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47章 婚前协议
    凌晨一点,早已经过了病房探视的时间,住院部某楼层的楼道内却闪过一道身影。

    那道黑色的影子速度极快,轻巧地越过护士台后直接往某个单人病房疾步走去。

    夜色中,病房内很幽暗,只有靠近卫生间墙角的一盏声控灯因为有人推门进来而亮起了,但是那个灯光及其微弱,完全看不清进来的人是谁,只能依稀看到那高大壮硕的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病床上的人沉沉的睡着,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有人进来了。

    结果,下一秒,啪一下,室内灯光大亮,来人直接打开了大灯的开关。

    “厉sir,你终于来了。”

    病床上的黑龙早就已经坐起了身,眼里清明的很,前面为了让死赖在这里的边华走人,他才装睡了,结果硬是躺着等了快三个小时了,他要见的厉警官才出现。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

    “我需要确定周边没有任何的眼线。”

    布达佩斯大夏天的夜里也还是有点热的,厉荀却仍旧穿着万年不变的黑色西服,只是换了稍微轻薄些的布料。

    “理解。”

    黑龙点点头,从床上下来。

    这个单人病房的空间不小,还有两张沙发椅可以坐。

    “厉sir,坐。”

    厉荀看着穿着病服,行动自如的黑龙,眼神略带狐疑的在沙发上落座。

    他让人查过黑龙的住院记录,说是因为车祸受了重伤才被急救车送进来的,但是这才几天,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黑龙,你还记得之前你最后和麦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厉sir,关于那天的事,我一点都没有印象了。”

    黑龙神情严肃,眉头紧皱的看着厉荀。

    “今天早上医生给我做了详细的检查,说我有可能是因为车祸撞击到头部,所以才会产生了短暂性的失忆。”

    “麦卡是不是已经逃离布达佩斯了?”

    他最关心的是这个。

    闻言,厉荀脸色微变,眉眼间也露出了一丝烦躁。

    “按照我们对他的调查,应该是的。这个麦卡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呆超过几天的时间。他之前被你发现了行踪,肯定是在你车祸后就立马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厉荀本来以为黑龙是一路追着麦卡去了其他地方,暂时不方便跟他联系而已,没想到昨天却接到了他的保密电话说他人在医院,昏迷了两天才刚醒过来。

    “黑龙,医院的记录说你是车祸,你除了头部受伤,其他地方都没有受伤吗?”

    听到厉荀的问题,黑龙脸色变的有点奇怪。

    “厉sir,关于我这次车祸受伤的事情,我也觉得不太对劲。”

    “今天早上医生看到我的时候,他跟我说我被送进来的时候肋骨断了两根,还有右脚大腿骨也有骨折的情况。”

    “什么?”

    厉荀这会儿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以为医生在开玩笑,但是他给我看了ct报告。”

    “但是你现在?”

    黑龙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甚至还试着挥了一个左勾拳,一点病态都没有。

    “我的身体完全一点事情都没有。”

    “医生也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最后说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天他们医院的机器出了问题。”

    “这根本解释不通,机器出问题?还只是正巧发生在你一个人身上?”

    “除此之外,我自己也想不出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黑龙昏迷着躺了两天,中间发生什么事,他根本就无从知晓,护士也说他那两天都是昏睡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异常。

    **

    “雷霆,你最近是不是真的皮在痒?”

    “爷,我哪里知道边华那个女人真的能找到黑龙的。”

    “连我和厉sir都没办法locate到他的位置。”

    “还好意思说?”

    尉池最生气的也就是这个了。

    看来边华做记者的,这找人挖内幕的能力的确是有一手。厉荀和雷霆好几天都没找到的人,她去布达佩斯才两天就轻松找到了。

    “爷,我错了。”

    “算了,照边华的性格,找到黑龙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雷霆才想着一了百了,省的天天被边华烦。

    “老大,其实,你什么时候才要跟元月说你做过雇佣兵的事情啊?”

    说实话,雷霆一直觉得尉爷有这段过往也没什么,况且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婚礼之后。”

    雷霆看自家老大的眼神坚定,看来是真的很担心万一元月提前知道了会有其他的想法。

    还好,两人的婚礼就还有一个月了,雷霆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

    **

    元月今天一大早就被尉夫人带着出门,去参加一个瑞士银行家们举办的小型午餐聚会,受邀的都是像尉夫人这样超级ip的客户。

    聚会结束,尉夫人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带着元月去了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里面还有一位律师已经候着了。

    “元月,我知道尉池这些年的个人财产数额已经很惊人了,他是不是要跟你签婚前协议,我不会插手给任何意见。”

    “但是,关于尉家的财产,我这里拟了一份协议。”

    “李律师,麻烦你给元小姐解释一下。”

    “好的,尉夫人。”

    这突如其来的谈判式的阵仗。

    元月坐在会议室的皮椅上,拿过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然后安静的听律师给她解释协议的内容。

    “元小姐,尉夫人目前所有的财产都是有职业经理人在打理的,她名下的基金会每年的投资收益……”

    这是在告诉她尉家到底有多少资产吗?

    李律师嘴巴一开一合的叙述着,元月忽然地开始神游,实在是因为那些数字听着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总之一句话,尉夫人的财产惊人!

    然后呢?

    说了十来分钟,李律师终于进入了正题。

    “元小姐,尉夫人单独给未来的尉家子孙设立了一个基金。”

    “也就是说,您和尉池先生的孩子出生后所有的抚养费用都会由这个基金来支付。”

    “这是具体的金额,随着孩子的成长,每一年的金额都会有所提高,这是经过专人计算得出的数据,当然,这个还可以有10%的浮动差额。”

    元月看着白纸黑字上那长串的数字,一下子没看清,反正就是有很多个零在后面。

    “至于您本人,尉夫人会每个月转5万瑞士法郎到您的个人账户。”

    “这个金额也是可以调整的,原则上是每年15%的增长。”

    一个月5万,一年12个月就是60万,这么多零花钱?

    “最后,如果您日后,跟尉池先生离异了。”

    说到这个的时候,李律师停顿了一下,毕竟还没结婚就提到离异了实在不太礼貌。

    “如果万一您和尉池先生离异,作为补偿,尉夫人会一次性支付您五千万瑞士法郎,条件是,您不能和尉池先生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呵呵,这是由尉夫人代替尉池来跟她签的婚前协议吗?

    元月虽然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需要签什么婚前协议,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婚前协议不是她未来丈夫提出的,而是由她的未来婆婆提出来的。

    **

    尉池觉得小女人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劲,晚餐虽然吃的也不少,但是看她样子就是在机械性的进食。

    看来是白天去参加午餐聚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只是现在尉夫人和尉砚他们都在,他也不方便问。

    好不容易等晚餐结束,元月起身就想离开,然后她就听到尉夫人开了口。

    不过不是叫她,而且唤住了尉池。

    “尉池,你跟我去一下书房。”

    元月随即朝着尉夫人和尉砚打了招呼,然后就走出了餐厅。

    没一会儿,她就牵着奶茶还有可乐走出了古堡主楼。

    自从有了上次的教训,晚上在外面遛弯的时候,元月就一直是拴着两只狗子,再也没有松开过牵引绳。

    因为没有办法自由的奔跑,奶茶和可乐溜达了一会儿解决了生理问题后就变缓了步子。

    最后,可乐甚至在喷泉前面停了下来,不肯走了。

    元月于是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下巴。

    “可乐,你怎么了?”

    “是哪里不舒服么?”

    相处了这么久,元月都能从狗狗的眼神里看出他们的情绪变化。

    可乐现在就是明显的处于情绪低落的状态,其实从前两天开始,元月就发觉了,不光是可乐,奶茶也是一样,两只狗子变得爱睡懒觉,不愿意动,食量也不如之前好了。

    “babe,你们两个是怎么了?”

    “是不高兴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难道是水土不服?但是元月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两只的大小便都正常,也没有拉稀呕吐的状况。

    那只能是一种可能性了。

    “是不是最近两天姐姐陪你们的时间少了?”

    “对不起啊,这两天都让你们自己在阳光房呆着。”

    虽说她来了苏黎世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要忙,但是尉夫人时不时就会找她,奶茶和可乐无法像以前一样随时的跟进跟出,除了早晚两次的散步,还有下午如果她有空的话,在后花园的游戏时间,其他时候都只能呆在阳光房里面。

    对于从小就习惯了有自由活动空间的两只狗子来说,庄园这里空间虽然大,却没有可以让他们恣意放肆玩耍的地方。

    元月看着可乐还有奶茶颈上的项圈,还有她手里的牵引绳,一时间心里满是愧疚感。

    “元月,你怎么蹲在地上?”

    身后忽然传来尉砚的声音。

    元月站起来转过身去。

    “尉砚。”

    因为看到了雪碧,可乐和奶茶也变得忽然兴奋了一些,直往尉砚那边走过去。

    元月仔细看着雪碧,发现她精神状态很好,和之前在离岛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尉砚,我能带奶茶还有可乐去你的别墅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就去吧。”

    尉砚随即松开了雪碧的牵引绳,拍了拍她的大脑门道,

    “雪碧,走,带你的两个小朋友去家里作客吧。”

    雪白的大狗子好像是听懂了尉砚的话,几乎是立马的调转方向往湖边的别墅小跑了过去。

    “元月,你把奶茶他们的绳子松开吧,没事的。”

    “嗯。”

    等她一解开绳子,两只狗子撒开丫子就跟着雪碧往前跑。

    一路上,他们经过了中式的庭院,然后又走了几百米,才到了湖边的大平层别墅。

    此时的湖边幽静,今天晚上没有什么风,所以亮着灯的别墅倒影在平静如镜子一样的湖面上显得特别好看。

    元月站在外面静静地欣赏着,这里三面环湖,非常的清幽。

    不过现在有三只狗子在木板的大露台上跑来跑去的嬉闹,狗爪子发出哒哒哒…哒哒哒的响声,一会儿急一会儿慢的。

    “元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看着眼前这张和尉池一模一样的脸庞,元月眼神闪了一闪,下意识的轻咬了一下唇瓣,最后微扬起嘴角笑道,

    “没事,我很好啊。”

    “走吧,带我进去参观一下。”

    **

    古堡主楼里的书房内,尉夫人和尉池面对面的端坐着,气氛有点压抑有点冷。

    “妈,婚前协议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又不是分你的财产,我为什么要提前跟你说?”

    尉池眼神一凛,知道自己母亲这是在故意混淆概念。

    “妈,这份协议就算元月同意,我也不会让她签的。”

    “什么意思?”

    尉夫人倒是完全没有料到尉池会有这样的反应,在她的理解里,这份协议完全合情合理,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妈,这份东西对元月来说就是一个变相的买卖协议。”

    尉池啪一下把手里的那堆纸扔到了茶几上,发出不小的声音。

    “试想一下,如果当初你结婚的时候,有人拿一份这样的协议给你签,一旦你和丈夫离婚,就必须放弃自己亲生孩子的抚养权,你会愿意吗?”

    尉夫人听到大儿子的这番质问,眉眼瞬间染上了一丝怒意。

    “元月的经济状况能跟我比吗?”

    “你自己不想想,万一以后你们感情破裂,你会愿意把孩子交给她单独抚养吗?”

    “我们尉家的子孙是何等的宝贵,怎么可以流落到外面去讨生活?”

    尉池闻言,微眯起眼,似乎是刻意压制着心里的怒火。

    “妈,首先,这辈子我会跟元月一起走到老,绝对不存在离婚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以后有了孩子,他们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只负责养到他们成年为止。”

    “尉池,你这是什么话?你就这么肯定自己对元月的感情到死都不会变吗?”

    尉夫人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眼眶都瞪的有些泛红了。

    尉池放在沙发椅扶手上的手掌握紧,黑蓝色的双眸确定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不会。”

    “就算是哪天元月不爱我了,我也不会放她离开。”

    “她这辈子,只能跟我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