你私下里已经放消息出去了,不管她再去哪里讨生活,都不让她好过的。”

    “但是,她那边的事情,我不会多过问,也不会插手。”

    厉荀对于那位所谓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好感,反正从他记事起,宋洁也没有真正关心过他,所谓的“母子情深”,都是为了让他顺利继承厉家的家业,然后她可以坐享其成。

    也正是因为她一直看重的只有厉家的财产,当时元月和她母亲一搬进厉氏别墅后,她就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所以每天就想着怎么把她们赶走,赶不走也绝对不让她们好过。

    他上次去美国意外得知了他真正的身世后,他同时也了解到了他那位生母之前也是被宋洁给骗了,而且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过找他,宋洁却把这一切隐瞒了这么久,而且估计这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就宋洁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尉池怎么报复她,厉荀都没有任何意见。

    “只是厉老爷子这边,我建议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他年纪已经不小了,尤其这次大病之后,我估计…他也撑不了太久了。”

    “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服厉老太拿出那8的股份,最后被逼无奈只能是拿他自己的10去跟厉老太的8来换。”

    “这些你肯定早就都料到了,之所以提出这种要求,纯粹还是为了让他不好过。”

    “为了这个事情,他昨天又病倒了,现在卧床不起。”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大男子主义,受不了自己女儿不服管教,跟人跑了。他认定一切都是元月的母亲的过错,然后又因为她直到临终前也没有真正跟他道歉,按照厉老头的性格,我估计这件事,他就算到了下面再见到元月的母亲,还要继续跟她计较的。”

    “但是当时那个保险的事情,他也算是做了件好事。总算是没有让元月在她母亲走了之后,完全变得一无所有。”

    哼,啰里八嗦这么一大堆,其实到最后厉荀就是想让自己放过厉老爷子,看来这对“父子”还是有不少的情谊在的。

    厉荀看尉池不吭声,继续说道,

    “作为对元月的补偿,我会说服厉老爷子拿出至少20的股份给到元月。”

    “他毕竟是元月的外公,血脉亲情还是在的。元月的性子这么善良,如果你真的逼死了厉老爷子,你确定她心里就会好受了吗?”

    “元月什么性子,不用你来告诉我。”

    如果不是顾及元月的情绪,尉池早就借着这次合作的事情把厉氏彻底吞掉,然后作为礼物送给小女人了,哪还轮得到厉老太和李丹阳这种人出来闹的。

    “你答应的话,算我厉荀欠你尉池一个人情。”

    听到这句话,尉池总算是转过身来了。

    见状,厉荀继续道,

    “我们之前合作了这么久,你知道我对自己工作的态度,只要你愿意,我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合作。”

    厉荀的能力和野心,尉池还是心里有数的,所以之前他才会选择跟他合作。

    只是因为元月的事情后,他已经彻底断了跟他在成为朋友的念头了。

    两人对视良久,同样都是极有城府的两个男人,可以因为元月而不合,也可以因为元月,打算在这一刻暂时放下彼此的间隙。

    “由厉老爷子转赠20的股份给元月,我同意。”

    “好的,作为交换,我不光欠你一个人情。”

    “只要你和元月在一起的一天,我就绝对不会出手抢人。”

    这是厉荀为了报答厉老爷子,做的最后的让步了。

    “哼,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下辈子也不会有!

    男人间谈话点到为止,干脆利落,从进门到出去也就不到五分钟到时间。

    麦克目送厉荀快速驶出别墅的车子,心里嘀咕着这个男人和尉先生到底什么关系。

    尉先生之前还这么没有好脸色,刚刚和他谈了没几分钟,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嘴角居然还微微带着一丝笑意。

    就好像,自己一直算计的事情总算是达成了!

    可不是嘛?

    计中计,一环套一环,整个厉家,厉荀才是尉池最终要拿下的目标,厉老爷子,厉氏,这些只要元月想要,他分分钟灭了拱手送到她面前。

    只有厉荀,是尉池心里的那根刺,他的存在就像是个定时炸弹。

    元月认识厉荀在前,他还曾经在她母亲的事情上帮过忙,就算之前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但是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厉荀这个男人其实跟自己非常像,看准的猎物从不轻易放手,哪怕潜伏再久,只要还有丁点机会,都不会放弃的。

    绿城酒店的那次事情,还有之前在厉家别墅,元月不小心扭伤脚的事情,每次元月跟他一见面,他都能闹出点“火花”来。

    尤其在小女人现在心绪未名,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时,尉池怎么可能还让厉荀有任何可以肖想的空间。

    只能说他们彼此是有够了解对方,才能最终达成这样的共识。

    第二天,尉池没有带元月再去厉氏,直接在别墅等着,厉荀果然不到九点就登门拜访了,手里拿着厉老爷子签过字的转赠协议,只是比例还多了5个点,一共是25。

    “15是厉老爷子原本就打算要留给你母亲的,另外10是你的。”

    “老爷子年纪大了,到这个时候才想通,他让我跟你说句对不起。”

    “他另外也说了,不奢望你的原谅。”

    真的假的?元月闻言到真的是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这么短短的时间内,那个冷血无情的老头子会有这么大的改变?这顿悟的也太突然了。

    “元月,他这也是为了保全两边。”

    “你母亲不在了,你就是他唯一嫡亲的血脉了。”

    “厉老太那边,总归也是他亲妹妹,所以他也不好彻底厌弃。”

    “不过他已经吩咐了,以后都不再和厉老太一家有任何的往来,李丹阳在厉氏的职务也全部都撤掉了。”

    看元月一直都不出声,尉池直接走过去对着她耳语了两句,她才缓缓点头,随后在两份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元月,我还有案子要办,可能没时间来参加你们的订婚宴。”

    “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厉老爷子出席你的订婚宴的话,我会想办法回来的,毕竟我之前答应过尉池要作为你舅舅出席的。”

    尉池看了厉荀一眼,后者目不斜视。

    现在情况有变,有了厉荀昨日的保证,尉池也无所谓他是不是以舅舅的身份来观礼了。

    一切就以元月自己的想法为准。

    “元月,这个你慢慢考虑,不着急现在就做决定。”

    尉池让人把厉荀送了出去,自己就陪着元月在会客室坐着。

    元月把协议书往尉池这边一推。

    “帮我收起来吧。”

    “收起来?那你是暂时都不想办理股东登记这些了?”

    “嗯,等我们要离开丽河之前再说吧。”

    “好的。”

    尉池就知道,其实元月根本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厉氏的这些财产,可惜有些人就是小人之心。

    厉家的事情彻底翻篇,元月转了个话题问道,

    “尉砚说去找尉夫人玩了,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眼看着这订婚宴也没有几天了。

    “他们正在古蒙那里呢,说是找到了之前失联很久的一个族人。”

    “族人?”

    “尉家的祖籍在古蒙,很久之前是尉迟复姓,是少数民族之一。”

    “后来到我妈上面几代才改成尉这个单姓的。”

    “啊……原来如此!”

    “我之前就在猜想你的名字和尉迟这个姓氏发音怎么一摸一样。尉夫人取名字的时候原来是带了这个寓意的。”

    “没错。”

    看元月有了点兴趣,尉池直接问道,

    “那你再说说尉砚的名字有什么深意没有?”

    元月虽然大学就去了国外念书,少了大学里中文诗词的熏陶,不过因为还是看了些书,所以对于这个问题还是能答上来的。

    “尉砚的名是取了笔墨纸砚,文房四宝里面的砚,所谓”四宝“砚为首,从唐代开始就有了四大名砚的盛名,你妈妈这是想要尉砚也做个可以传世百代的名人呢。”

    “呵呵,元月,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呢?”

    “你少看不起人,我的中文至少比你好多了。”

    尉砚见小女人难的露出骄傲的神色,宠溺的一笑。

    他突然想到之前在山上时,元月的床头读物居然是一本东京梦华录。

    那是宋代孟元老创作的一本笔记体散记文,主要描述北宋都城东京的城市风俗人情。还好元月那本是有注解的,否则尉池的确是要一个字都看不懂了。

    会客室里面气氛融洽,两个人喝着茶难得悠闲的聊着天。

    这两天可能也是尉池有心创造这样轻松的气氛,所以元月才有时间可以和他坐下来聊些有的没得。

    不像之前,两人一在一起,尉池的手总是不老实,热恋期的男人真的是恨不得把有限的时间全用在房事上。

    而且元月这才发现,尉池知道的比jill还要多,真的是彻彻底底的百科全书,昨天晚上他们看了一部纪录片讲野外求生的,尉池解说的比那个主持人清楚多了,直把元月听的一愣楞的,瞬间又多了一些对他的崇拜之意。

    元月这方面心思单纯,她哪里知道,尉爷这都是精心设计好的,打算慢慢地施展全身的才华能力,以便彻底的套住她这只有可能想要越狱的小绵羊,撩的她怎么样都舍不得跟他这么完美的男人分手。

    真的是男人的狼子野心啊!

    只能说,在尉爷面前,元月的段数还是有点低,需要继续慢慢修炼升级。

    趁着元月心情还算不错,尉池打算明天就请安德森博士过来了。

    元月自己也不想忌讳就医,她相信尉池找的医生,应该可以更有效的替自己治疗。

    暂时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海德花园里气氛一片融洽,厉家别墅也还算好,厉老太带着李丹阳直接回了丽河乡下,反正在元月离开之前,是不会再出现的了。

    只是市中心的另外一栋高级公寓里,此刻的气氛和外面的晴天艳阳有点格格不入。

    三个面容相似看着像是母女的人,正在公寓客厅里面大吵大闹,房间里面可以摔的东西都被砸的差不多的,满地的狼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里是刚刚被人入室打劫了。

    “妈,你赶紧让张笑笑滚蛋,否则我就离家出走,我说到做到。”

    正说话的这位是气焰最嚣张的,就好像是三个人里面地位最高的,但是年纪看着倒像是其中一个女儿。

    她正是前不久刚刚和李丹阳联系过的张潇潇,大华叶老板的私生女。

    “潇潇啊,有话好好说,你先冷静一点。”

    这位好言相劝的美艳妇人当然就是叶老板养在外面的小老婆,张潇潇的母亲了。

    原本平日里一直和睦相处,关系极亲密的两母女,这两天几乎都像这样闹得不可开交。

    而引起两人矛盾的就是此时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小女生。

    说是小女生完全没错,小脸水嫩嫩的,素颜都显得皮肤超级好,一副朝气蓬勃青春洋溢的样子,看年岁应该还是个高中生。

    而且小姑娘估摸着不是胆子够大,就是心够大的,被张潇潇这样骂,她还能稳稳的坐在那里,只顾自己拿着手机打游戏,根本不管已经在一边吵翻了天的两个女人。

    “妈,你看看她那个德性,简直气死我了。”

    “潇潇,你先跟我进来,我们去房间说。”

    张潇潇的母亲,张素芬,好不容易才拉动自家女儿,把人带进了卧室。

    张素芬先是轻声细语的安抚了一阵后,才满脸正色的说道。

    “潇潇,张笑笑虽然比你小,但也是那个女人生的,你们早晚都是要以姐妹相称的。你看她那副冷热不进的样子,和她那个没用的姐姐不是一个级别的,年纪小小的就有这种城府,你不能跟她硬着来。”

    张潇潇还是不太淡定的反驳道,

    “妈,我们跟那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没什么瓜葛,平时都不见面的,她这个小女儿突然跑来这里,肯定是想跟我们闹啊,如果我们不主动出击,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她们口里说的那个女人正是叶老板正式合法的妻子,张玉梅。

    客厅里面坐着的那个,则是张玉梅的小女儿张笑笑。

    其实这么多年,张素芬和张潇潇一直都被叶老板养在外面,张潇潇现在都大学毕业了,张玉梅也一直都没有来找她们闹过。

    她的两个女儿,大的那个张艳霞前两年已经出嫁了,平日里碰到张潇潇和张素芬也都是绕着走的。外面这个小的,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念的是寄宿制的学校,如果不是她自报家门,张素芬都没有认出来小姑娘就是张玉梅的小女儿张笑笑。

    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突然间抽的什么疯,前两天不知道怎么就找上门来,然后一来就赖着不肯走。

    碰巧这几天叶老板去别处出差了,生意要紧,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所以就算张潇潇再闹腾着要把张笑笑赶走,张素芬也不能直接去找张玉梅把人来领走啊。而且她们还不能报警,说小姑娘非法入侵,这闹出去不要被人笑死的,更何况张笑笑毕竟也是叶老板的女儿,张素芬就算不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也不好直接把人赶出去。

    张素芬现在只盼着老叶赶紧回来,否则张潇潇天天这么闹,家里的东西都快被砸光了。她倒不是心疼那点钱,反正砸了,用老叶的卡刷了再买就是。

    只是张笑笑什么也不说,每天来一趟,一坐最起码一两个小时,什么也不干,就是坐在那里打游戏。

    这样安静无声的作态,张素芬更加搞不懂小姑娘到底是要做什么了,反倒觉得心慌慌的,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潇潇,这两天你先去住酒店。”

    “妈,那你也跟我一起去酒店住呗,省的她天天来,你看着不烦啊?”

    “那不行,万一这个张笑笑真的是张玉梅派来的,我还只能在家等着她来,不能让她找到由头。万一你爸回来之后,张笑笑加油添醋的说我们的不是,到时候你爸那边不好做。”

    张素芬毕竟为人母了,年纪大了想的更多。张潇潇这么多年在丽河一直横着走,就是仗着老叶宠她。小孩子可以不懂事,她这个做人小老婆的绝对不能给老叶惹是生非。

    她忍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装的温良恭谦,大方明事理,老叶才会因为内疚有补偿心理一直对她们母女好言好色,除了名分,吃穿用度钱财方面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这套大平层,就是前段时间老叶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丽河这样一套300多平的高级公寓,市价少说说也要上千万了。再加上她们原本住的那套三室的公寓也是在她名下的,也值不少钱。

    她自从二十岁不到就跟了老叶,一直就没有工作过,张潇潇虽说是大学毕业了,但是从小娇生惯养,除了玩什么都不会,以后也不可能找什么正经赚钱的工作的。

    所以,不管怎么样,老叶这个男人是必须抓住的。

    张素芬相信,只要她耐心等待,早晚有一天她可以进叶家的门。

    把这些轻重缓急跟女儿说清楚之后,两个人就从卧室里出去了。

    结果张笑笑已经不见踪影了。

    前面一直在佣人房里面没出来的陈嫂正在收拾东西。

    “陈嫂,她人呢?”

    张素芬赶紧问道。

    “张太太,我是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才出来看看的。”

    “然后我出来的时候,人就不在了。”

    “好的,你赶紧把这里收拾一下。”

    走了也好,小姑娘今天一大早跑过来的,现在差不多吃饭的点了,估计肚子饿所以才走了。

    没错,小姑娘的确是肚子饿了才走的,下楼后叫了辆出租车,车子直接往海德花园的别墅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