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1章 过犹不及
    “别怕,不会疼,老公会很轻的。”

    元月简直要疯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尉池还能这样折腾她,为什么白天看着这么正经绅士的男人,到了晚上,不对,只要是他想的时候,就能跟变了个人似的。

    因为手腕被束缚住了,元月一点反抗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嘴里含着的那句不要,直接被尉爷贴上来的薄唇卡在了两人瞬间交缠着的舌尖。

    “唔……”

    原本还有一些理智的元月,在男人演练的越发高超的吻技下,直接被击了个溃不成军,脑子很快糊成一团,勉强睁着的双眸溢出点点水色,眼角开始泛红。

    在男人的引领下,元月忍不住配合着他的一再深入和吸吮,直到胸腔开始微微发疼,觉得都快窒息时,才感觉到男人的唇稍微退开了一些。

    只是他这一退开缓缓地就沿着自己的颈子到了锁骨处,太过于灵活的唇舌,牙齿咬着轻轻一拽,就把浴巾扯开了。

    唯一的遮蔽物没了,元月颤抖着身体主动靠到男人怀里,浴室里灯光大亮,之前的热气早就散尽,她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面对他。

    “帮我解开。”

    “解开什么?宝贝儿,浴巾勒的慌,老公不是帮你解开了?”

    “唔…你不要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说话间,元月禁不住稍微抬了抬手臂,但是根本无事于补,而且这样的动作只会牵引着她的身前更贴近男人。

    平日里尉爷爱不释手的柔软就这样因为身高差贴在了他的腹肌上方,两人的身体都被刺激的一阵颤栗。

    男人锁紧双臂,元月哎哟一声喊疼。

    “你…你的皮带硌到我了。”

    尉爷低头看了一眼,入目的景象让他的眸色更深了一分。

    元月没脸看,一直闭着眼睛,结果听力十分敏感的听到男人解皮带拉拉链的声音,脑海里瞬间想到了他的人鱼线还有公狗腰……

    原就红的不行的小脸腾一下更是艳了两分,惹来男人低沉无比苏的要人命的笑声。

    “我的小月亮这是想到了什么?”

    “嗯?”

    这一个嗯字比起过往更是听着骚气十足,什么矜贵、绅士、正人君子,统统都幻灭了!

    手腕不能动,元月气的小脸想直接往他胸膛上撞过去,结果睁眼想要动作的瞬间,就看到男人修长的手指揪住了黑色的衬衫,然后撕拉一声,一整排扣子直接崩裂,衣衫大开,琥珀色接近于巧克力色的八块腹肌就这样毫无遮掩地撞进了她半睁着的眼帘。

    尉爷现在已经深知如何用他的男色来诱惑小女人。

    几乎是立即的,他微俯下身双臂用力,已经出了神的元月毫无半点反抗的就被他抱了起来,白嫩的双腿很是乖巧地环在了他的腰腹间。

    尉爷邪肆一笑,舌尖轻抵后牙槽。

    “老公要去洗澡了,宝贝儿陪我一起吧。”

    良久。

    久到两个人的皮肤都快因为冲了太久的热水开始变得微微发皱起来,尉爷才抱着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小女人从淋浴间里走了出来。

    擦干身体,穿浴袍,又温柔的替她吹干头发,男人瞬间又变回了那个宠她爱她舍不得她有丁点儿委屈的尉池。

    元月累的不行,半眯着通红的眼皮,气若游丝的骂道,

    “尉池,你混蛋!王八蛋,臭鸡蛋……”

    这完全不着调的骂人话语只惹来尉爷一声咳嗽轻笑,男人眼里闪着餍足,薄唇又凑过去吻了一下小女人红了一片的眼角。

    “你以后不准再这样!”

    “好。”

    薄唇下滑,又啾了一下湿润的粉唇。

    “下次换你绑我。”

    闻言,元月眼帘微掀,心思微动,想象着每次都把控着主动权如狼似虎样的男人,手腕被绑住,躺在大床上任她蹂躏……

    真是够了!

    元月忍不住抬起小手打了男人一下,然后就这一下,尉爷一点事情没有,她自己倒是惊呼出声。

    “我手好疼啊……”

    准确来说,是手腕好疼,那里原本白嫩的皮肤现在看起来是一片的红肿,这架势明天不会直接淤青了吧?

    “你个骗子,还说不疼。”

    还说什么会很轻的……

    自己就是傻,每次才会被男人忽悠了。

    其实,他什么时候轻过了?根本一次都没有过!

    元月心里腹诽着,尉爷是不是有轻微的虐待狂倾向,怎么在情事上一次比一次更是花招百出,不把她弄哭了就绝对不会罢休。

    她本就不是个强势的人,这样下去,以后连丁点话语权都没有了吧?

    虽说她也不是没有享受到,但是他老是这样强迫自己,这样是不正常的吧?

    不是说夫妻如果那个生活不和谐的话,就容易影响感情吗?

    她是不是应该要好好认真的找机会和男人聊一下?

    但是这要让她怎么开口啊……

    元月觉得虽然累的要死,但是瞬间脑子都被吓醒了。

    反观尉爷呢?

    爽快够了的男人这会儿就像一只被撸顺了毛的公狮子,听到小女人骂他骗子也一点都不动气,只是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腕,凑到自己唇边呼了两口。

    “不疼了,老公给你呼一下。”

    男人现在这一副把她当成如珠似宝的样子,硬是一点虚伪劲都没有,那真诚的眼神看的元月心里一个咯噔。

    尉爷这要不是演技太好,那就是…

    元月脑海里忽然闪过一种前两天刚吃过的东西。

    乌贼鱼!

    乌贼鱼又叫墨斗鱼,以“墨”闻名,肚里有墨,一肚子的坏水!

    元月嘴角一撇,猛然又想起来男人其实还会易容术,在丽河的时候还轻易的把自己扮成了另一个人,她当时完全没有认出来他。

    这可如何是好,都快领证结婚了,才发现自己要嫁的良人其实腹黑无比,是个可能还有好多面她都不知道的男人,元月真的是欲哭无泪。

    元月知道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要是被边华知道了,肯定只会被骂自己作,哪有女人不喜欢自己老公厉害的?

    呜呜呜……她也不是不喜欢,只是尉爷这是太过了,过犹不及啊!

    尉爷估计怎么样也没想到,自己今天这一作,虽然暂时享受到了,但是却在元月的心里种下了一个未来老公是不是个变态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