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72章 尉爷又把人折腾病了
    燎原大火,彻底烧了一夜。

    浴室的玻璃门没有碎掉,元月都觉得是个奇迹。

    等她被男人再次抱回大床上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一阵鱼肚白意。

    虽然彻夜未眠,尉爷却只觉得身轻气爽,精神好的不行。

    坐在床沿上,看着趴窝在被子里的小女人,细嫩的背脊上片片红痕,衬着白皙的肤色很是触目惊心。

    大掌忍不住抚了上去,手下软嫩柔滑的皮肤一个瑟缩。

    “疼,别碰。”

    元月睁开酸涩的眼睛,看到男人只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床沿上,手臂上壮实的肌肉奋起,胸肌腹肌累累分明。

    只是上面有好些颜色浅淡的疤痕,还有背上也有好几处。

    元月忍着自己背上的痛意,半眯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多疤痕?”

    其实之前元月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忽然觉得可以问出口了。

    “是不是很难看?”

    尉池不答反问道,

    “e…”

    元月摇着头。

    “很an。”

    脱口而出最自然的赞美。

    “不过以后都要小心点…”

    “不要再轻易伤害自己…”

    不能为了一双鞋子,就不顾自己的安危冲进海里。

    元月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然后只感觉男人略微粗糙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背脊,凉凉的,很舒服。

    临睡着前一秒最后的记忆是男人干燥温热的唇贴上自己的,轻轻柔柔的一个吮吻就退开了。

    尉池望着已经彻底睡着的小女人,嘴角上扬,轻手轻脚的给她把被子盖好,然后闪身从阳台门出去了。

    海边的快艇还在,尉池从客厅回到了自己卧室,换好衣服后就驾着快艇往孤岛驶去。刻意没有开直升机是因为那个声音太大,会吵到熟睡的小女人。

    昨天晚上,他实在是把人累的够呛,浴室的那两次,他没有控制好力道,直到元月叫疼,他才发现她细嫩的背部肌肤被磨的全是红痕。

    尽管及时上了药膏,刚才看的时候那些印记还是没退,元月喊疼,所以只能让她趴着睡了。

    一碰到元月,尉池狠起来真的不太控制的住自己,好像每次都会让小女人受伤,幸好这次她没有生气。

    第一次在绿城的那个礼拜,后来在丽河的腰伤,尉池思忖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带元月好好再锻炼一下身体,否则面对自己的需求,小女人每次应付起来实在是有点费力。

    快艇很快到达了孤岛,时间还早了一些,尉池于是先去了雷霆驻扎的营地。

    和队员们隔开了一百多米的另一块高地上,雷霆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直接是个一室一厅。

    外面的篝火刚刚熄灭,还有隐约的火星。帐篷的帘子紧闭,雷霆应该还没起来。

    尉池刷一下拉开帘子走了进去。

    雷霆眯眯瞪瞪的从睡袋里探出脑袋。

    “老大?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他定的脑钟还没响呢。

    雷霆拉开睡袋坐起身,巴拉了一下头发,最后还砸吧着嘴打了个哈欠。

    哈欠打到一半,雷霆眯着眼仔细看着自家老大。

    嗯?这浑身满溢出来的舒爽劲?

    嘿嘿嘿,昨天晚上他们走了之后肯定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尉爷上一次露出这种心满意足的神情还是在丽河的时候了。那次宴会前,他偷偷地跟元月耳语过后。

    “尉爷,你今天看起来特别有男人味!”

    什么意思?

    看到尉爷的表情,雷霆贱兮兮的一笑。

    “像只吃饱了的公狮子。”

    雷霆这调侃的语气放在昨天,只怕是在找虐,但是今天尉爷果然心情好,没有跟他计较,只是瞥了他一眼。

    估摸着自家老大这是爽快够了,雷霆一次没被骂嘴里就没有把门的了。

    “爷,不过您悠着点儿啊!”

    “小心一次吃过头。”

    雷霆指的当然是元月那边被吃过头,然后尉爷就惨了。

    元月和自家老大这一路走来,他可都陪在身边,什么都看在眼里。

    老大三十有二才开荤,这爆发力持久力又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元月那个小身板,他们所有人都在替她担心。

    jill那个八婆之前还说漏嘴,说尉爷找她问过药膏来的。

    至于是什么药膏,用在哪里,他们都是过来人,哪会不知道。

    尉爷原本要爆发的怒意,一个转眼被掩了下去,因为他眼前又浮现了小女人受伤的背脊,那片片刺目的红痕。

    “雷霆,你之前……”

    “跟你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弄伤过她?”

    老大总算开窍了,不耻下问才是正道!

    说起这个男欢女爱之事,雷霆可不像他面上看起来这么软萌可爱,绝对是只小狼狗,并非元月以为的微笑天使萨摩耶。

    “老大,你知道我一共处过一、二、三、四…”

    雷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尉池打断了。

    “废话少说。”

    “是!”

    都是大男人,把话说开了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我之前处的都是御姐,你知道不谈感情只谈xg的人,这方面都特别会玩,所以都没受过伤。”

    “只有一个。”

    那个他以为是御姐,结果没想到马有失蹄,经验老道的他居然看走眼,那个女人居然还是个处。

    “就喝多了好了一夜,大概三四次吧,早上被人踢下床骂禽兽。”

    “怎么了?”

    尉爷眼神闪了闪。

    “她只说痛死了,我才发现她那里好像比较严重,想带她去看医生,她又不肯。”

    最后也是自己去药店买了药膏给她涂的。

    尉爷心里算计着,昨天晚上的次数。

    雷霆继续道,

    “后来我们意外地又做过一次,她虽然没有再受伤,不过中间也一直叫疼。”

    “刚的,总归是有点紧的。”

    这话说的尉爷眼色一变。

    紧?

    何止是有点紧。

    “老大,我之前给你的可都算得上是科教片呀。”

    虽然都是dao国老师,但是绝对真实可信。

    滴滴滴…滴滴滴…

    雷霆的闹钟响起,已经五点十分了。

    尉池收敛起心神,拿起挂在帐篷壁上新的作训服直接换上。

    “今天下午的训练你看着。”

    他得早点回去看看小女人,昨天晚上海水还是挺凉的,加上折腾了一夜,尉爷有点放心不下。

    果然,等尉池中午回去的时候,看到仍旧趴卧在大床里的小女人面色潮红,额上出了不少虚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