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8章 没有肉吃
    海德花园

    “呜呜呜…啊啊啊…”

    张笑笑真的是不光会笑,还特别会哭,元月看着垃圾桶里面已经扔满了,直接扔到地上的纸巾,小女生手里捧着的这一盒抽纸看着都不够她用的。

    小朋友的情绪也真的是太丰富了,体力也是好,这都快哭了快个把小时了,都不见她停下来喘口气。

    情绪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很神奇,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

    发泄到一个点,过了就好了。

    所以张笑笑突然间就收住了,连抽噎都没有,唰一下抽起纸巾盒里最后一张纸,狠狠的清了一下鼻涕。

    肿着大眼泡,小女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大工程似的。眼里除了还带着点残留的水意,已经完全没有伤心不悦了。

    元月就这样看着她,也没有马上开口,实在是她看着张笑笑哭到现在,坐的腰都有点酸了。

    “元姐姐,谢谢你。”

    “谢我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

    光是看你哭了……

    “我每次一哭一闹,我妈我姐先是狠命劝,我不听就开始数落我,最后我还不理,她们就让我滚回房间呆着。”

    张笑笑这话说的,元月都可以亲身感受到她妈妈还有姐姐的无奈了。

    “你比较好,就让我哭,其实我就是想有个人看着,听着,知道我伤心了就好。”

    “可是我妈她们一点都不懂,就知道说我。”

    “元姐姐,你说,人伤心了,不就得哭,得发泄出来吗?”

    “你看我,原来难过的觉得自己快死了,现在哭爽了,我就没事啦!”

    见张笑笑说到这里眼里都已经带笑了,元月忽然觉得这小朋友讲的话还颇有些道理,比很多年长的都想的透彻。

    “行,既然你没事了,那我们先找件衣服给你换?”

    “好。”

    “元姐姐,你人真好。”

    张笑笑心情好的时候,嘴巴非常甜,哄起来人绝对是把好手。

    两人去到衣帽间,小女生一看这架势,眼睛都放光了。

    “元姐姐,看来你真的是有钱人啊。”

    “这么多限量版的衣服,还有鞋子。”

    “哇塞,还有这个包包,我姐想了很久了,可惜一直没买到。”

    来丽河之后,元月的衣橱都是尉池找专人打理的,除了她平时常穿的家居服,很多比较正式的裙子都还是新的,她都没穿过。

    那几十双鞋子也是,她常穿的就是几双舒适度比较高的。

    还有那柜子上摆着的两排包包,这个是最夸张的,边华她们那天来的时候都直接惊呆了,因为这十几个包加起来都够在丽河买套两室的小公寓了。

    “元姐姐,我可以自己挑件衣服换吗?”

    小女生都爱美,看到这样的衣橱,心里都在痒。

    “嗯。”

    得到元月的首肯,张笑笑立马咧嘴一笑,一改刚才的愁容开始兴奋的挑起了衣服。

    “这件可以吗?”

    元月看看她手里那条裙子,漂亮是挺漂亮的,款式颜色也挺配她的,只是这裙子明显更加适合参加活动晚宴的时候穿,现在换上也不是很妥当。

    “找件现在能穿的,这条裙子不合适。”

    “哦。”

    张笑笑扁扁嘴,把裙子重新挂了回去,再重新翻翻找找,最后拿起一条中规中矩的牛仔九分裤还有一件oversize的衬衫。

    元月点点头表示认可。

    等小女生换衣服的空档,元月找了个袋子把她换下来的校服装起来,另外又拿了个袋子,把她刚才看中的那条裙子放了进去。

    张笑笑见状,马上就冲着她说了句谢谢。

    “元姐姐,你对我真好。”

    换好衣服,元月直接带着人就往门外走。

    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张笑笑好奇的问道,

    “元姐姐,你都不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吗?”

    “你想告诉我的话,就说吧。”

    元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

    小女生做纠结状,因为事情关乎她父母的名誉问题,所以她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告诉元月,前面自己一着急就跑来找她了,其实张笑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第一时间想到了她。

    “走吧,你现在还是先乖乖地回去上课。”

    元月径自走下楼,张笑笑慢慢地跟在她身后。

    一直把她送到别墅门口,元月叫来司机让她送张笑笑回学校。

    “张笑笑,有些事靠你一己之力是解决不了的。”

    “大人犯的错,不需要你来承担。”

    “元姐姐,你的意思是说,大人的问题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是的。”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司机把车子开了过来,元月看着张笑笑坐上车,挥手跟她告别。

    等元月转身时,麦克已经在一边候着了。

    “元小姐,您的朋友她们都在中庭那里。”

    “好的。”

    “尉夫人回来了吗?”

    “还没有。”

    尉夫人今天一早就出门了,说是想出去逛逛。

    “你打电话问问小媛,尉夫人晚上是不是要回来用餐。”

    “好的,元小姐。”

    等元月去到中庭的时候,边华她们几个正在喝茶用点心,雷霆也在一边坐着。

    “雷霆,你给季桀的礼物我送到了,他很喜欢,说谢谢你。”

    “真的啊?这个臭小子,我前面还发消息问他来着,居然不回我。”

    雷霆站起身,直接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拉开落地门窗走了出去,看样子是给季桀打电话去了。

    元月一坐下来,奶茶跟可乐就贴上来求摸。

    雪碧一回来就去找尉砚去了,估计这会儿在他房间。

    边华看元月就一个人进来了,就问道,

    “刚才那个小女生谁啊?”

    “胆子够大的,居然敢凶尉爷。”

    元月无奈一笑。

    “是尉池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

    “啊?那她还敢那样对尉爷?”

    “小女生嘛,她还在念高中。”

    “哦…。被宠坏的千金小姐。”

    巧薇和邓洁闻言,都来了兴趣。

    “她前面哭成那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元月看着眼前三张充满着八卦气息的脸。

    “她没说。”

    “什么?那你们在楼上呆了这么久都干嘛了?”

    “她去到房间就开始哭,一直哭到刚才。”

    “等她情绪稳定了,我让她换了个干净的衣服,就让她回去了。”

    元月这也是实话实说,只是边华她们有点难以置信。

    “人家特意跑来找你,结果你就这样让她走了啊?”

    “那不然呢?小朋友闹闹脾气而已,你们以为能有多大的事情。”

    “而且,我跟她也不熟悉,今天也就是第三次见面。”

    这下,三个人更加怀疑元月的话了。

    刚才那个小女生冲过来抱住元月的架势简直是把她当成救星一样,那一声元姐姐叫的。

    “行了,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隐瞒你们吗?”

    也是,一个小女生而已。

    边华突然发话了。

    “哎呀,我们三个傻不傻,都忘记元月之前是做什么的了。”

    “她以前可是天天跟高中生打交道的,哄孩子有一套。”

    “对哦!我们怎么忽略了这个。”

    “那是怪不得了。”

    边华这么一说,巧薇和邓洁很快就换过话题,继续聊其他的了。

    这时,麦克走了过来。

    “元小姐,小媛说尉夫人一会儿就到别墅了。”

    “好的。”

    元月低头看了眼手表,马上就六点了,她得去厨房间看看。

    尉夫人之前点的菜,就还剩一个卤鸭舌,她今天起了个大早做了一大盆,一会儿晚餐正好可以吃。

    “元月,你那个未来婆婆气质真是好,果然贵妇人就是不一样。”

    说话的是邓洁,语气里都是羡慕。

    巧薇也点头附和着。

    “真的,哪像我们两个的婆婆,又泼辣,又不讲道理。”

    都说婆媳相处不容易,元月之前也没有少听巧薇和邓洁吐槽抱怨。

    这方面,边华暂时没有发言权,反正她跟自己老妈都没有怎么处好,三天两头要吵一架,更不用想象以后万一要有了婆婆会是个什么情形。

    不过,这次边华来了见到尉夫人之后,倒是也没有再提采访的事情了。元月也还没来得及问她。

    “行了,你们这次来就是好好散心,不要想家里那些琐事了啊。”

    元月劝了几句,然后起身就去厨房了。

    晚餐的时候,尉夫人对元月做的卤鸭舌赞不绝口,这是元月做的所有菜里面,她最喜欢的一道了。

    “伯母,您喜欢就好。”

    “嗯嗯,真是不错。”

    看着自家母亲难得不怎么顾忌形象的大啖美食,还是鸭舌头这种冷菜零嘴类吃相不会很好看的,尉砚和尉池默默地相视一笑。

    订婚宴前,别墅里人多,尉池和元月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乎就没有了。

    前面张笑笑突然间跑来找元月的事情,晚餐的时候也不方便提,所以尉池等大家都回房间休息后,就给元月发了条消息让她去他房间。

    收到消息的时候,元月刚洗完澡出来。她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边华她们来了之后就直接跟她一起住在主卧室,反正这个房间很大,临时再摆了个双人床也有足够的空间。

    她们第一天来的时候还好奇尉池居然没跟元月睡一个房间,元月就解释说因为尉夫人在,所以尉池就临时搬去了客房。

    这两天边华她们也都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来,元月想着这会儿如果突然说尉池找她,不知道她们又要口无遮拦地说些什么浑话了。

    元月拿着手机傻站在贵妃椅边上,边华眼睛尖早就注意到了。她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缓缓说道,

    “哎呀,某位爷是不是忍不住了?”

    “想让你过去陪\/睡啊?”

    听到边华的话,另外两个原本已经躺倒了专心刷手机的也突然来了精神。

    “月亮,那你赶紧去吧,反正你都洗香香了。”

    “没错没错,赶紧去给尉爷侍寝。”

    三个人女人你一句,我一句,调侃的起劲的不得了。

    元月虽然早料到了,但是也没办法,只能红着一张小脸,拿了件外套就往外走。

    尉池住的客房也在二楼,就在尉夫人的隔壁,元月先是站在自己房门口给尉池发了个消息说她现在就过去,让他开门,再轻手轻脚的走到他门口等着。

    尉池看到消息,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过去拉开房门,果然就看到小女人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

    一见他开门,元月立马就闪身进了房间,然后轻声叮嘱着。

    “你关门小声一点。”

    结果,男人似乎是故意跟她作对,砰一声,关门的声音不算大,但是也足够让隔壁听到了。

    “做什么偷偷摸摸地?”

    “你干什么坏事了?”

    刚才已经被边华她们调侃了一顿,跑来这里还要继续被尉池戏弄,元月直接小脸一沉。

    “我回去了。”

    好不容易才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哪能这么快放人回去,尉爷立马摆正态度。

    “好了好了,我有正事要问你的。”

    元月往里面走了一些,环顾四周,最后还是选择站着比较安全。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尉池的客房,和其他间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床单被套什么是男人喜欢的色调,空气中此刻正弥漫着他惯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尉池见元月站在那里,走过去直接拉过她的手臂,把人带到沙发上坐下。

    “站着不累么?”

    还好她坐下后,尉池就把手松开了,元月于是不着痕迹的稍微往边上挪了一丢丢,然后开口道,

    “有一点,所以你有事快点说,我想早点回去睡觉。”

    “你眼睛有点肿,这两天是不是都没睡好?”

    尉池问过安德森博士,充足优质的睡眠对元月的心理治疗有很好的帮助。

    “还好。”

    除了没怎么睡好,元月也不能说下午因为雪碧和季爷爷所以哭了一通。

    “真的睡不好的话,可以让安德森博士给你开一些药,他那里有副作用少的助眠药。”

    “嗯,我知道了。”

    “前面那个张笑笑来找你,是发生了什么事?”

    元月知道尉池肯定会问这个。

    “她就光哭了,最后她没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也就没问她。”

    “我猜估计是因为她父母的事情。”

    尉池听到元月这么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个叶老板,生活作风不太好。”

    “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女,叫张潇潇。”

    这个事情,尉池来丽河没多久,就在不同的场合听到过了不止一次了,似乎是个公开的秘密。

    原来如此,元月想果然跟自己猜的没大差。

    “张笑笑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吧。”

    “嗯,她是大华的千金,丽河也没几个人敢欺负她。”

    尉池其实无所谓张笑笑发生什么事,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小女生怎么会来找元月。

    知道尉池后面还想问什么,元月就直接替他解惑了。

    “她说没有人可以听她哭,她就跑来找我了。”

    “张笑笑年纪不大,还是挺有自己想法的。”

    “不过她的事情我没多问,反正我也帮不到什么忙。”

    尉池闻言,眼神闪了闪。

    叶老板的这个小女儿倒是挺有眼光的,看出了元月的好,心情不好想寻求安慰就直接跑来这里找人。

    不过,尉池可不希望元月被意外牵扯进叶家的那些破事里面。叶老板自己不安分,家里一个外面养着n多个,那些女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是她们再吵再闹也都是叶老板的事情。

    幸好订婚宴后天就举行了,一结束,他就可以带元月回离岛了,尉池自己在这里也是呆够了。

    “好啦,没其他事情,我就先回房间了。”

    元月打了个哈欠,她是真的有点困了,趁这会儿回去好睡觉,否则晚点万一又要失眠。

    尉池看着小女人打完哈欠后眼角溢出的点点湿意,加上满脸爱困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可爱。

    距离上一次的亲密关系已经十几天了,之前元月情绪不好,尉池当然也就没有那个心思。

    最近几天元月已经慢慢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而且边华她们来了之后,她的笑容也明显变多了。看她这样,尉池也就放心不少。然后心里的那份忧心忡忡被冲淡之后,其他的心思就被提起来了。

    尤其现在在这种单独的卧室空间,旁边就有个大床,小女人洗的香喷喷的,虽然披着外套,但是睡衣遮不住胸前的弧度,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还能看到那点点白嫩嫩的肌肤。

    尉池赶紧移开视线往上看,可惜抬眼瞬间又看到元月刚刚掩嘴打完一个哈欠,小手一放下,只见小女人迷蒙的双眼变得更为水润,微微张开的唇瓣看着更是红润诱人,尉池的手指像是有自主意识一般直接就抚了上去。

    “嗯……尉池,你干什么呀?”

    元月不开口还好,这种时候再让他听到她轻轻柔柔又带点慵懒鼻音的说话声,尉池一个忍不住都想直接凑上去把人压倒在这沙发上了。

    估计是感受到了男人的情绪变化,元月一个伸手就握住了尉池结实的手臂。

    “我,我先回去了。”

    元月想起身,可是尉池哪会这么轻易放人。

    “等一下,你确定要让我一直饿着?”

    “饿太久…可是会死人的。”

    搁在以前,元月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明白尉池的意思,现在她几乎都是秒懂。

    但是就算这样,那约定就是约定,元月也怕今天只要破一次例,以后就不要再想着坚持了。

    “不行,说好了,你不能反悔。”

    元月好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而且说的时候都没敢正视尉池的眼睛。

    这男人只要愿意,分分钟撩的人没方向,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看他的眼睛,否则就会深陷其中,完全不能自拔。

    尉池还是不肯轻易放弃,故意压低着嗓子,凑到元月耳朵边上。

    “欠一个吻以后要补十个,集满十个就要补做一次。”

    “按照目前的增速,以后你会很辛苦呢……”

    “不如,我们提前预支一次?”

    提前?预支?

    耳边都是男人呼出的热气,凉凉的鼻尖时不时刮蹭到她的耳廓,又划过她的耳珠,元月只觉得从脊柱那里升起一股颤栗,像极了那种时候的感觉。

    元月的眼睛忍不住闭了起来,小手直接握成了拳头摆在身体两侧。

    在男人的唇吻上自己颈项的那一刻,元月直接推开他站了起来。

    “我回去睡觉了,晚安!”

    然后趁男人怔愣的瞬间,元月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跑,幸好这个房间小一些,她跑没两步就到了,然后顺利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尉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到嘴边的肉肉跑掉了,不要说肉渣,连点汤都没喝到。低头看了眼正欲抬头的尉小爷,默默地起身再去浴室冲了一次澡。

    难道在未来的几个月,他又要回归到以前那种苦行僧没有肉吃的日子了?

    没尝过肉味也就算了,这一旦开了荤,吃不饱就够痛苦了,这直接都没得吃了,那真的是要死人的。

    估计是没想到元月还会回来,边华她们看到元月开门进来的瞬间都愣了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

    “不会是跟尉爷吵架了吧?”

    边华实在想不到尉池会把人再放回来的理由。

    “是你们自己想多了,我刚才去是跟尉池说事的。”

    “有什么事情非要半夜三更说的?”

    “元月大宝贝,你别傻了好不好。”

    “你这样不识相的跑回来,不怕尉爷生气啊?”

    “赶紧回去侍寝去。”

    “你们三个真是够了。懒得跟你们说,我要睡觉了。”

    元月直接把外套一脱扔在贵妃椅上,拉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跟她一个床的边华不干了,直接凑过去上手就挠她痒痒。

    “啊……边华,你干嘛啦?”

    “让我看看,有没有可疑的痕迹?”

    “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刚才那点时间,尉爷就解决了。”

    看到边华压着元月开始扯她的睡衣,巧薇和邓洁也躺不住了。

    “哈哈哈,快看,快看。”

    “元月,你老实交代。”

    “尉爷看着这么勇猛,你这才过去多久,这不合逻辑啊!”

    元月只能在心里感叹这三个女人真的是太能编排自己了,而且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她被边华压着,她正极力反抗,所以都没力气开口反驳。

    笑闹了一阵,元月选择投降,主动把衣领一拉。

    “给你看,真的没有啦。”

    房间隔音再好,毕竟这么晚了,元月可不想吵到别人。

    边华发现元月脖颈间还有胸口的位置果然都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直接大叹了口气道,

    “没劲!居然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就你自己脑子里面一天到晚都是废料。”

    “干嘛呀?不知道是谁之前还天天在群里爆料?”

    听到边华这么说,元月想到那个“惊悚”的一周,那个星期自己果然不在状态,想起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好像都不是自己做的一样,太丢脸了……

    关于那个星期和尉池的那些事情,是元月唯一隐瞒了安德森医生的,因为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边华看元月又自己神游太虚去了,也懒得闹她了。

    “行了行了,今天放过你,赶紧睡吧,你明天不是还要早起给尉夫人做早餐。”

    夜已深沉,别墅房间的最后几盏灯也陆续关掉了,一切总算都归于平静。

    另外一边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张笑笑从电梯里走出来,然后走到2301的房门口。小手握紧拳头,砰砰砰,砰砰砰,开始拼命敲门。

    放着门铃不按,非要半夜三更这样大力的拍门,她就是故意的。

    果然,没一会儿,就有人来应门了。

    只是,她没想到,来应门的不是佣人阿姨,也不是张素芬,而是她的老爸,叶天明。

    张笑笑原本以为他人还在出差,没回来丽河呢,所以这会儿才刻意跑过来敲门,她白天在自己家里受了气,晚上她就要让张素芬和张潇潇也都不好过。

    只是现在这节奏可是有点不太妙……

    “笑笑?你这么晚不在学校,跑来这里干什么?”

    叶天明早就从张素芬那里知道了张笑笑最近来家里闹腾的事情,所以一下子也忘记了要顾及自己这个小女儿的心情,张口就是责问。

    张笑笑的性子就是你越狠,她就越横,原本她刚看到叶天明还有点怕,这会儿直接就炸了。

    “问我为什么跑来这里?”

    “那我问你,你又为什么半夜三更在这里?”

    “还穿着睡衣?你说!”

    叶天明毕竟是大老板做惯了的,平时都是他给别人脸色看,突然间被人指着鼻子这么审问,就算是平日里自己宠爱的女儿,他也一时难以接受。

    “你这什么态度?”

    “先进来给我好好坐着,我让司机过来接你回学校。”

    还能让她进门,张笑笑巴不得,直接闪身进去,大剌剌地像之前一样往沙发上一坐。

    看张笑笑这熟门熟路嚣张跋扈的样子,叶天明气不打一处来。

    正好张素芬此时也从卧室里跟着出来了,张笑笑抬头就看到她了。

    小女生看她只穿着睡衣,身姿妖娆,大波浪长发披散着一副狐媚样子,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破口大骂。

    “好你个不要脸的张素芬!”

    “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你个破鞋,你个狐狸精!”

    “你个xxx!”

    张笑笑在学校里从来不是吃素的,骂人怼人基本上就没输过,此刻骂人的气势就跟一头暴怒的小母狮差不多了。

    一边骂一边觉得还不够解气,张笑笑眼角瞄到茶几上的烟灰缸,直接伸手抄起来就往张素芬身上砸过去。

    不知道自己的准头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准,只听到女人“哎哟”一声。

    “素芬,素芬,你怎么样?”

    一切发生的太快,叶天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张素芬倒在地上,捂住头的指缝间流出红色的血迹。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张素芬的头上贴了个创口贴,躺在床上,叶天明在一边安慰着。

    “素芬,你好好躺着别乱动。”

    “笑笑这个孩子真的是太不懂事了,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你啊。”

    “天明,你别怪她,她毕竟还小。”

    “你看我这不是都没事吗?”

    “你还替她说话,她可是不会领情的。”

    “天明,你别生气了,一会儿出去好好跟孩子说,千万别动手。”

    “我知道,你先睡吧。”

    等叶天明出去,张素芬嘴角扬起一抹阴郁的笑意,脸上完全不见刚才的柔弱和温和。

    她刚才其实可以躲开的,却故意微微侧了个身,让烟灰缸正好砸在她额角。

    只要能够让叶天明心疼,转而把怒气对着张笑笑跟她那个妈,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客厅里面,张笑笑知道这次有点过了,默默地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没动。

    叶天明坐在沙发上,腆着个大肚子就开始数落起来。

    讲的无非就是那些话,什么没有礼貌,懂不懂规矩,在学校都学了些什么之类的。只是说了半天只字不提张素芬和自己的关系,好像张笑笑现在是打了自己的妈,而非是他出轨的小三。

    真的是太可笑了,随着叶天明越骂越顺口,张笑笑的怒火就越来越旺。

    原本,今天白天她就因为张素芬和张潇潇的事情已经在家里跟她妈和姐姐吵了一架,她骂她们两个没用,质问这么多年忍气吞声是为了什么,结果最后被她妈反过来打了一巴掌。

    从小到大,张玉梅和叶天明还是很宠张笑笑的,不要说打了,连骂都没骂过几次。今天可倒好,明明都是他们这些大人的错,却都反过来拿她出气。

    张笑笑受够了,直接冲着叶天明大喊道,

    “爸,你现在这样骂我算什么?”

    “明明是你养小三,跟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生了女儿,你还好意思骂我不懂事,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你这把年纪懂事没有?这么没有礼义廉耻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

    “啪”一声!

    得……

    白天一巴掌,晚上又来一巴掌。

    手挥出去的瞬间,叶天明就后悔了,只是也来不及收回了。

    看着女儿倔强的小脸,刚才被打的那边一大块红印子,叶天明急忙想上前安抚。

    “滚开!”

    “叶老板,你平日里这么喜欢出名,那我就让你在网上好好的火一次!”

    张笑笑恶狠狠的说完,转身就往门口跑,完全不理会叶天明在身后叫她。

    一路跑到楼下,尽职的保安大叔还迎了上来。

    “小姑娘,你家里没人在吗?”

    张笑笑忍着眼里的泪水,直接回了一句,“不在,都死绝了。”

    呃……保安被她的话给说傻了,这什么意思?

    这小姑娘最近往这里跑得勤快,说是楼上2301家的亲戚,他也确认过,所以刚才她半夜三更来,他才给她开的门禁。

    张笑笑也不理会保安了,直接跑了出去,正好门口有辆出租车。

    等叶天明追下来的时候,小女生早就坐车扬长而去。

    叶天明无法,只好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去找人,这么晚了张笑笑肯定不是回家就是去学校了。

    叶天明猜的没错,张笑笑的确是回学校了,因为她要用电脑。

    张笑笑编辑了一篇长博文,用一个匿名小号在微博上发布了,并且了张潇潇的微博号。

    她同宿舍的好闺蜜直接让她的男朋友帮忙找了水军开始转发评论,不到两小时,这篇长博文不光在微博上炸了,而且还已经传到了微信的朋友圈里面。

    张潇潇原本还在夜店泡着,结果手机提示音瞬间就响个不停了,微信消息一条条的跳出来,还有电话也不断。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她赶紧给叶天明打了电话。

    原本其实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是这样被直接在网上大肆宣扬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还没到早上,大华集团的微博账号下面都是一片骂声,几乎是所有人一边倒,骂集团老板道德败坏,不配领导这么大的企业,甚至还有网友呼吁抵制大华集团所有旗下新的地产项目。

    叶天明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几个小时,事态就演变成了这样,明明是他的家事,结果直接升级成公司的公关危机了。

    他人还没到公司,手机就快被打爆了,全是跟他有合作关系的人打过来的,包括厉老爷子的特助李想。

    别人的电话叶老板还能不接,李想的电话不能不接,人家现在已经正式升任厉氏的总经理了。

    电话里,李想没有多言,只是建议他尽快平息这个事件,否则影响到他们一起合作的项目就不好了。

    末了,李总经理还加了一句。

    “w≈l的尉总尤其讨厌因为私事影响工作的人,如果因为这个事情,他提出终止合作关系,叶老板,那你要担的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