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46章 蓝色滴多瑙河
    蓝色的多瑙河,从小到大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听过多少遍的曲子,边华今天总算是亲眼见到了。

    站在布达佩斯的链子桥上,遥望着这美丽的河湾区,边华脑海里瞬间涌现了各种各样的浪漫场景。

    可惜啊,那个她幻想中浪漫场景的男主角还没到场。诺大的城市里,边华还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人找到。

    “炎珏,你能不能现在就自动突然的从天而降呢?”

    “你看人家尉爷,就是主动晕倒在了月亮家院子的门口啊。”

    “你怎么不知道要好好学学呢?”

    边华独自一个人站在桥上,自言自语着。

    漂亮美丽的女人到哪里都会受人关注,尤其边华这样身材高挑长直发的东方美女,没一会儿就有一个匈牙利男人走上去跟她搭讪了。

    男人上来居然就操着颇为字正腔圆的中文。

    “小姐,你好。”

    “请问你是一个人吗?”

    边华在满是鸟语的异乡乍然听到这熟悉的母语,惊讶地转过身来。

    年轻男人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背影看着是个美人,没想到正脸更是娇艳无比。

    匈牙利人据说很相信自己是匈奴的后裔,所以不少人都有东方情结,边华的长相就非常符合他们的审美观。

    于是年轻男人对着边华就开始叽里呱啦的一通说,还加上了一堆的比手划脚。

    只是边华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懂,因为男人讲的是匈牙利语。

    搞了半天,这货是专门只学了那两句中文么?就这点功力就想撩妹啊?

    边华心里吐槽着,懒得搭理这个个子跟她相当,长相油腻却自以为很帅气的年轻男子。

    其实现在就算是一个土豪阿拉伯王子站在她面前,她都不会心动的,自从对炎珏一见钟情后,其他雄性动物在她眼里就都变成了过眼云烟。

    炎珏啊炎珏,你知道我只身一人跑到这遥远的异乡来找你有多不容易吗?

    妈蛋的,昨天晚上她刚到这里就在机场被人调换了行李箱,等她到酒店入住后,才发现里面都是一堆破烂货垃圾,幸好大部分值钱的东西都在她随身的包里,损失不算大。

    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她去警察局报了案,但是因为涉及的金额不够大,警察也无法立案,所以她只得自认倒霉了。

    想到这糟心的事情,边华冷着脸往桥下走去,没想到那个年轻男子还不愿意放弃,迈着步子就跟在她后面,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话。还好现在是大白天,边华也就随他去了,反正她不理睬他的话,那个人很快就会放弃的。这里是闹市区,这么多人,想他应该也不敢怎么样。

    走了大约有五分多种,边华实在不堪其扰,于是停下来举起左手,用英文说道,

    “看到了吗?我已经结婚了,请不要再跟着我了。”

    年轻男子一下子露出失望的表情,然后说了句抱歉后就转身走了。

    边华长舒了口气,还好这招管用。

    她低头看了一眼刚刚偷偷从右手食指上撸下来,换戴到左手无名指的那枚戒指,决定这一路就这样戴着吧,这样也可以避免一些像刚才那样的无聊搭讪。

    **

    边华虽然是独自一人到了布达佩斯,不过她也不是贸贸然地就跑来这里的。这里说起来也就不到两百万的人口,但是就算这样,要找一个人也没有那么容易,她总不能天天就在街上晃悠然后祈祷上帝帮忙早日偶遇炎珏,那也太不现实了。

    打了个出租车,边华把一个地址直接报给司机后,热情的司机大叔马上用生涩的英文说道,

    “啊,这个地方我知道,在唐人街,没问题。”

    车子开了没多久就到了边华要去的地方,布达佩斯的唐人街,她前几年做采访时认识的一个服饰公司的老板全家移民到了匈牙利,目前就住在布达佩斯。边华这次就是先跟他联系上了,才飞过来的。

    边华一路照着号码牌很快找到了汪老板的旅行社,门面看着还不小,上下两层。等她和前台接待的小姑娘说明了来意后,她马上就被带到了楼上的办公室。

    “边大记者,真是好久不见了。”

    “汪老板,你好啊,几年不见还是一样那么帅呢,越来越年轻了。”

    边华的工作性质就是很容易交到各行各业的朋友,这个汪老板虽然没见过几次,但是边华知道他为人处事既爽快又热情是个社会人,所以她才想到要来找他帮忙。

    “边记者,你要找的这个人是目前居住在这里的,还是来短期旅行的?”

    “应该是来旅行的,我最近有篇新闻追了很久了,他是主要的一个线人,我必须要找到他,所以才来麻烦汪老板了。”

    “客气什么,当年我那个小公司,如果不是靠你牵线搭桥,我自己不知道还要摸索多久才能做出口的生意呢。”

    “有来有往,这次就是我要谢谢你了。”

    “哪里的话,我现在就安排人去给你找,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还有,如果你在这里遇到什么事情,记得直接给我打电话。”

    从汪老板的旅行社出来,边华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挎着包包她打算先去百货商场逛一圈,得先去给自己置办些行头啊,身上这套衣服已经从昨天穿到现在了。

    之前一直没心情,现在有了一丝希望,她得提前做好准备,万一有炎珏的消息,她得打扮的美美地去见人。

    **

    “什么?你现在在布达佩斯?”

    元月接到边华的电话时,正在后花园陪狗子们扔飞盘玩。

    因为大惊讶了,元月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拨了个视频请求过去。

    等视频一接通,元月就看到了边华身后远处的链子桥,那个在无数电影和电视剧里面出现过的传说中的链子桥。

    “我没骗你吧?我真的在布达佩斯。”

    “你怎么突然跑那里去了?是出差吗?”

    “告诉你,千万别吓到。”

    “我来找炎珏的。”

    元月其实前一秒的时候已经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了。

    “是雷霆告诉你的?”

    “嗯,他的黑客朋友查到炎珏最近的一次入境记录就在布达佩斯。”

    好吧,只要不再是什么南极这种地方,元月还是可以接受边华去找人的。而且苏黎世距离布达佩斯就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坐火车的话,一个白天也能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她还能及时赶过去。

    “那你现在住酒店吗?”

    “我在网上找了个民宿公寓,就在市中心,条件也不错,给你看。”

    边华拿着手机在公寓里晃了一圈,看着窗明几净很舒适的样子,而且窗外的风景真的很漂亮,能直接看到多瑙河。

    “啊…真想马上就见到炎珏,然后我非要拉他去链子桥上面锁一个连心锁不可。还有,那个渔人堡,听说只要在那里初吻的情人,以后都可以一直在一起的。”

    说着说着,边华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浪漫幻想里了。

    元月眯着眼笑看着自家闺蜜这幅陷入爱情的小女人模样,心里也希望那个叫炎珏的男人早点出现。

    **

    不知道是不是边华的诚心祈祷真的被老天听到了,总之才没过两天,她就接到了汪老板的电话,说是人已经找到了。

    “真的吗?太好了,他现在在哪里?”

    如果不是还在电话中,边华简直就想惊声尖叫啊!

    “边记者,那个炎珏人是找到了,不过你听了别着急,他现在情况不太好。”

    “什么意思?”

    “他人在医院。”

    边华挂掉电话,连脚上的拖鞋都没来得及换,拿了包就出门了。

    等她打车赶到医院的时候,边华扔下一张大纸币都没等出租车司机找钱就往医院大门冲了过去。

    好不容易七拐八拐的问到了炎珏所在的病房号,边华又一刻不停的跑去了医院大楼上面的住院部。

    等真的站到炎珏病房门口的时候,边华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脚上还穿着拖鞋。

    这邋遢的形象……

    边华赶紧从包里拿出化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给自己的唇瓣上抹了浅浅的一层唇釉。

    做了两个深呼吸,边华才轻轻地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

    黑龙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在医院醒过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会是边华。

    “你怎么在这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边华一时间还真没有想到要怎么回答男人的这个问题,于是她只是贪婪的看着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俊颜,良久才憋出一句。

    “我来旅行的。”

    “然后我忽然肚子疼,然后就来医院看医生,然后我就无意中发现你在这里,然后我就想进来看看。”

    这一连串的然后,在在的显示着边华的紧张无措,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自己。没想到,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她的伶牙利嘴居然彻底失灵了。

    “你,你怎么了?”

    “还好吗?”

    病床上的男人虽然看不出伤口在哪里,但是脸色绝对谈不上好,尤其额头、脸颊和嘴角都有青紫的伤痕。

    这时正好有护士进来查房,边华看着护士用测温仪在炎珏额头那里滴了一下,然后在本子上做好记录。

    “邓肯先生,你已经昏迷两天了,现在还有一些热度,请好好休息。”

    “明天我们会再给你做详细的检查。”

    护士转头又看向边华。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我…”

    没等边华回答,就被黑龙直接打断了。

    “不是的。”

    护士于是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边小姐,我想休息了。”

    这明显赶人的话听的边华一脸尴尬,红唇蠕动半天,最后喃喃说道,

    “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黑龙没有开口,只是侧身拉过被子躺好。良久,耳边传来病房门被打开然后关上的声音,他才重新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在医院的?

    那个叫边华的前雇主怎么又会在这里?

    他的记忆中断在了开车追踪毒枭麦卡到了荒郊的一片废墟,刚才醒来后他检查了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联络上厉sir还有尉爷。

    **

    第二天一大早边华就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了病房门口,结果她往玻璃窗口看进去发现里面没人时,心里一个紧张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炎珏?炎珏?”

    边华扬声叫着男人的名字,然后看到一旁洗手间的门,想也没想就直接走过去打开了门。

    然后,时间禁止了三秒钟……

    “对,对不起!”

    “出去!”

    边华眼神一闪,转身就想走。

    “把门关上!”

    边华低着头上前两步把门重新拉上。

    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黑龙的半果体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kao,那胸肌腹肌人鱼线,还都是巧克力色的,不知道摸起来手感如何。

    边华心里已经乐疯了,今天晚上她回去会不会做春梦啊?

    正当边华还站在门口傻笑的时候,身后的门被拉开了,男人黑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边小姐,很谢谢你来看我。”

    “不过我们的雇佣关系已经结束了。”

    意思就是,你可以滚了。

    有了昨天的经验教训,边华今天是有备而来的。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你是收钱做事,但是你真的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搞不好连小命都没有了。”

    “你现在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病住院了,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于情于理,我也应该搭把手,否则我要良心不安的。”

    “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我来医院看你,纯粹就是想还你个人情而已。”

    这叨叨叨跟吐子弹似得完全不容别人插嘴的讲话速度,黑龙听的眉头一皱,开始头疼起来。

    “哎呀,你没事吧?快去床上躺着。”

    “我去叫医生来看看。”

    “你不是要晕倒了吧?我来扶你。”

    黑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直接扬声吼道,

    “闭嘴!”

    边华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吼的一愣一愣的。

    “要么出去,要么安静的呆着。”

    真的是哪来这么呱噪的女人。

    边华瞬间噤声,选择安安静静的坐到了病房的沙发椅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