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5章 君子禽兽切换自如
    后半夜元月睡的还是挺好的,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男人照例已经不在大床上,他的生物钟真的是很规律。

    元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看看天花板,眼神又飘向了至少有十米远的那个玻璃屏风。

    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八点过半,反正睡不着了,她还是起来吧。

    下了床一脚踩到地毯上,元月看了看边上的拖鞋,还是穿了进去,这里的大理石地板真的是有点凉。

    拉开半遮的窗帘,瞬间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超级大的湖景,还有远处的山景,此时的太阳已经很亮了,蔚蓝色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映衬着山光湖色,元月心情一个舒畅,小手推开阳台的玻璃大门踱了出去。

    苏黎世果然是个被湖水和绿色包围的城市,怪不得这么多亿万富豪选择居住在这里,光是这样的美景和绝佳的空气,就让人身心愉悦的不行了。

    做了几个深深深呼吸,元月发现这里白天的气温比起晚上要高了不少,现在才不到九点,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也不觉得冷。

    伏在阳台栏杆上欣赏了一下这绝美的景色后,元月满足的转身回去卧室,她没有把阳台的门关上,这样太阳的自然光可以照进整个房间,室内总算看起来没有昨天晚上那种阴暗的感觉了。

    去到浴室,里面的两扇大窗户也射进来不少自然光,所以都不需要再开灯。这种古堡式建筑元月真心觉得现在还是用来做博物馆或者图书馆之类的比较合适,住人感觉太压抑了。

    虽然浴室内的现代化设备一样不少,但是看着仍旧不是很舒服,华丽低调的装饰看着就像是古董酒店,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

    离岛的别墅也很大,但是很有尉池的感觉,到哪里都有男人的印迹,但是这个他住了十八年的卧室却几乎没有男人的存在感,就好像那么多年他都住在一个酒店的套房里面。随时准备着走人,所以没有他喜爱的小摆设,也没有他喜欢看的床头书。

    元月刷着牙,看着诺大的镜子,她的背后不远处是那个黄铜色的浴缸,这个颜色,她好像从来没有在离岛的别墅里见过类似的颜色。

    估摸着这里所有的装饰都是按照尉夫人和卢恩先生的喜好来的吧?

    元月的视线随即被浴缸上方的一副油画吸引住了。

    那是一副和梵高最有名的画作之一,《向日葵》长得很像的油画,只是里面的向日葵画的更为色彩艳丽,黄色的花瓣、黑子的花籽儿还有绿色的叶片,每一种颜色的过渡都很自然,花朵的姿态也都很昂扬,看起来就像是她之前在艳阳下见过的生机勃勃的向日葵的模样,这是一副让人看着看着心情不由得变好的油画。

    可能是她看的太入神,都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

    尉池刚出去快跑了一个小时,刚进浴室就看到小女人站在浴缸前面,呆呆地看着墙上的那副向日葵画作,手里还拿着牙刷,嘴角上都是牙膏泡沫。

    这一副傻萌的样子又是难得可见,尉池放轻脚步走过去,然后忍不住屈指敲了一下她的额头。

    “呀!”

    受到惊吓,元月一个不小心咕咚一声把嘴里的牙膏沫都吞了下去。

    “干嘛又吓我?”

    看到小女人没好气的白了自己一眼,这娇嗔的小模样,哪里还像个奔三的熟女人了?

    本就长得小样占了便宜,这几个月尉池越发觉得小女人颇有点逆生长的意思。

    这小脸娇嫩的简直能掐得出水来,连刚才那一个白眼都因为她本就生的微扬上翘的眼角硬生生的多出了一点眉眼如画,含情脉脉的娇态来。

    因为牙刷的摩擦显得尤为红润的嘴唇,残留着点点白色的牙膏沫,加上她因为些微的怒意,鼻尖一皱的小动作,像极了唯一一次在丽河时她闭着眼帮他之后的模样,尤记得那天早上小女人喝牛奶还呛到了,然后他就问她,哪个比较好喝?

    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有点早!

    尉爷心思已经然飘远,元月看他就这样看着自己,视线还越来越热,赶紧挪开身子走到洗漱台前面,继续刷牙洗脸去了。

    男人昨天早上没做,昨天晚上也没做,这也算是一个记录了。在这里,希望他能好好保持这样的好习惯,爱爱什么的最好一个星期做个一次就好了。今天是第一天所以尉夫人让他们晚起一起早午餐,明天开始她肯定不能赖床,至少天天得照着女主人的生活作息来才行。如果按照男人在离岛那样的折腾劲头,她每天哪还有精力起那么早?

    元月心里是这样想着的,可惜尉爷这种时候就绝对做不了她肚里的蛔虫,怎么样都会忽略了她的担忧。

    于是,因为跑步而汗湿了的胸膛瞬间就贴上了小女人的背脊,手臂一个用力就把人拦腰搂了起来,任凭元月乱踢乱动,尉爷都不为所动的把人抱进了淋浴间。

    强大的水流如柱,哗哗地洒在男人的脖颈和后背上,细细密密的水珠子飞溅起来撒了元月一脸,有不少还直接进了她的眼睛和嘴里。

    白色体恤黑色运动裤瞬间湿漉漉的紧贴在了尉爷的身上,印出他无比强壮结实的肌理纹路,小腹下方更是尤为的明显。

    这一大早满是雄性荷尔蒙的男色看的元月莫名的口干舌燥,舌尖不由自主就探出来润了一下自己的唇瓣,然后因为感觉嘴角还有点牙膏沫的味道,她又下意识的多舔了两口。

    “别添了,一会儿老公的让你多舔几口。”

    什么东西多舔几口?

    察觉到男人的视线所及之处,元月脸色一下爆红,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到。

    “想什么呢?还被自己呛到,傻不傻?”

    看着男人很是淡定的扒掉自己的上衣体恤,然后哗一下拉下了自己运动裤踢到一边,最后拿过沐浴露,挤了一些到她的手掌心里。

    “好了,帮老公洗吧。”

    “记得每个地方都要抹到,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元月欲哭无泪,尉爷这怎么说变就变,君子禽兽切换自如,完全都不需要有任何的时间过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