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192章 晨间运动
    回到自己的帐篷,黑龙高大的身躯一下子瘫倒在睡袋上,心里各种情绪乱成一团,心跳声大到在安静无声的暗夜里被听的一清二楚。

    真的会是她吗?刚才手机里那短短的两句对话,声音听起来和他记忆中那个女孩子的声音非常像,而且雷霆叫的那个名字。

    元月。

    这是深藏在他心里这么多年的一个名字。

    “你的名字很特别。”

    “哪里特别?我爸姓元,因为我是一月份出生的,所以就叫元月啦。”

    “你的名字才特别,黑龙。”

    “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代号呢。”

    黑龙的确是他的代号,在他们短暂的相处中,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她自己的真名。

    记忆深处的那一幕幕画面,在黑龙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的闪现,男人狭长的凤眼直盯着头顶的帐篷,直到听到旁边轻微的响声,应该是道森回来了。

    很快,营地里又是一片寂静,这次其他人都彻底安睡了,只剩下黑龙瞪着眼直至天明。

    每日的负重跑结束,大家回到营地休息吃早餐。

    道森凑过来坐在黑龙边上,发现他手里还拿着三明治一口没吃。

    “怎么了你?一大早就开始发呆。”

    今天负重跑,黑龙居然跑到了自己后面,是第二个到达的。这还是头一遭啊!

    黑龙看了眼心情颇好的道森,反问道,

    “昨天晚上你跟尉教官通到电话了吗?”

    “那是,你没看我今天精神大振吗?哈哈哈。”

    “昨天你刚走,尉教官就回了电话。虽然没讲两句,但是他跟我说明天他就回来了。”

    “是吗?电话是他直接拨回来的?”

    “对啊,除了他还能是谁拨回来?”

    道森莫名的看了黑龙一眼,觉得他这问题问的有点奇怪。

    两个人说话的当口,雷霆拍了拍手掌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同时站起身。

    “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天的集训了。”

    “明天你们就将要进行最后的考核任务。”

    “希望大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算是分数暂时位列最后一名的队员,也有可能在最后的考核中反败为胜,夺得头筹,最终进入w团队。”

    听到雷霆这样说,原本已经有点丧失信心的几名队员又有了干劲。

    这次集训的八个人,黑龙暂时排第一,道森因为野外求生的任务失败,直接从第二吊车尾去了。其他人的分数都很胶着,并没有差太多。

    尉砚经过这近一个月的集训,也已经考虑清楚未来的方向,如果这次能够顺利晋级,他就真的加入w团队。反正尉家的祖产都由尉夫人和职业经理团队在打理,他暂时也没有自己创业的念头,还不如好好地跟着尉池干两年,等他以后有尤其他想法的再说。

    离岛别墅

    元月为了照顾尉池,已经搬到楼上的主卧住了,这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她还没醒,睡梦中还怕自己压到男人还未好的伤口,所以都乖乖地睡在自己这一边,整夜都没有怎么翻身。

    尉池睁眼的时候看到小女人离自己那么远,心里又安慰又不爽,伸过健壮的手臂直接把小女人搂了过来。

    “嗯…小心点。”

    元月眼没睁,嘴里已经冒出吴侬软语,小手撑在了男人的胸口,下意识的拦住他的动作。

    “没事,都好的差不多了。”

    尉池的恢复能力惊人,昨天军医再来看时,伤口都已经差不多结痂了。

    原本昨天晚上男人就蠢蠢欲动的想要抱着元月大战三百回合,解了这日益累积的火气,但是直接被小女人冷静的拒绝了。

    尉爷这忍了一个晚上,就想趁着早上元月睡的还迷迷糊糊的时候把人就地正法了。

    早上原本就精神的活物,在看到小女人娇媚的睡颜后更加激动起来。

    元月知道男人醒了,又把自己拖进了他怀里,只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每天都很累,所以她这会儿实在是睁不开眼。

    男人的气息靠近,唇上有一抹温热贴上来,齿关被叩开,软滑的舌尖探了进来。一开始的吮吻很是温柔,元月忍不住配合着,原本撑在尉爷胸口的手力道也放轻改为轻柔的抚触。

    随着唇舌的交缠,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尉池身上的冷意渐渐染上元月身上的热烫。

    男人翻身一个重压,直接覆上她,大手所到之处不停的点火。

    元月舌根都被吻痛了,呜咽着求饶。

    只是身上的男人一点不为所动,继续缠着她不放,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的啃噬她的柔嫩,好不容易被松开时,元月忍不住大口呼吸。

    她用力喘息的模样引来男人的笑声,那低沉的好似从滚烫的胸腔里传出来的声音带着刻意的蛊惑。

    “亲两下就喘成这样,一会儿怎么办?”

    唔…她哪儿知道怎么办?现在脑子都是一团糊的。

    锁骨间的嫩肉被牙齿轻轻的啃咬,元月伸手捧住男人的头颅,指尖满是他浓密顺滑的头发。

    “别咬,会留印子的。”

    男人闻言,似是故意的,啃咬舔吻的更是起劲。

    小手顾了上面,顾不到下面,原本还穿的好好的睡裤被男人单手快速的拉掉。

    “不准…嗯…”

    随着男人手指动作,元月所有的拒绝全部卡在了细细的喉咙口,只能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低吟。

    房间内的温度适宜,但是元月却热的全身冒汗,男人额头的汗珠更是直接滴下来砸在了她的身上。

    “快停下…尉池,你伤还没好,不行…”

    “我说行就行。”

    一个俯身,房间里只听到男人爽快的低哼。

    “嗯……你慢点。”

    “慢不下来,会死。”

    这种时候,尉爷情愿伤口崩掉,也不愿停下来。

    让人热血沸腾的耕耘一刻不停歇的持续着。

    “我们再来试试另外的姿势。”

    还有什么姿势?

    刚才尉爷已经不要脸的试过拜日式的几乎所有姿势了,元月羞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直接假装昏睡过去了。

    男人见状,并没有放弃,继续凑上来。

    “那天你做的瑜伽动作还有好几个呢…”

    元月觉得自己以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想要再做瑜伽了。

    “没想到我家月亮身体的柔韧性这么好,不好好利用真的是太浪费了。”

    和着热气的耳语低喃,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元月纤细的手指紧扣,忍得极为辛苦。

    “老婆,老公饿了这么久,你舍得吗?”

    舍得,非常舍得。

    元月只是不敢再搭话,省的男人再没完没了的,等下真的伤口崩掉。

    他刚才腰腹那样用力的时候,她紧张的直接哭出来了。

    其实元月不知道的是,她越是这样心疼的表情,越是紧张他,尉池就越是忍不住,直想拉着她疾赴极乐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