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19章 自己吃自己醋的滋味
    元月前一秒还闭着眼睛听歌,下一秒就感觉被人一个扑倒在了床上。身上的重量和体温她已经非常熟悉,是那个天天晚上躺在身边的枕边人。

    “尉池,你做什么呀?”

    听到小女人一点都不惊讶的问话,尉爷心里好受了一点。

    “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没有想什么。”

    “真的吗?”

    那个表情可不像是什么都没想的样子。

    “真的啦。”

    “你先起来,别压着我了。”

    “我不起来,你能怎么样?”

    男人在床上幼稚起来是很没有底线的,元月早就发现了这一点。

    感觉到他大手往下探,似要穿过睡裙往上时。

    元月直接伸手拦住了。

    “不要。”

    “为什么不要?”

    这刻意放缓的语速,还有故意压低的嗓音,如果是平时,元月早就被迷惑了。

    但是今天晚上,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要。

    察觉到小女人浑身的僵硬和拒绝,就算他已经凑到了她的唇边,还是被她一个扭头错过了。

    尉池心里闪过一丝不悦,前面那股好不容易被自己控制住的酸意又涌了上来。

    “你走开啦。”

    这呢喃的细语只是引得男人想要靠得更近,哪还会轻易放开。

    “唔……”

    元月嘴唇被堵住,男人唇舌用力,上来就来势凶猛。

    但是渐渐地,尉池松开了两人胶着的唇瓣,稍微起身不再紧压住她。

    “你到底在想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元月从来就没有在亲吻的时候这样心不在焉过。

    听到男人语气里的不满,元月无奈,只得伸手抚上他结实的手臂。

    “真的没有在想什么,你别听边华乱讲的那些话。”

    边华乱讲的那些话?

    元月不这么解释还好,她这样一说,尉池心里下意识就觉得元月今天晚上有可能是因为心里想到了其他的男人,才没有心情,才拒绝自己。

    这个想法一出,尉池整个人都不好了。

    接着,薄唇里就蹦出了一长串的责问,嗓音还越来越阴恻。

    “你说,那个让你一耳钟情的男人是谁?”

    “除了一耳钟情,是不是还要其他一见钟情的男人?”

    “除了厉荀,你还招惹过几个野男人?”

    “今天晚上,你必须老老实实的统统给我交代清楚。”

    什么跟什么呀?

    哪里来啊野男人?

    面对突然暴走的尉池,元月一下子都被他这连串的质问给弄傻了。

    黑暗中实在不方便说话,尉池于是起身,啪一下把卧室的灯给打开了。

    突然的光亮闪到了元月的眼睛,她下意识就抬起手想要挡一下,结果因为她的这个抬手的动作,牵动了身上的睡衣,原本就被尉池已经拉的很高的布料,这下直接掀到了小腹那里,那又白又嫩的皮肤随着小女人的呼吸起伏着,刺的尉池的眼睛直接一红,喉结一阵耸动。

    不过男人再次开口的语气并没有变得多好。

    “说!”

    “你想让我说什么?”

    “回答我刚才那些问题。”

    元月这会儿也有点生气了,因为尉池这不讲道理的霸道。

    于是她直接坐起身,想要下床去。她现在穿这样,实在是不适合跟他讲话,太没有安全感了。

    尉池却被元月起身离开的这个动作给激怒了,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细细的腰身。

    “啊…疼,你放开我。”

    这男人是疯了吗?再不讲道理也要有个分寸吧?

    “尉池,你放开我。”

    元月越是挣扎抗拒,尉池就越是不肯松手。拉扯间,只听到布料破碎的声音,她的睡裙被男人又又双叒叕撕坏了。

    “尉池!”

    元月这一声严厉的高呼,总算是让尉池稍微冷静了一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只是男人虽是停了下来,但是视线注视着的地方却很危险。

    “不准看。”

    元月双手护了上来,挡住尉池差不多已经烧起来的眼神。

    男人又是一个俯身,元月直接腰身后仰。

    “不准老公看,想给谁看?”

    “尉池…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不好好说话了?”

    “嗯?”

    这声嗯字直接在元月的耳边炸开。

    “乖,松开手。”

    她不松手,绝对不松。

    “没关系,我们有一整个晚上,不着急。”

    “宝贝儿,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玩游戏?这种气氛下,玩什么游戏啊?

    啪一下,房间的大灯又被关掉了。

    瞬间的黑暗,让元月心里一紧。

    “呀…”

    元月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被尉池抱了起来,小腿弯在他的手肘处。

    这姿势,她只能抬手搂住他的脖颈借力稳住自己的身子,否则就要向后仰摔下去了。

    尉池就着这个姿势把人抱到了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把人抵了上去。

    元月只隔着一层薄透的睡裙被压在冰凉的窗玻璃上,就算是这样的夏夜,也忍不住身子轻颤了一下。

    于是和男人贴在一起的地方也…。

    “月亮,告诉我,我是不是你喜欢的第一个男人?”

    严刑逼供开始。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男人哑着嗓子不停的提问,只有小女人给的答案没有让他满意,接下来就是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唇舌交缠的声音。

    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近一个小时,元月腿都已经麻木的没有任何感觉了。

    就差没有哭给男人看了。

    “最后一个问题,那个让你一耳钟情的男人,确定是我吗?”

    “是你,真的是你!”

    “我最喜欢老公你的声音了,最喜欢,最喜欢了……”

    元月真的是受不了了,闭着眼睛随便男人问什么,她都不敢再有任何的异议。

    男人看她这副小可怜的模样,又凑上前去。

    元月的肩膀被压住,脑袋和后背也被压在窗户玻璃上,男人靠的很近,嘴里的热气喷了她一脸,虽然很好闻,但是她下意识就想躲开。

    “别动,再动,我们就再玩一遍刚才的游戏。”

    元月眼角微红,朱唇颤动,无意识的低喃出声。

    “尉池,放我下去,求你。”

    听到求你两个字,尉池自己也忍不住了。

    很快,男人的闷哼声,伴着小女人的呜咽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