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00章 老公不弄了
    离岛别墅,久未见面的边华和雷霆一开始还聊的挺欢,然而从吃晚饭开始就又为了谁能多吃一片牛肉开始互掐。

    元月肠胃炎,所以原本今天是不可能被允许下厨操劳的,就算雷霆喊破嗓子也没用,直接被尉爷一个眼神就镇压了。

    不过就算是露娜准备的晚餐,但是主菜是元月昨天晚上就腌制好了,然后放在烤炉里面低温烤制了足足十四个小时的烟熏牛腩。

    外皮带着红糖的焦香味,内里又有小茴香的肉桂香。这个肉切片也很有讲究,元月让露娜端上来的时候,用叉子抵住牛肉,再用锋利无比的长柄切片刀来切,一片不厚不薄,在1到1。5厘米左右。那肉质无敌的鲜嫩又丰腴多汁,滋味多一分太咸,少一分太淡,现在这个味道完美的刚刚好。

    这块烟熏牛腩简直颠覆了所有人对牛肉的认识,雷霆直接大呼,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烟熏肉。

    本就份量刚好的一块肉,因为实在是太受欢迎了,所以根本就不够分的。

    然后,边华和雷霆就开始了唇枪舌战,差点为了最后的一片牛肉直接打起来。

    元月见尉爷也不管吵吵嚷嚷的两个人,只是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盘子里她特意多切给他的两片牛腩,心里无奈极了。

    “好啦,停!”

    元月把木盘上剩余的那片牛腩直接用刀叉一分为二,一半给了边华,另外一半给了雷霆。

    “休战!”

    两个二十好几的成年人这才偃旗息鼓,结束了这无聊幼稚的斗嘴,埋头狼吞虎咽起来。

    尉池咽下最后一口鲜嫩多汁的牛肉,然后用红酒漱了下口,转头抚了抚元月气色好了很多的脸颊。

    “很好吃,辛苦了。”

    元月看了眼尉爷吃的清洁溜溜的盘子,心里也很高兴。虽然她自己因为肠胃不舒服被禁食油腻,不过看男人吃的这么香也够了。

    “月亮,这道菜你以前怎么没做过呢?”

    听到边华这么问,元月笑着又看了一眼男人。

    “这道大菜人多才吃得完。”

    “而且我之前在山上也没有这么好的烧烤炉子。”

    众人闻言点点头,只有尉池把大掌伸过去握住了小女人的手。

    桌子下面两人十指交握,元月感受到来自男人的怜惜,他这是心疼自己之前都是一个人,菜做多了也没人可以一起分享。

    元月很是感动地反握住男人厚实的手掌,然后在手指触摸到那枚银戒指的时候,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来。

    “月亮,你又跟尉爷撒狗粮……”

    “欺负我这个单身狗是不是?”

    感觉到男人的手掌微微一个用力,元月赶紧给边华使眼色,让她闭嘴。

    “宝贝儿,你眼睛怎么了?”

    “是不是进沙子了?我给你吹吹。”

    说着,就坐在元月边上的边华居然直接凑上来捧住她了的脸。

    “啊…”

    “月亮,你别动。”

    “很快就好。”

    元月原本压根儿就没什么的眼睛,这下直接雾水迷蒙了,她这是疼的啊,自己的手掌被男人直接拖过去放在了他的腿上,然后边华又用力的攀着自己不放开。

    这一拉一扯之间,元月只觉得要被两个故意较劲的人弄的手臂脱臼了。

    最后,元月审视了下形势,只能伸出空余的那只手把边华的手指头从自己脸上扒拉开来,然后身子往尉爷那边挪了几寸。

    “边华,你前面不是说要找人吗?”

    “让雷霆帮你吧。”

    突然被点名的雷霆,瞬间收起看戏的神情,一脸认真的看向元月。

    “元月,你吩咐的我一定帮忙。”

    边华听到雷霆的话,也不故意闹腾元月了,瞬间起身拖着雷霆就往外走。

    “雷霆,来来来,我们好好聊聊。”

    这两个爱闹的走了,餐厅里瞬间安静下来。

    马落和伯恩都是超级会审时度势的人,几乎是同时站起身闪了,然后只留下元月和尉池还坐在餐桌上,身子挨的极近。

    洁白无瑕的桌布下,元月的手掌被拉着靠近了某个灼热无比的地方。

    “尉池,你够啦。”

    刚说完这句,元月的下巴被男人另外一只手掌掐住,他的手指用力,她一个吃疼,本就迷蒙的眼睛变得更加湿润,好像那种时候才会有的可怜相。

    尉爷拇指抚过元月红嫩的嘴唇,状似无意的分开她的唇瓣,然后食指竟然直接探了进去。

    元月嗫喏着想转头,却被男人更用力的握住了脸颊。

    嘴里的指节灵活异常,勾弄着她软嫩的舌头,这色气满满的动作惹的元月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尤其在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还被迫跟着男人的一起滑动摩蹭,手心里的跳动逼得她心脏都跟着一起加速搏动,脸色越来越嫣红,因为嘴唇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嗯嗯的鼻音。

    良久,元月实在羞的受不住了,诺大的餐厅里响起女人细细的低泣声。

    回荡的声响砸进尉爷的耳朵里,于是心下一个不舍,就把人整个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嘴里轻声细语地哄着。

    “好了好了,别哭了。”

    “老公不弄了。”

    都完了,还不弄了。

    元月还是第一次被尉池弄的这么委屈的哭的停不下来。

    明明知道她人还不太舒服,还要在这种随时都会有人出现的地方,让她这样帮他。

    元月抿着被男人折磨的有点麻木的嘴唇,舌尖抵着编贝般的牙齿,把脑袋埋进了他的颈项间。

    “你干嘛呀这是。”

    “我昨天晚上不是刚跟你解释过了,边华她就是这样的人,喜欢开玩笑。”

    “她心情不好,我让着她而已。”

    “你别跟她计较了好不好?”

    “醋吃多了,又没什么好处。”

    “太酸了,我不喜欢。”

    元月喃喃地说完,把眼里还在不停掉出来的晶莹直接磨蹭到了男人的衣领上,同时还湿濡了他喉结的地方。

    尉爷喉间一阵血气翻涌,这次不是为了别的,纯粹是被小女人这吴侬软语,带着撒娇意味的埋怨给激的。

    大掌忍不住抚上她哭的湿漉漉的小脸,这梨花带泪,满脸的娇羞红晕,黑亮的眼睛里满满地都是自己的倒影。

    看到尉爷眼神又变了,元月直觉的抬手覆上他的嘴唇。

    “回房间,不准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