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28章 书房吃夜宵
    “边华,你确定不跟我一起去瑞士吗?”

    “我还是先回趟家吧,到时候我跟巧薇还有阿洁一起去苏黎世,你给我们报销头等舱的机票钱就行,哈哈。”

    元月看边华一脸说笑着整理行李,也不再劝她,于是帮忙她把收好的衣服化妆包这些都放进行李箱。

    打包收拾完,边华再环顾了一下房间查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啊……舍不得这里呢,这么舒服的大床,那么大的衣帽间还有那个超爽的浴缸和卫洗丽!”

    真的是由奢入俭难呀,在这里爽歪歪,再回到自己家那个八十多平的小公寓,边华想想都觉得憋得慌,而且家里还有她那个无敌唠叨的老妈。

    “元月,你说,我回去要不要干脆也搬出来自己住算了?”

    听到边华这样问,元月倒是也不太意外。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在家住,你收入又不低,自己单独租房或者供一套小公寓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按照边华爱自由的性格,元月实在也是挺难想象她到这个年纪了还不想要一个自己的空间。

    “唉……你以为这么容易吗?不是钱的问题啊!”

    “月亮,我是经济独立,但是思想上半独立。我们四个人里面虽然我看上去是最不恋家的那个,可实际上真让我离开我爸妈自己一个人住,我怕自己受不了那份寂寞。”

    边华这忽然的坦白可是这么多年的头一槽,她明媚的脸上还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原来如此。

    大女人心里其实住了一个敏感的小女孩。

    “我是很烦我妈老是啰嗦个不停,但是真没有人烦我还给我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的话,我还是会很不习惯的。”

    “还有我爸,虽然是个小气的糟老头,但是糟的很搞笑啊。你知道吗?他前几个月老是觉得自己身体不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结果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就是吃多了,建议他年纪大了每餐要少食,要多锻炼。然后你猜他怎么回答那个医生的?”

    “小老头居然摸着他那个油光光的地中海脑门说,网上不是说了吗?老年人不能光吃素,得多吃点肥肉,肥肉熬过了就不是油了。”

    “当时那个医生都无语了,那表情我在一边看的快笑死了都。”

    “你爸真的是好可爱。”

    “一个糟老头,有什么可爱的,如果惜命也是可爱的表现的话,那他倒真的是一个无敌小可爱了。”

    “你看看我的手机里面,天天给我发各种养身的文章,什么熬夜会致命、25岁白领突发心梗过世、女性保养不得不吃的十种水果。”

    边华拿着手机一条条刷过去,元月看的眼都花了。

    “我从来不回,也不看,但是止不住他老人家天天无聊的慌啊,还是照三餐发。”

    “你爸也是担心你身体。”

    “我现在人还没到家,就可以想象到进门的瞬间就会被他们不停的唠叨了。”

    “行啦,你知足吧,刚不是说了没人唠叨你,你也不习惯吗?”

    边华的父母元月高中时见过几次,现在都多少年没见了,都没有多少印象了。

    说了这么多自己老爸的事情,边华好似突然想到件事,于是拉过元月的手臂问道,

    “对了,你…这些年都没有跟你爸联系过吗?”

    听到边华的这个问题,元月眼神偏过一边摇了摇头。

    “居然?你回国之后一次都没有见过他吗?”

    “见过,之前我不是还跟你们说过,他再婚了,现在有一双儿女。”

    “对哦,你后来就再没怎么提过他,话说,那两个小朋友也不小了吧?”

    “嗯,应该都上小学了要。”

    “我去,都这么大了吗?”

    “月亮,我问起你爸,是想说你去瑞士举行婚礼的话,有没有想过要邀请他。”

    元月拉开边华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走到床边盘腿坐下。

    “我为什么要邀请他?”

    边华走过去坐到她旁边。

    “上次订婚宴是在丽河办的,怎么说你女方这边还有厉氏的员工去了那么多人,你婚礼办在瑞士的话,到时候就我们三个朋友,这样你不是会很没面子?”

    “你猜等你这次去了瑞士,尉夫人是不是会问你要需要邀请的宾客名单?”

    关于这个问题,元月之前倒真的是没有考虑过。

    “你是不是对你爸还心有怨言?”

    “没有……”

    前尘往事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

    “我跟他的父女缘分也是这样了,谈不上怨不怨恨。”

    “你也是心够大的,他当时扔下你妈就这样走了,一转眼就再婚了,还跟小老婆生了两个孩子。要是我,才不让他们的日子这么好过。”

    那几年都自顾不暇了,元月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管她一早就消失了的父亲。

    更何况,他和母亲的婚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在那段失败的感情里,母亲是要负大部分责任的。

    “边华,我爸的事情以后就别提了,反正他现在对于我来说,和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他来说,应该也不希望她这个曾经的女儿去打扰他的新生活吧。

    “知道了,不过,尉爷都没有问过关于你爸的事情吗?”

    “他知道的,我老早就跟他说过我父母离异,我爸再婚的事了。”

    “是哦?那他居然都不好奇你们为什么都没有来往的吗?”

    “这有什么可好奇的,尉池他自己的父亲都结过那么多次婚的人了。”

    “也是,哈哈,我还记得你说过尉爷一共有9个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简直夸张的要命啊!”

    “哎,你说,这次你去瑞士,是不是都会见到这些人啊?”

    边华实在好奇,那个卢恩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会有那么多婚史。而且还有之前那个zero,明明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怎么会收养一个前妻的小孩做养女的。

    只能说,老外的世界她真的是搞不懂啊。

    “不一定吧,尉夫人和卢恩先生亲生的只有尉池和尉砚两兄弟,我从来都没有听尉池提过其他那些兄弟姐妹,估计平时都不来往的。”

    “嗯,不来往最好了,省的搞那么多大家族里面的是是非非。”

    “就你这脑子,估计分分钟被绕进去了。”

    “说什么呢你?又不是拍电视剧,哪来那么多阴谋论。”

    “元月,我提醒你啊,尉家那么有钱,上次尉夫人自己一个人来的,你这次可是去她的大本营,你必须事事都要小心,知道吗?”

    “不管发生什么事,能忍则忍,她安排的婚礼你不要有任何的意见。”

    “总之一条准则,跟尉爷领了证再说!”

    “嘿嘿,只要尉爷是你的人了,以后就不用怕尉夫人这个婆婆了。”

    看边华一个还没结婚的跟她这么头头是道的教诲着,元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我去瑞士又不是去入虎穴的,而且就算是尉池跟我结婚了,他是我老公,可也还是尉夫人的儿子啊。”

    “元月同学,我拜托你,摒弃你这些天真幼稚的想法好吗?”

    边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尤为认真严肃。

    “千万不要相信什么对婆婆孝顺像对自己妈一样,这样她就会对你像女儿一样,简直就是放屁。”

    “我之前接触的那么多人中,女人一旦结婚,不管多厉害的,只要家里有个婆婆在,都要看婆婆的脸色做人的,更别说尉夫人这种级别的了。”

    “不相信?”

    边华看着元月不是很以为然的表情,直接拿过手机,点开了四个人的群,先是连线了巧薇,然后又把邓洁也拉了进来。

    “你俩干嘛呢?”

    边华这难道是要让巧薇和邓洁跟她上婆媳关系的大课吗?

    元月抬头揉了揉额角。

    接下来的大约一个小时里,光是巧薇一个人就吧啦吧啦说个没完,邓洁都还没有开口的机会。

    元月听的实在头都有点晕了,于是找了个借口说改天再来听取她们这些过来人的经验。

    把通讯切断,元月把手机往边华怀里一塞就下了床。

    边华跟着提醒道,

    “月亮,明天早上雷霆会送我,你不用跟着一起去了。”

    “好,知道你跟雷霆还有话要说的,我不打扰你们。”

    “嘿嘿,还是你最懂我。”

    “那我回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知道啦,你赶紧回房去吧,估计尉爷都等不及了。”

    看到边华那色女似的调笑眼神,元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往门口走去。

    回到卧室却没有看到尉池人,元月叫了两声,诺大的房间里都没人回答。

    估计男人还在楼下书房忙,元月看了眼手表,都已经快十点了。

    从他前天说了要回瑞士之后,尉池就变得忙碌起来,虽然之前他白天也是经常看不到人影的,只是这几天更甚,昨天晚上她都睡迷糊了他才回房间来。

    应该是离岛还有建筑师事务所两边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他们这次一去瑞士,估计又要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所以尉池肯定要提前做好安排。

    不过他也说了,宇文管家和雷霆都先不去,会等婚礼前才到。

    元月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眼神闪了闪,决定去厨房间做点夜宵。尉池在忙的话,估计雷霆也跟着一起呢。

    工作室内,尉池和雷霆正在和黑龙视频。

    “尉爷,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明天飞布达佩斯。”

    “好。”

    雷霆按了视频结束键,大屏幕回归黑暗。

    正当他要开口时,尉池从靠椅上站起身来。

    “走吧,元月过来了。”

    别墅里几个重要的入口都装了隐蔽的摄像头,尉池刚才已经看到元月端着托盘往书房这边过来了。

    这个工作室在内室,和外面的书房隔着一堵墙,尉池按了指纹锁把厚重的门打开,雷霆紧跟在后出去了。

    外面的书房是个半地下室,正对着整面书墙的是大片的落地玻璃窗,窗外现在一片漆黑,白天的时候就能看到280度的无敌海景。

    等尉池刚在他的书桌前落座,书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雷霆赶紧过去开门。

    “元月,你这是给我们送宵夜来了吗?”

    看到笑的一脸灿烈的雷霆,元月微笑着点了点头,视线往里一看,男人正坐在大班椅上,也抬着头往她这边看过来呢。

    两个人视线交汇,冷色调的书房里不自觉的染上了一点粉粉的意味。

    雷霆从元月的托盘上直接端起其中一份夜宵,闪身就走出了书房。

    “我去餐厅吃。”

    “老大,一会儿我就直接回去了,明早再过来接边华去机场。”

    “嗯。”

    对于雷霆的自动消失,尉爷很是满意,嘴角甚至扬起一抹弧度。

    元月看男人跟个老爷似的还稳稳地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电脑,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你要在书桌那里吃吗?”

    “嗯,过来。”

    又是召唤小狗似的手势,元月不自觉的撅了一下嘴唇。

    等她走近了,尉池倒是伸长手把她端着的托盘给接了过去放在桌上。

    元月站在书桌边上,看到男人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面,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也是暗的。

    “小馄饨?”

    “嗯,本来打算明天早上再包了做早餐的。”

    “不过看你这么晚还没上来,估计你应该肚子饿了。”

    尉池都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之前没感觉饿,现在看到一个个圆润饱满皮薄肉多的小馄饨浸在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半透明汤底里面,上面还撒了一小撮打碎的西芹粒,胃里的饥饿感陡然升起。

    元月知道他不喜欢蛋皮放进汤里之后那种泡的软绵绵的口感,所以托盘里还有一小盘散发着浓郁黄油奶味的煎鸡蛋卷,不过就小小的两块。

    尉池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咸香里面似乎除了黄油还有点其他的味道,口感是一如既往的又软又嫩,能把鸡蛋卷做的恰到好处的软硬程度其实很不容易,不过元月一次都没有失手过。

    “今天有加了什么新的调料吗?”

    元月扬眉,眼里露出点点意外。

    “我加了一些多香果研碎的粉在里面。会不会怪怪的?”

    “不会,有点丁香和胡椒的味道,香味比较浓郁。”

    “那就好。”

    这是她刚才煎蛋卷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尉池看元月一直站着,大掌就忍不住想把人拉过来。

    “饿不饿?要不要跟我一起吃?”

    元月摇摇头,她晚饭没少吃,现在都还不饿。

    “你快吃吧,要不我先回楼上了?”

    听到小女人要走,尉池当然不乐意了,直接拽住她的小手把人拉了过来,分开自己结实的大腿让她坐在上面。

    “等会儿一起上去。”

    男人手臂搂的很紧,元月也不想跟他争了,就乖乖地坐着等他吃完。

    夜宵并没有很多,十个小馄饨两块鸡蛋卷瞬间就被男人扫入腹中,等他吃完,元月抽过一张纸巾转过头递了过去。

    结果,尉爷跟个小朋友似的把脸往前凑了几寸,。

    “帮我擦。”

    其实尉池吃东西一向速度很快却仍旧很优雅,很少会在唇上沾染酱汁什么的,刚才他是直接拿起碗把剩余的汤一口喝掉了,所以嘴角才带了点汤汁上去。

    为了能赶紧回去睡觉,元月顺从的把柔软洁白的纸巾往男人唇边拭去,指尖轻轻用力擦过就收了回来,然后把纸巾放到了托盘里。

    吃饱喝足的男人感觉精神很好,并没有打算马上起身的意思。

    元月却是因为前面被巧薇她们疲劳轰炸了一个多小时,刚才又去弄宵夜,现在眼皮子都有点要耷拉了。

    她捂唇打了个小哈欠,眼里溢出一点小水珠。

    “我好困,我们上去吧。”

    小女人这软糯的调调带着浓浓的倦意,却意外的勾出了尉爷心里别样的心思来了。

    大掌箍住她纤细的腰身,嘴唇凑过去蹭在元月的后脖颈上面,灼热的气息挠的她连着耳朵根都痒痒的。

    “嗯…好痒。”

    “哪里痒?”

    这浑话又开始了。

    什么叫做饱暖思y欲,果然一点都不假!

    黑色的大班椅上,元月被迫转了方向坐在男人腿上,卡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姿势。

    原本亮堂的书房灯光被调暗了。

    几番动作,元月睡意全无,额上甚至还出了汗,濡湿了几缕碎发黏在她红润的脸颊上,眼神半开半闭的很是迷蒙,粉色的嘴唇轻咬着,显得旖旎万分。

    看的尉爷一阵气血翻涌,没下限的把嘴唇重又压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