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3章 夜半惊醒
    尉池一路带着元月往楼上走,走到三楼,再穿过铺着华贵地毯的长廊,终于到了一间房门口。紧闭的两扇门板足有3米高,上面刻满了奇珍异兽,还有各种元月看不太懂的花纹图式。

    行李早就由佣人送了进来,所以这会儿边上都没其他人。

    尉池转头看了一眼元月,把房间门打开,然后一个弯腰就公主抱起了小女人。

    “呀,你干什么?”

    “抱我的新娘子进婚房。”

    什么新娘子?什么婚房?

    看到小女人疑惑的眼神,尉爷眼里一个不悦。

    “这么不解风情?你不是我的准新娘吗?”

    “这是我原来的房间,暂且充当婚房了。”

    听到男人的解释,元月嘴角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来,尉爷这才心情转好,然后又想凑上去作怪了。

    结果,薄唇贴上去的瞬间就感觉到这触感不是小女人的粉嫩嘴唇,睁眼才看到原来是被她用小手挡住了,于是就着她的手心亲了一口。

    等尉池抱着人进到房间,他长腿一勾,大门就被顺势关上了。

    “等下,我们要不要锁门?”

    初来乍到,元月没来由的就有点没有安全感,于是喃喃地问道,

    没想到,尉爷不答反问。

    “锁门做什么?”

    “哦…你是不是想做坏事?”

    什么?她怎么可能想做什么坏事……

    听到男人故意这样调侃她,那蓝黑色的眼眸里满是戏虐,元月直接伸手给了尉池的胸口一巴掌。

    “放我下来!”

    “不放,还没抱到床上呢,怎么能放?”

    看到男人抱着她侧过身,腾出一只手来把房门锁上,元月没好气的呸了他一口。

    “不是说不锁门吗?”

    “我家夫人不是害怕有人打扰么?”

    之前是老婆,现在变成夫人了,元月不知道男人嘴里还有多少称呼没叫出来。

    等她被抱坐到大床上,元月四下打量了一圈。

    这个卧室也大的离谱了一些,比离岛的那间主卧还要大个一倍,装饰风格则是典型的欧式,只是床品和家具还有一些软装比较冷色系,不是欧式古典金色绛红色这些。

    “这是你从小住的房间吗?”

    “嗯,从我有记忆开始,一直到十八岁离开苏黎世。”

    这么大这么冷的房间,想到男人那不同寻常的体温,元月不知怎么了就觉得心里有点难受。

    元月踢掉鞋子在床上坐着直起身子,然后默默地环住了男人的肩膀,脸颊贴在他的颈项间。

    在离岛时,天气热,元月有时也喜欢这样贴着他,就好像拥有了一个随身的天然大冰箱一样,舒服的很。

    只是现在,元月刻意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温度,那凉意竟带着点忧伤的感觉。

    可能真的是因为这个房间太大太过于没有人气,元月忍不住手臂更加用力了一些,想让自己身上的热气腾出一些来给到男人。

    “怎么了这是?”

    “唔……”

    颈间的脑袋轻晃,睫毛痒痒的擦过他的喉结。

    “尉池,楼下那些动物标本都是谁猎杀的啊?”

    “我妈。”

    什么?

    尉夫人?

    元月本以为尉池会说是他的父亲。

    “尉夫人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骑马还有野外打猎。”

    “很意外吧?”

    “有点。”

    “对了,你父亲呢?”

    元月以为今天晚上就会见到的,心里还忐忑了一下。

    “不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

    “放心,知道我们来了,他肯定很快就会出现的。”

    男人这语气听起来完全不像是在说自己的父亲,反倒像是在说一个不靠谱的男性友人。

    想到上次在丽河的订婚宴,尉池说他父亲会来,结果最后也没见人出现。

    元月心里已经开始对这位卢恩先生没有多大的好感了,虽然说起来不敬,但是这么大人了,自己儿子的订婚宴也能说不来就不来,没有任何解释,似乎的确是不太靠谱。

    “好了,去洗个澡,我们睡吧。”

    “嗯。”

    可能是感觉到小女人心情有点低落,估计她是不是到了这里觉得有点压抑,尉池故意掐了一下她的下巴。

    “你先洗?还是我们节省点时间一起洗?”

    一起洗?

    绝对不行。

    元月瞬间松开自己的手臂,下了床就急急忙忙的找浴室在哪里。

    “浴室在这边。”

    尉池起身,颀长的身子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小手就带着人走到一个玻璃屏风的后面。

    “去吧。”

    元月迫不及待的开门进去,尉池摇头偷笑。

    这个傻小妞,看来昨晚折腾的真的是有点过了,以后不知道她是不是都不会再愿意跟他同时一起用浴室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他可得好好想想办法了,毕竟那样的福利自己可是舍不得放弃的。

    夜半,元月忽然惊醒了,眼前一片漆黑,翻了个身,居然发现旁边好像没人。

    视线在黑暗中适应了几秒钟之后渐渐清明起来,玻璃屏风的后面似是透出点点的光亮。

    确定大床上没人之后,元月躺着等了一会儿,尉池应该是去上厕所了。

    但是,时间过了大约有十分钟,还不见人出来。

    元月心下存疑,于是就起身下了床。

    光着脚踩过床边上的长毛地毯,没走几步就是大理石面的地板了,脚上传来的凉意让元月冷的忍不住一个哆嗦,停下来搓了搓脚板,才又继续往前走。

    穿过屏风,元月先是轻声唤了一下尉池的名字,等了两秒都没有回应。

    奇怪。

    于是她慢慢地推开没有完全关上的浴室门,里面的大灯是关着的,只留了一盏壁灯,晕黄色的灯光很微弱,浴室太大这点亮度看起来都不真切。

    元月努力辨别着,但是放眼所见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这半夜三更的,尉池去了哪里?

    以前从来没有发现他有起夜的习惯呢。

    元月又往前走了几步,鼻尖忽然闻到一点熟悉的味道,于是她更用力的呼吸,这分明就是尉池身上的味道。

    犹记得,睡觉前她还说过,为什么浴室里同一款沐浴露,他用了跟她用了味道闻起来不一样。

    尉爷还说因为他的是男人味。

    顺着味道元月慢慢的靠近了浴缸。

    但是她忽然就止住了脚步,不敢再轻易向前。

    她的脑海里陡然闪过一部电视剧的镜头,男主角因为从小的心理阴影得了病,只能在浴缸里才能安然入睡。

    元月快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哭了,手掌心都出了点点的汗。

    正当她鼓起勇气要往前再走两步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啪嗒一声,然后灯光大亮。

    “宝贝儿,你做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