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43章 如果某天爱情不在了
    “卢恩先生,您好。”

    “尉夫人和两位尉先生正在露台用下午茶呢。”

    哼!

    尉夫人!

    尉先生!

    明明都是他卢恩家的人,现在却没有一个是跟他姓的。

    心里满是怒意,面上却仍旧挂着优雅浅笑的卢恩先生朝着侍应生点了点头,然后往酒店底楼咖啡厅的露台走去。

    尉夫人和尉砚是背对着门坐的,尉池又刚好去了洗手间,所以卢恩先生往他们这桌走过来的时候,只有元月一下子就看到了他。

    因为他那头棕色的及肩卷发,还有和尉池非常相似的脸型,就算他今天没有再穿着那件夸张的珍珠粉色的打眼外套,轻微脸盲症的元月也几乎是立时就认出了他。

    今天卢恩先生的穿着倒是颇为正常,白色休闲衬衫,米色短裤,最显眼的可能是他脚下那双亮橘色的乐福鞋了,loafer别名浪子鞋。

    既然两人视线已经对上了,就算他们还没有正式打过招呼,元月见他走近还是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察觉到她的动作,尉夫人和尉砚都微侧过头去。

    “亲爱的,如果不是侍应生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喝下午茶。”

    上来就是优雅流畅的法语,元月听懂了。

    尉夫人并没有因为卢恩先生的主动示好而有所反应,原本还满是轻松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甚至直接扭过头去看向了河景那边。

    讨了个没趣的男人,继续维持着他脸上的优雅笑容。

    “尉砚,不帮我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吗?”

    尉砚原本鉴于尉夫人的态度并不想和跟他父亲搭话的,但是看元月还站在那里,于是就起身给两人做了介绍。

    “元月,这是卢恩先生,我们的父亲。”

    “爸,这是哥的未婚妻,元月。”

    尉砚直接用的是中文,然后介绍完毕,还没等她想好要怎么称呼这位卢恩先生时,对方倒是先开了口。

    “元小姐,你好。”

    “初次见面,我很高兴。”

    带点口音的中文,但是总体说的还算是比较流利的。元月虽然有点吃惊,但是一点不意外了,毕竟自从认识尉池之后,她接触到的所有老外都会讲中文,只是讲的好坏而已。

    元月欠身、点头、微笑。

    “伯父,您好。”

    既然他懂中文,那叫伯父应该算是比较合适的了。

    尉砚介绍完已经坐回位子上去,元月也想着是不是应该跟着坐下,只是那位卢恩先生却直挺挺地站在尉池的座位边上,那她是继续保持沉默呢?还是请人坐下呢?

    尉爷,你怎么还不回来……

    或许是她的心灵召唤太急切,她一个抬眼就看到尉池从门口那里大步走过来。

    “父亲。”

    这么生硬的称呼?

    尉池走近后脱口而出的两个字让元月真切的感受到这对父子间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样。

    “尉池。”

    招呼打完,尉池直接落座,也并没有要让卢恩先生加入他们的意思。

    元月这时只觉得现场的气氛尴尬到让她难受极了。

    “尉池,我去一下洗手间。”

    这时候留给他们独处的空间,可能是最合适的吧。

    元月朝着卢恩先生一个点头,然后就绕过他往门口走去,一直走到咖啡厅的室内,她才放松了自己的呼吸。

    侍应生迎上来亲切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元月问了洗手间所在的位置,就顺着他指的方向慢慢踱步过去。

    反正她不着急,还是给他们一家四口多留点时间比较好。

    等元月磨蹭了半响从洗手间出来,她走到窗户边先是看了一眼外面,正巧看到卢恩先生朝着门口走来,她下意识就挪了几步把自己身子隐在了柱子后面。

    实在是因为她的身份看到卢恩先生就是从头到脚的尴尬,元月觉得还是假装没看到比较好。

    等确定他走出咖啡厅后,元月才闪身出来往露台走过去。

    不过还没等她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不远处有一道娇俏的嗓音响起,操着一口甜腻腻的法语腔调。

    “亲爱的,我刚忘记手机了,所以回来拿。”

    “走吧,我送你回去。”

    “真的吗?太好了。”

    这明显像是情侣间的对话,但是两个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的耳熟呢?

    元月转过身随着那两道声音追了过去,等她走出去时,酒店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她都看着眼很生。

    但是,刚才那个男声,分明应该就是卢恩先生。

    然后至于那个女人的声音,元月总觉得也在哪里听到过。

    **

    因为跟卢恩先生的偶遇,尉夫人的好心情似乎已经被破坏了,等元月回去坐了没几分钟,她就说要先回去了。

    “尉池,你带元月再逛逛,尉砚送我回去就好了。”

    “好的,妈,我们晚上回去陪你吃晚饭。”

    “不用着急回来,我刚才点心吃的也不少,晚饭不一定有胃口。”

    元月和尉池目送尉夫人和尉砚走后,才又坐回到位子上。

    “继续坐一会儿吗?还是我带你去河边走走?”

    “我们去走走吧。”

    他们上午出来后先是去吃了一顿传统的葡萄牙菜,那也是尉夫人很喜欢的一家餐厅,大厨都跟她很熟悉,然后元月因为喜欢就吃了有十分饱。

    接着尉夫人带着她去逛了班霍夫大街,替她买鞋买衣服的时候,在vip室里面她又喝了两杯香饼,还吃了三小块巧克力。最后是刚才的下午茶,因为尉夫人的推荐,大部分的点心都进了她的肚子,还有半杯的白葡萄酒。所以元月这会儿真的是有点撑,需要起来走动走动。

    要知道她今天穿的是旗袍啊,幸好刚才她去了趟洗手间,看到稍微有一点点突出来的胃,但是还算是不影响衣服的造型。她侧着身子的时候,前凸后翘的,还挺美的。

    “河边风大,把披肩拉好。”

    霸道的尉爷又上身了,不等元月有任何反应,男人的大掌就拿起披肩往她身上一拢,就差没有直接在胸前系上一个死扣了。

    元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也不是她自己多想给别人秀自己的好身材。其实以前在堇州山上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特别在意过自己的身材到底如何。直到遇见尉池之后,两人擦枪走火了几次,男人似乎对她的某些部位特别的爱不释手,不是揉就是捏,她才会在洗澡的时候偷偷在镜子里观察。

    然后那次在丽河,男人直接把那条原本要在订婚宴上穿的鱼尾裙激动地撕烂之后,元月才明白过来原来她的身材好到可以让尉爷如此的失控。

    这个发现让她有点小雀跃!

    这都要归功于她的挑嘴不挑食,还有每天遛狗运动的好习惯。

    元月看着借着整理披肩还在她胸前流连的手指,直接伸手握住。

    “我们走吧。”

    尉爷一扫之前因为看到他父亲之后的阴郁,反握住元月的小手往河边的步道走下去。

    **

    两人手牵着手,闲散地在安静的河边走着,气氛很好。

    于是元月趁机开口问道,

    “尉夫人应该没什么事吧?”

    在尉池面前,她还得习惯性的称呼尉夫人。

    “放心吧,他们两个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尉池,你之前不是说你父母的关系还好的吗?”

    “我也一直以为还好,没想到已经到这种相看两相厌的地步了。”

    他上一次回来带尉砚走的时候,尉夫人还没有跟他说,是后来尉砚跟他说的,原来他们的父亲现在几乎都不在庄园住了,前面两年的时候就搬了出去。确切来说,是被尉夫人赶出去的。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父亲性格是典型的浪漫主义者,在我母亲前就有过好几次婚姻了。”

    “嗯,我记得,你还说尉夫人和他是婚后才相恋的。”

    “其实也不完全是,他们两个早就认识了,所谓的家族联姻前,我妈是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就认识的他。”

    “明知道他的脾性,还是飞蛾扑火了,第一段婚姻的不幸福,让她想要相信一次爱情。”

    “可惜,我父亲到头来,始终都不是她的良人。”

    “那为什么…”

    “你是想问,我母亲为什么不跟他直接离婚是吧?”

    “嗯,我看尉夫人这两天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她还是爱着你父亲的?”

    尉池闻言,拽着她掌心的手指握紧了几分。

    就是因为他母亲还爱着那个男人,否则以他做的那些事情,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尉池也不会任由他这样到处蹦跶,自以为是的觉得没人可以收拾他。

    元月大概知道尉池这是确认了她的猜想。

    真是没有想到,尉夫人这样完美的女人,却始终无法拥有幸福的婚姻。

    这让她不由得心里也开始隐隐地担心,如果身边的这个男人,某一天也不再爱自己了,那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光是这样的设想,元月就感到心口一疼。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一天,她是欣然接受?还是会歇斯底里的跟他闹?还是说想尽一切办法挽回他的心?

    按照她之前的性子,估计是第一种吧。

    现在嘛,可能是第三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