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04章 第一次心痛
    “元月,门口有人找。”

    “好的,谢谢。”

    刚刚收拾完桌子的元月用围裙擦了擦手,然后看了眼自己负责的几个座位上的客人,才三步并作两步的往餐厅门口走过去。

    在纽约,除了收留自己的那位同学,她没有其他的朋友,会来这里找她的只能是黑龙,那个她只是顺手递了块巧克力糖的男人。说是男人,其实他也只是一个大学还未毕业的学生而已,严格算起来他还是个大男生,不过元月总觉得他的穿着打扮不像普通的大学生,更像是一个成功的社会人士。

    这几个礼拜,黑龙每隔几天就会来找她聊聊天,因为他一直很有礼貌,所以元月也不反感,偶尔两个人会一起站在街头喝杯不需要给小费的咖啡。

    “你今天下课这么早吗?”

    走到餐厅门口,就看到黑龙模特样的身架子站在那里,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嗯,教授临时有事就把课取消了。”

    “你几点下班?”

    “我还早呢,今天周五,店里客人比较多。”

    “那我晚点再来找你,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对不起,我去不了。”

    “等我下班,电影院都关门了。”

    “不会的,可以看午夜场。”

    听到黑龙坚定的语气,元月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鞋面,后有抬眼看向他。

    “黑龙,我没有闲钱买电影票。”

    看到元月黯淡下来的眼神,黑龙心口没来由的一阵刺疼。

    “我请你。”

    “不用了。”

    元月又转头看了下餐厅里面。

    “我要进去了。再见。”

    说完,元月随即就转身快步走回了餐厅。

    透过玻璃窗户,黑龙看着小女生的身影一刻不停的来回奔波。

    比起前两个星期,她看起来又瘦了一些,白皙但是没有什么血色的小脸看着更小了,想到刚才她眼里快闪而过的那一抹羞愧,黑龙觉得自己真的是该死。

    说什么要去看电影,明知道她不会让自己花钱,她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有这样一笔额外的开销,不知道她是不是会因此生他的气。

    活这么大,黑龙还从来没有因为谁心存愧疚过,黑龙深深地再看了一眼元月后,转身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好不容易等到客人最多的就餐时间结束,时针已经差不多指向九点了。元月可以稍微休息个五分钟,她拖着疲惫不堪的瘦弱身躯走到后厨,穿过油腻腻的厨房间地板,往后门走去。

    靠在灰色墙壁上,元月把头深埋在白色的衬衫衣领里,闭上了眼睛。

    春日的纽约温度还不高,晚上只有十几度,不过元月并不介意。她身子虽然瘦弱,但是这抗寒的能力倒是在这几个冬天变得越发的强悍了。

    没钱买厚实的冬衣,也舍不得开暖气,只能靠运动增强体质,反正她打工时要做的力气活,元月只当成锻炼来做。不管再怎么辛苦,元月告诉自己必须要坚持撑下去,一定要完成了学业才能回国。不光是父亲的告诫,也是她自己要强,如果只是完成一半的学业,她回去也没有办法再继续求学,这样以后找工作都会很困难。

    刚才黑龙那样开心的来找自己,请她看电影也是好意,自己就那样拒绝了他好像非常的不近人情。

    但是,元月已经习惯了不接受来自异性的好意。

    这两年,因为知道自己的情况,想要给自己钱的异性朋友,异性同学,不是一个两个,只是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想要等价交换。

    “做什么这么清高?”

    “你跟着我,我给你钱让你完成学业,这有什么不好的?”

    比这个难听的多的话,元月也听了不少。

    如果答应了,她的日子真的会比较好过,只是她真的做不到那样出卖自己,以前没有一秒钟动过这样的念头,之后也不会有。

    上个学期,有一个只是点头之交的异性同学因为她的拒绝,在她这里碰了软钉子,居然在学校里恶意中伤她,也是因为这部分的原因,她这个学期才休了学跑来纽约打工。大学里那么多人,每天那么多新鲜事,等她下个学期再回去的时候,估计就没有人会记得她了。

    因为这些过往的原因,对于黑龙的示好,元月不敢接受也不敢有任何的回应。

    休息时间结束,元月睁开酸涩的眼睛做了两个深呼吸,重又回到餐厅里。

    周五晚上客人多,想到这一个晚上可以拿到的小费,元月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餐厅大门被推开,哗啦啦走进来三个衣着时髦的漂亮女生,一个金发碧眼,另外两个黑色头发的看着也像是混血儿,身上的包包和首饰无一不彰显着有钱人这三个字。

    元月觉得有点意外,她打工的这家老式餐厅很少会有这么年轻的客人。

    也不是元月不想找更好的餐厅赚更多的钱,只是因为她这是非法打工,所以可以选择的余地太少了,能有愿意用她的老板就该偷笑了。

    “晚上好,三位吗?”

    “请这边坐。”

    只见三个女生眼里满是嫌弃的看了看桌椅,其中一位直接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餐巾纸,然后在椅子上用力擦拭了几下。

    元月只是微笑着,什么都没说,等她们坐下后,把手里的菜单放到了桌上。

    “我是元月,很高兴为你们服务。”

    其中一个混血女生用修长漂亮的手指头戳了戳菜单,抬头问道,

    “你们店里有什么好吃的?”

    “如果各位能够吃辣的话,我们的辣子鸡还有麻婆豆腐很好吃。”

    这家餐厅不大,老板自己就是厨师,做的菜味道还是不错的。

    “辣子鸡?麻婆豆腐?”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名字听起来就怪怪的。”

    “刚才都跟你说别进来了。”

    三个女生毫不客气的当着元月的面挑剔地说着。

    “有牛排吗?”

    最后那个金发碧眼的女生娇声问道,元月闻言眼神闪了闪,这是故意来找茬的吗?

    “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没有牛排,但是有青椒牛柳。”

    “牛柳?那是牛肉吗?我怎么都没有听过。”

    “小姐,牛柳就是牛的里脊,很嫩的。”

    “如果你不喜欢青椒,可以换成洋葱。”

    “洋葱?我最讨厌洋葱了。”

    “那黑胡椒呢?”

    元月耐着性子,始终保持着微笑,不管那三位说什么,她都尽力的回答着。

    好不容易点完餐,元月接着问了她们想喝的酒水。

    转过身,元月把单子交给后厨,自己去吧台准备饮料。

    餐厅里没有专职的调酒师,当班的服务生都要自己准备客人点的饮料和酒水,一开始元月都分不清楚酒的种类,然后那些各式的非酒精类饮品也不知道要怎么调制,好在她学习能力强,现在随手就能做出客人点的东西了。

    在唐人街奶茶卖的很好,所以元月之前看到饮料单上面有这些,还兴奋了一下,因为她很久都没有喝过奶茶了。老板心情好的时候,会让她调一杯给他喝,然后元月就可以把多出来的三分之一杯自己偷偷喝掉。

    那久违的甜蜜滋味总能让她心情好上半天。

    “饮料来了,这是芋圆奶绿,这是椰林飘香,还有一杯鲜榨雪梨汁。”

    “请慢用。”

    看着三杯飘散着香甜气息的饮料,三个女生这次倒是没说什么,径自拿起杯子喝了起来。

    在等待后厨的餐点期间,又有人进来,元月就走过去带位了。

    “我还以为长的有多好看呢,这又瘦又小的活像个未成年。”

    “邓肯怎么会跟她在一起?乔伊,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错,肯定没错,我那天在学校附近看的很清楚,肯定是她。”

    “那天邓肯跟她站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我看邓肯看她的眼神,绝对的是对她有意思。”

    “哼,拒绝我的表白,却对这样的豆芽菜感兴趣,邓肯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说这句话的是其中一位混血的女生,听她说话的语气和腔调,另外两个女生是朋友也是她的跟班。

    “妮莉,别生气了,一会儿我借机好好整整她。”

    三个人还在不怀好意的预谋时,元月从后厨端了她们点的菜过来,一一摆放在桌上说明的菜色后,才走到一边继续去服务其他桌的客人。

    之后的将近一个小时里,三个女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一会儿要换餐盘,一会儿又把筷子掉了,一会儿要喝冰水,一会儿又要加菜,总之花样层出不穷。

    因为还有其他几桌客人,元月直忙的脚不沾地,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在吧台倒了五大杯生啤,元月双手端着托盘慢慢往客人桌边走去,听到后厨的按铃声,她稍微加快了步子。

    在走过三个女生那桌时,元月突然脚下一个踉跄。

    然后只听到一阵罄铃哐啷,元月低呼着倒在了地上,手里的托盘整个摔了出去,啤酒杯碎了一地。

    再回过神时,元月只觉得右边手臂一阵剧痛,右手的手掌也是。

    “哎呀,你流血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后厨的老板听到声响,也跑了出来。

    “元月,你怎么回事啊?”

    一阵兵荒马乱后,元月到卫生间先把自己的伤口给冲洗干净,然后用干净的毛巾做了简单的包扎。

    再出去时,元月忍着痛把地上先清理干净,抬头时才发现那三个女生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桌上杯盘狼藉,像是故意被弄的一团乱。

    元月心里苦笑,但是随即脸上又一阵的惊慌。

    她们还没有买单呢,这一桌加在一起最起码有三百多美金。她们不付钱的话,只能由她来赔偿了,她在这里工作一个星期都不一定能赚到这么多。

    元月心里一个着急,都没有多想,直接就往餐厅门外跑去。

    奔出去四下张望的时候,只看到那三个女生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街角。

    元月跑着追了过去,可惜等她跑到街口的时候,就看到她们三个人跳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那黄色的车子一个油门就绝尘而去,她根本就不可能追上。

    “元月,打碎的啤酒杯就算了,但是那一桌的损失你要照价自己补上。”

    听到老板的话,元月嘴里一阵苦涩,掀了掀唇,最后还是默默的点点头。

    “行了,你手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处理一下?”

    去医院?她这个学期没交学费,也就意味着没有交国际学生的医疗保险,这个点只能去医院的急诊,她根本就付不起那高昂的医疗费。

    “我没事的,等下回去时我去药店买点纱布自己包扎一下就好了。”

    “嗯,你把这里收一下就回去吧。”

    元月用没有受伤的左手费力的收拾好所有的桌子,然后去洗手间拿清洁用品准备拖地。

    等她费力的拎着水桶和拖把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傍晚时已经来过一次的黑龙正站在餐厅的门口。

    元月下意识的就把右手藏到了身后,然后走过去打开了餐厅的玻璃门。

    “元月,我来接你下班,送你去公车站。”

    “不用麻烦了,我还要打扫卫生。”

    她现在已经累的连话都快讲不动了,手臂和手掌上的的痛意也越来越明显。

    黑龙看她脸色不对,直接上前一步用手挡住了她要关上的店门。

    “你怎么了?”

    看到元月有点别扭的姿势,黑龙伸手就拉住她的手臂,然后把人转了过来。

    “黑龙,放开我。”

    “你的手怎么了?”

    元月人一转身,黑龙就居高临下的看到了她缠着毛巾的手臂和手掌。毛巾上面还隐隐地透着深红色的印子,看起来像是干涸的血迹。

    “你受伤了?”

    他前面来的时候她还好好的,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元月,让我看下。”

    被黑龙这样拉着,元月没有力气挣扎,只得任由他查看着自己的伤势。

    前面元月包好伤口,只是临时用皮筋固定住了,这外层一下子就被黑龙打开了,但是最里一层已经被血迹粘在了伤口上,手掌上的缠的那块小方巾就更不用说了。

    “走,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用医院。”

    “这点伤不严重的,我一会儿去药店买了纱布自己包扎就可以了。”

    黑龙想要把人强行带走,但是没想到居然一下子没有拖动元月,她瘦瘦小小的身子笔挺挺的站在那里,眼神里满是坚定。

    如果用力的话,搞不好会弄痛她,黑龙只得暂时放弃。

    “我带你去药店。”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车。”

    元月见男人快速的转身往外走,低头再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默默地拿起拖把开始拖地。

    黑龙的车子停在两个街口外,他是直接跑过去的,用的是百米冲刺的力气。

    等他把车停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元月正在拉餐厅的闸门,身子摇摇晃晃的似要站不住了。

    黑龙立马拉起手刹,然后下车去帮她拉门。

    “不用锁吗?”

    “不用,老板会从里面锁的。”

    听到黑龙还略带喘气的声音,元月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眼角也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子,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跑车。

    “我自己去药店,不用麻烦你了。”

    听到元月的这句话,黑龙差点就要骂人了,手掌心用力一握,深吸了口气对着低垂着脑袋的小女生厉声说道,

    “医院还是药店,只有两个选择。”

    “你再说自己走,我就把你扛到车里。”

    十分钟后,黑龙的车子停在了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房门口。

    “乖乖在车上坐着,我很快回来。”

    真的是很快,没两分钟,元月就看到黑龙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从药店里出来了。

    上车后,他把纸袋子里面的消毒喷剂、纱布和胶带还有一把小剪刀都拿了出来。

    “把手给我。”

    元月本想说自己来的,但是看到男人的眼神后,还是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毛巾粘到伤口了,扯开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如果慢慢撕扯只会更疼,黑龙手掌压出她受伤的地方,直接一个用力快速的揭开了已经粘住的毛巾。

    那一下真的是很疼,元月眼睛瞬间一红,身体不自主的颤了一下。

    看到那一大片血肉模糊的伤口,黑龙都不由的倒抽了口气。

    这样的伤口就算是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可能都要痛的受不了了,元月这样一个瘦弱的小女生居然还能忍着这个伤在餐厅干活。

    黑龙紧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然后拿起消毒喷剂给伤口消毒,那消毒药水喷在伤口上出现点点白沫,又缓缓地消失不见。

    “不怕么?看的这么认真?”

    怕,不光怕这样血腥的伤口,因为痛感神经非常敏感,她也是真的很怕疼。

    只是,这两年因为打工时受过各种各样的伤,她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些疼痛,虽然这次伤的很重,但是怕又能怎么样呢?还是一样得忍着。

    等黑龙把她手臂和手掌上的伤口都处理好,元月低声说了句谢谢。

    “把你家地址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元月本想拒绝,但是看到车表盘上的时间,她已经错过了末班车的时间。

    把元月说的地址输进车载导航,黑龙启动了车子。保时捷优越的性能其实一脚油门就能瞬间提速,只是今天晚上他故意开得不快,车速一直保持在六十左右。

    车里很安静,车窗玻璃把外面的一切噪音都隔绝了,只有导航偶尔发出单调的提示音,元月一开始还能强撑着,后来眼皮越来越重,脑袋一歪直接靠着车座睡着了。

    最后的意识里她只记得身下的座椅好舒服,皮质好软。

    等黑龙开到目的地时,转头就看到元月已经彻底昏睡了。

    原本就苍白的小脸此刻更是看起来白的透明,浓密微翘的长睫毛微微颤动,感觉她虽然是睡着了,但是睡的并不安稳。

    黑龙第一次可以这么放肆大胆的盯着这张脸蛋看。

    自从冬日的那天晚上被元月无意间救了之后,他就像是被下了什么蛊,无时无刻不想着她。

    借着要感谢她的救命之恩,隔三差五的就去找她,只为了能多看她几眼。

    为了能和元月走的更近,消除她的戒心,黑龙还撒了谎。

    其实他根本不是什么纽约大学的交换生,他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学业了。在他十八岁离开迈阿密的外公外婆家后,他就直奔纽约淘金来了。

    靠着这张男女通吃的脸和他的聪明脑袋,黑龙这一路混的顺风顺水,不到四年时间算是在这个城市站稳了脚跟。因为从小爱运动,又学过跆拳道,他现在已经是一家保全公司的高级保镖了,客户都是纽约最有钱有势的人。

    那天晚上他也不是因为什么低血糖昏迷的,是因为被人下了药。有个曼哈顿上东区的富婆看中了他,借着送她回公寓的机会想诱惑他,不过这种皮肉生意他是绝对不屑做的,所以找机会把司机打昏换下他的外套,他就跑了。

    结果因为药力发作,他迷迷糊糊的一路疾走,最后就摔倒在了元月等车的公交站台。

    当元月半蹲着靠近自己时,她那副明明带着惧意却还是勇敢帮助他的样子,让他无条件的信任了她。

    之后的每次相处,黑龙越发的觉得自己被元月的善良和温柔吸引住了。

    怎么会有那样坚强又温柔并存的女人?他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她家里出了点事,需要她自己赚学费上学,所以她一天打三份工,借住在同学家里,平时节省的连一杯99美分的咖啡都不舍得喝。

    只是他每次见她的时候,她嘴角都是擒着浅浅的笑意,身上的衣服都旧了,但是都打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

    不像今天此时此刻。

    她的衬衫领子歪了,因为受伤的手臂,她的薄外套只能披在肩上,额前的发丝也有点凌乱。不知道是不是伤口疼,黑龙忽然发现元月的眼角居然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地滑过她的脸颊挂在了她尖细的下巴。

    透着淡淡粉色的嘴唇抿了抿,轻轻地嗫诺着。

    黑龙凑过身子,往元月那里更靠近了一些。

    “元月,你说什么?”

    “疼…”

    “妈妈,我好疼啊……”

    黑龙的心脏像是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陌生情愫一股脑的涌上来,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让他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

    男人的手掌忍不住探向了还挂着泪珠的小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