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73章 今天都陪你
    迷迷糊糊中,元月觉得自己身上好烫,嘴里干的快要冒火了,眼睛更像是被纸糊住了一样。

    男人真的是饿不得,饿久了不光变身狼人,还是个永动机。

    心里腹诽着,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全怪男人,也是自己配合的。

    这方面,元月虽是害羞,但是也不矫情,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也没忍住,不会惹的男人那样发狂的失了分寸。

    闭着眼睛又躺了会儿,元月忽然感觉整个人隔着被子被搂进一个温凉的怀抱里,唇边有湿意靠近。

    “元月,喝水。”

    是尉池的声音。

    热烫适度的白开水滑下喉咙,元月总算觉得嗓子舒服多了,歪着脑袋凑近男人始终泛着凉意的颈项间咕哝道,

    “几点了?”

    “快一点了,饿不饿?”

    元月一点都不饿,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疼,想到男人一大早就精神抖擞的样子出门了,于是又忍不住没好气的上嘴啃了他一口,可惜人家的肉结实的很。

    她这没什么力道的啃咬就跟挠痒痒似的,不光不疼,反倒带起一阵异样的酥麻感。

    不过尉池这个时候也不敢再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只是隐忍着倒抽了口气。

    “一会儿吃饱有力气了随便你咬。”

    元月懒得搭他这句话,反正男人每次都这样,心里只想着,一次吃饱了,后面就好好饿着吧。

    “我早上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什么问题?

    等了两秒,男人没出声。

    元月又继续道,

    “疤痕的问题留着以后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

    “但是你们最近到底都在忙什么?”

    就算是再喜欢户外运动,把所有的极限运动挨个玩个遍,这都一个月了,也不歇两天吗?

    “每年离岛对普通游客开放前,都会提前接待一批极限运动的爱好者。”

    “以前都交给马落。”

    “今年他不在,所以我临时充当领队了。”

    原来如此。

    对于尉池说的话,元月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温泉的事情怎么样了?”

    之前jill说她不跟着一起回离岛,元月就知道她和马落还要继续在堇州温泉那边多呆一段时间。

    “这种研究没有那么快的,我打算再给jill找几个助手过去。”

    之前一开始的发现太过于惊人,包括尉砚的事情,他们不能贸然的找人去做实验,所以jill只能在小白鼠身上继续做实验。

    只是故意弄伤动物再去治愈的实验实在是太残忍了,jill也做不出来,所以她就让马落不停的去找山里和镇上有没有什么受伤的动物,但是这样的实验对象数量不能保证。

    所以jill这边的工作进展尤为缓慢。

    不过,说到底,尉池现在其实也不是太在意温泉水的药用价值了。

    如果能成,那就是美事一桩。如果暂时都没有进展,他也不着急,毕竟他最担心的尉砚已经恢复了。

    所有的医药类的实验,很多大型的医药机构也要花费大批人力财力,好几年甚至十几二十年才能出点成绩。

    堇州山上那个温泉实在也是挺邪乎的,尉池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做其他的打算。

    关于温泉,元月的印象都停留在那里的水奇迹般的治愈了尉砚的身体,不过她内心里一直觉得像这种类似的医学奇迹,可能不一定适用于每个病人。

    就好像新闻里时不时就会爆出哪里的科学家用什么最新的方法治愈了一到两例癌症病患,但是末了都会加上一句,该种治疗方式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到目前为止,其实都还没有一种真正有效的方式能够彻底治愈癌症的。

    当年,她母亲最后也是罹患的这种绝症,做了各种努力,花了那么多钱,结果最后还是被病痛和各种治疗的后遗症折磨的皮包骨的走了。

    想到这里,元月默然回忆起那天在安德森医生那里做催眠治疗时的梦境。

    就在那瞬间,自己忽然都记起来了。了,包括两人间所有的对话。

    应该是感觉到她突然的情绪变化,男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想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那天催眠治疗时,做的梦了。”

    关于那次治疗,安德森博士已经跟尉池讲过了。

    “你想起那天的梦境了?”

    “嗯。”

    “原来我心里一直都怨恨着我妈妈。”

    这句话对于一个经历了那么大病痛折磨的逝者来说,实在是大不敬的。

    破产还债这些,其实元月都想开了,尤其经历过生死之后,她都觉得那句至理名言一点没说错,钱财身外物。

    只是她一直没放下的是她母亲对于父亲和他们那个家的背叛。

    “她犯的错上天都加倍的惩罚了,最后的几年她过的那么痛苦。”

    “但是我心里憋的那口气直到她走了,也没能出来。”

    “所以我在梦里跟她说,我不会原谅她。”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先替她拢了拢肩膀上的被子。

    “元月,至亲至爱的人才能伤你最深。”

    “这些伤,只有时间能够治愈。”

    尉池的这两句话话,边华她们之前也说过很多遍类似的,只是她真的听不进去。

    只是现在再由男人说出来,元月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放下过往,不要继续自己折磨自己了。

    时间真的就是最好的药。

    元月于是缓缓地点头。

    “我饿了。”

    尉池亲了下她的额头,口吻轻松道,

    “我让露娜准备了粥,”

    “只是她煮的肯定没有你做的好喝。”

    元月笑着摇摇头,

    “不一定呢,露娜其实手艺很好的。”

    尉池很快把粥端了进来。

    喝过粥,元月觉得自己精神好了很多,就起来去冲了个澡。

    出来房间的时候,看到男人还在,她好奇地问道,

    “你今天下午都没事吗?”

    尉池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站起身走过去拿过元月手里的毛巾,替她擦拭着头发。

    “没事,可以一直陪着你。”

    男人这柔情蜜意的动作,搞得元月有点不知所措,小手一把握住他的大掌。

    “我自己吹一下就好了,不用擦。”

    “我帮你?”

    元月抬头望着男人认真的眼神,赶忙摇头。

    “不用啦。”

    元月直接忽略了还拉在尉池手里的毛巾,直接转身回去浴室。男人这温柔的好像补偿似的举动,有点危险。全然接受的话,晚上就不好把人赶出去了。

    经过昨晚,今天晚上再让男人留宿自己房间的话,她小命还要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