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尉爷的萌妻很撩人 第252章 该怎么样才能让男人消气
    “夫人,行李都收拾好了。”

    “嗯。”

    午餐后再小憩了一下之后,尉夫人准备出发前往布达佩斯,伊万诺娃管家叮嘱着随身伺候的女佣各种事宜。

    “让麦克送我去机场。”

    “是的,夫人。”

    庄园里有好几位司机,麦克是才来了不到两年的新手,他可以载尉夫人出行的机会并不多。刚才管家说夫人指名要他开车的时候,他心里还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原本上午没有追到少夫人,他以为就此得罪了大少爷,搞不好下午就要被炒鱿鱼回家吃自己了,没想到他这是要时来运转了吗?

    “麦克,上午是你载少夫人出去的?”

    咯噔!

    完蛋了,麦克握着方向盘的手差点抖了一下。

    原来夫人也是为了了解这个事情才让他开车的吗?

    “是的,夫人。”

    “前面是我载少夫人出的门。”

    “少夫人说要去火车站,但是我刚开出来庄园没多久,旁边就有一辆空的出租车,然后少夫人就让我停车,她自己坐出租车走了。”

    “嗯,大少爷后来让你去追车了?”

    “是的,夫人。”

    “不过因为那辆出租车已经开出去有一段距离了,我…我就没有追上。”

    “少夫人在车上有跟你说什么吗?”

    啊?

    什么意思?

    麦克忍不住在后视镜里看了眼端坐在后座的尉夫人,然后摇摇头道,

    “没有,少夫人上车之后就跟我说了要去火车站,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嗯。”

    车子继续往前进着,尉夫人不再跟麦克讲话,微阖着眼闭目养神。

    遇到一个红灯,麦克把车子停下,他刚刚忽然想到有个事情是不是要跟尉夫人说。

    还没等他看第二眼后视镜,尉夫人突然睁开眼说道,

    “麦克,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上帝耶…尉夫人是怎么看出来他还有话要说的,麦克趁着还没绿灯,恭敬地看着后视镜里的主子。

    “我刚想到,少夫人虽然没有跟我说话,但是她在后座跟她的两只狗狗说话来着。”

    “哦?那少夫人都说了些什么?”

    “少夫人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所以我只听了个大概。”

    “她应该说的是,边华姐姐是个麻烦精,这么巧非要在这个时候出事。”

    “少夫人说的是中文,我能听清楚的就只有这句了。”

    尉夫人闻言点点头。

    看来元月还真的不是突然找借口离开。

    **

    火车继续前进着,开开停停总算是过了旅程的大半,还好一路上窗外的景色还是挺优美的,否则身边连本书都没有的元月都快闷死了。

    她看了眼手机只剩10%的电,点开屏幕,尉池和边华的对话框里,还是都没有回复。

    她不敢再贸然拨电话或着视频了,这点电还是留着万一一会儿有急事要用吧。

    忽然胃里一阵咕噜声,有点饿了啊,但是元月又不太想吃东西,火车上卖的只有三明治汉堡这些,想想她就没有什么胃口。

    不知道尉池吃东西没,他是不是真的很生气自己就这样走了?

    其实元月刚才自己也一直在想,边华让她去布达佩斯是正好给了个借口,早上她那样顶撞尉夫人之后,心里还是有点哆嗦的,所以自己这是下意识的选择了暂时逃避吧。

    窗外的景色变化变慢了,是不是火车又要停站了?

    元月正想着,果然广播音响了起来,这次停靠要十分钟,她低头看了下已经又睡醒了一觉眼睛骨碌碌看着她的奶茶和可乐。

    “我们下去溜达一下?尿个尿?”

    听到熟悉的字眼,两只狗子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

    等她带着两只大狗子下了火车让他们伸展一下身体,顺便解决生理问题后,元月一个转头视线就注意到了站台柱子那里靠着墙侧身抽烟的男人。

    那身高和体型…和尉池好像啊。

    元月笑着眨了眨眼,蹲下身来跟两只爱宠吐槽道,

    “姐姐是有多想你们的尉爷呀,看个人都觉得像他…”

    “但是尉池头发都不是黑色的呢…”

    “而且,他肯定还在生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哪里还会追上来…”

    “如果真的追上来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话啊…”

    只顾着自言自语的元月差点就错过了上车的时间,等她听到广播的提示音,赶紧牵着两只狗子往车门那里奔去。

    尉池看着小女人傻兮兮的一路奔过来,然后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错身过去,往车门里面跑。

    男人额上的青筋崩断,他就近在眼前了,元月居然还没有认出来。

    倒是两只狗子灵敏的鼻子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停下了脚步想要往他这里靠过来。

    “可乐,奶茶,我们得赶紧上车,门要关了。”

    “快点,宝贝儿,快点上来。”

    元月不知道这两只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往反方向走,硬是不肯上车。无奈,她只能先下来,然后俯身试图先把奶茶抱上去。

    都快七十斤了的狗子体积很大,元月费力的抱起奶茶先把他弄上火车,轮到可乐的时候,因为狗狗乱动了一下,她差点脚下一个不稳摔倒。

    “可乐,stop!”

    好不容易才把两只狗狗弄回车厢里,元月仰头长舒了口气,重新牵好绳子想往里面走的时候,她忽然转过头看了一眼外面。

    前面那个站在那里抽烟的男人还没有上车。

    于是,元月好心的提醒道,

    “先生,火车马上要开了,你还不上来吗?”

    看到小女人脸上很有礼貌的笑容,尉池心里腹诽,以为你自己是乘务员小姐吗?对着一个陌生人笑成这样做什么?

    奶茶和可乐看到元月和男人搭话,又兴奋起来直往外冲,元月费了老大劲才拽住牵引绳。

    “你们两个,给我停!”

    元月也不知道两只狗子这突然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像对车厢外站着的那个男人这么感兴趣?

    难道是那个男人也养狗,所以身上有奶茶他们喜欢的味道?

    尉池也怕小女人一个人真的要拽不住两只大狗了,于是抬起大长腿,往前几步上了车。

    然后可乐一个开心,就直往男人身上扑去,两只爪子直接搭到了他大腿的位置上。

    “啊…真是对不起。”

    “可乐!”

    被元月拽回来训了一句的可乐,露出极其无辜的小眼神。

    “先生,不好意思啊。”

    “我…我家狗狗很喜欢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元月一边俯身抱住可乐,一边朝着男人不停道歉。

    这个男人大夏天的穿了一身黑,元月没看清脸都觉得他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

    然后,她视线所及之处,就看到可乐的两个狗爪子印。

    糟糕!

    那裤子面料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

    嘟嘟嘟…嘟嘟嘟…

    车厢门关上了。

    因为他们还站在出入口这里,所以外面的车门一关上,元月瞬间就觉得这四方的空间变得狭小无比。

    她都说了好几声抱歉了,黑衣男人还是一言不发,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元月只得站起身,然后抬头看向男人的眼睛。

    呃……是看向男人茶色的太阳镜,他眼镜后面的眼睛根本就看不真切。

    元月眼神闪了闪,有点别扭的往后退了一步,微低下了头。

    “先生,你的裤子被我家狗狗弄了两个印子。”

    “真的是非常抱歉。”

    “我这里有手绢,你要不要擦一下?”

    元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白色印花的小手绢,这是尉夫人给她准备的,说是淑女出门身上一定要有手绢,自从她到苏黎世的第二天开始,她身上就总是备着了,以防尉夫人随时要检查。

    看着小女人手上递过来的那块叠的很整齐的白色绸质的手绢,尉爷眸色深了一分。

    尉夫人既然教她随身都要带手绢,难道没教她这么贴身的物品不能随便给陌生人用吗?而且还是个陌生男人。

    他母亲骨子里是个恪守礼节的世家大小姐,他知道自从元月来苏黎世之后,她一直在潜移默化地教导小女人。

    尉池之前是有点不屑的,但是只要元月自己觉得不反感,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眼神盯着那块碍眼的白色手绢,男人的理智暂时开了点小差,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竟然对着元月脱口而出了一句。

    “帮我擦。”

    什么?

    元月黑白分明的眼睛瞪大了几分,这…这是**裸的调戏吧?

    没想到这么衣冠楚楚,看起来虽然不太好惹,但是绝对也不像痞子的男人,会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等一下。

    帮我擦…

    这三个字的语气语调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尉池之前也对她说过这样的话,虽然这男人的嗓音听起来要亮一些,但是声线跟尉爷很像啊。

    “你这都是怎么弄的?”

    “现在的化妆术就像微整形一样,很容易,以后有机会教你玩。”

    元月脑海里忽然闪现了这两句话,之前在丽河的时候,男人就玩过一次易容术。

    难道……

    元月低着头,鼻尖微微动了动。

    从来都不会扑陌生人的可乐刚才忽然那么兴奋,这应该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了吧。

    尉池说完那句话后其实有点后悔了,但是心里又隐约有点想知道小女人到底会怎么做。

    如果她真的过来帮他擦……

    cao,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么?

    尉爷心里郁结了。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微低着头的小女人朝他欠了欠身,上前了两步,半蹲下来,那额头直接距离他的小腹下方不到几寸的距离。

    “我帮你擦。”

    靠的这么近,隔着夏天纤薄的裤子布料,小女人吐气如兰的气息仿佛直接穿透了进来。

    尉爷就像是被点了穴,长腿一点动弹不得,只能看着小女人白嫩的小手摊开那条白色的手绢慢慢地,一寸寸地靠近他大腿的位置。

    元月心里其实也很紧张,她在等着男人什么时候叫停。

    但是她手都快要碰上了,他怎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非不会真的,不是尉池吗?

    不可能。

    她现在靠近了,都已经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男人味了,前面就算她脸盲看不清他茶色大太阳镜后面的脸,现在靠这么近还认不出来的话,元月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尉爷这是故意作她的吧?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易了容跟踪她,前面一直偷看她的那道视线肯定是男人无疑了。

    现在可乐不就是扑了他一下弄出两个印子,居然还让她给他擦掉。

    这么会作,自己不反击一下,不是就太好欺负了?

    这样想着,元月心一横就想把手绢直接贴上他的裤腿了。

    哼,不就是擦印子么。

    “住手,不用了!”

    尉爷终于还是先妥协了,因为他怕自己一会儿一个忍不住直接把小女人按上来的小手给拗断了。

    男人身形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就往车厢走去。

    看着男人绷直了的背脊,元月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向来成熟稳重的尉爷原来还有这么幼稚又傲娇的一面么?

    刚才那句住手不用了,他都没有再刻意变声了。

    元月直起身子,一手拿着那块手绢,一手牵着两只狗子,跟在男人身后往车厢里面走去。

    **

    布达佩斯的市区公寓里,边华吃一口餐盘里的东西,看一眼坐在她对面的炎珏。傍晚的阳光很柔和,他们此刻坐的餐桌位置又靠近阳台,那光线打在男人的脸上,更显的他的脸庞尤为的隽美,线条流畅立体,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唇线深刻,嘴唇颜色也比一般男人要浅一些,总之长的就跟个妖孽似的。

    如果不是因为气质够man,还有发型的关系,光看炎珏这张脸绝对是可男可女,非常的中性,但是又中性的很好看很特别。

    “边小姐,能请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么?”

    被抓包了的边华也没有觉得尴尬,反而直接大方的说道,

    “因为你长的太好看了,所以我忍不住。”

    黑龙眼眸垂下,把盘子里的鸡胸肉用力的切了一块下来。

    “说一个男人长得好看,并不是很讨喜的恭维方式。”

    闻言,边华直接放下了手里的刀叉,拉着身下的椅子往炎珏身边挪了两寸。

    “那要怎么恭维你,你才会喜欢?”

    这直白的问话,黑龙这两天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心里闪过一阵厌烦。

    “边小姐,谢谢你的午餐,我吃饱了。”

    看着已然起身的男人,边华低头再看了眼他盘子里只吃了没几口的鸡肉,直接把椅子挪回刚才的地方坐好。

    “我闭嘴,你还是坐下继续吃吧。”

    “你伤还没好透,不能饿肚子。”

    等了三秒钟,似乎是在考虑,男人最后还是选择重新坐了下来。

    室内很安静,只有刀叉碰触的声音。

    边华挑起一口沙拉塞进嘴里,刚想用力咀嚼,倏然意识到自己“吃草”的声音会不会太大了?

    于是,她默默地变慢了进食的速度,每一口就尽量咬的又小又轻。

    “你朋友什么时候到?”

    “需不需要我陪你一起去接她?”

    乍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边华差点没被嘴里还没咽下的半个小番茄呛到。

    “咳咳咳…咳咳咳…”

    黑龙看着对面咳的脸都涨红了的边华,大手拿过边上的水壶往她已经半空了的杯子里倒了一些冰水进去。

    “谢谢…”

    边华拿起杯子猛灌了两口,才觉得嗓子舒服了一些。

    缓了两口气,边华才开口道,

    “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她就能到了。”

    “我自己去接她就好啦。”

    虽然医生说男人没事可以出院了,但是边华老觉得因为车祸昏迷了两天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恢复的这么快?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黑龙闻言,幽深的双眸往窗外看了一眼。

    “睡了一天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这样啊,那也好。”

    边华这才欣然答应。

    **

    元月眯眼看着坐在不远处斜对面的男人,窗外的夕阳正对着他那边,茶色太阳镜遮住了他眼睛的同时,也同样有点反光,让元月的视线很受阻。

    刚才落座后,男人就再也没有挪动过了,就那样一直端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这都快两个小时了吧,为什么他定力那么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元月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早知道他不会主动过来跟她讲话,她应该一开始就坐过去他身边的。

    这下好了,等着等着就等尴尬了。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故意跟他较劲?

    其实真没有啊……

    本来就是她理亏,闺蜜朋友是很重要,但是也不能以此为借口在早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就偷偷自己跑了。

    他追了上来,但是因为气不过所以才故意易容不理会自己的吗?

    他一路上一直盯着自己看,她下车,他也下车,是不是都是在测试自己能不能认出他来?

    然后借着可乐踩脏了的脚印子,故意让她靠近。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认出他的时候,他又叫了停,还刻意放水用了自己的声音让她听到。

    元月第一次觉得她的脸盲症有点麻烦,都这样近在眼前了居然还没有认出男人来。

    他生气也是应该的吧。

    唉……

    元月低头看了眼手表,还有不到2小时到布达佩斯。

    她得想想办法让尉爷消气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