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14章 能遇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我的天,元月,你这是怎么搞的呀?”

    “贝蒂奶奶,真是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你这脸上怎么弄伤了?是骑自行车摔倒了吗?”

    贝蒂奶奶念叨着赶紧把人拉进休息室里去,然后找了一件之前自己的工作服给元月,让她先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

    贝蒂奶奶个子没比元月高很多,但是这身材要丰腴了不少,典型的欧美人大骨架大胸大臀,她的衣服穿在元月身上显得特别宽大,不过她直接套了个连身的围裙,这样后腰的腰带一绑,把衣服裤子都系起来之后看着也还能看。

    元月去洗手间洗了个脸,然后处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之后就回到了后厨。

    贝蒂奶奶看她眼睛好像有点红红的,不知道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小姑娘只说是骑车不小心摔了一跤,她也就不多问了。

    非周末的午餐时间客人一般来说都不多,元月游刃有余的做完餐点,然后还能在前厅服务,贝蒂奶奶正在外面露天的位子上陪一个老客人聊天喝咖啡。

    “贝蒂啊,你找的这个服务生真的是很能干。”

    “是啊,元月真的是不错!心灵手巧又有眼力见。”

    “我最近是越发的觉得身体不行了,这天气一热,老是觉得胸口发闷,厨房间呆个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幸亏元月本事大,这么短时间内把我们的菜色都学会了,还做的越来越好。”

    “有她在,我这家餐厅才能继续做下去。”

    “但是她是不是还是个学生呢?”

    “她九月份开学了是不是就得回学校去上课了?”

    没错,之前元月就跟贝蒂奶奶说过了,最晚八月底她就要回去开学了。她那个大学虽然也在东部,但是离这里开车单程就要两个多小时,所以是不可能继续在她这里打工的了。

    “嗯,暑假一结束,她就得回去了。”

    “啊?那你到时候可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我都想好了。等元月走了,我就把餐馆关了,然后回家养老。”

    之前她的先生一直说等他们老了就买辆房车去环游世界,她现在这个身体单独开车去旅行恐怕不太现实,所以她打算养只狗,再养只猫,以后天天就在家种种花养养身体,也没什么不好的,辛苦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

    “行,只是以后我们这些老客人就没办法来你这家餐馆吃饭了。”

    “这有什么难解决的?都多少年的朋友了,我以后高兴了在家也可以做做饭,到时候我们每周定一个时间,你们几个老客人就来我家聚餐,还能吃免费的,多好?”

    午餐营业时间结束,元月把厨房收拾完,又把自己之前弄脏的衣服给洗了,然后拿着书包慢慢地走到了餐馆外面那棵大树底下。

    午后的阳光正烈,但是枝节繁茂的梧桐树底下却很阴凉。元月和往常一样背靠在光滑的树干盘腿坐着,只是面前的电脑屏幕已经变黑进入了待机状态。

    从早上睁眼到现在,她实在是太累了,刚才耳机里教授的讲课,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但是就算是累的精神都有点恍惚了,她尝试着闭起眼睛却又睡不着。

    这两年她都是吃了各种苦都挺过来了,但是今天摔在烂泥地里那一跤却显得尤为的痛。她的人生就像是那摊烂泥一样,黑漆漆湿答答脏兮兮的,就算是有了阳光的照射,最后也只能变成一堆又干又硬的土块,等哪天狂风暴雨袭过,重又变回一滩烂泥。这样的反复不知道还要多久,她好像…突然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元月从书包里翻出那个白色的ipod,圆圆的按键轻按下去,屏幕上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低垂着头,一遍遍地摁着按键,眼眶里的泪珠忽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滚落,砸在手臂和手背上。

    就算再天生丽质的皮肤,因为不停的沾水和疏于保养,她手臂和手背上的皮肤看起来只剩下惨白,粗糙和各种细小的裂纹伤口取代了原本的柔滑和细嫩。

    天天做着那又脏又臭的活计,对着满室的油烟,就算洗再多次澡,她的身上还是一身的难闻味道吧?所以才会被人当成像垃圾一样推开远离。

    忽然。

    “元月,元月,你快点过来!贝蒂,贝蒂,她不行了!”

    救护车呜啊呜啊的声音响彻云霄,元月六神无主的看着贝蒂奶奶被担架抬上了车,那前面还笑着跟她说今天的冰红茶煮的很好喝,让她多喝两杯的慈祥老人。

    这会儿却突然意识全无的被送上了救护车。

    “喂,小姐,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医院,走吧。”

    听到急救员的呼喊,元月回过神来迅速的擦干脸颊上的泪水,跟着上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医院急诊室门口。

    贝蒂奶奶的子女都赶了过来,所有的人都涌进了病房内。

    没人注意到元月小小的一只蜷着身体窝在病房外的角落里,已经哭成了泪人。

    老人家就这样走了,突发的心肌梗塞。

    元月不知道自己后面几天是怎么过的,总之她帮着贝蒂奶奶的家人一起给老人家准备了后事,房东太太见她太伤心,还反过来安慰她。

    葬礼结束后,所有人都走了,只留下元月还站在墓碑前想着多陪老人一会儿。

    “贝蒂奶奶,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能遇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贝蒂奶奶走了,元月也不想再继续留在新泽西了,她打算提前回学校去。

    这样找房子和兼职的时间也多一些。

    打包收拾好行李之后,元月想着应该要给黑龙打个电话,至少跟他说一声,她离开了。

    不过,估计他在忙,手机几次都是不在服务区的状态,于是元月给他留了一条语音。

    元月走之后的一个星期,黑龙开着车兴冲冲地到了海鲜餐馆。

    却发现,餐馆的大门紧闭,路口还挂着房屋出售的牌子。

    怎么回事?

    黑龙心里闪过不详的感觉,他趴在餐馆的窗玻璃上往里张望,里面已经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好不容易等到有人走过,黑龙拦下来一问才知道这里的店主生病过世,这海鲜餐馆就只得关门歇业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车上,黑龙飙着车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稍晚的时候,杰克过来找他,然后把他拉在道格那里的手机给送了回来。

    “黑龙,不就是大赛拿了个第二名么?看把你激动的,连手机都忘了。”

    黑龙天赋异禀,练了才没两个月,居然就有胆子去西岸参加跑酷的挑战赛,结果还拿了个第二名。

    “我看你手机好像有一条语音提示。”

    之前为了准备比赛,黑龙让道格给他做封闭式的特训,就一直都没怎么注意手机,他这会儿一点心情都没有,看着摆在茶几上的手机就按了免提播放了那条语音消息。

    开头是两三秒的静默,之后传来一道柔美沉静的嗓音,

    “黑龙,我要提前回学校去了,没能当面跟你告别,对不起。”

    “我……”

    “你以后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再见。”

    黑龙迅速起身,大掌握住手机,又按了一遍播放。

    “对不起…”

    “再见…”

    杰克看到好友的脸色因为这条语音消息变了又变,最后直接青筋暴起,大掌里的手机被猛地摔了出去,砸在墙上摔了个粉碎。

    之后,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部都被他砸了。杰克也不拦着,让他好好的发泄。

    看到昨天还意气风发,因为拿了名次着急回来找人邀功的好兄弟,这会儿直接瘫倒在了沙发里一蹶不振,杰克心里很是不爽这个只是留了条语音就走了的女人。

    “黑龙,算了吧,不就是个女人,走,我陪你去喝酒。”

    杰克拖着垂头丧气,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黑龙往外走,只留下室内一片的狼藉。

    元月…

    我对你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是吗?

    你就这样,一点没有留恋的就走人了,让我情何以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