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27章 竟然干起打砸抢的勾当了
    “你说什么?”

    “尉先生要带着她未婚妻回瑞士去举行婚礼了?”

    琼斯刚才还很高兴接到好友露娜的电话,以为有什么最新的好消息,结果真的是个爆炸性的“好消息”啊!

    完了……

    琼斯挂掉电话一下子就瘫倒在身后的破旧沙发上,随即又大叫一声迅速站起身,只见她拿起位子上的一个空啤酒瓶,然后一个忍不住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听到玻璃碎片的声音,她的老公走了出来。

    “发什么疯呢你?”

    “我发疯?是你疯了才是!”

    “一个大男人,天天就知道窝在家里喝酒看球赛,你能不能也帮我分担一点,你知道我们每个月要花多少钱吗?”

    “我每天做事累的半死,回来还要给你们洗衣服做饭,你们呢?一个个的,家里跟猪窝一样,也不知道要收拾一下。”

    听到琼斯这每个月跟大姨妈一样必来一次的抱怨,站在一边的男人腆着个肥大的肚子一脸的无所谓。反正等她骂完发完脾气,还不是照样乖乖地继续出去工作养家?

    琼斯想到自己送女儿出去念书的事情肯定没戏了,搞不好还要被zena小姐迁怒,她现在是又急又气。懒得再在这里浪费时间搭理这没卵用的男人,琼斯绕过他去拿了自己的包出来,直接摔门而去。

    琼斯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到了zena住的大别墅,忐忑不安地按了门铃。

    大门很快打开,是新来的女佣来开的门。

    “我找zena小姐,麻烦你通报一声。”

    女佣斜眼看她,语气冷淡的来了一句。

    “在这等着。”

    呵,同样都是给人打工的,这么没有礼貌的小姑娘琼斯也是觉得挺无语的,只是此时她已经无心跟她计较。

    “zena小姐请你进去,记得把鞋脱在外面,我刚拖过地,你可别弄脏了。”

    琼斯忍不住白了女佣一眼,不过仍是弯下身把鞋脱掉,光着脚踩在了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

    “zena小姐,你好。”

    看到在家都打扮的明艳动人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那只她刚养没多久的小狗,琼斯喃喃地打了个招呼。

    “做什么这么支支吾吾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我?”

    原本zena答应了琼斯除了餐厅的那份工作,还让她到别墅里兼职的要求,结果因为上次她没有照顾好自己的狗,她一生气就把人直接辞退了,连餐厅的工时都给她减少了一半。

    琼斯走近了两步,硬着头皮说出了刚才露娜跟她说的那个消息。

    zena听完,几乎是瞬间就把腿上的那只小狗给推到了一边,站起身朝着琼斯就冲了过来。

    啪啪两巴掌,琼斯被打的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两边脸颊迅速红肿起来。

    “蠢货!过两天就要走了,你怎么现在才来通知我?”

    “这样我哪里来得及阻止他们?”

    “你这个跟猪一样蠢的女人!”

    “还有你那个朋友,你跟她说,她别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好处,之前说的交换条件统统作废!”

    “你现在也可以滚了!”

    琼斯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暴怒的女人掐的泛白的手指关节时,选择了闭嘴。

    “看什么?快滚!”

    盛怒中的女人没有理智可言,走回沙发那里一屁股坐下来,那只小狗一个躲闪不及就被压到了腿,于是嗷嗷的惨叫个不停,以为自己主人会马上安抚它,结果只是被狠狠地推到了一边。

    琼斯最后看了一眼那只可怜的小狗,对于zena这种狠毒又自视甚高的女人来说,她和露娜在她眼里估计连她养的这条狗都不如。

    走出别墅,琼斯坐在车里良久,最后启动车子往环岛公路开去。

    不多时,她来到一个门禁森严的铁门前。

    安保人员示意她停车,她放下车窗笑着问道,

    “你好,我想找一下在尉先生别墅做事的露娜。”

    “有事你可以打电话给她,我不能放你进去。”

    说完,安保人员示意她把车子开走,琼斯无奈只得调转车头停到不远处的路边。

    打了电话给露娜,对方让她等着,于是琼斯又足足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露娜才从铁门那头走出来。

    一坐上车子,露娜就让琼斯把车再开远了一些。

    “有什么急事一定要现在说的?万一被宇文管家看到我们两个在这里讲话,我就死定了。”

    “你还管这些干嘛?你不是说宇文管家那天找你谈过话了,那他肯定就已经知道了你在替人打探别墅里的消息。”

    “知道归知道,但是只要宇文管家没有把我辞退,我以后就还能继续在尉先生的别墅工作的。”

    “我之前也跟你说了,我不会再替你们打探任何消息,我今天打电话给你,纯粹就是让你有个准备,尉先生就要跟她未婚妻回去瑞士举行婚礼了,你以后也不需要再替那个恶女人做事了。”

    “琼斯,听我一句劝,离岛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可以做,你就别再给那个zena打工了。”

    “你看看你,这脸又是被她打的吧?”

    琼斯无奈一笑,缓缓地开口道,

    “放心吧,我不会了,就算我想回去餐厅工作,她也肯定会直接赶人的。”

    “那就好,没事的,琼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露娜的安慰,琼斯的心情也没好多少,她熬了这么久也没见自己的生活有任何的好转,对着zena这种女人,她也只能委屈地任她欺凌。

    但是,她真的好不甘心啊,凭什么她一个如此恶毒心肠的蛇蝎女人可以过那么优越的生活?店里的人之前都传言说zena是尉先生的女人,所以岛上的居民都很给她面子,餐厅的生意也因此而红火起来的。

    前段时间尉先生带了未婚妻回来,大家才知道都是zena自己一厢情愿,关于她和尉先生的事情都是她瞎掰出来的谣言骗局,只是她的餐厅已经站稳脚跟,这两年光是接待外岛的游客就可以有大把的钱赚。

    尉先生仁慈,没有因为她撒谎造谣就让会长直接关了她的店,而是让宇文管家过来带话,“嘱咐”她千万不要再有什么不好的心思,否则就绝对不是关她的店那么简单的后果。

    zena突然养狗也是因为知道尉先生的未婚妻养了三只大狗,她就以为她也养一只的话,就可以借机跟尉先生表现她也是很有爱心的女人。

    可怜了那只狗,不知道自己遇到的其实是一个根本没有爱心的主人。

    “zena这样出尔反尔的忽悠我们,我们两个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没得到,我一定要报复她。”

    听到琼斯的话,露娜直接瞪大了眼睛。

    “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啊,琼斯,跟那种疯女人,你没有必要。”

    “我不跟她硬来。”

    “那你想怎么报复她?”

    其实露娜心里也是极其不甘心的,就这样破灭了送女儿出去上学的梦想。

    琼斯接着把她那天在宠物医院看到听到的都重新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给露娜听,然后又加油添醋了一通。

    “你只要把我刚才说的统统直接告诉尉先生,我就不相信知道zena这样骂他欺负他的未婚妻,他还能忍得住?”

    “嗯,这个主意好,尉先生这么疼他元小姐,不要说欺负了,就是说话声音大一点都不行。”

    “懂了,我一会儿回去就找机会跟尉先生说。”

    虽然她一直很惧怕跟尉先生单独讲话,但是为了出心里这口恶气,这点勇气她还是有的。

    重新回到别墅,露娜等啊等好不容易看到尉先生从地下室的书房上来,她赶紧迎了上去。

    “尉先生,我有事想跟你说。”

    等她力持镇定把刚才琼斯讲的话全部一句不差的说给尉池听之后,露娜只觉得周边的气温瞬间降低了,男人的脸色更是冷若冰霜。

    “我会看着办,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用客气,尉先生,我也是觉得那个zena实在太过分了,我都替元小姐抱不平。”

    “嗯,你下去做事吧。”

    “好的,尉先生。”

    遣走露娜,尉池冷着脸走到吧台那边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仰头一饮而尽。

    他倒是真的小看了zena这个麻烦女人的胆量了。看来,宇文管家对她的“忠告”完全没有起到威吓的作用。

    尉池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麦克,你带几个人去把海边那家chez—oi的餐厅砸了。”

    “记住,只砸东西,不能伤人,砸烂的东西让他们去找宇文管家照价赔偿。”

    “还有,去把那家店老板娘养的那只狗给我抱回来。”

    手机另一端的麦克听的一愣一愣,尉爷什么时候做起这打砸抢的流氓勾当了?他还是第一次接到尉先生这样的命令,不过他也就是愣了两秒钟,随即就领命去做事了。

    于是当天下午,正直餐厅的下午歇业时间,身材高壮无比满脸横肉的麦克带着两个同样都是人高马大的兄弟,二话不说拿着棒球棍就把整间餐厅砸了个稀巴烂。

    zena接到电话赶到餐厅时,只见自己找人精心设计的无敌海景餐厅就差没变成一座废墟了,气的她破口大骂要报警抓人,结果被店里的领班劝住了。

    “zena小姐,砸店的那个带头大汉,让我们跟你说,他们砸烂的这些东西,可以直接去找宇文管家照价赔偿。”

    宇文管家?那这事难道是……

    想到是那个男人的命令,zena纵然再生气,气的想杀人,最后也只能开着她的跑车一路飙回了她的别墅。

    急着赶回家里,是因为zena怕自己控制不住去找尉池理论,但是她真心承受不起那样可能做会带来的后果。

    算了,原来以前他是懒得跟她计较,她一直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现在她已经不抱任何念想了。

    “zena小姐,你回来啦,刚才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冲到家里,把波比带走了。”

    “什么?”

    zena这下气的都快笑出来了。

    尉池,算你狠!

    元月午睡起来,刚下楼就听到边华的笑声。

    只见客厅的一隅,边华,尉砚还有伯恩三个人围着恶人脸的麦克。

    因为角度关系,元月看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了,于是她好奇的走了过去。

    “你们干嘛呢?都围着麦克。”

    听到她的声音扭头过来的边华,兴奋的朝她直招手。

    “月亮,你快过来看,超级无敌可爱的小奶狗!”

    小奶狗?

    哪里来的小奶狗?

    众人让开,元月这才发现麦克怀里正抱着一只米色的小狗,宝石一样黑亮的眼睛骨碌碌的,耳朵耷拉着,肉肉的小爪子巴在麦克的胸口,那样子真的是又软又萌,和奶茶小时候有几分相似。

    “麦克,哪里来的小狗呀?”

    “呃,是尉先生让我抱回来的。”

    “尉先生让你抱回来的?”

    尉池怎么会突然让麦克抱只狗回来?

    等下,为什么她觉得这只小狗长的有点眼熟?

    正当元月还在疑惑的时候,尉池走了进来。

    麦克松了口气,赶紧朝着尉爷一欠身。

    “尉先生,我把狗带回来了。”

    “嗯。”

    嗯?然后呢?麦克抱着小狗一脸懵逼。

    “尉池,这小狗从哪里来的?”

    “你让麦克抱回来是要养它吗?”

    尉池走过来直接揽住了元月的肩膀,看了眼麦克的怀里的小奶狗,面无表情的说道,

    “麦克自己前面在街上看到的,觉得它流浪街头很可怜,就问我能不能把狗带回来养,我同意了。”

    什么?

    尉爷……你把狗弄回来,不是要给元小姐的吗?

    麦克看看尉爷,又看看怀里的小奶狗,嘴角露出一抹看着很是狰狞的笑容。

    “是的,元小姐,我想养它。”

    元月听到麦克这样说,略带狐疑的问道,

    “麦克,你知道怎么照顾小狗吗?”

    小狗很容易生病,麦克这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不知道是不是能照顾好呢。

    “元月,你不用担心了,有任何问题他都可以去找菲尔医生帮忙的。”

    “麦克,你先带狗去菲尔医生那里做个全身检查。”

    听到尉池的吩咐,麦克总算是知道该怎么办了,转身就抱着狗狗出去了。

    等麦克走人,边华忍不住咕哝道,

    “没想到麦克长的这么凶神恶煞的,居然会这么有爱心。”

    “就是他真的是不能笑啊,他那张脸笑起来实在太吓人了。”

    尉砚和伯恩闻言,立马点头附和,真的很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