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18章 想一个人静静
    “边华,你干嘛把那个事情说出来?这都什么陈年旧事了。”

    看到元月烦躁纠结的小脸,边华直接挽住了她的胳膊。

    “安啦,我不是只说了你对他一耳钟情吗?又没说当年他害你骑自行车摔倒,结果还摔坏了你那个心爱的ipod。”

    “一会儿晚上,你好好哄哄尉爷就行了,他要是知道你一耳钟情的人是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其实过了那么多年,元月早就已经不太记得当时那一瞬间的心动感觉了。

    因为那天贝蒂奶奶的骤然过世对她打击太大,加上之前心情就郁闷,所以对于那一天的回忆,元月下意识想起来的只有心痛。

    看到元月还很不高兴的苦着脸,边华又忍不住调皮的笑道,

    “你啊,万一被尉爷逼供,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当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什么另外的男人?

    元月这茫然的眼神,边华直接上手掐了她一把。

    “你是失忆了还是什么?你不是跟我们说过,在纽约的时候意外救了一个男的,然后他还追过你。”

    “他叫什么来的?”

    边华皱着眉头回忆着。

    “对,黑龙!”

    “那个叫黑龙的男人,这个名字太特别了,我印象很深刻的。”

    黑龙……

    这一晚上那些遥远的记忆,都因为那一盘海鲜意面起了个头,然后一股脑的全部涌进元月的脑海里。

    等元月和边华带着狗子们散完步回到别墅的时候,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边华这会儿倒是装的很好人似的,推着元月就往楼上走。

    “快去找你家尉爷解释吧,男人气的久了会憋出病来的,就没有那么好哄啦。”

    元月却觉得自己脚步有点沉重,走没两步还是转过了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月亮,你去哪儿啊?”

    “你不回楼上吗?”

    “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个人静静?

    边华觉得元月表情从之前就不太对劲,但是也没多想,只以为她是因为怀念那个对她很好的老人家所以心情才不好。不过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有什么好想的。

    至于尉爷,就算是元月真的有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过,尉爷知道了也就吃吃醋而已,还能怎么样?谁都有过去的嘛!如果元月是因为担心这些,就更加没必要了。

    “元月,你别瞎想了,我前面说的那些,你家尉爷也就是气那一下,不会当真的,他没有那么小心眼。你还是回楼上的卧室吧。”

    省的一会儿尉爷还是要下来找人的。

    不过元月似是没有听到边华讲的话,径自往她之前一楼的房间走了过去。

    彼时,尉池其实也还没有回房间,正在地下室和雷霆他们忙着。

    等他回到楼上主卧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他推开房门,里面漆黑一片,他以为元月已经睡了,于是轻手轻脚的就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结果,等他裹着浴袍拉开大床被子的时候才发现床上根本没人。

    元月不在,去哪里了?

    前面晚餐时边华说的那些话,尉池那股气早就已经过去了,虽然还是有点吃醋,但是想到他和元月原来还因为一家海鲜餐馆,有过那样微妙的联系,他心里还是止不住会升起一点甜蜜感。

    好像冥冥中,他们在不同的时空中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然后虽然错过了,但是最后却还是走到了一起。这样反倒更加让尉池感性地认为,他和元月是命中注定的。

    八年前,他刚从雇佣兵自残式的生活中脱离出来,那时他一心都只扑在攻读工程和建筑的学位上面,离岛改造也刚开始,他根本就无心恋爱。

    如果那时候让他遇到元月,说实话,他不一定会心动,甚至他很有可能都不会注意到她,那几年他从来就没有把心思放在男女情爱上,甚至对于前扑后继送上门来的女人感到厌烦至极。

    今天下午雷霆跟他说怀疑zena找人调查元月,这个zena也是他刚到离岛不久后煞到的女人,虽然被尉池严厉拒绝过n多次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放弃。

    自从上次在餐厅碰到过后,因为她一直没再出现,所以尉池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跟元月主动提及过zena,毕竟本来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刻意解释反而像更加像是掩饰。

    尉池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心里想着元月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更多的可能都是不好的回忆,所以猛然被大家提及了,心情就不太好。加上她之前的脸色就不太对,所以这会儿可能是去楼下原来的卧室睡了。

    是要下去找人?还是说就让她安静的一个人呆着?

    尉池纠结了半饷,还是决定下去找人。

    元月在黑暗中双眼直愣愣地瞪着天花板,一点睡意都没有。

    习惯了被男人搂着入睡,忽然身边没人,她的身体居然下意识的抗议了,还是用失眠来抗议。

    元月嘴角撇了撇,翻了个身把腿压在被子上,天气热,她晚上又不喜欢开空调睡觉,所以只穿了薄薄的睡裙。

    在换了数个姿势,还是完全不能入睡的时候,元月放弃了。她拿过手机,点开音乐播放器,搜索着想听的歌曲。

    good—night—new—york,她突然想到了这首歌。离开美国后,她就没怎么再听过这首歌了。

    元月在搜索栏里面输入英文字母,史逸欣的歌单瞬间跳了出来,选中歌曲点开,手机扬声器里传出那记忆中熟悉的前奏,歌手唱的每一句歌词元月都还记忆犹新。

    音乐真的是种神奇的语言,就似催眠一样,元月瞬间就被带回了遥远的回忆中。

    尉池推开房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小女人呆呆地坐在床上,手里握着个手机,房间里满是悠扬的音乐声。

    good—night—new—york,这首歌他也挺喜欢的,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常听。

    纽约那个城市,让很多人又爱又恨,这个叫史逸欣的华裔歌手应该也是有很多的感触才能写出那样的歌词。

    仗着自己夜视能力好,尉池慢慢地走近床边,只是元月太入神了,居然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没有拉严实的窗帘此刻正好有一丝月光透进来,打在小女人的脸上。

    她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居然挂着一抹略带着无奈又有点甜蜜的笑容,就像是小女生情窦初开时,对着喜欢自己的男生,那种有点羞涩不敢回应的别扭感。

    一股浓浓的酸意袭上尉池的心头,让他瞬间又想起了边华说的那四个字。

    一耳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