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4章 老公讲故事给你听
    “宝贝儿,你做什么呢?”

    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元月吓的差点没尖叫出声。

    转过身来,元月绷着个小脸看向他,心里惊魂未定。

    “怎么了这是?”

    看到元月脸色苍白,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尉池走上去揽过她的肩膀。

    “你怎么又不穿鞋,这里夜里凉,跟离岛不一样。”

    元月伸手搂住男人的腰,脑袋往他胸前一靠。

    “你刚刚去哪里了?”

    “刚接了个雷霆的电话,怕吵醒你,就去阳台了。”

    这个点打电话?

    元月仰起脸看向男人的眼睛。

    “离岛那里没什么事吧?”

    “没事,是建筑师事务所那边的一个案子,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

    尉池一把抱起她,环在她腰间的大掌搂的紧紧的,薄唇擦过她的额头。

    “走了,回去睡觉。”

    因为被男人抱了起来,元月在他怀里的高度正好,搂过他的颈项回过头去瞄了一眼浴缸的位置。

    还好还好,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自己前面怎么会有那种想法的?肯定是前面一进这座古堡的大厅看到那么多冷冰冰的长矛、斧、弓箭、十字剑……还有墙上挂满了的动物标本。

    尉夫人的喜好也真的是挺男性化的,居然喜欢这么血性的收藏。

    回到床上,元月小手一直紧拽着男人的睡衣没有放,尉池干脆搂人进怀里。

    “睡不着了?”

    刻意选在晚上到,就是不想她有很明显的时差感,结果效果好像还是不好,元月这段睡眠质量都挺好的,今晚又是怎么了这是?

    “是不是刚到,睡不惯这里的床?”

    尉池的温柔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元月摇了摇头,把身子又往男人怀里钻了一点。

    “尉池,这个古堡是不是好长历史了?”

    “嗯,从我父亲的曾曾曾祖父就传下来的。”

    “卢恩家族?”

    “没错,但是现在已经到我母亲,尉夫人的名下了,她嫁过来之后这三十多年尉家已经在瑞士生根发芽,除了这座古堡,其余庄园的建筑还有地都是她买下来的,所以这里早就已经更名为尉家庄园了。”

    “原来如此。”

    “那,这个古堡都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肯定死过人是不是?”

    听到小女人这样问,尉池胸膛震荡,低低的笑声传出喉咙口。

    “原来,你是怕这个,所以睡不着吗?”

    小女人之前一个人在山上住,第一次见面还敢把他一个大男人直接领回家,所以尉池一直没觉得她胆子小过。

    “你不是都喜欢看悬疑电影,这座古堡有很多奇妙的传说,要不要我说给你听听?”

    难得元月是因为害怕,所以跟个小可爱似的乖乖窝在他怀里撒娇,尉爷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手掌捏了捏她的翘臀。

    “不要,我不想听。”

    什么传说,怕都是些惊悚的鬼怪传说吧……

    元月喜欢看悬疑的故事,但是看不了鬼故事,自己能把自己吓死。

    看到小女人在他怀里拼命摇头,小手在他腰间搂得更紧了,尉爷坏心眼又起了。

    “你猜这个房间以前住的都是谁?”

    “啊……我不想听,你别说了,别说了。”

    元月恨的直接在男人的喉结上咬了一口。

    “你不是睡不着吗?老公讲故事给你听,正好哄你睡。”

    “不用!”

    尉爷实在受不住元月这又气又恼又好骗的傻样了,抬起她的下巴凑过去就狠狠的亲了一口。

    “傻妞,老公骗你的。”

    “不是所有古堡都有什么鬼故事的,这里一直都有人住,所以妖魔鬼怪都不敢来,阳气太足了,知道吗?”

    阳气太足?

    男人这身上的体温可不像是阳气很足的样子。

    等下,难道是因为这个房间的关系,所以他身上才一直这么冷吗?

    “尉池,你身上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这么冷吗?”

    “普通人一般正常体温在36到37度之间,但是我的体温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不到35度,这还是口腔内的温度。”

    “医生解释不了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因为都没有影响我的身体健康,所以也就这样了。”

    “那你之前冬天的时候不会觉得特别冷吗?”

    “还好,我都习惯了。夏天就更没有感觉了。”

    “而且我一运动还是照样会出汗,所以低温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

    只是在跟小女人在一起之后,尉池越来越贪恋她身上的温暖,就像是在冰冷的世界里呆了太久,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暖融融的小太阳,就想着占为己有,让自己永远处于寒冬腊月的世界也可以有四季的分明。

    “嗯,那就好。”

    “你知道吗?刚才我有一瞬间,差点以为你是因为在这里房间里住,才会身体有影响,呵呵。”

    听到元月这样说,尉池眼神闪了闪。

    “这房间怎么了?”

    “就空间大的有点离谱呀,而且到处都阴沉沉的。”

    “好难想象你小朋友的时候就要一个人睡在这里,简直太吓人了。”

    尉爷在夜色中扫了一下空旷的房间,的确是有种阴郁的感觉。尤其这么长时间,他几乎每年就回来呆个那么几天,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他生活过的印迹了。

    “你知道我小时候,因为胆子有点小,所以直到快上幼稚园了都还跟我父母一个房间住。”

    “幼稚园?那你那个时候不都四五岁了?”

    “嗯,不过我有自己的小床,不跟他们睡大床。”

    “后来,我父亲为了鼓励我自己一个人睡,幼稚园的时候就先把家里最小的一个房间收拾了出来,那里就够摆一张单人床,还有一张小书桌和椅子。连衣橱都塞不下。”

    “这么小的房间?”

    “嗯,原本就是个储藏室,不过有一扇小窗户。”

    “我爸爸把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墙纸贴满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卡通人物,还给我铺了很可爱的床单和毛茸茸的地毯。”

    “我记得还有一盏看起来很暖和的云朵灯,天花板上贴了会发光的星星纸。”

    “然后第一天晚上,我就很高兴的搬去了那个房间,后来幼稚园毕业了,才搬到大点的房间住的。”

    回忆起这些,元月的声音变得很温柔,还带着一丝甜蜜。

    “看来,你父亲小时候很疼你。”

    “嗯,他是个好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