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0章 有阴影的浴室
    尉池推门进去浴室的时候,元月刚刚从淋浴间里出来,身上裹着米色的大浴巾,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室内热气还未散尽,似是拢着一层白色云雾一样,小女人看到他突然进来,就像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把他当成什么大野狼了吗?

    “尉池,你怎么进来了?”

    元月小手抓着毛巾举到胸前,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只裹着浴巾的身子。

    就算裸裎相见很多次了,但是这还是男人第一次在她洗澡的时候开门进来。

    就因为男人这方面还算素行良好,所以元月都没有习惯给浴室锁门。

    听到她惊讶的问话,男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就开口回答,只是迈着他的大长腿一步步靠近过来。

    他身上还穿着白天出门时的正装,只是西服外套已经被脱掉了,就剩下黑色的衬衫还有铁灰色的西裤,领带也解了一半挂在他大开的领口,走路间会隐隐地露出脖颈以下大片琥珀色的肌肤,甚至能看到他形状漂亮的锁骨。

    主卧的浴室是不小,但是经不住男人腿长步子大,元月几个眨眼,尉池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了。

    “你要洗澡吗?”

    “那我先出去了。”

    元月力持镇定的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然后心里想着要怎么饶过男人往门口走。

    只是没等她有任何的动作,尉池就看出了她的心思,直接伸长手臂把人给拦住了。

    然后眼看着男人的手掌就要揽上自己光溜溜的肩膀,元月自然反应的就往边上一闪。

    她这一闪其实完全就是无意识的,都没过脑子。

    但是,男人的脸色却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肉眼可见的就黑了一分下来,配上他现在的装束,元月看着看着脑海里无端端的闪现了五十度灰里那个霸道总裁格雷的身影来。

    这个想法可不得了,要是被尉爷这个情感洁癖察觉了,自己今天就别活了。

    自从上一次的“严刑逼供”后,元月才知道男人平日里的风度只限于某些时候。

    尉爷比自己要高出很多,尤其现在她没穿鞋光脚踩在地板上,元月在这个距离平视的话只能看到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然后就看到他胸肌起伏,漂亮修长的手指探上来握住原就已经拉松了的领带,一个拖拽就把那条蓝色条纹的领带给扯了下来。

    “尉池,你先洗澡,我先出去了。”

    虽然知道说这些没有用,但是元月还在垂死挣扎中。

    浴室对她来说真的是好有阴影的一个地方,每次男人只要在这里,就是兴致尤为浓烈的时候,每每都要折腾的她疼的要命。

    “宝贝儿,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种嗜好呢?”

    什么嗜好?

    听到男人压低了的嗓音,元月视线随着他的手臂动作往下移动,然后就看到他从西装裤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纱状的东西。

    那是什么?

    就怕她看不清似的,男人手指节微动,那一小件黑色的薄纱短裙被他食指勾住抖了开来。

    轰的一下,元月脑袋里像是有颗小型炸弹被引燃了,炸的她手脚一抖,原本握在手里的擦拭头发的那块毛巾都吓的掉在了地上。

    “这件睡裙从来没见你穿过,是你最近才买的吗?”

    “刚好,现在就穿给老公看看。”

    说完,男人的手掌就要伸过来解她的浴巾。

    啪一下,尉池的手背被元月狠拍了一下,那个声音清脆又大声,在浴室里感觉都有回音了。

    男人眼神微眯,嘴角的笑容越发邪肆起来。

    “害羞么?”

    “那我转过身去,等你换好我再转过来。”

    “不要!”

    元月厉声拒绝,她才不要穿这种什么都能看个光的睡裙,还是黑色的,想到那个画面,小脸炸红,然后脖颈也跟着红了,最后浴巾没包住的皮肤通通都染上了红色……

    见状,尉爷喉结滚动,继续哑声问道,

    “为什么?买了不就是要穿的吗?”

    听到男人故意这样激自己,元月心里一个恼怒,决定今天绝对要反抗到底。

    “这不是我买的。”

    “不是你买的?”

    “我才不会买这么…这么什么的睡裙。”

    还好男人拿的是这件,另外一件布料更少的估计他没看到。

    等下,尉池是怎么发现这个的?

    “你偷翻我的抽屉?”

    元月猛地仰起头,眼神里难得的满是怒意的小火星。

    “我是正大光明的看,怕你整理行李时忘记带我最喜欢的那套。”

    他最喜欢的那套?

    自己哪套内衣是他最喜欢的?

    她的贴身衣物都是差不多的基础款,只是材质和颜色的区别而已。

    发现自己又被男人的话带偏了,元月用力眨了下眼睛回过神来。

    “反正这不是我买的,我不穿。”

    “我要出去了,你洗澡吧。”

    看到小女人今天这强硬的态度,看来不使点手段,她今天是不会就范的了。

    从进来开始看到她被热气熏蒸的粉色小脸,还有那嫩白的秀肩,浴巾堪堪遮住的……

    尉池心思早就动的不行了。

    这黑色薄纱睡裙什么的他根本无意看,尤其小女人刚才一说不是她买的之后,他就猜到估计是她那个荤素不忌的闺蜜边华送给她的。

    哼,他的女人能穿什么贴身的衣物,只能他来买。

    看到男人把手里的那块黑色布料直接往边上一扔,元月心里大喜,以为他这是放弃了。

    结果,下一秒男人就整个人凑了上来,然后元月只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他反握着绕到背后,还没等她来得及反抗,就有什么滑溜溜的东西缠上了她被交握在一起的纤细手腕。

    男人邪气低魅的嗓音近在耳边,满是浓烈荷尔蒙味道的热气滑过她的颈后。尉池把她整个人搂进怀里,大掌在她身后动作着。

    “尉池,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宝贝儿,你有没有看过一部叫fifty—shades—of—grey的电影?”

    什么?

    她的直觉要不要这么准?

    元月天生的淡然沉静这会儿统统都消失了,手臂拼命扭动,身子也用力着想要退出男人怀里。

    “不行,尉池,你不能这样对我。”

    “快点住手,我不要。”

    感觉到小女人的激烈抗拒,尉池手上的动作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就继续把领带打了个不易解开的活结。

    “宝贝儿,别怕,不会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