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7章 现在的小朋友啊 【万更】
    海德花园

    元月吃过午饭后,正带着奶茶他们在马场散步,顺便她正好去喂喂马,培养一下感情。

    “里拉,一会儿要不要放你出来溜溜弯啊?”

    元月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身心舒畅了,之前来丽河来的这么突然,她怎么会想到居然就一下子在这里住下了。

    这个小白金汉宫似的地方,她原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现在事情都解决之后,她心境好了看着总算没有那么别扭了。

    这两匹马元月之前还想着等他们走了,它们要怎么办,幸好尉池说了,到时候这两匹马都可以带回离岛养着。

    麦克隐在不远处的地方默默看着元月,身边站着另外一个女佣,就是之前尉夫人在的时候贴身照顾的小媛,原本是陪着尉夫人和管家一起出游了,昨天晚上刚回来别墅。

    其实小媛也是在离岛一起受训的队员,跟麦克是同一期的,她也是因为综合分差一点点没有达标,没能进入尉池的私人军事公司。

    小媛本来就是离岛的土著,就算没有顺利晋级,她也可以有很多其他的选择。不过因为小媛私心里爱慕着尉先生,所以就央求了宇文管家让她跟在他身边做了个文职。这次能来丽河,也是因为宇文管家的关系。

    只是宇文管家脑子精明的很,早就提前跟她说了,一旦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别说让元月看出来,让尉先生看出来的话,他也保不了她。

    好在,小媛对于尉池的爱慕之情纯粹就是属于那种粉丝爱慕偶像一个道理,她也不奢望某一天能成为尉池的什么人,只要是能近距离看着就满足了。

    “麦克,你说以后要是元月小姐哪天知道了尉先生是雇佣兵头目,她还会愿意嫁给他吗?”

    “小媛,嘘……”

    “你忘记了,我们在来之前,雷先生就叮嘱过我们,绝对不能让元月小姐看出一星半点的不对劲。”

    “尉先生要是知道有人刻意透露消息给元小姐的话,我们这一批所有人都要受罚的。”

    麦克的性子着实跟他的长相一点搭不到边,也不能说他胆子小,只是自从他见过尉先生真正的身手之后,他就把他奉为神衹了,尉先生的话就是唯一的命令。

    当然,来了丽河之后,雷先生说,如果尉先生和元小姐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让他听元小姐的,这样就算错了,尉先生事后也不会生气。

    像昨天早上那个事情,尉先生后来都没有迁怒于他,今天那位厉先生再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再像昨天那样生气了。

    果然,雷先生说的一点没错,麦克决定他以后要多巴结着元小姐才是。

    “小媛,我们来丽河的任务就是暗中保护元小姐。其他的不需要你多嘴。”

    正当麦克还在啰嗦的时候,他的话直接被小媛打断了。

    “麦克,你看那边小树林里是不是有个人影?”

    “啊?哪里哪里?”

    “我去保护元小姐,你赶紧过去看看。”

    他们前一批人就是因为保护元小姐不利,才被集体遣回离岛再次受训的,如果不是宇文管家建议,麦克和小媛都没有机会来的。

    但是他们来了之后一直都挺顺利的,海德别墅这里几乎都没有再来过什么外人。这会儿居然在后院这里有人偷跑进来。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两个人立马进入了战斗状态。

    “元小姐,我来帮你一起喂马吧。”

    小媛速度很快,一路小跑着就到了元月身边,正好她眼角瞄到,麦克高大但是极其灵活的身影也已经往小树林那里去了。

    只是没一会儿,那边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像是年轻小女生的声音。

    小媛心里暗骂,那个笨蛋麦克,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发生什么事情了?”

    元月当然也听见了,而且因为声音很大,可乐已经一个箭步冲过去了。

    等元月往那边走的时候,奶茶和雪碧也已经跑到了林子边上,正和可乐一起冲着麦克和他手里拎着的一个小女生狂吼狂叫。

    麦克人高马大的,拎着那个小女生就跟拎个小鸡仔一样,只是那个女生还不服输,手脚乱踢乱舞的还打到了麦克好几下。

    “麦克,你在做什么?你吓到元小姐了。”

    这个笨蛋,要用武力解决,也别当着元小姐的面啊。

    “麦克,你先把人放下来,这个小姑娘是谁?”

    元月倒是没有吓到,只是奇怪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个大怪物,大变态,快点把我放下来。”

    咦?这个声音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麦克把人放了下来,只是还拽着小女生的手臂没放。

    “元小姐,这个女生偷偷摸摸地躲在这里,被我看到了。”

    “我哪里有偷偷摸摸的躲起来,这里这么大片地方,又不是你家的,我凭什么不能在这里?”

    元月走近了两步,仔细看着小女生的脸,果然是她,前两天在旁边的森林公园碰到的那个女孩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的?

    元月直接开口说道,

    “这位同学,这里是很大一片地方,但都是私人产业。”

    “你这是又逃课了?”

    小女生抬起头看向说话的女人,我去,这么冤家路窄?

    这个意外跑错地方,被麦克当成坏人抓着的小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张笑笑。

    前面她打着车回到森林公园附近,原本打算吃个饭就偷溜回学校的,结果还没进餐厅的门,就看到大厅里面坐着学校最可怕的训导主任和另外两个老师。

    最惨的是训导主任那个胖老头也看到了她,她当然撒腿就跑,结果那几个老师直接饭也不吃了,一路追了过来。

    她没事就跑去森林公园瞎晃悠,所以对这里的地形还是很熟悉的,只是今天那些老师似乎是铁了心要抓她,所以她一个情急之下就翻墙爬到了这里。

    张笑笑哪里会想到翻过来是私人的地盘,这里那么一大片小树林呢。

    “这位阿姨,我这是来找你要手机的钱了。”

    “那天你男朋友把我手机摔烂了,如果不是我急着回去上课,我才不会就这样放你们走。”

    “今天正好,赶紧赔我钱,六千八,这数字吉利吧?”

    “如果你想凑个整的给我,也没问题。”

    小女生也是胆子大,今天她其实没翘课,他们年级正好安排了去博物馆听讲座,只是她偷偷溜了而已。所以刚才老师见她自己一个人在校外,才会追她的。

    小媛见元月似乎真的是认识这个小姑娘,看来真的就是个误打误撞跑错路的小朋友而已。

    不过又听她这么没礼貌的冲着元月大呼小叫的,小媛直接上去就想抽她嘴巴子。

    还好,被元月及时制止了。

    “小媛,你先退下。”

    “麦克,你也把人放开。”

    “是的,小姐。”

    张笑笑见两个人这么听元月的话,眼珠子四下一张望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那栋大别墅,居然还有个马场,果然是有钱人家。

    丽河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有钱的,她居然都不知道。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里的几大家族她都知道,也在各种场合见过,但是眼前这个衣着简单,眉眼平和的女人,她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到底是谁?”

    元月笑了笑没答话,果然就是个被宠坏的泼皮孩子而已。

    “擅闯了人家的地方,你总要先自报家门吧?”

    “还是你不敢?怕我去找你家长?”

    小女生闻言直接受刺激了。

    “哼,我怕你啊?”

    “跟你直说好了,我爸就是大华集团的董事长,叶天明。”

    大华?叶老板?

    呵呵,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我还真的认识你爸爸。”

    “麦克,你去找雷先生,就说叶老板的女儿在我们这里。”

    “然后让他打电话通知叶老板把人来接走。”

    这女人认识她爸?居然还要直接打电话通知他?

    那可不行,最近她做的坏事可不少,如果再被他知道她还擅闯民宅,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最主要,她要教训张素芬那对母女的事情,就彻底没戏了。

    “阿姨,阿姨…。”

    “哦,不对,元姐姐!”

    “既然你跟我爸认识,我就不用你赔我那个手机的钱了。”

    “还有,我自己认得回家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们给我爸打电话了。”

    说完,张笑笑就想脚底抹油,结果,她的小动作没有逃过麦克的眼睛,他直接一个伸手又抓住了她的衣服后领。

    “我们元小姐还没发话呢,你想跑去哪里?”

    “我……”

    突然间,一阵“雷声”巨响,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肚子饿成什么样了,居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元月好笑的看着瞬间羞红了小脸的女生,示意麦克松手。

    “好了,知道你认识回家的路,我不通知你爸了。”

    “不过,你走之前,赏脸在我这里吃个饭吧?否则就显得我们不会待客了。”

    “小媛,你去厨房让人准备些饭菜送来餐厅。”

    “好的,元小姐。”

    张笑笑本来性子也是个自来熟的,而且经过这么一闹,她觉得这个元小姐看着还挺顺眼的,于是也不想着跑了,直接跟着她就进了别墅。

    一路走进餐厅,张笑笑从小见惯了自家老爸那种财大气粗的作风,但是跟这个元小姐家一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啊。

    “元姐姐,看来你真的是很有钱啊。”

    “我之前怎么没有在丽河见过你呢?”

    元月微微一笑,径自坐到了窗户边的沙发上,奶茶和雪碧也了过去,趴在她脚边,可乐就直接一跃跳上了飘窗,直接趴倒在垫子上开始晒太阳。

    张笑笑见三只大狗都长的很漂亮,毛色又亮,走过去上手就想摸。

    没想到,她选的平时最软萌的奶茶直接一个张嘴就呼了她。

    把张笑笑吓的直接一个后退,差点摔倒在地。

    “他们跟你还不熟,千万别乱上手,会咬人的。”

    尤其经过刚才的情形,三只狗狗肯定没有那么容易接受这个“外来者”。

    张笑笑被狗呼了倒也没生气,只是乖乖地站到一边去了。

    “我就知道你爸爸是叶老板了,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笑笑,就是笑容的笑。”

    张笑笑说完,就露出了一个甜美无比的微笑。

    “这个名字真的是挺适合你的。”

    “对吧?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这么说。”

    只是最近值得她真心露出笑容的事情越来越少了,自从她发现了她爸居然在外面还有一个家庭之后,张笑笑原本心目中那个慈父的形象还有她那个完美的家庭就彻底崩塌了。

    只能说叶老板在张潇潇之后,还跟原配张玉梅又生了她这个最小的女儿,两个人还是有一些感情在的。

    叶老板为了尽享齐人之福,就想着尽量两碗水端平,所以对这个小女儿也非常好。只是为了保密工作,从小就把她送到了寄宿制的学校,这样万一偶尔张玉梅跟他吵起来,也不会传到这个小女儿的耳朵里。

    只可惜那天,张笑笑的一个闺蜜朋友,她的男朋友说有个土豪小姐办生日宴请客,让她们跟着一起去,说是人越多越热闹。

    张笑笑平日里本来就爱玩,而且寄宿学校管的太严,正愁没机会high,就跟着一起去了。

    结果,那个生日趴就是张潇潇办的,直接在丽河最豪华的夜店包了场。在场的什么人都有,除了张潇潇平时一起玩闹的富二代公子哥,就是他们这群八竿子打不着的就是去蹭吃蹭喝蹭玩的小朋友。

    第一次去夜店,本来张笑笑玩的可高兴了,直到听到旁边有人在那里眼红张潇潇的阔气,骂了一句,“不就是个小三生的私生女么?还好意思这么嚣张的大动干戈开生日宴。”

    张笑笑好奇多问了一句,才发现,那个包养了小三生了这个私生女的居然就是她的老板。丽河只有一个大华集团,只有一个叶老板,所以肯定错不了。

    她第一反应就想冲过去揍人,最后被闺蜜和她男朋友拖走了。那种场合下,她如果动手,肯定是要吃亏的。

    张笑笑回到宿舍哭了一个晚上,然后就想明白一件事情,既然这么多外人都知道张潇潇的存在,那她自己的妈还有姐姐肯定也知道。

    就她一个人傻傻地被蒙在鼓里,张笑笑伤心过后就只剩下火气了。于是,她就一边打听张潇潇的情况,一边开始计划她的复仇大计。

    元月看到张笑笑的小脸一垮,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多问。

    正好小媛端着餐盘进来,元月就让张笑笑先去吃东西。

    小女生是真的饿了,一顿狼吞虎咽,吃的完全不顾及形象。

    不知道怎么,元月在一边看着突然想到了季桀那个小朋友。

    话说起来,她好久没联系季老爷子了。去离岛之前,她肯定要回山上一次整理东西的,到时候应该去看看他们告个别。

    “元姐姐,元姐姐。”

    “我吃好了。”

    元月听到张笑笑叫她,回过神来,才看到张笑笑已经把三菜一汤外加一碗米饭扫的干干净净。

    “吃饱了没?”

    “嗯,超级饱。你家厨师菜做的不错,有点水平。”

    “那我替他谢谢你。”

    “好了,你吃完赶紧回学校吧。”

    “省的你们老师罚你。”

    “他们才不敢。”

    “最多就是跟我爸我妈打小报告。”

    哎呀,好像不小心说漏嘴了。

    看张笑笑突然闭嘴,眼神游离的样子,元月直接起身送她出去。

    “好了,我上次就猜到你是哪个学校的了。”

    “你学校就在附近,赶紧回去吧,这个点回去还能赶上下午的课。”

    这个元小姐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张笑笑真是对她另眼相看了,不光是看着顺眼,脑子也很灵光嘛~不像她那些老师,每次都被她整的团团转。

    看来以后她没事就可以来这里找她玩,顺便蹭个饭什么的。

    “不要想着以后还能爬墙出来,到这里蹭饭什么的。”

    哇靠,连我脑袋里想什么都能猜到?

    张笑笑真是很想知道这个元小姐到底什么来头。

    “小媛,送张小姐出去。”

    元月本来是想让司机直接送她回学校的,不过她实在也不想多管人家的闲事,留人吃顿饭已经算是给叶老板面子了。

    看张笑笑刚才那个神态,她这个年纪的小朋友,谈个恋爱分手了不稀奇,绝对不会露出那么伤心哀愁的表情。只能是因为家里父母的事情,再加上叶老板那个人,元月只是见过两次面,看人就不是个什么安分守己的,元月估摸着就是他在外面养小三小四被张笑笑知道了。

    晚上等尉池和雷霆回来之后,元月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道一下这个事情,就在饭桌上提起了张笑笑。

    “我这么说只是怕万一叶老板以后问起。”

    “不过我估计张笑笑不会主动跟她爸说逃学的事情,所以叶老板不问的话,你们就假装不知道吧。”

    尉池点点头继续吃饭,反正这种小事他压根不会放在心上。

    倒是雷霆多说了一句,“元月,我发现你好像很会把控小朋友的心理呀?”

    说道这个,尉池眼神微变,的确好像是的。

    “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之前的工作就是一直跟这些小朋友打交道的。”

    对哦,雷霆暗搓搓骂了自己一句傻,之前他和尉池都看过元月的调查报告,里面写了元月之前的职业的。

    “大学毕业回国后,我就一直在一家国际学校做升学指导的。”

    雷霆呵呵呵一笑,“是哦?”

    这白痴的回应直接遭来了尉池的白眼。

    “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因为你们都没有问啊,所以我也就没有刻意说了。”

    尉池只想掐死雷霆,这种时候多说多错,闭嘴就行了。

    其实就是因为关于元月的很多事情他们都提前知道了,所以就连尉池有的时候也会忘记要假装。

    像这种情况,元月估计就会觉得作为男朋友,他居然都不好奇自己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

    尉池的猜想没错,元月此刻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你当时自己一个人住在山上,这么喜欢清静的,肯定不会想要别人打探你的隐私。”

    “后来嘛,你之前做什么都不重要了,以后只需要专心做尉太太就行了。”

    这话锋转的,雷霆猝不及防的又被喂了一大把狗粮,直呛得嘴里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

    元月则是低头咳嗽了两声,继续吃饭,也不好意思继续搭尉爷的腔了,就怕他再说点什么不要脸的话出来。

    心气顺了,日子过的就尤其得快。

    安德森博士已经给元月做了初步的诊断,然后进行了第一次的治疗。

    为了尊重病人的隐私,安德森博士恪守自己的职业操守,就连尉池也不知道具体的治疗细节,元月为了安慰男人焦急的心情,同意让安德森博士给他看了诊断报告。

    报告上面显示,元月这次只是突发了抑郁的情绪,评估的等级达不到抑郁症的状态,但是鉴于元月有过抑郁症的病史,安德森博士还是制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

    元月每周都需要进行一次心理治疗,而且安德森博士建议她尽快去离岛,那里的自然环境更加适合舒缓元月的情绪,治疗效果也会更好一些。

    好在订婚宴就在两天后了,尉池都让雷霆安排好了,宴会一结束,他们就直奔机场,然后坐私人飞机回离岛。

    所以趁着今天,元月直接就要先回一趟堇州山上,然后再去看看季老爷子和季桀。

    正好边华她们也来了,可以陪着她一起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有三个闺蜜陪着,尉池当然也就不用陪着一起去了,只是派了司机开车载她们回去。因为元月想带着奶茶他们一起回去溜一圈,所以司机直接去弄了一辆加长版的悍马。

    元月带着三只狗子上车的时候,直接眼晕了一下,粉红色的悍马,要不要这么骚包……

    边华她们三个女人则是兴奋地猛拍照。

    “不准发朋友圈啊,这么浮夸。”

    元月知道边华她们的微信好友里面很多之前高中的同学,所以这次刻意提醒了来丽河参加订婚宴的事情,照片随便拍,就是不能发朋友圈。

    “月亮,就你不爱秀,你看看那些一天到晚在网上po名包名车的,还有那些没事就喜欢晒旅行照片的。”

    “就是啊,哪像我跟巧薇,只能晒晒自己家娃。”

    听到邓洁和巧薇的话,边华直接哈哈大笑。

    “哎呀,你们两个,傻不傻。”

    “元月不让发只是因为不想人家知道她而已。你们发了不说这是元月,就说我们自己出来度假了,不就行了。”

    “对啊!还是边华你聪明。”

    虚荣心人人都有,偶尔炫耀分享一下也没什么,只是元月不喜欢折腾而已。

    边华这么一提醒,元月点点头也不拦着了。

    于是,从丽河回堇州山上的一路上,这三个人就忙着拍照修图了,加上之前在海德花园拍的照片,快把三个人弄的选择困难症了。

    很快车子稳稳地停在院子门口,三只狗子已经兴奋的不行了。

    重新回到这里,其实明明没有离开很久,元月却觉得的好像自己走了一年半载似得。

    春暖花开,茶馆门外的两株桃树居然都已经开花了,粉色的花瓣撒了满地,非常漂亮。

    山上果然还是春夏两个季节最美,温度也最为舒适了。

    其实东西没有多少可以收拾的,听从安德森博士的建议,元月拿了一个行李箱,装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还有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然后边华她们把冰箱里的食物饮料这些处理了一下,最后元月还拿了另外一个大箱子把狗狗们吃的狗粮和零食装了进去,去离岛少说说至少两三个月,这些不能浪费了。

    “元月,你护照什么的都带了吗?”

    “嗯,已经放包里了。”

    里里外外又检查了一下之后,元月最后去到院子里,司机赶紧过来把行李箱先拿了出去。

    “奶茶,可乐,我们要走咯,下次回来还要一段时间呢。”

    元月随即又摸了摸雪碧的大脑门,“雪碧,你下次回来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边华,帮我跟三只狗狗拍张照片吧。”

    “嗯嗯,你带着他们过去,你坐平台上,三只围着趴你脚边上。”

    最后的照片效果很不错,元月在中间,搂着蹲坐在草坪上的雪碧,奶茶和可乐就一左一右挨在元月的身边趴着。

    “元月,不是说尉砚会跟你们一起去离岛的吗?”

    “雪碧暂时都还在的啦,你别伤心了。”

    毕竟养了两年了,元月实在是舍不得雪碧啊,现在猛地想到这有可能是雪碧最后一次在这个院子里面玩耍了,元月一个忍不住就想掉眼泪。

    “你啊,平时什么事你都哭不出来,一碰到这三只,眼泪就跟水龙头似的。”

    被边华故意取笑,元月也没心思跟她生气,只顾着抱着雪碧默默地流眼泪。

    最后巧薇过去把人拉起来,直往外走。

    “好啦,你一会儿不是还要去见季老爷子,你哭的眼睛肿了像什么样子,人家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巧薇的这句话倒是说在点上了,元月瞬间抽噎着收住了泪水,小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

    等她们和三只狗子都上了车,司机启动车子,悍马缓缓地开出了路口然后往山下开去。

    季老爷子现在就住在堇州市里,前面元月提前打过电话了,等她到的时候,季桀已经在公寓楼下等着了。

    边华她们就在车里等着,元月只带了三只狗上去。

    季老爷子家里就只有他和季桀两个人,外加上一个住家的阿姨还有司机,搬回堇州市里就买了这套大平层,将近400平米,因为就在市区,季老爷子平时去公司也方便。

    “季爷爷,好久不见,您面色看着不错!”

    “是是是,我身体一直都挺好的。”

    知道元月这次来是要告别,季老爷子还真是不太舍得。

    因为订婚的事情不算是百分之百真的,所以元月并没有邀请季老爷子和季桀。

    “季爷爷,我跟尉池去离岛住一段时间,散散心。”

    “估计八九月份的时候就能回来这里了,夏天山上凉快。”

    “元月,你如果暑假结束才回来的话,我可能就已经出国了啊。”

    季桀原本还在陪着狗子们玩,听到元月要去这么久,语气有点不高兴了。

    “不会的,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我一定会去给你送行的。”

    “真的吗?”

    “爷爷,那我不提前去了,就定开学前两天的就好了。”

    原本季桀已经定了八月底的机票,想开学前先过去玩一圈的。

    听到孙子要晚走些时候,季老爷子当然高兴。

    “好好好,我让人把机票改一下。”

    “元月,出发日期我这两天发给你,你一定要提前回来啊。”

    会的,季老爷子和季桀这两年帮了她这么多,这点人情元月一定要做的。

    “季爷爷,我把院子的钥匙留给您,麻烦您隔段时间帮我去看一眼。”

    元月把钥匙拿出来,季桀直接伸手接了过去。

    “放心吧,我会陪爷爷一起去的。”

    “谢谢你,季桀。”

    一段日子不见,季桀好像又长高了一些,身材也壮硕了不少。

    “对了,雷霆让我给你带了一个东西。”

    元月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了,赶紧从包里拿出一个半大不小的盒子。

    “这什么呀?”

    季桀嘴里嘀咕着,那个雷霆能给自己带什么好东西?

    他不报什么希望的把盒子打开,结果真的是个大惊喜,居然是他一直在找的一个手办,这可是绝版了的啊!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元月看季桀的表情就知道雷霆送对礼物了。这一对还真的是越看越有爱!

    “雷霆说,让你不要太感动了。”

    哼,居然还让元月带这种话给他,季桀本来是挺激动的,但是瞬间又想打人了。

    雷霆都不在这里,看不到季桀这么有趣的表情真是可惜啊。

    元月心里哀叹着,低头看了眼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季爷爷,我朋友她们陪我回来收拾行李,所以还在楼下等着。”

    “我就先走了,等我回来再来看您。”

    “好的,元月啊,出门自己多注意着点。”

    “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嗯,季爷爷,我先走了。”

    元月觉得自己今天的泪腺有点发达,赶快匆忙转身,省的季爷爷看到她哭。

    电梯里,季桀从口袋里面摸了一会儿,结果都没搜到一张纸巾。

    元月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的脸就撞进了一个暖呼呼硬邦邦的胸膛。

    “季桀,你做什么?”

    “没有纸巾,直接借我衣服给你擦。”

    “我早上刚换的,很干净。”

    这是重点么,真是的。

    元月手臂一撑,借力从季桀怀里抬起头然后站直了身子。

    “不用了,我又没哭。”

    “你这眼泪都留到下巴了,还说没哭。”

    季桀就是个不知道拒绝为何物的小朋友,这次直接手掌抚了上来,男生修长细滑的指腹抹过她的脸颊和下巴。

    元月被弄的一个傻愣。

    “等我大学毕业。”

    “不用四年,最多两年,我一定回来找你。”

    什么意思?

    男生独特清脆的嗓音在小小的电梯里显得特别清晰,但是传到元月的耳朵里却远的像是从天边传过来的。

    叮一声电梯到了一楼。

    季桀牵着可乐和雪碧直接出去了,元月还傻站在那里,奶茶的牵引绳一紧,她才回过神,赶紧跨出电梯。

    先让三只狗狗上了车,季桀对着元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伸开双臂。

    “元月,我们抱一个吧,万一你来不及回来送我。”

    不等元月反应,大男生就直接上前把她搂进了怀里。

    车上的人看到季桀的动作心思各异,好在男生很快就放开了元月,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等她坐回车上,司机启动车子,边华暗搓搓地凑到元月身边。

    “季桀小朋友,看来是对你余情未了啊。”

    “边华,你别瞎说。”

    听到两人的对话,巧薇和邓洁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我敢打赌,你肯定是季桀的初恋女神,我刚才都注意到他那个不舍又爱恋的眼神啦。”

    “边华,你再乱讲。”

    另外两个也是不怕事多的,盯着边华问到底这个季桀和元月有什么事情。

    “行啦,季桀就是个小朋友,我刚来堇州的时候,是他爷爷把山上的院子卖给了我,还帮了我不少忙。”

    “不是,我跟你们说,上次……”

    “边华!”

    元月低声呵斥了一句,眼神故意扫了一下前面的驾驶座位。

    三个女人立马会意,赶紧叉开话题聊起了刚才发朋友圈的事情。

    边华暗暗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她真的是蠢,怎么忘了前面还有个司机。

    他估计也看到季桀最后抱元月那一下了吧。真是糟糕,尉爷那个醋坛子打翻了可是不太容易哄好。

    元月暂时没什么心情理会自己的三个闺蜜,她脑袋里还在回荡着季桀刚才抱着她时说的那句话。

    “一定要等我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被边华的玩笑话说中了?

    可是季桀跟她差了十岁呢,她刚来堇州的时候,季桀才刚刚初中毕业,真的是个小毛孩。

    不可能,元月在心里摇了摇头。

    算了,她只能当没有听到了。

    忽然觉得有点累,元月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结果,她这一睡直接就睡到了丽河。

    等她醒过来时,车子都已经快开进海德花园了。

    “元月,你很累啊?睡得这么熟。”

    “嗯,这两天睡得有点少。”

    “嘿嘿,不会是尉爷晚上没让你睡多少吧?”

    边华几句话就开始没正经了,元月直接白了她一眼。

    她们哪知道元月和尉池暂时处于分手的状态,尉爷早就搬去客房了。

    元月没睡饱是因为她自己有点失眠,加上尉夫人回来了,她这两天都早起做早餐的关系。

    不过关于这些,元月肯定不能说,省的她们三个人吓到。

    尉池和她的约定,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知道。

    甚至连雷霆,尉池也都没有说。

    看到她们车子回来,尉池自己迎了出来。

    “累不累?”

    这种借着外人在,可以跟元月亲密接触的机会,尉爷是不会放过的。

    只是他知道把握好度,不会太过分,最多就是拉个小手,搂个腰之类的。

    一行人往别墅里面走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身后一阵呼喊。

    “等等,元姐姐。”

    元姐姐?会这么叫她的好像只有一个人。

    尉池跟着元月一起转头望去。

    穿着一身校服,但是衣领和裙子下摆都被弄的脏兮兮的张笑笑一路狂奔过来。

    等靠近元月身前的时候也没有刹车停下,直接扑进了小女人的怀里。

    这力气大的,如果不是因为尉池在背后撑着,并且搂住了元月的肩膀,小女人搞不好直接就被撞到地上了。

    元月自己也被撞懵了,只觉得胸口被压的生疼。

    “张笑笑!”

    “有什么事好好说,你先放开我。”

    小女生扑在自己怀里,手臂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腰。

    “我不,有人欺负我,你一定要帮我。”

    尉池闻言,眼神一个冷下来,直接伸手拉住小女生的手臂,把她从元月的怀里拉了出去。

    张笑笑吃痛,抬头才看到拉着她的人是一个大男人,长的很好看,但是脸色却异常不和善。

    “你是谁?”

    “我找元姐姐,关你什么事?”

    边华一众人在旁边看的胆战心惊,这个小女生胆子够大,居然敢直接吼尉爷。

    不等尉池开口,元月反手拉住了男人的手掌,示意他先别生气。

    张笑笑这一身狼狈的应该是碰到了什么事情,不管怎么说,她们也算是见过两次了,就算是碰到一个陌生小女生,这副模样,于情于理也要先问问发生什么事了。

    “张笑笑,你这是怎么了?”

    “先跟我进来,慢慢说。”

    元月安抚的拍拍尉池的手臂,然后走上前一步拉起小女生的手往别墅里面走。

    “边华,你们先在楼下等我一下。”

    元月直接把人带去了卧室,能怎么办,总归要先找个安静方便说话的地方,然后还得让小姑娘换个衣服。

    结果,一进门,张笑笑二话不说,抱着元月直接嚎着嗓子大哭起来。

    元月听得心肝一颤。

    倒不是心疼小女生,而是因为她觉得张笑笑哭的太吓人了,不过这哭声不像是被那种欺负了,估计还是她父母的事情。

    替张笑笑庆幸的同时,元月有点同情自己,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一个季桀乱说话搞得她心神不宁,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张笑笑又突然跑来找她哭诉。

    现在的小朋友真的是越来越彪悍,越来越看不懂他们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