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26章 下一次改晚上
    元月不知道男人这是怎么了就突然下水了。

    不做热身运动,容易抽筋的呢。

    男人可管不了这些了,再不下水,这光天化日的自己激动成那样,实在是不太好看。

    尉池身姿矫健的游了三个来回才停下,湿漉漉的头发一个甩水,被他全都撸到了脑后,露出饱满的天庭。随即他薄唇一个微扬趴到泳池边上,朝元月勾了勾手指。

    看男人这召唤小狗一样的手势,元月嘴一撇,不过还是慢慢地走了过去。

    等她蹲下身,男人才开口。

    “确定不下水?”

    元月身上还裹着浴袍没有脱掉。

    她小脸一红,咬着唇摇了摇头。

    “谁让你非要我穿…比基尼的。”

    身上就那两块布挡着,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元月觉得就跟光着没什么区别。

    “在自己家里,没关系。”

    “只有我看得到。”

    尉池抬起手,抚上了元月的耳际,指尖揉了揉她细嫩的耳垂。

    元月伸手握住他的手臂想要拉开。

    说起来,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别墅里就只有她和尉池在了。边华前面就跟尉砚他们出去玩了,说是晚餐也不回来吃了。宇文管家是一大早就不在了,然后她刚刚去厨房间拿喝的,露娜说尉先生今天给她放了半天假,所以她正要走。

    放半天假?

    感情尉池这是故意的吗?就想要跟她二人世界?

    元月这会儿基本可以确定是男人故意把人都遣走了。

    那她是不是更加不应该下水了?

    用了点力把尉池的手臂拉开,元月起身就想会客厅里面去。

    尉池那可能真的松手,还没等她有动作,她的小手就被拉住,她一个不稳整个人差点直接摔进泳池里去。

    “尉池,你放开。”

    看到小女人因为刚才拉扯的动作,浴袍散开了一些露出白细的锁骨,尉池黑蓝色的眼睛一沉,喉间也不由地深咽了一下。

    “你自己下来,还是我把你拉下来?”

    拉…拉下去?

    元月想到穿着浴袍被拉下水,这个泳池很深呢,这也有点太刺激点了吧。

    而且男人的眼神绝对地不容拒绝,元月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妥协了。

    “好啦,等下。”

    只是等她站起身又开始忍不住磨蹭了起来,拽着浴袍带子的手就是不想动,心里想着是不是趁着个机会逃跑?

    不过想到这跑回楼上之后……还是算了……

    直到尉池真的没有耐心了,想要从泳池里爬上来逮人的时候,元月才似是下了最后的决心把带子一下拉开,然后因为动作太着急那本就宽松的浴袍直接就从身上滑落了,那骨肉均匀的娇躯就这样白晃晃地闪进了男人的眼里。

    尉爷的视线从笔直纤细的小腿一路往上,白皙的大腿皮肤上似乎还有点红色的淤痕,那是昨天晚上他留下的。

    因为男人的眼神太过于灼热,元月一紧张脚下差点打滑,看着近在眼前的栏杆,她动作有点僵硬的走了过去下到了泳池里面。

    热身动作什么的早就被她遗忘忽略了。

    天气热,泳池里的水被太阳晒的有点暖,元月一下水就感觉到整个人被温柔包裹起来,还是很舒服的,她紧张害羞的情绪也缓和了一些。

    尉池早就游了过来。

    “我带你游两圈,来。”

    “嗯。”

    看男人很规矩的没有上来就动手动脚的,元月更是放下心来。

    之前她游泳学了好久才会,只是因为游的次数少,所以到现在还是只会最初级的蛙泳。

    “尉池,你教我自由泳吧。”

    “好。”

    尉池的泳技很好,在水里就跟在平地上差不多,有他带着矫正她的姿势,元月学的很快。

    “要是之前是你做我教练,估计我就不需要学那么久才会了。”

    元月顺利游完一圈再回来时,高兴的朝着男人说道,唇边眼里满是笑意。

    看她这么开心,尉池也忍不住跟着扬起嘴角。

    “现在教也不迟。”

    “嗯呢。”

    听到小女人这俏皮的尾音,尉池知道她这会儿是真的放松下来了。

    因为湿了水,元月白嫩的小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晶莹水珠,她稍微一有动作那些水珠就从额边还有长翘的睫毛上滴落下来,滑过脸颊直落入她的颈边,不过粉嫩的嘴唇上还有几滴硬是落不下来了,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

    看到小女人这副诱人的小模样,还有刚才他矫正她泳姿的肢体碰触,尉爷忽然想到一个很不得了的问题。

    “你之前的游泳教练是男的还是女的?”

    元月觉得尉池的这个问题有点危险。

    “当然…是女的。”

    最近男人的醋性这么大,她才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候说什么大实话。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从来没有跟尉池撒过谎,元月回答的时候眼睫毛下意识的颤了一下。

    “哦?是吗?”

    “是女教练。”

    希望自己的声音没有抖才好。

    “我要再游一圈。”

    说完,元月转过身就往泳池那头游去,这次她游的速度快了一些。

    这个无边泳池是直接对着海边的,元月游到尽头时没有返回来,直接抬起胳膊靠在了泳池边上。

    听到身后哗哗的水声,知道是尉池过来了,她才转过头去。

    只是她这一侧脸的瞬间,男人的动作快的她都没来得及看清,他强壮的身躯就已经贴了上来。

    “累不累?”

    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上,元月小脸微红,摇了摇头。

    “体力变好了,嗯?”

    尉池这不是突然有了什么奇怪的想法吧?刚才不是一直都还很规矩的吗?

    男人会这样刻意压低了嗓子说话一般都只有在卧室的时候,元月赶紧假装镇定的把自己的脸转向了另一边。

    哗啦的水声再次响起,男人琥珀色的修长手臂探上来环住了自己的,这样一来,两个人就几乎是毫无缝隙的贴靠在一起了,她的臀上都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腹部肌肉。

    强烈的求生欲再次袭来,元月偷偷地做了个深呼吸,似是自然的把下巴靠上了自己交握着的手臂,这样她就可以离男人紧靠在自己耳边的呼吸声远一些。

    “大海好美。”

    “没有你美。”

    男人热烫的呼吸如影随形,躲都躲不了。

    “尉池,我们还在外面。”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只想进去。”

    不要脸的双关语又来了。

    在露天的泳池里这么大尺度的事情元月实在是有点接受不来,以后她每天看到这个泳池都会想到的,不行,真的不行。

    元月才反应过来尉池把她骗进泳池,还特意选了这套比基尼式的泳衣,从一开始就是居心不良的。

    男人手臂松开重新回到水中,手掌轻悠悠地覆上小女人的腰际,手指尖拂过她性感小巧的腰窝。

    他的宝贝儿身材真的是天生丽质,皮肤也好的让人爱不释手。

    “尉池,我不要在外面。”

    示弱没用,元月只能佯装生气了。

    可惜她才说了这一句,其他的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发现身下一凉。

    为什么那个泳裤是系带的?

    元月惊慌失措地半侧过脸,就看到了男人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那一小片嫩黄色布料。

    “尉池!”

    “你!”

    “叫我什么呢?嗯?”

    尉池发现自己的单名很不讨喜。

    小女人每次都叫他的全名,一点亲密感都没有。

    “老公,还给我。”

    元月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把什么还给你?”

    男人手指微微一用力,那一小片布料就被甩到了他身后很远的距离。

    “啊……”

    疯了疯了。

    元月现在是进退两难,最主要她还一动都不敢动。

    “宝贝儿,以后只准叫老公,不准叫我全名。”

    “我不要。”

    都说没结婚前不想这么叫的了,非得逼她。

    “不要?”

    两个人现在只隔着尉池身上那薄薄的一层布料,男人一个靠近,元月羞的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样,全身的皮肤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脖颈和耳垂更是直接红的要滴血了。

    “尉爷,尉爷,我跟雷霆他们一样叫你尉爷,好不好?”

    “为什么不想叫老公?”

    “我们又还没结婚。”

    “只是因为这个?”

    那好,正合他的意。

    “宝贝儿,我们下个月就去瑞士领证,举行婚礼。”

    下个月?这么快?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领证话题,就把元月的心思扯远了,一时也顾不了两个人现在这暧昧无比的姿势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着急?”

    “为了让你可以早点叫我一声老公。”

    就因为这?

    虽然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有没有那个证都没什么区别了,元月还是觉得他突然这么仓促的决定是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元月渐渐冷静下来的小脸,尉池手掌往下,胸膛又靠过去了几分。

    “月亮,婚礼我早就让人开始安排了,你只要安心的等着做新娘就好。”

    “之前没有告诉你,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那我们真的要去瑞士举行婚礼吗?”

    因为男人手上的动作,元月这句话几乎是呢喃着问出来的。

    “嗯。”

    “过两天我们就出发,好不好?”

    “好…”

    “那边华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去?”

    这种时候了还能想到其他人?

    尉爷眼睛一眯,感觉牙齿痒痒的有点想咬人。

    “啊……”

    “你怎么又咬人。”

    “让你不专心。”

    “唔…我们进去好不好,我不想在外面。”

    元月眼眶越来越红,粉嫩的嘴唇也被她咬红了,身子因为紧张颤抖的不行。

    虽然别墅里现在是没有其他人,但是这天光大亮,席地幕天的。

    “宝贝儿,你刚刚不是说大海很美吗?”

    “这样的美景,不是很有感觉?”

    听到男人诱哄的声音,元月抬起头望过去,但是因为眼眶微湿,所以看出去只剩一片蔚蓝色的迷蒙。

    她一只手仍旧扶着泳池边稳住自己,另一只手探下水想要把男人的手掌推开。

    “尉池…求你了。”

    “宝贝儿,现在是我在求你。”

    “嗯?”

    尉爷低声哄人的时候那个鼻音简直是要命。

    “就做一次!”

    “唔……”

    最后还是被男人得逞了,而且还不止一次,元月被抱着回去楼上卧室的时候,窝在男人颈项间的实在觉得委屈极了,没好气的用贝齿直接在他肩上用力的啃了一口。

    只是这会儿男人餍足了全然不生气,甚至还低声说了一句。

    “这么害羞,下次改晚上,我们再试一次。”

    元月嘴上不敢再出声,心里却嘀咕着,我要是再被你骗下水,我就跟你姓!

    因为小女人太累了,所以晚餐是尉爷做的意面浓汤,味道还不错,而且还全程伺候她吃。填饱了肚子,前面觉得整个人都快废了的元月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力气。

    然后,她的脑袋也终于可以正常运转了。

    “尉池,我们真的过两天就要去瑞士吗?”

    “嗯,尉夫人已经都准备好了,宝贝儿,你什么都不用管。”

    可以替自己的大儿子准备婚礼,尉夫人不知道多开心,上次的订婚宴她没有参与到其实心里一直有些遗憾,这是尉夫人不说尉池都能猜到的,所以这次的婚礼他就全全交给自己的母亲负责了,听说,这次他那个不靠谱的父亲卢恩先生也给了不少建议。

    “尉夫人一个人会不会太辛苦了?”

    这段时间,其实尉夫人也有跟她通过两次电话,不过都没有提过婚礼的事情。上次银色情人节过后,元月本以为至少要到年底他们才会举行婚礼的。

    “她只是总指挥,具体事情会有专人负责的,而且还有我父亲帮忙,你不用替她担心。”

    尉池搂着人,大手又开始不停的摩挲着元月的指关节,不时地捏一捏她细嫩的手背和手心。

    自从前几天知道元月居然还在他的农场做过事,尉池看到她的手就会有点心疼。

    原来小女人之前受过那么多苦,虽然她现在手上的皮肤保养的已经很好了,但是她右手的拇指那里留下了一条细细的疤痕,她说那是之前在餐厅打工的时候弄伤的。

    尉池指尖抚过那个小小的疤痕,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月亮,对不起。”

    “我错过了你八年的时间。”

    八年的时间,尉池这几天越发的觉得有些心有不甘。

    尤其在知道了黑龙的存在之后。

    他现在能这么爱小女人,换做八年前的自己,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那句所谓的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只是用来欺瞒自己的,因为知道错过了,他之前也只能这么想。

    但是此时此刻,尉池只想时间能够倒转回去,如果让他在新泽西的那次就和元月相遇,他一定不会放手,小女人也就不用经历后面的这些痛苦和磨难。

    听到尉池这忽如其来的道歉,元月心口一震。

    那天晚上她心绪那么乱的时候,男人非拉着她玩什么游戏,那样逼她道出过往,过后其实她是很生男人气的。只是,她又习惯性的把自己的不好的情绪掩饰了起来。

    现在听到他开口说的这句抱歉,她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出口,止不住地涌上来。

    等尉池发现怀里的小女人身体微微颤动时,大掌抬起她的小巴,才发现元月鼻尖红红的,眼里的泪水已经濡湿了整张小脸。

    “怎么了这是?”

    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

    尉池赶紧从床头柜上拿过巾纸盒抽了两张出来,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着泪痕。

    “宝贝儿,别哭了。”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了?”

    很多时候,心里的委屈没人知道反倒还好,现在男人越是这样问,元月心里就越发的委屈了,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啪啪啪啪的直往下掉。

    这眼泪珠子像是有千斤重,砸在尉池的心口上疼的他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元月,你先别哭了!”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霸道,我心里难受,还不能哭吗?“

    ”都是你!要是你当时没有推开我,我就不会那么心慌意乱,如果我骑车没有摔倒,就不会把我最心爱的ipod摔坏了,都怪你!呜呜呜……“

    这没头没脑的一长串埋怨尉池都没有听懂,但是他这会儿也只能继续轻声地哄着人,手掌不停的抚着她的手臂安慰着。

    ”都怪我,是我不好。“

    ”就是你不好。“

    ”你肯定是嫌弃我身上味道不好闻,才那么用力推开我。“

    ”谁让你养那么多马,每天拉那么多,每天洗两次澡还觉得自己臭死了。“

    听到这番话,尉池也有点懵了。

    ”我什么时候把你推开了?“

    ”你之前不是说你只在马厩听过我的声音,没见过我人吗?“

    如果两个人见过,以尉池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怎么可能之前一直都没认出元月来?

    ”就你刚到农场的那天,我之前洗澡的地方水管正巧坏了,然后管事的卡梅拉女士带我去别墅里面的卫生间洗澡。“

    ”后来我出去别墅的时候差点跟你撞上,结果我人都还没有碰到你,就被你一把推开了。“

    ”你当时语气冷冰冰的可差了。“

    ”我说了什么?“

    尉池努力在记忆中搜寻那天的场景。

    ”你问我是谁,在别墅里做什么?“

    眼神微闪,尉池想起来了。

    ”宝贝儿,你当时是不是洗完澡头发没吹干?然后衬衫扣子还扣错了?“

    ”什么?“

    听到尉池的问题,元月从他怀里直起身子,然后转过身看着他。

    虽然还是一脸的委屈,不过好歹总算是止住了眼泪,尉池拇指指尖凑上去抹了一下她眼角残留的印迹。

    ”你还记得?“

    那天因为雷霆突然出现敲卫生间的门,所以她才会因为着急忙乱没有来得及整理好仪容就跑出来的。

    ”你那天头发没理好,衣服还不整齐成那样的,你知道我一向看不得乱糟糟的东西,所以我那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

    ”并不是因为什么你身上的味道不好闻而嫌弃你。“

    听到尉池的解释,元月愣了几秒,渐渐地心头一阵释然,她心里那个深埋已久的疙瘩总算是解开了。

    这些天只有她一个人记得他们初次见面那不好的回忆,总归是让她心里不太舒服,但是又开不了口跟尉池质问。

    ”你上次怎么没有跟我说这些?“

    元月闻言小嘴一扁,眼眶又红了。

    ”你那天晚上都那样了,我还说这么多干什么呀?“

    想到那晚自己的确有点过分了,尉池伸手把人重又搂进怀里,大掌在她背脊上轻轻拍着。

    ”对不起,是我不好。“

    男人的道歉听着无比地真诚。

    元月知道要他说句对不起其实很不容易,尤其在情事上,他从来都霸道惯了,她再哭再委屈他都会不管不顾,事后的安慰也从来没有道歉这回事。

    心里那点忿恨被他轻而易举的消除了,元月觉得有点不甘心,但是自己也不能真跟个二十岁的小女生一样再去计较这些陈年往事,于是她抽泣几声后默默地把尉池的手臂拉开。

    ”我想喝可乐,你帮我去拿。“

    尉池闻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喝奶茶好不好?“

    大吉岭红茶煮了,加牛奶和炼乳进去,这是之前元月会自己在家做的奶茶。

    ”我现在不想喝奶茶,就想喝可乐。“

    自从跟尉池正式在一起之后,不让她喝可乐是男人对她唯一的限制。

    ”好,我帮你去拿。“

    尉池今天选择了妥协。

    等他把加了冰块切了青柠片进去的可乐拿上来时,元月却已经窝在被子里睡着了,半侧着的脸上泪痕还没彻底消干净。

    尉池放轻脚步走过去,大手拉开被子也躺了进去。

    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靠近,元月下意识的翻身窝到他已经敞开的怀里,小手环上他的腰腹。

    ”好困,可乐我一会儿再喝。“

    ”睡吧。“

    在小女人额头轻吻了一下,尉池伸手把卧室的灯调暗,让她可以睡的更安稳一些。

    过了一会儿,尉池以为元月已经睡着的时候,靠在他颈间的小脑袋又动了动。

    ”尉池,谢谢你。“

    谢谢你跟我道了歉。

    谢谢你,原来八年前你并不是因为嫌弃我才把我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