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64章 我唯一看上的女人
    这绿岛像一只船,

    在月夜里摇呀摇,

    姑娘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

    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

    吹开了你的窗帘,

    让我的衷情随那流水,

    不断地向你倾述,

    椰子树的长影,

    掩不住我的情意,

    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

    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

    姑娘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伴着这样的夜色,元月忽然就想到了这首久远的老歌,于是低声吟起。

    一遍唱罢,男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

    “原来,我家月亮唱歌这么好听。”

    悠扬的曲调,简单又深情的词句,由元月轻轻柔柔的唱来,却是每一句都实实在在的砸在了尉池的心口上。

    “嘿嘿。”

    小女人仰着头,嘴角上扬朝着自己笑。

    “傻不傻?”

    “再唱一遍给我听。”

    “好。”

    这离岛像一只船,

    在月夜里摇呀摇,

    男人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

    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

    吹开了你的眼帘,

    让我的衷情随那流水,

    不断地向你倾述,

    椰子树的长影,

    掩不住我的情意,

    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

    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

    男人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一遍又唱罢,元月凝视着男人的眼眸。

    “男人是谁?”

    “你说是谁便是谁。”

    元月只感觉自己腰身被男人一个用力搂住,脚尖下意识就垫起来,尉池身上清冷的气息瞬间扑满鼻尖。

    “真好闻。”

    尉爷还没从小女人的歌声里缓过劲来,又听到这么一句,心里好像被一个毛茸茸的小猫爪子挠了一下。

    只是订婚宴后的那股闷气还没消,这次不想轻易让小女人过关。

    尉池故意沉声说道,

    “我还没冲澡。”

    元月闻言,又动了动鼻尖。

    “男人味,所以好闻。”

    尉池身上浅浅的汗味带着一丝清凉,满满的都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元月忽然想到书里经常描述的麝香味,她没闻过,但是估摸着不会比现在尉池身上的味道吸引人。

    沉浸在男人的体味里不可自拔,她往尉池胸口又靠近了一些。

    小女人这黏人猫咪的样子惹的尉爷呼吸直接重了一分。

    “再靠过来,直接就地正法。”

    男人这警告的语气一点都不严肃,反而带着一丝明显的期待。

    元月低头闷闷一乐。

    总算是举起了自己纤细手臂,轻轻的环住了男人结实劲瘦的腰身。

    “尉池,我以后也叫你尉爷,好不好?”

    尉池只看到小女人丰厚顺滑的黑发,额前的刘海被海风微微的吹起,微低着头的样子只露出一个小巧的鼻尖。

    看不到她的表情,耳朵里只有元月柔美的嗓音,带着点软萌的调子。

    “那你先叫一声,我听听。”

    小女人乖乖地叫了一声。

    “尉爷。”

    “再叫一声,软一点。”

    “尉爷…”

    “叫爷。萌一点。”

    “爷…爷…”

    “故意皮,找虐?”

    “你虐一个试试?”

    元月只觉得两人的对话实在是太无聊又好笑,自己都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月亮。”

    男人的嗓音也变得正经起来,只是始终带着一丝不耐,好像是隐忍着什么。

    “嗯?”

    元月故意这么轻巧地嗯了一声。

    “你再这样折腾我,小心,我真的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

    这样的毛月亮下面,我都撩你撩到现在了,结果你还没变身。

    这是元月藏在心里的话。

    现实里,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就是焦灼。

    她表白了,然后男人以为分手的事情就翻篇了。

    他生气了,然后她舍不得他伤心,又想要弥补。

    因为知道男人是真的爱她,所以更心疼,万一自己的抑郁症真的暂时都好不了,尉池要怎么办?

    “尉爷,我也不想忍。”

    “但是我们再熬两个月好不好?”

    尉砚的事他才刚缓过来,元月不想尉池再因为她又要经历一次折磨。

    虽然尉池没有跟她细说过尉砚受伤后的事情,但是她大概能猜到。他们两兄弟的感情,尉池之前为了替尉砚争取时间,不顾危险试用温泉水做的药水,当时他发狂的样子,元月一直都没有忘记。

    到了她这里,从最早他们还没有确认关系开始,尉池做的点点滴滴的小事,每一件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护她的情绪。

    绿城那次,他跟厉荀在酒店大打出手。

    丽河那次,因为她的一次失控,他一拳把自己的手弄成那样。

    为了她,尉池在丽河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

    越跟男人相处,越觉得男人需要的世界很大。

    回到离岛之后,就算跟她怄气,一天只是在饭桌上才能看到他人,但是只这点时间,元月都注意到尉池脸上的那种神采飞扬,自信傲气,那股子男人得以大展拳脚后的意气奋发,一再的让她觉得舍不得他为了自己的事变得瞻前顾后,一天只绕着自己转。

    尉爷大男人,心再细,也想不到元月敏感的心里是这样的想法。

    这些话,说出来也没有必要,徒增矫情,只会惹的他心生不舍。

    元月只得再次狠下心提出这样不识相又自作孽的要求。

    “我来这里之后情绪好多了,加上安德森博士的治疗。”

    “可能都不需要两个月。”

    元月只觉得男人掐在自己腰上的手掌微微用力,但是人又不吭声,知道他怨气未消。

    “婚都定了,你的粉钻我收了,我跑不掉的啦……”

    “你跑的还少吗?”

    旧事重提,男人一句话就让元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虽然元月之前没有一次是故意消失的,但就是因为每次都是意外,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尉爷最是在意。

    在尉池的心目中,唯独这个,元月已经是信用零分了。

    看尉爷还是不为所动,元月只能拿出最后的杀手锏。

    “我以奶茶和可乐还有雪碧的名义发誓,两个月后,如果我没好…”

    “如果两个月后你没好,我们直接结婚。”

    什么?

    元月瞬间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睛。

    夜色里,尉爷的眼神精光闪亮,带着不容反驳的霸道。

    “尉砚是我的弟弟,我不会放弃。”

    “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看上的女人,我更不可能放弃。”

    “两个月,我会掐着时间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