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66章 我不原谅你
    “安德森博士,元月最近情况还好吗?”

    “很不错,她这个月情绪一直很稳定,看得出来心情很好。”

    “那你开始进行催眠治疗了吗?”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

    尉池见安德森博士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于是沉声问道,

    “怎么了?”

    “我没有想到元小姐意志力这样顽强,我们第一次的催眠并没有成功。”

    “是吗?”

    尉池也有些意外,因为安德森博士可是业内最厉害的心理治疗师之一了。

    但是转念一想,也不难理解,元月一个人从大学熬到了厉家,如果没有足够顽强的意志力,她早就奔溃了。

    “不过元小姐还是想要再尝试一下,我就跟她说把治疗的次数从每周一次增加到每五天一次,这样她对我的信任度会更加有所提高,有利于我下一次的催眠。”

    “另外,我也有问她的意见是不是考虑用一些药物来介入。”

    “元小姐总得来说情况不错,只是你也知道彻底治愈抑郁症需要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幸好她之前也不算严重,又及时进行了药物治疗,我们这次密集型的治疗结束后,我建议以后每隔一个月她和我进行一次视频的治疗,然后看情况再逐渐拉长时间间隔。”

    “好的,博士,辛苦你了。”

    “不客气,元小姐现在已经是我的病人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一个月过的这么快,尉池原本还在担心元月的治疗情况。小女人天天心平气和的做饭遛狗,也不主动跟他说起治疗的情况。幸好安德森博士每周治疗结束后,都会跟他通气,尉池放心不少。

    安德森博士在离岛有专门安排好的住所,距离尉池的别墅不远不近,开车大约十分钟。

    元月到了离岛后,除了偶尔自己开车带奶茶他们出去兜风以外,基本上去哪里都是步行或者踩自行车。

    骑自行车是她最喜欢的运动了,从小就是,以前在山上,骑自行车实在是不合适,盘山公路能把人累死。

    离岛这边就不同了,最外沿的环岛公路,还有纵横交错的各种景观大道和森林小路,都是骑车看风景的好选择。

    从别墅到安德森博士的住所会经过元月很喜欢的一大片椰林绿地,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家庭超市和咖啡店,元月很享受骑车来回的这段路程。

    这天早餐一结束,元月就准备好出发了。

    奶茶和可乐知道她到固定出门的时间了,只是乖乖地送她到门口,就在那里蹲好。

    元月每只赏了个热吻,还有一个大大的拥抱。

    “乖,姐姐很快就回来。”

    狗子们就好像听得懂她的话一样,蹲坐在那里,乖巧呆萌。

    宇文管家说了,只要她一出门,这两只就一直在门口趴着,基本上不挪地方,直到她回来。

    雪碧最近也是伯恩带的多,元月只知道到尉砚正跟着尉池给他安排的健身教练在做运动。

    本来元月还担心尉砚是不是一下子运动量太大了,毕竟之前身体那样,怕他又像之前那样,累的手都能扭伤了。

    不过,最近一周看他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身材也看得出来越来越结实,和雷霆站在一起都有点可以相媲美的意思了。

    这期间,她跟尉夫人通过一次视频,问好是其次,尉夫人主要还是想透过她了解尉砚的情况。

    说到尉夫人,元月才知道原来送给她的那本桃李年华真的是送对了。

    其实元月也是因为有次听尉夫人和尉池他们聊天,偶然听到她说的一段话提及过那位英年早逝的作家。

    就想起之前母亲送给自己的这本书,那次回山上收拾行李才一起带出来的。

    之前她在书本里面夹的那张信纸,尉夫人看了书,肯定也看到了她写的那些话。

    其实她一直忐忑尉夫人早晚会发现她和厉家的这些糟心事情,会觉得她故意隐瞒,然后就会阻止她和尉池订婚。

    幸亏宇文管家提醒了自己,说其实尉夫人一早就询问过他了,还安慰她既然尉夫人一直没有主动问她,那就是代表不在意了。

    “尉夫人是个干脆利落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爱憎分明。所以啊,元小姐,不必在意您和厉家的关系会有任何的影响。”

    就是有了宇文管家的这句话,元月订婚宴前一晚才会写了感谢的信夹在那本《桃李年华》里面。草稿打了很多遍,话也写了不少,最后全部被她撕掉了,只留了最简单的谢意。

    脑袋里想着这些最近发生的事情,元月骑着自行车很快就到了安德森博士的住所了,他的助理安娜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安娜,上午好。”

    “上午好,元小姐。”

    “安德森博士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

    安娜仍旧按照惯例把元小姐带进了安德森博士的办公室,然后就出去了。

    安德森博士是个满头银发的老绅士,每次见面都打扮的极其得体,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可能是他待人的态度吧,元月一开始就觉得他和季爷爷有点像。

    “元月,你来了。”

    “安德森博士,您好。”

    “坐吧,今天还是骑自行车来的?”

    “嗯。离岛天气太好了,不骑车觉得好浪费。”

    “是的,最近夏天也没到,温度非常舒服。”

    两个人随意的聊着天,一会儿后才进入主题。

    今天安德森博士要给元月再进行一次催眠治疗,这是上次谈话结束后和元月已经商量过的。

    “元月,一会儿我们要做催眠治疗,没有问题吧?”

    “嗯,我准备好了。”

    “桌上的那粒药有镇定作用,有助于我们的治疗。”

    “好的。”

    元月直接拿起桌上盒子里那颗药,就这旁边摆的一杯温水就吞掉了。

    药效还是挺快的,安德森博士让元月照例躺在那张舒适的沙发椅上,随即就开始了催眠治疗。

    安静的房间里面只有平时用来练琴用的节奏器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缓慢地无限循环中,安德森博士让元月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她第一次来离岛时见到的美丽的日落。

    渐渐地,元月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大约过了十分钟,安德森博士确定她这次是顺利进入催眠的状态了。

    “元月,你看到了什么?”

    “一片湖水。”

    “什么样的湖水?”

    “蓝色的湖水,看起来像海一样,很大。”

    像海一样大的湖?

    “元月,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哪儿?”

    “我在洛城。”

    元月的梦境里,这里不是她大学时打工的餐厅附近吗?

    她还记得那个怀孕挺着个大肚子的老板娘,五官无害,看起来眯眯眼,绑个马尾辫,皮肤白白的。

    忽然那个老板娘出现了。

    “元月,你怎么来了?”

    “我早上不是发消息给你,说不用你来了吗?”

    是啊,这个老板娘前一天还温柔的跟她说最近表现很好,后厨跟她说了每次轮到她的班,客人给的小费明显多过于另外一个服务生。结果今天一早收到她的短信,让她今天不用去了,说她们暂时不缺服务生了。

    “我想问问到底是为什么?”

    原本还笑眯眯的女人脸色微变,语气直接不客气起来。

    “什么为什么?不是说了我们暂时不缺服务生了吗?”

    “你赶紧走吧,再啰嗦,小心我打电话给移民局举报你非法打工。”

    老板娘转身就往餐厅走进去,门里面站着的是老板。

    元月转身前,听到两人的对话。

    “看什么看?舍不得啊?”

    “阿纯,我都跟你说了我对她没意思了。”

    “没意思?那你昨天还送人回家。”

    “都说顺路了。”

    “顺路?你少骗我了,以为我没看到你平时看那个小贱人的眼神?”

    梦境快速的转换着,全是她大学的时候,元月心慌难受的想要逃离。

    安德森博士看到躺在沙发椅上的元月面上开始出现不安的神色,然后越来越痛苦,眼角甚至有泪水流出来。

    “元月…没事的。”

    “有事,我好恨啊。”

    “恨谁?”

    “我妈妈。”

    “为什么恨她?”

    “她不管我了。”

    “元月,你妈妈已经不在了。”

    “什么?她不在了?”

    “是的,她已经走了。”

    “她走去哪里了?”

    “元月,你母亲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

    元月的梦境里忽然闪现了一个病房门口,隔着窗户,她看到了睡在里面的母亲。

    只能用瘦骨嶙峋来形容的女人,躺在白色的床单上,身上也是盖着白色的被子。

    “元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元月转头,是平时照顾母亲的那个护工阿姨。

    “你不是说这星期出差吗?”

    “怎么突然回来了?”

    是啊,这是母亲走之前的那个星期,她原本因为工作要出差的。

    “我不放心,所以回来看看。”

    “元小姐啊,阿姨我在医院这些年,生老病死经历的太多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你这样孝顺的孩子真的是难得。”

    “不过,我也劝你一句,你妈妈的身体真的是已经不行了。”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阿姨的话,元月点点头,推开病房的门。

    “元月,你怎么来了?”

    母亲睡的不熟,一听到声音,就睁开了眼睛。

    只是那个说话的声音非常虚弱,好像多说两句,就要晕过去一样。

    “妈妈,我过来看看你。”

    原来这就是母亲临走前的样子吗?葬礼结束后,元月刻意没有再看过母亲生前的照片,对于她的记忆只存留在出国前,母亲还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

    “是妈妈不好,这些年,你辛苦了。”

    “妈妈,我能问你件事吗?”

    “你问。”

    “当年我在美国的时候,你担心过我的生死吗?”

    母亲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楚,然后咳嗽了两声。

    “元月,当年是妈妈不对,我没有听你爸的话。”

    “生意失败都是我的责任。”

    “你爸爸离开我也是情有可原,我之前一直在自欺欺人。”

    “以后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你爸,就替我跟他说句,对不起。”

    说完这些,母亲的气息已经非常的不稳。

    “元月,妈妈这辈子一直都这么要强,可惜遇人不淑。”

    “对你,我的女儿,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吗?”

    安德森博士突然看到元月的表情大变,然后吼出这句话,柔细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大声和严厉,里面包裹着五味杂陈。

    梦境继续,元月总算是说出了这句藏在心底很多年的责问。

    母亲脸上痛意加重,覆在病床栏杆上的手指抠的紧紧的。

    “我在美国受了多少苦?留了多少眼泪,你知道吗?”

    “回来后,原本想着至少能朝你大发一通脾气,把这些年的怨气好好的发泄一下。”

    “结果呢?你变的那么惨。”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妈妈,你说后悔嫁给爸爸,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爸爸可能也后悔娶了你?”

    “他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为了你,甘愿屈居你背后。”

    “你呢?我出国前,你就背着他和公司的其他人不清不楚。”

    “你说你遇人不淑,怎么不说你自己感情太丰富,经不住别人诱惑。”

    “有钱的时候那些人都围着你,你以为我没有眼睛看吗?”

    “我不傻,那些男的绕着你转,名义上说什么做生意,其实呢?”

    这些话,元月其实老早就想要跟自己母亲吼了,曾几何时,她发现原来幸福的家庭和爱她的母亲,都是一片假象。

    所以当年,母亲问她要不要出国留学,她都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只因为她不想再看到母亲那副虚伪的嘴脸。

    呵呵,为了这样一个爱男人胜过爱自己女儿的母亲,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到头来还要为她犯的错买单还债。

    她能不恨吗?

    母亲嘴角露出一个苦笑。

    “原来你都知道。”

    “我一直拉不下脸,跟你道歉。”

    “没想到,原来你都知道……”

    “元月,妈妈现在只能说,对不起。”

    对不起?呵呵,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伤心的人了。

    对不起,就是一句没什么用的屁话,只是让说的人自己心里好受而已。

    如果你不说没关系,世人还要认为你不懂事,人家都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不想怎么样,因为再多的对不起,也弥补不了已经受过的苦,留过的泪,因为时间不能倒转。

    “妈妈,我不原谅你。”

    恨意还在,你人却走了,我拿什么原谅你?

    安德森博士不知道后面的梦境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元月的这句话。

    “妈妈,我不原谅你。”

    醒来过后,元月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只是刚才的梦境她记得不是特别清晰了。

    “安德森博士,我怎么了?”

    “元月,没事。”

    “你应该是梦到自己母亲了。”

    “我妈妈?”

    元月心里闪过一丝痛意,但是更多的是释然,好像是心里那个隐藏着被忽略的死结,悄悄的被人解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