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85章 尉爷的男色
    元月走到床边上,轻轻地蹲下身,几乎是半跪在地上,然后手臂撑在床沿上。

    好久没有见过尉池的睡颜了,男人五官隽美又凌厉,那鼻子俊挺得就跟他的脾气一样。

    离岛的人似乎又怕他又敬他,尉池在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看他呼吸平稳的躺在那里,双臂自然地摆在被子外面,身上穿着白衬衫,露出漂亮的喉结和锁骨。

    等一下,白衬衫?

    男人什么时候习惯穿着衬衫睡觉了?

    反正他们同床共枕的日子里,他大部分时候可都是光着的,最多因为她的强烈抗议,心不甘情不愿聊胜无于的套上一条内裤,还是子弹型的。

    她还不止一次心里默默吐槽尉爷的闷骚,结果只引来男人一句,“有资本,才能穿。”

    “你什么时候才能亲上来?”

    “我等的快睡着了。”

    乍听到男人揶揄的声音,元月心思还飘远了还没回来。

    于是没有任何防备的,自己就被男人一个用力拉到了床上,还好不是被压在身下,只是躺到了他的身边。

    尉池半侧着身子望着她,眼里星光点点,黑蓝色的眸子倒影出自己还有点呆傻的模样。

    直到男人的唇贴上自己的,元月才下意识的想转头。

    可是尉爷哪会放过这已经到了嘴边上的嫩肉。

    元月很快就被他亲的云里雾里,小手忍不住主动环上他强壮的颈项。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这思念的感觉果然不像是只有三个月呢!

    因为心里还存留的那丝担忧,元月最后用了点力把自己的唇舌从男人嘴里挣脱出来。

    “尉池……”

    “你先起来吃东西了。”

    “我不正在吃吗?”

    元月不敢乱动怕万一伤到他哪里,所以只能做了个深呼吸,作妥协状。

    “我喂你吃。”

    嗯?喂他吃?

    以前他难得提一次这种要求,元月都不太容易会答应,今天居然主动提出来。

    “好。”

    男人又在自己嘴上啃了一口,才松开手坐起身。

    元月端着大托盘走回来的时候,只见尉爷半坐半躺,一副“半酔美人”似的靠在大床上,那姿态居然生生地显出几分妖娆来。

    尉爷是属于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身材,配上他那张故意收敛起厉气的俊美脸皮,这眉眼低垂半敛的妖滟神色,就算元月现在是个大男人,估计也要忍不住扑上去的。

    尉爷男色吓人,元月觉得自己脑容量有点不够用了。

    刚才在浴室里还有点清爽的思路被他这一缠一撩,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

    “你做了什么?”

    这男人,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不去做配音演员,简直是暴遣天物。

    元月手里的托盘差点一个拿不稳,幸好尉池及时接了过去。

    “嗯……”

    小米粥、盐渍青瓜、麻油炒鸡蛋、唯一的肉是两块味增三文鱼。

    “这么清淡?”

    嘴上这么说着,尉池手倒是动作着直接把勺子和筷子递到了元月的手上。

    “先把水喝掉三分之一。”

    好,小女人现在说什么他都会乖乖听话。

    拿过马克杯,里面的液体还微微冒着,热气?

    尉爷半敛着眸子,把马克杯里的不甚烫嘴的水喝掉了三分之一。

    温热的水一入喉咙口流过胸腔,尉池居然一下子就觉得之前还有点难受的胃里突然好了一些。

    元月因为之前照顾生病的母亲两年多,所以对于病人需要什么样的饮食她还是很清楚的。

    不管尉池到底伤在哪里,反正她做的这些菜色他现在吃应该都没有什么问题。

    床很大,元月坐在床沿喂起来不方便,于是直接半跪坐到男人身边,两勺粥,夹一筷子菜,不紧不慢的喂男人吃起东西。

    空荡荡的胃被慢慢填的有了一些饱腹感,小女人喂食的节奏刚刚好,这照顾人的姿态做起来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没有想象中你侬我侬粘腻的甜蜜感,卧室里弥漫的只是浅浅的温馨恬淡。

    这样的气氛真的是更加适合现在腰腹受伤不能胡来的尉爷。

    如果小女人顺着自己刚才的心意,娇个羞,卖个萌,还不自知的撒个媚的话,尉池估计自己真的要忍不住把人扑倒,然后浴血奋战了。

    那样的话,后面可就有点不好收场了。

    喂食结束,不撑不饿刚刚好!

    “我把托盘先拿下去。你要是累的话,再睡一会儿吧。”

    多少年了,尉爷没有被人这样贴心的伺候过了。就算是他小时候生病,尉夫人也做不到这样,一般都是问他想吃什么,想要什么玩具,然后家里的佣人就会准备好了送过来。

    像小女人这种不用刻意但是却深入人心的照顾,尉池只觉的心口上一阵阵的热流喷涌而出。感动激发起的爱怜让他拉过元月的手,在她额上印下了一个灼热的亲吻。

    “老婆,你真好。”

    老婆?

    这称呼还是第一次从男人嘴里冒出来。

    老婆这样温情的词语,不像两个人浓情蜜意时,男人嘴里的甜心宝贝,甚至是小月亮,元月被叫的一个愣怔。

    随即脸色爆红,尉池好笑的看着小女人从小脸一路红到细嫩的脖子,再往下,感觉她过一会儿连脚丫子都要变红了。

    这纯情又可爱的模样,惹的尉爷眼色变了又变。

    空气里好似闪过噼里啪啦的火星,刚才的温馨已然不见踪影。

    元月一个转身,撒丫子就跑了,大托盘里的碗盘被撞的罄铃哐啷的作响。

    回到楼下客厅,正好看到一个打扫的佣人,元月把托盘往桌上一放,直接就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卧室的阳台门开着,奶茶和可乐,还有雪碧原本都在大露台上面晒太阳睡懒觉,一见到元月回来了,兴冲冲地奔进来。

    元月嘴角越裂越大,最后傻笑着搂住三只大狗的脑门,分别亲了好几下。

    老婆,原来这个词从尉池的嘴里说出来会是那样动听的,元月现在的心里又甜又酥,整个人都要化掉了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激动成这样,她要怎么办?

    砰一声,元月跳到大床上,卷起被子滚过来滚过去,最后直接闷着头尖叫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