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39章 偏厅里的吵架声
    伯恩带着雪碧直接回去了尉砚的独栋别墅,元月就牵着奶茶还有可乐走进了古堡主楼的大厅,她刻意目不斜视的努力忽略墙上各种动物的标本,快步的直往里走。

    去到阳光室,必然会经过隔壁的偏厅,那里的大门微掩,并没有关严。

    元月走过的时候只听到里面传出阵阵吵嘴的声音。

    一个陌生的男声正言辞凿凿地的高声说着话,这听着耳熟但是一个字都听不懂的语调分明说得是德语。

    元月总觉得德语讲起来太过于强调第一个音节,说不好的人听着各种的生硬。不过这种公认的刻板语言由此刻的这道男声说来却硬是多了点法语的柔软和流畅。

    反而,偶尔穿插其中的听着像是尉夫人嗓音的女声,语气间却是极其的硬气,一点都没有了她说中文时的那种柔美跟和蔼可亲。

    元月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匀速的走过偏厅直往阳光室进去,正当她关好门把奶茶和可乐的零食拿出来,正要给他们喂食的时候,只听到外面很大的摔门声,吓得两只狗子还龇牙咧嘴的呼了一下。

    元月眼神闪了闪,明白了为什么前面晚餐时的气氛会陡然急转直下。

    看来,卢恩先生父亲和丈夫的两个角色都扮演的不怎么样。

    不知道刚才尉池和尉砚是不是都在偏厅里面,如果是的话,这会儿男人的心情应该是更加不好了吧。

    看着两只狗子把她手里的羊肉卷零食吃完,元月安抚的摸了摸他们的下巴和胸背。

    “姐姐先上楼了哟,你们乖乖睡觉。”

    阳光室里因为会有自然的月光照射进来,所以元月走的时候直接把大灯关掉了,奶茶和可乐也乖乖地趴到了沙发那里,各占一边躺在毯子上。

    轻轻关上阳光室的玻璃门,元月穿过走廊往楼上走去。

    这次她经过偏厅的时候,大门是紧闭着的。

    **

    回到房间,室内一片幽暗,尉池还不在。

    元月没有去立即洗漱,而是拿出了手机坐到了阳台的藤椅上。

    点开四个人的微信群,元月打了几行字进去,然后手指嗒嗒的敲了两下手机背,顿了几秒最后还是把刚刚打得字全部删除了。

    今晚的月光正好,配着室内闪出来的灯光,照的阳台上就像是白昼一样的亮。

    元月忽然听到楼下有车子的声音,于是起身走到了栏杆那里往下看去。

    是刚才那辆大红色的跑车,车子停稳后下来的是一个男佣,穿着珠粉色外套的男人接过了他手里的车钥匙,然后坐进了跑车内。

    卢恩先生这是刚回来就又要走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本来已经坐进车子的男人又探出头来,然后一个抬头,视线就刚好和元月的撞上了。

    此时再把身子收回来就太尴尬了,元月只得露出一个微笑,朝着卢恩先生点了点头。

    坐在车里半探出身子的男人是典型的北欧人长相,白皮肤,鼻梁高挺,眼窝深刻,眉毛又粗又浓。

    原来这位卢恩先生不光身材看着不像是中年人,连这张脸也保养的就像是四十来岁的模样。

    看到她的微笑示意,他刀刻似的薄唇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随即坐回车内,然后很快跑车就轰鸣着绝尘而去了。

    卢恩先生刚才那个笑容,元月有点没看懂。

    另外,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刚他眼里似乎还带了点同情可怜的意味。

    这是什么意思?

    他应该是猜到她是谁了吧,但是他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之前没见到面时,元月一直很好奇尉池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刚才他开快车吓到可乐,穿着打扮如此桀骜不驯,但是眉眼却长得颇为正气的样子。

    对着这张和尉池有百分之六十相似的脸孔,元月就算是对这位卢恩先生先生暂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讨厌不起来。

    **

    二楼的主卧室里,长毛地毯上一片狼籍,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全部被扫到了地上。

    侧身躺在贵妃椅上面的尉夫人不复之前的雍容华贵,只见她发髻洒乱,脸色苍白,身上的长裙下摆似乎还被什么水渍给弄湿了一大片。

    不多时,伊万诺娃管家敲过门轻轻地走了进来。

    “夫人,需不需要我帮您拿药?”

    听到她的声音,尉夫人身子动了一下,不过并未起身。

    “嗯。”

    那嗓音似乎还带着点刚刚哭过的哑声。

    管家手里本就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杯温开水。她走到梳妆台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罐的棕色瓶子,拿出一颗药放在瓶盖上,然后走到贵妃椅边半蹲下身来。

    “夫人,药。”

    尉夫人半起身,拿过瓶盖往嘴里一送,然后拿起水杯喝了两口把药吞下之后,重新又躺回到贵妃椅上。

    管家轻手轻脚的把托盘放到地上,然后手脚麻利的地上收拾干净,瓶瓶罐罐重新被一一地摆放到梳妆台上,前后过程不过两三分钟,动作熟练地仿佛类似的事情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夫人,您好好休息。”

    随后,卧室的大灯被关上,只留下一室的漆黑。

    楼梯口,尉池和尉砚两兄弟站在那里,伊万诺娃管家走近,微微一欠身。

    “两位少爷,夫人已经睡下了。”

    “她怎么样?”

    尉砚心急的问道,

    “夫人吃过药了,应该可以睡的比较好。”

    尉池闻言,眼里闪过一抹阴沉。

    原来她母亲还是需要药物才能入睡吗?

    “阿砚,既然妈已经睡了,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尉砚看了一眼母亲卧室的门口,缓缓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哥,晚安。”

    “晚安。”

    管家一直端着托盘站在边上,等尉砚下楼之后,才对着尉池说道,

    “大少爷,其实夫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镇静剂了,今天…”

    “卢恩先生上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大约两个月前。”

    “两个月前?”

    之前他母亲还说上周人刚回来过。

    “是的,那次zoe小姐被夫人请来了庄园,然后卢恩先生回来就把人带走了。”

    zoe?

    尉池眼神一凛,怎么又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