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09章 我们先做朋友可以吗?
    黑龙是假装晕倒的,他刚才正坐在长椅上吹风,一个扭头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河岸的另外一边缓缓走过来,一开始因为自己眼花产生了幻觉,等到小女人走得越来越近,就着白亮的月光,那张他日思夜想的小脸被元月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这是近情情却吗?他一下子没有敢直接把人叫住。

    等到小女人走过他的身边,然后越来越远,都快百米开外了,黑龙心一横就来了一场假装昏倒的戏码。

    不过,这次元月要不要这么狠?居然用脚踢他?

    她这是认出自己了还是没认出自己呢?

    “黑龙,你…没事吧?”

    就是这个声音,软软糯糯,好像记忆中外婆做的桂花酒酿汤圆,软在嘴边,甜到心里,那丝丝的酒酿香味让人沉醉不已。

    黑龙哼哼唧唧了两声,然后转过头露出脸来。

    “你自己起的来吗?”

    “唔……”

    起不来。

    元月无奈,还是蹲下身两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

    “你先翻个身,我好扶你起来。”

    “黑龙,醒醒!”

    啪啪啪,什么时候元月变得这么暴力了?他刚才这是被打脸了吗?

    元月的确是为了把人弄醒才拍黑龙的脸的,只是一个“不小心”拍的重了点。

    “黑龙!张嘴,把糖吃了。”

    元月把人拉起来靠着她,然后空余的手费力的从小背包里掏出一颗糖,这是下午来店里的一个小朋友为了感谢她做的好吃的才给她的,原本她还想留着做纪念,结果,现在只能给黑龙吃了。

    嘴里被塞进一个甜滋滋的硬糖果,黑龙舌尖轻舔,感觉这颗糖比小时候吃过的任何糖都要甜。

    看到男人的眼睛总算是睁开了,元月马上扯开了一些距离,只是她刚一挪动,黑龙的身体又往下倒去,就在他脑袋即将磕到地上的前一秒,元月把自己的手掌伸了过去。

    “啊…”

    手背刮擦到硬实的水泥地,估计又破皮了,这疼痛感,不知道有没有流血。

    看了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灾星无异了,这才刚刚见面不到五分钟,她又受伤了。

    “黑龙,你振作点。”

    刚才黑龙还真的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头晕了一下,估计是药效还没过,看到元月心里一个放松,这晕眩感又来了。

    元月费了吃奶的劲把黑龙软绵绵的身子给扶了起来,然后让他靠坐在长椅上。

    然后黑龙头一歪,居然直接就睡倒了在她的肩头。

    这……

    元月仰头看看月色,又转头看看贴着自己彻底昏睡过去的男人,心里一个哀叹,她就不该多管闲事的。

    黑龙这一睡就是半个多小时,元月觉得自己一直挺直着的背脊都快僵掉了。

    如果不是看在黑龙实在是睡得太过于安稳,而且刚才看他的脸色也实在是有些难看,元月真的很想直接走人。

    还有,这男人确定是低血糖犯了吗?

    这靠近了之后闻到的不浓不淡的酒精味,元月开始怀疑他这别不是喝醉了。

    正当元月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黑龙偷偷地睁开了眼睛,垂着眸看到元月小手拿着一个ipod,然后放在了她自己的腿上,因为他的靠近,她的人感觉有点僵硬,只是这样,黑龙还是很满足的靠着,鼻尖抽动,闻到她身上浅浅淡淡的香味,不像是任何的香水,估计是她沐浴露或者自身的体香?

    第一次这么靠近她,心满意足的直想昏睡到天荒地老。

    呵呵,天荒地老么?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感性了?

    看来他上个周末没有白去教堂祷告。

    说起来真是丢脸,一直没找到人,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于是给久未联系的外婆打了个电话,虽然没说元月具体的事情,只是跟老人家撒娇说自己好像爱上了一个女孩,但是把人弄丢了。

    于是他那个虔诚的基督徒外婆就跟他说,

    “阿珏啊,你去祷告吧,只要诚心,上帝会帮助你的。”

    想到这个,黑龙默默地在心里比了个十字,说了一句阿门。

    谢谢你,上帝,我欠你一回,以后我会多做点好事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活动太多,被身边的小女人感觉到了。

    黑龙耳边传来元月有点冷淡有点无奈的声音。

    “黑龙,你是不是醒了?”

    知道再装元月就得生气了,黑龙呻吟了一声缓缓的坐直身子。

    “元月…谢谢你。”

    然后又是一句。

    “元月,对不起。”

    接着再到一句。

    “我之前骗了你。”

    其实过了这么久,手上的伤口都已经好透了,元月无意听他的解释,所以直接开口打断了黑龙想要继续说的话。

    “你不用跟我解释。”

    “你没事就好,我要先回去了。”

    看到元月直接站起身就走,黑龙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愣了两三秒之后,他才起身追了上去。

    元月的手臂被拉住,黑龙一个用力把她拽回过身。

    “怎么不用解释?你之前受伤都是因为我。”

    “不过你放心,那个妮莉已经不是我的雇主了,我跟公司提出了抗议,已经提前跟她解约了。”

    “黑龙,你真的不需要跟我解释这些,我的手伤是妮莉她们弄的,跟你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们也不会去找你的麻烦。”

    “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就可以走了吧?”

    “麻烦你放手。”

    放手?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手?

    元月觉的握住自己手臂的大掌在用力,黑龙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幽黑,那天晚上在车上跟他独处的那种不详的感觉又浮上了她的心头。

    “黑龙,请你不要再勉强我,我不喜欢。”

    一句清清淡淡,但是有着十足份量的话砸进黑龙的耳朵里,落到他的心上,让他满腔的火热情意凉了半截。

    我不喜欢,请你不要勉强。

    呵,他黑龙什么时候勉强过别人了?这段日子里已经慢慢熟悉的心痛又再一次充斥着自己的胸腔。

    黑龙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缓缓地松开了钳制着元月的手掌。

    低着头,嘴里似是乞求,似是呢喃。

    “元月,我们先做朋友,可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