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08章 老子又不是出来卖的
    纽约一共有850多万的人口,想要在这么大一座城市里找一个小女人真的是不太容易,黑龙已经拜托公司里自己关系好的几个同事帮忙了,可惜这都快四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元月,你到底去哪里了?

    曼哈顿暗夜里的酒吧,黑龙独自一人坐在吧台的位子上,一口灌下酒杯里的金龙舌兰,等舌头充分感到到那股子麻劲,他才把口中的酒如数吞下。男人的喉结耸动,配上他刀刻似的下巴还有露出衣领的锁骨,此等俊美有吸引力的男色,掳获了不少在场人的视线。

    隔了三个位子坐着的一位穿着低胸黑裙的女士扬手招来了吧台调酒师。

    “那个男人是谁?”

    “萨尔女士,他是最近才开始来我们酒吧的。”

    “具体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他可不好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成功过的。”

    三十出头的萨尔女士是曼哈顿出了名的社交女王,跟她在一起过的男人不在少数,不光是因为她有钱,还因为她本身就长的无比美艳,身材又好。

    听到调酒师的这番话,萨尔女士不甚在意的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眼角微挑。

    “我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搞不定的男人。”

    “约翰,帮我送一杯他喝的酒过去。”

    “好的,萨尔女士。”

    调酒师把一杯金龙舌兰递到黑龙面前的时候,他没开口,只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那眉眼间因为过量酒精不由自主露出的迷蒙,让调酒师也禁不住心跳加快了一秒。

    shit,如果不是自己已经有个爱吃醋的爱人了,他也很想撩一把眼前这个隽美如妖精样的男人。

    “这是那边那位女士送的。”

    就如所有美剧电影桥段里面一样,萨尔女士看到黑龙扭头看她,于是抬起自己白皙骨感的手指握住面前的酒杯,朝他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个带着十足挑逗意味的笑。

    如果是之前,黑龙可能不会理会,但是今天晚上他觉得自己寂寞的只想要找个人陪着,心里那个空虚的黑洞大的快要把他吞噬了。

    黑龙拿过杯子,从位子上站起来,那高壮精瘦的身姿在他站起来之后显得更为修长挺拔,萨尔女士看他腿脚稍微有一些虚浮的往自己这边走过来,脸上露出满意的调笑。

    看吧,就没有她拿不下的男人,整个曼哈顿,只要她勾一勾手指头,大把大把的俊男排着队等她宠幸。

    酒店顶楼套房,房门被用力的合上,一男一女激烈的拥吻着,好像要把彼此嘴里的空气悉数抢个干净。

    萨尔女士的吻技很好,的确是勾起了黑龙的些微心思,只是当他手里抚摸着曲线妖娆的柔软,趁着唇瓣分开的空隙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一张陌生的妖艳面孔,涂着浓重眼影的猫眼里带着的是无限的挑逗和妩媚。

    黑龙一把推开了紧贴在自己身上的娇躯,萨尔女士以为他这是在欲擒故纵,于是重又贴上前去,甚至还把纤细的手掌伸了过去。

    “对不起,我要走了。”

    甩下这句话,黑龙大手扒过自己的头发,摇了摇有点眩晕的脑袋,试图打开近在边上的房门。

    “什么意思?”

    “你要现在离开?”

    “开什么玩笑?”

    惹了火,还没灭呢,就想这样走人,萨尔女士从黑龙的身后抱住他结实的腰腹,手指直往他胸口伸进去。

    黑龙只觉得一阵厌恶,但是腰腹间却有一股异样升起,d,这女人给自己下药了?什么时候?

    “甜心,你走不掉的。”

    “来吧,我们好好乐一场。”

    “明天我带你去拉斯维加斯度假,好不好?”

    “坐我的私人飞机去。”

    cao,老子又不是出来卖的!

    黑龙一个反手捏住女人的手腕,借力把人甩了出去,然后头也不回的把门打开就走了出去。

    因为药力和酒精,眼前一片迷蒙的黑龙直接闪身进了紧急通道,往下走了几层之后才一下坐到了楼梯的台阶上。

    气喘如牛,眼神涣散,黑龙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晕过去。

    这什么东西?

    果然不该有之前那种堕落的想法,这下好了,上帝都看不下去,直接让他这大半夜的被逼的躲到了这黑漆漆的楼梯里。

    因为体内的热气无法解除,黑龙难受的都想撞墙了,身体贴靠着楼梯冰凉的栏杆,大掌往自己腰腹间伸了过去。

    想象着那是一双细白柔嫩但是指腹间又带着一些薄薄的茧子的小手,淡粉色的嘴唇,浅浅的微笑……

    空荡荡的楼梯里很快传来一阵男人的低吼声。

    黑龙恢复了一些力气后就起身走出来楼道,看看腕上的手表,那个女人应该已经走人了,或者打电话又叫来了一位?呵,想到刚才自己落荒而逃的样子,黑龙又低咒了一声。

    电梯门打开,黑龙走了进去,等走出酒店大堂的时候,他的脚步还有些不稳。

    刚才他的西装外套扔在了楼上的套房,他的钱包也在那个里面,这会儿是身无分文。

    黑龙摸了摸口袋,还好他的车钥匙在,他仔细辨认着这附近的路口,这里好像离河边不远。他打算先去那里吹一会儿风,等脑子清醒一点再去取车。

    元月今天晚上难得有空可以出来溜达一圈,最近她都一直帮着贝蒂奶奶开店,老人家精神不好的时候,就由她来接手厨房,这不长的时间内,元月已经把贝蒂奶奶和她先生的菜色学了个遍了,而且还有直接赶超的劲头,很多老客人都说她做的更有味道。

    贝蒂奶奶也高兴坏了,更加毫无保留的教导她,还把自己一本子的食谱都直接给了元月,这样以后她和已故先生的心血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贝蒂奶奶的子女为了感谢她最近的帮忙,特地送了一张百老汇的演出门票给她。为了能让她去看演出,贝蒂奶奶刻意放了她两个小时的假,这会儿元月刚刚看完演出出来,然后沿着河边透透气。

    元月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ipod,塞着耳机在听歌。

    白天燥热的空气已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入夜后的凉风习习,尤其在这河边。

    久违了的轻松感涌上心头,元月就这样慢慢地沿着哈德逊河边走着。

    当她走过一对坐在长椅上热情拥吻的恋人时,元月眼神闪了闪,偏过头加快了步子。

    在往前走了两步,耳机里前一首歌正好播完,随即一阵熟悉的前奏音乐响起。

    是vienna—teng史逸欣的good—night—new—york,元月很喜欢这首歌,歌手的嗓音很好听,和norahjones有点像,但是又有自己特殊的韵味。

    这首晚安纽约,元月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不自觉的眼眶都湿润了,那优美的曲调含着浓浓的悲戚,歌词不是很直白,隐藏着太多的深意。

    元月举起手中的ipod,调高了一些音量,仰着头让那略带沙哑的磁性女声充斥洗涤着自己的耳膜。

    一首曲毕,元月睁开眼,想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道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元月下意识的转过身低头望过去。

    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距离,有一个穿着黑衬衫黑西裤短头发的男人趴倒在了水泥地上。

    这身形?

    元月心里忍不住偷偷地骂了句脏话。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她上辈子是不是欠这个男人的?

    这次如果再出手救他的话,她会不会再次陷入麻烦,逃不出来了?

    元月看看不远处旁若无人,吻的快要直接上演春宫秀的那对情侣,再四周环视了一下连只小松鼠都没有的空荡步道。

    长叹了口气,元月迈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步子走到一动不动像是昏死过去的男人身边,用脚轻轻地踢了踢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