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44章 跟老公去开房吧
    不知不觉尉池拉着元月的手已经走了大半个小时了,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她的三寸小高跟。

    “累不累?”

    “还好。”

    元月摇了摇头,脚上的鞋子虽然有点跟,但是她还是能hold住的。可以跟尉池这样悠闲的漫步在利马特河边,心里小惬意着呢,所以就算小腿有一点紧绷感了,她也没觉得多累。

    “先休息一下。”

    尉爷看到前面有个长背椅,直接拦腰把元月抱起来往那里走去。

    正好边上有一对看着也是华裔的两个小女生,原本就已经注意到了尉池和元月这一对,现在一看到男人这动作,忍不住就在一边推推搡搡窃窃私语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电影场景一样。

    “我的天,这男友力。”

    “max,男友力max!”

    “你刚刚注意到没,那个大叔手臂的肌肉,还有那个肩膀宽的不要不要的,好好看,简直了!”

    “大叔是不是混血啊?大长腿身材好就算了,为什么脸还长的那么好看?”

    “哎哟,我又想换男朋友了,为什么这里的男人都长的那么帅?”

    “你猜他那个女朋友是不是也是华裔?”

    “穿旗袍肯定是的吧,不过看她脸又有点日本萝莉的feel啊,还有那身材,啧啧啧…”

    “腰那么细,但是为什么胸可以那么大,屁股还这么翘?”

    说这话的小女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然后晃了一晃。

    结果被她朋友一巴掌拍了下后脑勺。

    “傻不傻,整的呗,这一看就是有钱人,肯定想做哪里就做哪里。”

    “那要不我回去也去隔壁棒子国整一个?”

    “我kao,傻啊你,有这个钱不会多出来跟我玩啊。”

    “但是我也想要那样大的胸。”

    “胸大又能怎么样?”

    “不怎么样,但是可以找到那样帅的男盆友!”

    “滚边去,傻缺。”

    “又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胸。”

    “而且,这样有颜有身材的男盆友拜托你意淫一下就好了,好么?”

    “嘿嘿嘿,也是。”

    “走啦,带你去吃冰激凌,前面就是那家网红店了,快走吧!”

    两个小女生匆匆从元月和尉池的身边跑过去,嘻嘻哈哈的,亮色的裙摆飘过,扬起一阵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元月看着忽然想到了在纽约和新泽西打工的那小半年的时间,夏天的哈德逊河水也很漂亮,可惜当时的她却没有这样和闺蜜一起裙摇摆摆的美好回忆。

    “哎哟。”

    “还说不累?”

    不知何时,男人已经把她抱坐到腿上,手掌轻轻的揉捏着她因为穿太久高跟鞋走路而绷紧了的小腿肚。

    大庭广众的,尉爷居然一点不介意,直接认真的帮她捏着小腿放松肌肉,一开始元月还觉得有点羞赧,后来实在是因为男人的手指有力,章法有度,捏的她舒服的差点要哼哼出声了。

    小女人实在是很不喜欢穿袜子,只到膝盖上面一点点的旗袍裙,她居然两条腿是光着的,于是原本还一本正经好心替她按摩的尉爷,按着按着,摸着摸着,手上的触感好到让他心猿意马起来了。

    等元月察觉到男人指尖的力道有点不对劲,手掌还有越来越往上的趋势,开衩的旗袍下摆都快被撩到腿根了,如果不是因为身上还有披肩挡着,她的大腿都要被人看光了。

    元月小手下滑,用力按住男人已经探入裙底的手掌。

    “尉池,你干什么呀?”

    “快点把手拿出来。”

    这两句话元月是靠在男人身上说的,说完还气恼地轻轻用头撞了一下他的胸口。因为腰被搂紧了动弹不得,否则她就自己跳下去了。现在岸边虽然很安静,但是时不时还是会有路人走过,如果她动作太大,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时候人家看两个人的姿势,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就实在是太丢脸了。

    “月亮,跟你说多少遍了?”

    “又不穿袜子出门。”

    “我穿袜子难受嘛,不喜欢。”

    早上其实她穿了一双肉色丝袜的,但是前面在酒店喝下午茶的时候,她实在觉得勒的难受,加上当时觉得估计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在卫生间里她就偷偷把丝袜脱了,那双袜子被她团成了一团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这个话元月现在可不敢说给尉池听,丝袜什么的感觉就不太适合在此刻提及,男人激动的时候半点撩不得。

    不知道是被男人退出来时的手掌心擦过,还是正好有一阵微风吹过,元月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腿上还起了点小小的鸡皮疙瘩。

    “凉不凉?要不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你穿?”

    “不用了,我有披肩。”

    男人今天穿的是偏休闲的一粒扣米色西服,里面是白色的短袖t恤,配上他抓的凌乱中有型的浅棕色头发还有黑蓝色的眼睛,实在是又苏又撩,好看的不行。这西服一脱的话,那不是白白让人家把他的好身材都看了去?

    虽然现在也看得到精致的锁骨、宽阔的肩膀,还有奋起的胸肌,不过总好过让他光着结实有型的手臂让人看的好。

    元月突然被自己小心眼的醋意给惊到了,原来不想和其他人分享男人美色的这种心思她也是有的啊。

    眼角正好瞟到又有一位女士在经过这里的时候放缓了脚步,眼神在男人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元月于是心下一动,就仰起了头,双手的手臂圈上尉爷的颈项,小手指尖绕着他颈后的几缕发丝绕着圈圈。

    “好多人经过的时候都在看你。”

    听到小女人嘴唇微嘟着吐出这句话,尉爷心里好笑。

    “月亮,这是吃醋了?”

    “醋有什么用,眼睛长在人家身上。”

    又不能挡着男人不给看,就她这个小身板,要挡也挡不住哇。

    “不用挡,有更好的办法。”

    听到男人的话,元月居然傻乎乎的还上钩了,直接问道,

    “什么更好的办法?”

    “就是这样…”

    尉爷早就想着这么美好的景致,不能做其他的,亲两口总归可以吧,现在总算是把小女人给勾的主动攀上来了,哪里还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薄唇贴上元月的粉嫩唇瓣,轻咬慢捻,等她稍有放松就舌尖轻挑探了进去,舌尖舔过她昨天吃东西时被烫到的那个小伤口,惹得小女人轻轻吸气,呜咽出声。

    昨天如果不是因为厨房里尉夫人和尉砚都在气氛不对,看她小嘴微张含咬吃那串热狗的时候,他哪里还能淡定的看得下去。

    被烫伤的口子才一个晚上还没好透,男人舌尖一次次擦过,一点点的疼,一点点的麻,刺挠的元月从唇瓣那里燃起一股颤栗直到背脊。

    元月勉强把脑袋后仰,脱离男人的唇舌纠缠。

    “疼…不要舔那里。”

    “活该,让你昨天贪嘴。”

    被男人这样语带笑意的嘲弄,元月抿了抿被吻痛的嘴唇嘟囔了一句。

    “看我疼,你就这么高兴啊?”

    结果就这么一句无意识的娇嗔抱怨,尉爷本就已经在泛滥边缘的心思瞬间就被撩起来了。

    元月只看到男人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像是离岛暗夜里深沉的大海,底下蕴藏着无限的危险。胸口好像突然住进了一只小兔子,疯狂的蹦跳着,她忍不住伸手想要捂住男人侵略性极强的视线,结果手还没来得及动弹,就被尉爷压住后脑勺往他嘴边送了过去。

    “看你疼,我不高兴。”

    “只是,会兴奋…而已。”

    要不要那么刻意咬着兴奋那两个字的?元月如果到现在还听不懂男人这句话的意思,那就真的是傻了。

    但是,呜呜呜,为什么自己听到尉爷说这种流氓话,不但不生气,心底还隐隐地有种既害怕又期待的感觉啊?

    天啦个噜……

    几分钟后,在元月觉得嘴唇和舌尖都麻得个不像自己的了,男人才粗喘着气放开她,薄唇紧贴在她细嫩的脖颈处,哑着嗓子低喃道,

    “宝贝儿,跟老公去开房吧。”

    开房?

    就是那个开房的意思么?

    因为刚才男人的霸道吮吻还有点大脑缺氧的元月晕晕乎乎的有点跟不上尉爷的节奏了,竟然傻傻地把心里那句疑问就这样给脱口而出了。

    “开什么房?”

    尉爷微抬起头看向问出这种傻话的小女人,结果就看到了她红肿的唇瓣,湿润微红的眼角,微微皱起的委屈兮兮的黛眉。

    那眼神里迷茫一片,好似真的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浅笑出声,尉爷指尖掐了一下她白嫩的脸颊,然后缓缓向下直到覆上她的翘臀,一把握住贴向自己。

    元月感受到他那绝对不合时宜的变化,瞬间吓的差点轻呼出声,还好及时咬住了唇瓣。

    “你…你…怎么能在这里…”

    尉爷坚硬的下巴抵住小女人白嫩饱满的额头,缓缓揉搓着。

    “傻妞。”

    唔…她哪里傻了?

    被男人抱着静待了两分钟,元月本以为男人总算要放开自己了,结果他手臂一个用力,直接顺着原来公主抱的姿势站起了身。

    “搂好了,替我挡着点。”

    于是,元月就那样小手搂着他的颈项窝在男人怀里,被他一路疾走带到了一家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