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59章 没有经历过事的果敢
    海德花园

    早上九点,大家都聚在餐厅吃早餐,因为人多,长桌上都快坐满了。

    明天就是订婚宴了,jill和马落也从堇州赶过来了丽河。

    尉夫人坐在首位,慢慢的喝着粥。来国内之后,她也习惯了每天吃中餐。尉夫人讲究养生,最注重的就是早上这一顿。

    尉池找的这个厨师真是不错,熬的粥品每天都不一样,加的食材不一样或者香甜软糯,或者咸香清爽,就算只是清水白粥,也熬的非常好,尉夫人这些天每天都喝的心满意足。

    “尉池啊,你这里的厨师选的不错,熬个粥都能这么用心,不容易。”

    尉池闻言,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元月,然后才回答道,

    “尉夫人,你能这么喜欢,我想那个厨师肯定很高兴。”

    “嗯,可惜我后天也要回瑞士了,以后都吃不到这么好喝的粥喽。”

    元月在一边听着,心里有了个主意。

    尉夫人转头看向正在埋头喝粥的元月,叫了她一声。

    “元月啊,我听尉池说,你外公最近身体不适,又住院了是吗?”

    “是的,伯母。”

    “那你和尉池一会儿跟我去医院看看他吧,你们明天的订婚宴他去不了了,我也应当去打个招呼。”

    “好的。”

    晚些时候丽河中心医院的特需病房内,尉夫人坐在沙发上,尉池和元月就在一边站着,厉老爷子的管家刚刚给尉夫人倒了杯茶过来。

    “厉老啊,您可是要好好的保重身体。”

    “谢谢尉夫人关心,我这高血压也是老毛病了,没事的。”

    病床上躺着的老人家看着脸色还算好,望向元月和尉池的眼神第一次带着一丝真正的暖意。

    “两个孩子明天就要订婚了,可惜我这身体不争气,都不能去观礼了。”

    厉老爷子的语气间还带着明显的遗憾。

    是他老人家演技变好了?还是真的突然间顿悟了?

    元月心里暗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和厉老爷子的间隙没有那么容易化解。就算他真的想通了,她也没有义务必须原谅他。

    尉夫人和厉老爷子闲话了一会儿家常,毕竟也就是第二次见面,其实没什么好聊的。小坐了一会儿,尉夫人就说不多打扰病人休息,准备起身走了。

    元月本也打算跟尉池一起出门的时候,厉老爷子叫住了她。

    “元月啊,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说。”

    尉夫人随即点点头,

    “元月,你跟你外公聊着,我们在外面等你。”

    等人都出去后,元月还是站在原地,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床上的厉老爷子。

    “说吧。”

    厉老爷子让管家把他的病床再抬起来了一些,好让他坐的更直方便讲话。

    “厉荀明天会去参加你的订婚宴,我知道你不喜欢厉家其他的人,我也就不让他们去惹你的眼了。”

    这些尉池已经提前跟她说过了,厉老爷子安排了厉氏的高管还有不少员工去参加宴席,再加上尉池在丽河这里新结识的朋友合作伙伴,全部的人加起来也有百八十人了。

    “上次你签署好的股份转赠协议,我已经让律师去办理正式的股东登记了。”

    这个元月也知道了,因为律师前几天已经来海德花园找过她,说是所有文件很快就可以办好的。

    “你母亲的事……”

    “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我的确是欠你一句对不起。”

    厉老爷子说到这里,不禁面色沉郁。

    “我不敢奢望你和厉荀能够回来帮我,所以我让李想升职做了总经理。”

    管家听到这里,不禁都要替自家老爷哀叹一声。

    这么大一个家族企业,最后居然苦于没有合适的继承人。这对厉老爷子是个莫大的打击,毕竟之前他取了那么多任妻子,就是想要有一位嫡系的继承人。

    厉荀少爷是彻底没有希望了,眼前这位小小姐,估计也是不太可能回厉氏工作的了。尉总已经跟厉老爷子说了,订婚宴后他们就会直接离开丽河。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请求你的原谅,我知道你的心伤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愈合的。”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妈妈还活着的话,她现在也肯定会替你高兴的。”

    “能嫁给尉总这样的男人,是你的大幸。”

    “尉夫人肯定早就看出我们之间的不和,但是她也一直没有戳穿,想必她会是个深明大义的婆婆。”

    “这样,你以后在尉家也不会受罪。”

    “虽然你很快就是尉家的长媳了,这样的身份地位不是小小的一个厉家外孙女可以比的,但是。”

    “但是,如果你以后还愿意认我这个外公,厉家随时欢迎你回来。”

    “当年,你母亲的事情,我已经错了一次。”

    “这次,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厉老爷子真情实意的絮絮叨叨了这么些话,元月就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

    “其实你跟你母亲看着性格大相径庭,但有一点却很像,就是都很善良。”

    “你跟她都不是什么小心眼会算计的人,所以才会让宋洁她们欺负了去。”

    “元月啊,我再提起这些不是要戳中你的伤心事,实在是,尉家这么一个大户人家,现在根基又远在国外,你就算再心善,以后也要学会好好的保护自己。”

    没等厉老爷子继续说完,元月就打断了他。

    “我都知道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厉老爷子知道元月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他实在是不能奢望他做了这些所谓的补偿之后,她马上就会想着认回他这个外公。

    但愿,有生之年,他还能听到她真正地叫一声外公。

    元月走出病房,尉池就在走廊里站着呢,只是尉夫人已经不在了。

    “我让司机先送我妈回去了。”

    “走吧,我们去散个步,再回别墅。”

    尉池原本担心厉老爷子跟元月说了些什么,现在看小女人神色还算正常,总算是放下心来。

    尉爷说的去散个步,那个森林公园是个好选择。

    从医院走过去也就十分钟,所以两个人直接是走着过去的。

    “元月,明天叶老板估计是来不了订婚宴了。”

    听见尉池忽然提起叶老板,元月直觉是不是他家里出了什么,继而最先想到的是张笑笑。

    “怎么了?是他和张笑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尉池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微博账号,然后递给了元月。

    “有人在网上曝光了叶老板养小三并且有私生女的事情,作为大华集团的老总,他最近怕是要费点心力处理这个公关危机了。”

    元月粗粗的看了一下那条微博长文,字数倒不是太多,大概就千把个字,但是把张素芬和张潇潇这对母女的日常炫富行径描述的很清楚,还影射叶天明作为集团老总罔顾人伦道德,非但不以背叛家庭为耻,反而纵容张潇潇在各种场合以他女儿自居,在丽河横行霸道。

    评论和转发都已经有二十来万了,元月看博文发布的时间是昨天凌晨,这应该是幕后推手买了专业水军的,否则这点时间哪会有这么多的转发和量。

    “尉池,你说这是叶老板的生意敌手故意发的吗?”

    “应该不是,张潇潇母女的事情在丽河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如果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应该不会用这个事情来对付他。”

    元月忽然想到昨天来找她大哭了一场的张笑笑。

    “那会不会是张笑笑?”

    尉池闻言,倒是颇为赞同了点点头。

    “我估计就是她。”

    如果真的是她,那张笑笑这个小女生胆子真是够大的,而且还非常的有魄力。

    “张笑笑不简单啊,直接把自己的父亲给逼上了梁山。这次如果叶老板不把事情处理好了,大华集团那边估计也会有问题。”

    虽说大华是叶老板白手起家做起来的,但是发展到现在,也不可能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作为老板直接给公司脸上抹黑,其他的股东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尉池预料的一点没错。

    大华集团正在召开紧急股东大会。

    叶天明作为最大的股东还有公司老板,加上他生性脾气暴躁,没有耐心,平时在公司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可是今天,叶老板是被讨伐的那个。

    自从昨晚的网络事件发酵之后,大华的其他大小股东迅速的联合一起,由叶老板的小舅子挑大梁,提出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张笑笑的这个舅舅,张玉声,跟他那个习惯了忍气吞声,叶天明两三句话就能哄的团团转的家姐张玉梅是完全不同的性子。这些年他一直都替姐姐和两个外甥女打抱不平,觉得自己姐夫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只可惜张玉梅不同意他做任何非分的事情。

    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跟叶天明发难,张玉声肯定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把那个张素芬和张潇潇给解决了。

    一众人关在会议室里,商讨了很久,最后叶天明无奈只得答应了张玉声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

    等元月和尉池回到别墅的时候,发现张笑笑同学又找上门来了。

    “我自己去见她就行了,你去忙吧。”

    “嗯,有事让麦克去书房找我。”

    说完,尉爷就先行去了书房,元月则自己去会客室找张笑笑。

    结果她一进会客室,才发现里面热闹的很,好多人在。有边华她们,还有jill居然也在。

    奶茶他们见到主人回来了,立马冲过来一顿撒娇。

    “你们这是?开茶话会呢?”

    “元姐姐,你总算回来了!”

    “快点过来,我正在跟他们讲我是怎么整死张潇潇的,才刚起了个头。”

    张笑笑一个起身,冲着她直招手,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边华也心直口快地脱口就道,

    “真的是老精彩了,元月,你快点一起过来听笑笑讲。”

    这才多大一会儿,边华都直接叫人家名字了。

    结果,他们一群大人围着一个小女生,听她绘声绘色口齿伶俐的讲昨天晚上她是怎么发微博长文,然后怎么操纵评论和舆论导向的,逼得张潇潇直接把她的微博评论功能给关了。

    当然最精彩的是,前面张玉声刚刚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叶天明已经同意把张潇潇和张素芬送走,离开丽河。

    能够让张玉声这么快就召集所有股东商讨应对办法,是因为张笑笑提前匿名给他发了个短消息,等网上舆论彻底发酵,大华集团的微博账号也被攻击了之后,张笑笑才现身跟他坦白,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合作了一把。

    听完这些,所有人都不禁佩服张笑笑的胆量和能力。

    只有元月一个人觉得她这么做真的是有点冒险,虽然是把张素芬母女暂时给解决了,但是这么一来,她也把自己的父亲叶天明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如果事态严重的话,整个大华集团都要跟着遭殃。

    另外,张笑笑的母亲张玉梅,那个可怜的女人,说起来她没一点错,但是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大部分的人其实就是图看个热闹,网上同情她的人不少,但是谩骂的人也不在少数,都说什么做了富家太太,这点委屈就该受着,还有人甚至直接说张玉梅能够忍那么多年,完全是因为她也在外面养小白脸,夫妻两个人是各玩各的。

    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元月都是刚才在手机上刷到的,越看这些网友发的,她就越生气,眉头皱的紧紧的。

    会客室里的其他人都还在高声讨论着,尤其是她的三个好闺蜜,简直是八卦的好能手,张笑笑居然也跟着一起开始谩骂起张潇潇和张素芬,说到激动的地方,连叶天明和张玉梅也一起骂了进去。

    “够了!”

    “张笑笑,叶天明和张玉梅毕竟是你爸妈,哪有做子女的这样说自己父母的。”

    “你现在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你爸公司那边都直接乱成套了。”

    “还有,你妈妈现在应该是最需要人在身边的时候,你有空在这里聊天,不如回去陪她。”

    “麦克!”

    元月直接高声喊了一句。

    麦克很快就推门进来。

    “元小姐。”

    “你现在就送张笑笑回家。”

    会客室里有一瞬间安静,估计所有人都被元月这突如其来的怒气给弄傻了。

    张笑笑眉眼一皱,直接就不高兴了。

    小女生的嘴多厉害,高兴了叫你一声姐姐,不高兴了又故态复萌。

    “干什么呀?以为我有多爱来这里一样的。”

    “我还以为你很不一样,结果跟我妈我姐她们一样就喜欢讲大道理。”

    “别自以为是了,我张笑笑还不需要你来教训我。”

    小女生直接拿过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然后扔到了元月的脚边。

    “我今天来就是来还衣服的。”

    “不稀罕你让司机送我,我自己认识路。”

    气呼呼地吼完这一通,张笑笑直接就冲了出去,然后把门摔的砰一声响。

    “元月,你别生气,她一个小孩子,嘴巴没把门的。”

    边华拉了拉元月的袖子。

    结果元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心里就是窝火的很,直接把边华的手一甩。

    “你们几个也是的,她小孩子不懂事,你们也不懂吗?”

    “人家的家事聊这么起劲,这么八婆,怎么不去网上做键盘侠。”

    眼看元月这是真的生气了,巧薇和邓洁也赶紧劝了两句。

    “月亮,我们就是凑个热闹,小姑娘刚才说的这么起劲,我们就当故事听了。”

    “你们是当故事听了,但是被你们拿来当成茶话会谈资的当事人不是很可怜吗?这件事情,表面上是借着舆论的力量惩罚了张素芬母女,但是你们不觉得到头来最可怜最受伤的还不是张笑笑自己的母亲吗?”

    “这么多年隐忍的伤痛和不堪直接被这么大剌剌地公之于众,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自己的伤心事被当成笑话来讲。明明是这么残忍的事情,你们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这说着说着,边华她们就觉得元月有点不对劲了,她这是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边华微微点头,直接起身对上元月已然变得愤愤不平的眼神。

    “元月,对不起。是我们失态了。”

    “好了,不说这个事情了,反正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坐下喝点茶。还有赶紧尝尝这个点心,很好吃的。”

    元月没有接边华的话,直接说了一句,“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一会儿。”

    被留下来的人面面相觑,然后站在门口的麦克看到元月生气走人,心里思忖着是不是要马上去书房汇报给尉先生。

    元月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带着奶茶他们去了后院的马场。

    人到外面呆了一会儿,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元月觉得心情好了一些,没有像前面那样烦闷了。

    正当她若有所思的站在马厩前面,身后有道声音叫她。

    转头一看,原来是jill。

    “想不想聊聊?”

    “好。”

    “聊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有话,就说吧,jill。”

    jill定睛看着元月,好像要从她身上找出些什么东西似的。

    “我觉得那个张笑笑虽然行事鲁莽了一些,做整件事情的出发点也许不光是为了报复张素芬,更是为了向她父亲宣战。”

    “她母亲可怜,但是张笑笑同样也是受害者,她有替自己战斗的权利。”

    “正因为她小,考虑问题简单,但是简单的很有效,有些事情本身就没有那么复杂。”

    “长痛不如短痛,不为别人的过失买单,张笑笑可能就是这样想的。”

    “元月,如果当年你也像她这样果敢一些,可能就不会把自己逼到绝境了。”

    什么是绝境?没钱吃饭没地方住?还是被生活折磨的身心疲惫,连睁眼面对新一天的勇气都没有?

    张笑笑这些一百样都没有经历过,所以她还有那个斗志,还有那份果敢。

    而她,只能深陷在像怪圈一样操蛋人生里,将近有十年的时间不是在原地踏步就是被迫往回倒退。反正永远都看不到光明。

    光明?

    指路的明灯?

    元月忽然想到安德森博士上次治疗时问过的这个问题,他问她是不是最近找到了指路的明灯,她当时一时没有想到答案。

    “jill,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

    元月突然想到那个答案了,然后她心里有一些呼之欲出的模糊想法,她需要跟安德森博士好好聊一下。

    这个时间,安德森博士应该就在酒店休息,元月开了车就直奔他住的那个酒店去了。

    书房里,麦克正在跟尉池通电话。

    “尉先生,元小姐应该是去找安德森博士了,我会在门外守着,您放心。”

    挂断电话,尉池若有所思,看来这次张笑笑对付自己父亲的这个事情,对元月触动还是挺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